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友

第917章 假证

第917章 假证

这时,黑子的表弟也爬了起来,从地上捡了一根钢管,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和黑子一起痛扁那名端枪壮汉。

“干什么的?”

“放开我们大哥!”

听见楼下的动静,正在二楼搞破坏的六七个年轻人从楼上冲下来,挥舞着钢管,气焰嚣张,大呼小叫的向钟晓飞,罗冰冰和黑子三人打来。

他们虽然人多,但看他们奔跑的虚浮和挥舞钢管的咋呼样,就知道他们的实际战斗力,远远比不上刚才的那四名壮汉。

钟晓飞手里拿着双管猎枪,他立刻举起来,作势瞄准,同时大喊:“别动!谁动我就崩了他!”

那六七个年轻人立刻老实了,提着钢管,站在楼前,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冲还是该退?

端枪壮汉是他们的老大,但现在已经被黑子打倒在地,根本没有办法再指挥了。

“黑子,别打了!”

黑子和他表弟钢管如雨,将那名端枪壮汉砸的满脸是血,倒在地上,已经不动了。

罗冰冰赶紧制止。

再打,非出人命不可。

黑子终于是停了下来,提着钢管,红着眼珠子,手上脸上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端枪壮汉的。

“你们是什么人?”

这中间,钟晓飞举着枪,大声喝问那六七个年轻人。

“管的着吗你?”

这六七个年轻人却相当嚣张,一点都没有服软的意思,一看就知道他们都是刚出茅庐,还没有尝过厉害的小混混,一个黄头发的小子瞪眼咬牙的瞪着钟晓飞:“擦,你们是外地的吧?告诉你们,乖乖的放下枪,把我们牛哥扶起来,向我们牛哥道歉,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是吗?”

钟晓飞冷笑一声,走过去,忽然一枪托砸在他嘴上!

“呜……”

黄头发的小子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里的牙被钟晓飞一枪托砸飞了好几颗,疼的脸都变形了,捂着嘴,门牙没了,说话都漏气了:“我草拟吗,我草拟吗……”他呜呜咽咽的骂着,嘴里依然不服软。

“他们是沙老大的人!”

这时,黑子终于说话了,他咬牙切齿的说:“沙老大想归拢我的生意,我不愿意,他就派人来破坏……”

钟晓飞和罗冰冰明白了。

黑子假证生意做的好,不但吸引安平县城的人,甚至千里之外,都有人慕名而来,每个假证,小到五百,大到五千,除去很小的一点本钱,剩下的全是利润,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他生意这么好,当然引别人眼红。

沙老大是安平县城的黑道老大,他提出要在黑子的生意里入股。

黑子拒绝。

他自恃能打,而且他也在道上混过,所以一点也不怕。

但没想到沙老大的人,今天忽然袭击,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这里位置偏僻,一般没有人来,混混们也不怕黑子报警,因为黑子不敢报警,黑子做的是假证生意,警察一来,看见满院子的假证,第一个要抓的就是他。

所以这些混混才会肆无忌惮的打砸破坏。

“滚吧!”

知道了原因,钟晓飞下巴一扬,对那六七个小混混放行。

“不能放他们走!”

黑子却不愿意,他咆哮着,拎着钢管,冲过来还想要打。

他表弟跟在他身后,一瘸一拐的挥舞着钢管。

六个小混混吓的脸色发白。

钟晓飞猎枪一横,挡住黑子和他表弟两人,冷冷的说:“不让他们走怎么办?难道你们要把他们都打死?”

黑子哑了一下,然后咬牙切齿的说:“他们毁了我的厂子……”

“冤有头,债有主,就算他们毁了你的厂子,找他们算账也是没有用的!”

钟晓飞冷冷的说一句,转身又对那六七个混混瞪眼:“还他么不快滚?”

“这事没完,你们等着!”

六七个混混撂下一句场面话,背了那晕死的端枪大汉,还有被钟晓飞一枪托砸晕的那名壮汉,狼狈不堪的跑了。

在混混们离开的时候,罗冰冰站在钟晓飞的身后,美目闪闪的看着钟晓飞的脸,眼神里涌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爱意和欣赏。

在刚才,钟晓飞拦住黑子,执意放混混们离开的时候,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此时,钟晓飞是主角,她甘愿做配角,因为她相信钟晓飞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她喜欢钟晓飞的,不只是钟晓飞洒脱不羁,什么事情也不放在心上的气质,也不只是钟晓飞英俊潇洒的外表,还有钟晓飞身上不时会流露出来的霸气和聪明多智的才华。

