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友

第1183章 关系

第1183章 关系

“二先生,钟晓飞坐船去了澳门,我们是不是要继续跟踪呢?”一个低沉的声音问。

“不必了。你们撤吧。”

金大美女声音冷冷的挂断了手机。

然后她又拨通了另一个手机号码,冷冷的说:“今晚就是一个好机会,你动手吧。”

“好。”

一个沙哑坚定的声音在手机里面答应。

金大美女啪的挂断了手机,抿着红唇,嘴角勾勒出一丝的冷笑,然后她用一种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的说:“钟晓飞,你可千万不要太悲伤,因为你要清楚,她们本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你终究是要面对现实的。”

澳门。

钟晓飞急匆匆的下了客船,在下船的客人急速的奔跑,出了码头,招停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罗冰冰所在的医院。

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半。

在出租车上,钟晓飞拨通了陈墨的号码。

陈墨告诉了他医院的地址。

钟晓飞直奔医院。

“陈墨!”

在医院门口,钟晓飞看见了陈墨。

陈墨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戴着口罩,站在医院门口的指示牌下,当钟晓飞走过来的时候,他向钟晓飞点点头,然后两个人一起走进医院一楼的大厅。

时间是晚上的九点,医院里面的人并不多。

澳门的医院和内地的医院不同,这里一般都不会出现人山人海的情况。

“她是腹部中弹,大量出血,情况原本很危险,幸好医生已经帮她取出了子弹,现在她在三楼的加护病房,由医生24小时的看护。”一边向前走,陈墨一边小声的向钟晓飞介绍罗冰冰的情况。

钟晓飞咬着牙点头:“是谁干的?”

“一个枪手。”

陈墨回答,对于郭子,陈墨并不认识,而且郭子当时戴着口罩,他也没有时间拉下来看一眼。

陈墨压低声音,三言两语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医院里人来人往,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倒也不怕有人偷听。

钟晓飞沉思不语,脸色越发的凝重。

两人继续向三楼走。

走到三楼的楼梯口,向右一拐,就看见两个穿着黑衣,荷枪实弹的警察正站在右边的一个病房门前。

两人站住脚步。

陈墨用眼光一指:“就是那里。”

钟晓飞沉思的看,他现在急切的想要见到罗冰冰,但他又不能这么直接冒然的冲过去。

因为罗冰冰身份特殊,而且现在使用的是假的身份证明。

澳门警方肯定在调查。

如果调查出罗冰冰的真实身份,那就糟了。

因为罗冰冰和陈墨在香港杀了六局的人,是六局的通缉犯,一旦澳门警方和消息通报给六局,六局的人就会跑过来接手。

那样,就算罗冰冰最后伤好了,也会被投入监狱。

说不定会被枪毙。

想到这里,钟晓飞的额头,忽然的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陈墨盯着那两个警察,声音冷冷的说:“因为是重大枪案,所以她被警察24小时的保护起来,谁也不能见她。”

“就是说,进了病房后,你还没有见过她?”钟晓飞问。

陈墨点头。

钟晓飞咬着牙不说话,他脑子急剧的思索,想着怎么才能见到罗冰冰,而且不会暴露罗冰冰的身份?

“我们得走了。”陈墨小声的提醒:“那两个警察在看我们。”

钟晓飞和陈墨转身下楼。

钟晓飞忽然停住脚步,坚定的说:“不行,我得过去!”

陈墨目光看向他。

“冰冰的身份,澳门警察肯定在抓紧查,时间拖的越长,她的真实身份就越是会暴露,一旦暴露了,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钟晓飞压低声音,小声的解释。

“但就算让你过去,你没有办法帮她伪造身份……”陈墨皱着眉头,微微的苦笑。

“不,有办法的!你忘记了一个人。”钟晓飞迅速的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快速闪身进到旁边的卫生间里,等手机一通,他立刻压低声音的说:“致远,我遇到了一个麻烦,你必须帮我!”

“你的麻烦总是那么多。说吧,又遇见什么了?”马致远冷静清楚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

“罗冰冰在澳门被人枪击了,现在躺在澳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钟晓飞开门见山。

“什么?罗冰冰被人枪击了?”马致远先是惊讶,然后问:“你要我帮你什么?怎么帮?”

