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友

第891章 爱恨

第891章 爱恨

“对不起。”

钟晓飞沉痛的说。

罗冰冰抬起雪白的粉脸,看向暗暗的夜空,冷冷的说:“我说了,以后不要再说对不起,一万句对不起,也不能让我哥哥复生。”

钟晓飞满脸歉意。

“我还跟她说,我只所以没有杀你,还把你带回罗寨,是因为你还有点小善良,而且还救了我一次,我不能看见你身受重伤而不管,所以我暂时的把你留在罗寨养伤,等你伤好之后,我就会送你离开,而且永远都不会再和你见面!”

罗冰冰忽然的说,说到最后的时候,她声音微微的有点颤抖。

“啊?”钟晓飞的心,咯噔一下,不和他见面?这个誓言太大了!

钟晓飞瞪大了眼睛看着罗冰冰的粉脸,想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虽然罗冰冰曾经说过,等他伤好之后就会送他离开罗寨,但并没有说过再也不见他呀?

罗冰冰的话,究竟是敷衍孙芸芸呢?还是她心里真实的想法?

钟晓飞的心,渐渐的往下沉,因为罗冰冰粉面寒霜,声音冰冷,不像是在开玩笑。

虽然她哥哥不是钟晓飞杀的,但钟晓飞毕竟有一份的责任,罗冰冰不杀钟晓飞,已经算是天大的仁慈了,她不可能和钟晓飞再进一步的。

“她也答应我,不会把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罗冰冰表情冷冷,眼睛不看钟晓飞,只是看着旁边的墙角:“好了,这就是我和她说的全部,你的问题我回答完了,现在你回去睡吧。”

说完,不等钟晓飞的回答,她转身推开院门,走进去,不回身的就把院门关上,听见咔的一声响,她插上了门闩。

她整个动作利索的像是在逃跑。

钟晓飞呆呆站在院门前。

他对罗冰冰和孙芸芸的歉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如果不是他,罗冰冰和孙芸芸都不会失去她们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她们会快乐无比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的流泪伤心。

夜已经很深了。

钟晓飞默默的,独自一人回到医院。

医院又黑又静,钟晓飞一个人回到二楼的病房,栽倒在床里,回想今夜经历的一切,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一夜,钟晓飞又是做梦。

他梦见孙芸芸站在二楼的窗户下,甜甜的喊他的名字:罗飞?罗飞?

他兴冲冲的走到窗户边,却不见孙芸芸,只看见一个精壮的男人站在楼下,仰头冲着他冷笑。

啊,原来是黑虎!

然后黑虎一甩手,一把雪亮的匕首就向钟晓飞直射过来……

钟晓飞惊的一身冷汗。

早上七点,钟晓飞准时醒来,走到窗户,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呼吸清晨最新鲜的空气,让阳光撒进房间里。

最近这段时间里,他每天早上的心情都非常好,因为他一直在想着,在恋着孙芸芸、

但今天早上,他的心情非常糟。

而且是糟透了。

孙芸芸,罗冰冰两个美女的娇颜一直在他脑海里面闪现,他心里的痛,无法形容。

窗户推开,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钟晓飞看见有炊烟在缭绕。

那是一楼的厨房正在烧火。

钟晓飞激灵一下,他知道是罗冰冰回来了,于是套上衣服和鞋子,疯狂的冲下楼。

一楼的厨房里,柴火正烧的旺,灶上的铁锅呼呼的冒着热气,一个肌肤雪白,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正系着围裙,手持菜刀,在厨房门口的案子上,切着一条长长的腊肉,她玉手雪白,握刀非常稳,一刀一刀的下去,腊肉切的又薄又均匀。

当钟晓飞疯了一样的冲进来的时候,她抬头瞟了钟晓飞一眼,表情冷冷,什么也不说,继续低头切腊肉。

“你。你……回来了?”

看见罗冰冰那雪白粉嫩的粉脸,钟晓飞心里无比激动,就好像罗冰冰离开了很长时间,今天早上忽然回来了一样。

罗冰冰冷冷的看了钟晓飞一眼,不说话,继续切腊肉。

晨光照在她千娇百媚的粉脸上,泛着淡淡的光。

钟晓飞走到案板前,看着她的美脸,满脸堆笑的自告奋勇:“我来切吧。”

罗冰冰还是不说话,把刀放在案板上,转身去洗菜了。

钟晓飞拿起刀,一刀一刀的切腊肉,虽然他切的没有罗冰冰好,但马马虎虎也能过的去。

钟晓飞一边切,一边用眼角瞟着罗冰冰。

昨晚,罗冰冰看见了他和孙芸芸亲昵的镜头,就好像是看见了他犯罪的证据,在罗冰冰面前,他歉意内疚,有一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而罗冰冰也一直是粉面含霜,好像还在生气。

钟晓飞绞尽脑汁的想,想着怎么才能和美女说话,逗美女开心?同时再打听一下孙芸芸现在的情况呢?