黑子咬牙切齿的很不甘,很不想让混混们走,但又知道钟晓飞说的对,这些小混混都是喽啰,就算杀了他们也没有用的。

等这些混混的身影一消失,他扔了手里的钢管,一瘸一拐的冲上二楼。

他主要的机器设备都在二楼。

他表弟却不行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抱着大腿,疼的呲牙咧嘴。

二楼。

制作假证的设备都已经被破坏殆尽,电机,电脑,印版,所有能破坏的东西,全部被破坏了,半成品的假证,扔的满地都是。

就是说,短时间之内,他假证的生意,不可能再做了,甚至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也不能做了,除非他和沙老大妥协,又或者他离开安平县城,到其他地方再起炉灶。

钟晓飞和罗冰冰跟着他上到二楼。

看见一地的狼藉,两人都是皱眉,心里都想:机器都成这样了,他们两人的证件,黑子做出来了吗?

如果没有,那就糟糕。

“沙猪,我他么的跟你没完!”

黑子愤怒的低吼。

沙猪,是沙老大的一个外号,是对手给他的一个蔑称。

黑子一边低吼,一边低头寻找,终于,在地上散落的一堆假证里,他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然后他低身捡起来,拍拍上面的灰,一瘸一拐的向钟晓飞和罗冰冰走过来。

“对不起,只做好了一套……”

黑子把手里的假证交到罗冰冰的手里。

这一套证件是罗冰冰的。

钟晓飞的证件,他还没有来得及做,沙老大的人就杀进来了。

罗冰冰接住证件,微微的皱秀眉。

证件只做了一套,而且只是罗冰冰的,就是说,钟晓飞依然是一个没有证件的人,在安平这样的小县城,或许可以瞒混,但如果到了广州,到了大城市,没有身份证,那简直是寸步难行,连酒店都住不了。

“你这些机器修好……大约需要多长时间?”罗冰冰皱着秀眉问。

黑子凄惨的摇头:“修不好了,只能买新的。”

眼前的一切是他多年的心血,忽然的毁于一旦,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得多长时间?”罗冰冰还想抓住一点希望。

“最少也得两个月。”黑子惨笑。

罗冰冰不说话了。

她和钟晓飞现在一天都不能等,因为他们已经和中间人约好了见面的时间,金主也已经支付了定金,他们必须在三天之内赶到广州和中间人汇合。

杀手讲究的是信用,如果他们连见面的时间都不能遵守,金主又怎么相信他们能顺利的完成任务呢?

但没有证件。

怎么办?

再去找其他做假证的?

在方圆几百里之内,黑子的假证做的最好,最能以假乱真,其他人做的假证,很难骗过警察和专业人士。

或许省城有比较高明的假证制作者,但罗冰冰已经没有时间去寻找。

“对不起。”

黑子再一次的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墙角,掀开一张被砸烂的桌子,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牛皮信封。

正是罗冰冰两个小时前交给他的那个装钱的信封。

黑子转身回来,将信封递给罗冰冰:“还给你。你们再去找别人做吧。”

罗冰冰看着他,轻咬红唇:“没有其他办法吗?”

黑子看了一眼钟晓飞,摇头:“没有。”

罗冰冰粉脸忧愁,长长的睫毛不住的眨动,显然,她心里非常的着急。

钟晓飞更是着急,没有证件,他就不能当罗冰冰的助手,不能陪罗冰冰去广州!

这怎么能行呢?!

但着急也没有办法,机器被毁了,黑子已经不可能再为钟晓飞做出一份假证了。

“唉……”

罗冰冰悠悠叹了一口气,美目闪闪的看向钟晓飞,用眼神说:看来你不能当我的助手了,这是上天的意思,我只能自己去了。

“我们去省城吧。”

钟晓飞假装没有看出罗冰冰眼神里的意思,他提议。

罗冰冰轻轻摇头:“时间来不及。”

“一定来得及,我们现在就出发,走高速,半夜就能到省城,明天就可以办证。”钟晓飞绞尽脑汁的分析。

“不行的。”

罗冰冰还是摇头:“就算一切顺利,到省城办证最少需要一天,那样我们后天赶不到广州的。”

“能赶到。我们可以坐飞机。”钟晓飞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却又哑然,因为他忽然想起,假证是不能坐飞机的,再逼真的假证,也瞒不过机场的电脑,除非他们能修改全国户政系统的内部资料,否则他们根本没有办法使用假证乘坐飞机,自从911之后,各国都加强了乘坐飞机的安保。

罗冰冰不说话,但眼神却坚决,那就是她不想带钟晓飞去广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