我的极品女友

第263章 快递出问题了!

第263章 快递出问题了!

马致远的脸也有点红,不过他的定力显然比钟晓飞和四个手下要强大的许多,他声音平静,态度依旧是不卑不亢,虽然目光忍不住在李雪晴的美脸上多看了两眼,但绝对没有痴迷。

这一点,让钟晓飞佩服。

“想不到你居然是纪组的?”李雪晴眨着眼睛笑:“不过这样也好,我就不用担心钟晓飞在里面被人虐待了……”

“胡说什么呢?”钟晓飞皱着眉头苦笑:“我又没有犯罪,我现在是配合调查,是证人!”

“如果是证人,马致远为什么不放你呢……”李雪晴咬着嘴唇,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她这句话明着是问钟晓飞,其实是在问马致远。

“马上就可以放了,不过钟晓飞还得跟我们去办一点手续。”马致远的脸上带着笑,双手一直端着那个快递,像是端着一个宝。

“咦,马致远,你拿我的快递干什么?”李雪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好像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马致远居然拿了她刚刚送来的快递。

马致远笑了一下,目光看向钟晓飞,显然,他要钟晓飞进行解释。

钟晓飞苦笑了一下,向李雪晴解释:“雪晴,这快递是我发给你的,但现在,他属于马致远了。”

李雪晴眨眨眼,咬着嘴唇,眼睛里面还有疑问。

钟晓飞苦笑:“好了,你不要问了,总之这个快递交给马致远是最好了,以后我就没有麻烦了。”

李雪晴叹了一口气,美目闪闪,没有再说话。

马致远带着钟晓飞离开。下楼之前,钟晓飞向李雪晴摆手:“别送了,你给怡洁打一个电话,告诉她我现在很好,晚上就可以一起陪她吃晚饭了。”

李雪晴神秘的笑:“你确定?”

“当然。”钟晓飞看向马致远,既然他已经交出了资料,马致远肯定会兑现诺言,放他回家的。

十分钟后,钟晓飞重新被带回了四星酒店,在房间里面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待。

旁边有两个年轻人看着他。

对钟晓飞来说,这一次纪组之旅,其实挺愉快,不但摆脱了被追杀的危险,而且没有受到严厉的审问,所有的事情在他和马致远的轻巧谈话中就都解决了,或许因为他不是目标,只是证人,又或者马致远对他很照顾,总之,他没有受罪,现在只等着离开这里,离开这倒霉的海州了。

但事情忽然有了变化。

马致远走了进来,脸色很不好看。

那一个圆圆胖胖的李组长,一脸冷笑的跟在身后,再身后,还有五六个工作人员,或年轻,或中年,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钟晓飞惊讶了,他从马致远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不详。马致远的双手里还端着那个快递……难道,快递出了问题?

这个念头刚在钟晓飞的脑海里面闪过,就听见那个李组长一声冷笑:“你还看电视?你以为是来这里旅游的吗?关了!”

一个年轻人啪的关了电视。

房间的气氛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钟晓飞坐在沙发上,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接着,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拉着他的胳膊,将他从沙发里面提了出来。两个年轻人的腰里鼓鼓的,都别着手枪呢。

“怎么回事?”钟晓飞惊讶的问。

“哼,你还装蒜!”李组长冷笑的说:“你以为随便拿一叠假资料交给我们,就能蒙混过关?做梦!我告诉你,你要是不交出资料,就不用想走出这里!”

钟晓飞惊讶的睁开了眼睛,目光盯着马致远,用眼神问:什么?快递里面没有资料。

马致远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快递托到了钟晓飞的面前。

钟晓飞挣脱开胳膊,接住快递盒子,一手伸出盒子里面,将里面的资料取了出来。

资料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他从杨天增保险柜里面偷取到的资料,都是发黄的纸片,但现在眼前的却是白净的纸片,一看就不一样。

钟晓飞脸色大变,展开那些资料一看,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因为手里的资料,也能算是TY公司的机密,都是公司里面一些狗屁倒灶的东西,总体说起来,跟钟晓飞在李三石的办公室里面发现的资料差不多,但这绝对不是钟晓飞偷取的,更不是马致远他们想要的!

钟晓飞握着资料,脑子里面急剧思索: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哪里出错了?我的资料哪里去了?