“第一,帮我掩饰罗冰冰的身份,不要让澳门警察继续追查她。”钟晓飞冷静的说:“第二,帮我见到罗冰冰,我不想澳门警察抓住我,问东问西。”

马致远不说话了。

“我知道这有点难,但我真的是没有其他办法了……”钟晓飞苦笑。

“这个忙,我肯定是帮不了你的。”马致远语气严肃。

钟晓飞张口结舌,心里一阵的冰凉。

“不过有一个人能帮你。”马致远又说。

“谁?”钟晓飞问。

“伍伯。”马致远清楚冷静的说出了一个名字,并且解释:“我一直在纪委工作,在港澳没有什么往来,你在澳门出了事,我想要帮你也是帮不了的,但伍伯能帮你,而且他也一定会帮你!”

这一次,轮到钟晓飞沉默了。

他可以向马致远求援,但他不能向伍伯求援。

因为向伍伯求援,就意味着他承认了某些东西。

可是,人在矮檐下,又不得不低头。

“你不用为难,我会给他打电话。”马致远声音清楚冷静的说,说完,他挂断了手机。

钟晓飞拿着手机,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苦笑。

其实就算马致远不说,他也会同意向伍伯求援的。

因为和罗冰冰的性命相比,他自己一点的小面子又算什么呢?只要能帮助罗冰冰,就算让他承认某件事情,他也是可以承认的。

钟晓飞站在卫生间里面焦急的等。

陈墨站在另一边。

两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三分钟后,钟晓飞的手机终于是响起。

钟晓飞接通手机:“喂!”

“好了,事情都处理好了,你可以去见她了。”马致远清楚冷静的声音。

不等马致远说完,钟晓飞啪的一声挂断了手机,疾步匆匆的向外面走。几个箭步就冲上三楼,冲到那两个警察的面前。

“请问,那个受伤的女孩子……是在这里吗?”

钟晓飞问。

他一脸焦急。

用的是粤语。

虽然不是太流利,但相信警察都能听懂。

“你是谁?是她的家属吗?”两个警察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他一眼,警惕的问,右手都放在腰里,作着准备拔枪的动作。

“是。”钟晓飞点头:“我是她男朋友。快告诉我,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一边说,一边伸长了脖子向病房里面看,同时推开房门,想要向里面走,但不巧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和白衣白帽的小护士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和钟晓飞撞在了一起。

“站住!”两个警察发现了钟晓飞的图谋,立刻伸手抓住了钟晓飞,同时取出对讲机,开始召唤同伴。

小护士把钟晓飞带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

钟晓飞心急如焚,他口沫横飞的辩解,向小护士求情,希望立刻就能见到罗冰冰,但护士摇头表示不行,说,要想见到病人,必须警方同意,她们爱莫能助,钟晓飞急的都快要疯了,心说马致远还是没有把事情办好啊!

就在钟晓飞跟护士争取的时候,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警官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警察进来,护士推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剩下钟晓飞和警官两个人。

中年警官目光炯炯的看着钟晓飞,和钟晓飞握手:“你好先生,我是重案署的王警官。”

“王警官你好。我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我想立刻见到她!”

钟晓飞急切的和他握手。

“她很好,你先不要着急,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王警官说。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求你不要问了,等我见她一面,我再慢慢的回答你好不好?”钟晓飞恳求。

“对不起,不行!”王警官表情严肃的拒绝。

钟晓飞苦笑。

就在这时,王警官的手机响了,他取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开门到外面去接听。

钟晓飞心里焦急,但却也没有办法。

到现在,他只能祈祷,祈祷马致远和伍伯神通广大,能帮他处理今天的事情。

“好了,你可以去见她了。”

门开了,王警官出现在房门口,对钟晓飞冷冷的说,他看向钟晓飞的眼神里,带着丝丝的怀疑。

显然,他不相信钟晓飞的身份,但是,上级的命令他不能不执行。

“谢谢。”

钟晓飞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向罗冰冰的病房。

在进入罗冰冰的病房前,一个穿着白衣的医生,向钟晓飞小声的叮嘱了几个需要注意的事项。

钟晓飞一一点头答应。

罗冰冰被枪击是下午的五点,送到医院是五点十五分,现在是晚上的十点,手术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但罗冰冰依然处在昏迷之中。

当走进加护病房,看见躺在病**,紧闭双目,面色煞白,毫无血色,一动也不动的罗冰冰时,钟晓飞的心,像是刀割一样的痛。他强忍着,才没有让眼角的泪水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