“哎呦……”

切到一半的时候,钟晓飞忽然一狠心,一咬牙,一刀切在了自己左手的大拇指上,血立刻就流了出来,然后他扔了刀,握住左手的大拇指,疼的大呼小叫了起来。

血是真的。

但他的疼,却是假装的。

这一刀他是故意切的。

“你怎么了?”

听见钟晓飞的疼叫,罗冰冰转身看过来,当看见钟晓飞左手冒血,呼呼不停的时候,她粉脸立刻就变了,扑过来,一把抓住钟晓飞的手腕,看了一下钟晓飞伤口,着急的说:“握住!不要动!”

转身飞奔而去。

很快的,她回来了,手里拿着纱布和酒精棉,还有医用胶布。

“疼啊。”

钟晓飞假装疼的厉害,还想要挤出两滴眼泪,不过没有成功。

罗冰冰沉着粉脸,扳开钟晓飞的手指,在钟晓飞的疼叫声中,先用酒精棉擦拭刀伤,接着用纱布把伤口裹上,最后用胶布封好,整个过程麻利无比,简直比职业的护士还要厉害。

“笨手笨脚的,干什么事都不让人放心!”

给钟晓飞包上伤口,罗冰冰冷冷的抱怨了一句,声音虽然还是有点冷,但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比刚才柔和了很多,轻轻的咬着红唇,眼神里的关心和疼惜,隐藏不住的流露了出来。

钟晓飞假装呲牙咧嘴的疼:“是是,我真笨,差点把手指头都剁了。”

“剁了最好。”给钟晓飞包扎完,罗冰冰和酒精和纱带收了起来。

“那今天早上就会多一个菜,叫,”钟晓飞举起被包扎好的大拇指,笑:“生吃猪手!”

“嗯,没错,就是猪手。”

罗冰冰几乎就要笑出声来,不过她憋住了笑,粉脸憋的有点通红。

钟晓飞看着她笑,他知道,美人终于不是太生他的气了。

这一刀,切的值。

“看什么看?”

罗冰冰狠狠地瞪了钟晓飞一眼,忽然又很生气,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她粉脸一沉,拿着酒精棉和纱带离开。

钟晓飞捧着手指头追了出去:“冰冰,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生气?没,我才没有生气呢,为了你,不值得。”罗冰冰冷笑,快步走进医院一楼的值班室,想要关门,但钟晓飞已经追进来了,没办法,她狠狠的瞪了钟晓飞一眼,转身把酒精棉和纱带收好。

“冰冰,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站在门口,钟晓飞可怜巴巴的道歉。

“错,你什么错?你做错什么了?”罗冰冰冷笑的问。

钟晓飞尴尬的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耳朵边忽然听见轰隆隆的声音,天空好像在打雷!

要知道现在已经是秋天,大秋天打雷,是很少见的事情。

时间刚早上的七点半,天色却阴黑的像是傍晚。

其实天色早就渐渐黑了下来,只不过钟晓飞切了手指头,罗冰冰帮着他包伤,两人对于天色都没有太在意。

现在轰隆隆的雷声,终于把她们两个人都惊醒。

罗冰冰粉脸一变,推开钟晓飞,急匆匆的跑出值班室,站在门前的台阶上,向天空看。

只见天色阴暗,乌云滚滚,不时有轰隆隆的雷鸣,一场大雨正在酝酿之中。

“呀,又要下雨。”

罗冰冰转身回到值班室,从柜子里面取出雨衣,披在身上,一边披一边同钟晓飞着急的说:“你自己吃早饭吧,我去学校。”

“你去学校干什么呀?”钟晓飞问。

罗冰冰却不回答,披上雨衣,骑上自行车,急匆匆的走了。

“哎!哎!冰冰,冰冰!”

钟晓飞在后面喊,但罗冰冰着急的不回头。

“哗!”

罗冰冰骑车刚离开没多久,斗大的雨点就从天而降,哗啦啦的打在房檐和大地上,菜园子里面的黄瓜和西红柿被打的七零八落的,同时狂风大作,天黑地暗,钟晓飞在院子里面被吹的站不住。

心想,这雨好大!

钟晓飞抱头跑进值班室,心里一阵的担心,担心罗冰冰被雨淋。

这一场雨不但大,而且下起来就没有停的意思,整个罗寨被狂风暴雨所笼罩,雨点打在房檐上,砰砰的响,感觉到处都是汪-洋,世界末日一样,很快的,停电了,寨子里更是黑暗一片,钟晓飞猜测不是电线断了,就是电线杆被吹倒了。

然后他对罗冰冰更担心。

这样的狂风暴雨里,家才是最安全的。

罗冰冰到学校干什么去了呢?

越想越担心。

钟晓飞忍不住了,他拿起房门后的雨伞,撑起来,离开医院,冲入雨中,向罗寨小学的方向走去。

风大雨急,寨子里面的路都变成了小河,钟晓飞顶着风,冒着雨,淌着小河,向小学行进,眼睛看不到一个人,看见的只有狂风暴雨,虽然手里撑着伞,但雨水还在打了他的身上和脸上,全身湿淋淋的,让他有一种睁不开眼,寸步难行的感觉。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