手心里面有汗,额头也出了汗,因为如果没有资料,马致远恐怕不会轻易放自己走,自己还要被关很长的时间,更重要是,资料哪里去了,究竟被谁掉了包?难道是……

钟晓飞的眼前出现了李雪晴的影子。

因为他非常肯定自己把资料放进了快递盒子里面的,相信快递公司的人应该不会对一堆纸片感兴趣,更不会掉包,唯一掉包的可能就是李雪晴……

“快递里面确实是有资料,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马致远终于说话了,他表情严肃的看着钟晓飞:“而且在开启快递之前,我仔细的检查过,这快递绝对没有被人途中做手脚,就是说,你装的是什么,现在出现在眼睛就是什么……”

钟晓飞眨着眼睛,心里更惊讶了,他知道马致远不是一个轻易下断言的人,照马致远的说法,没有人动过快递,那就是李雪晴也没有了?

事情越想越蹊跷,简直神了。

钟晓飞额头的冷汗一阵一阵的。

“说吧。你到底把资料藏到哪里了?”李组长很不耐烦的问。

钟晓飞瞟了他一眼,没回答他。

不是小看他,而是没有时间回答,因为钟晓飞的脑子里面已经不再思考资料的去向了,他现在想的是,自己该要如何摆脱面前的困局?

高文星追杀他是为了资料,马致远保护他也是为了资料,但现在他手里却没有他们想要的资料……

这好像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忽然的灵光一闪,就像是一道阳光射穿了所有的雾霾和乌云,大风吹过,眼前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美好天气,是的,既然他们追杀和保护都是为了资料,但如果自己真的没有资料,他们还会追杀保护吗?不会了,所有的一切就都结束了。

钟晓飞抬起头,看向马致远,惊讶的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资料?”

马致远没有说话。

李组长却忍不住的跺脚骂了脏话:“他么的,你说的都是屁话!我们省纪组出动这么多人,难道只是为了TY公司的一点狗屁事?你拿我们玩呢!”

钟晓飞一脸无辜啊:“可我手里只有这些资料啊……”

“你!”

李组长瞪着他,气的浑身发抖:“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以为我们都是吃素的啊。”向钟晓飞身后的两个年轻人使眼色。

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的又把钟晓飞胳膊拉扯住,将他往卫生间里面推。

“别,别……”钟晓飞假装一脸害怕的哀嚎:“别啊,纪组同志们,我已经坦白从宽了啊……”

两个年轻人不理他,将他推进卫生间,啪的锁上了门。

卫生间空间狭小,虽然味道还好,但却连一个坐的地方都没有。钟晓飞后背的伤又开始一阵阵的疼,他摸着后背,呲牙咧嘴的在马桶盖子上面坐下,脑子里面还一个疑问:奇怪了。资料究竟哪里去了?见鬼了吗?

外间,李组长正冷笑的跟马致远说:“小马,你对嫌疑人太客气了,我知道你跟他是朋友,但干咱们这一行,必须六亲不认,只要是贪官污吏,不管他是谁,都要抓起来!你对他这么客气,会误事的。”

“他不是贪官污吏。”马致远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脚下的地面,好像在思索着什么,然后他重新取过快递盒子,仔细的上上下下的又观察了一遍,但好像还是没有找他想要找的线索。

马致远皱着眉头,显然是想不明白。

“他的确不是贪官污吏,因为他没有这个资格,不过他帮着贪官污吏掩埋证据,就比贪官污吏还可恶!”李组长对钟晓飞的意见好像非常大,简直是恨之入骨。

马致远抬头瞟了一眼,淡淡的说:“嗯,李组长你的意见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那你就看着办吧,总之,要是办不出这个案子,你和我都没法回省里交代!要是刘书记问起来,我也只能如实向他回答!”李组长气呼呼的说了一句,说完,转身走了。

刘书记,就是省纪组的书记。

李组长抬出刘书记,显然是要给马致远压力。

等李组长走了,马致远给身边的两个年轻人使了一个眼色,这两个年轻人又把钟晓飞从卫生间里面拉了出来。

“坐。”马致远脸色很严肃,指指对面的沙发。

钟晓飞乖乖的坐了,一脸无辜和无奈的表情。

马致远的面前摆着那些资料。他随意的拿起其中的一张,淡淡的问:“晓飞,我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干纪组的吗?”

钟晓飞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只能摇头:“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