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辉煌青春

第36章 月考,吹响奋进的号角

第三十六章 月考,吹响奋进的号角(求票)

尽管吕耀保持的很稳定,但那唯一露出的一点点慌乱,还是被楚天风抓住了。

在来这里之前,大宇公司已经给吕耀下了死命令,百分之十五的分成是底线,至于你能压低多少,那多出来的就是你个人的分成,因此一开始吕耀故意压低到了百分之十,他以为楚天风一个穷学生,这些钱还不得把他砸晕啊!

但吕耀万没料到,楚天风并没有上当,一再试探,以退为进,反复进攻,终于把他的底线给探出来。

楚天风要是真走了,那吕耀还真得吃不了兜着走?于是吕耀只得硬着头皮尴尬地把他给请回来了。

双方经过好几次交锋,楚天风取得胜利,成功地与吕耀代表的大宇公司签了一份合作协议,当然在协议中也注明,如果仙剑2代在大陆的销售额没有达到预期的一千万人民币,那么楚天风的所有分成也就自动取消,连签约金都得退回来。

楚天风看了看合约,心中暗笑:“果然是无奸不商啊,我随便说的一句话,都搞进合约里了。”

记得当初推销这份游戏策划方案的时候,他曾经说过要保证能突破千万销售大关的,大宇公司的做法也无可厚非,不给人家带来效益,人家当然有权利不给你分成了。

楚天风当初交给公司的并非策划方案的全本,只是挑出重点的精简本,因此签约后他有必要在一周内将详细的策划方案交上去,这也是合约里规定的。

除此之外,还有签约金,也就算是定金吧,一共十万元人民币,但要求楚天风必须保证策划方案的质量和后续更新。

签约金是十万,违约金却高达一百万。

楚天风最关心的是定金何时到账的问题,吕耀保证只要他如期交上详细的策划方案,那在三个工作日内公司就会打款。

一切都在按照楚天风的计划进行,晚上他回到家中后,继续完善那份策划方案,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这才洗漱睡觉。

月考马上就要到了,楚天风这几天显得异常忙碌,白天要在学校上课还有复习,晚上还得回家去写完善那份游戏策划方案,还要抽出时间学习黑客技术。

现在的国际汇款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因此要搞到黑猫论坛邀请码,时间就更长了,这段时间楚天风只能去看论坛内一部分游客权限可以看到的文章,其他的精华文章就看不到了。

三天后,他向吕耀交上了完整的游戏策划方案,对方也承诺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将定金打过来。

本周六和周日,连续两天的高二年级月考开始了。

作为省重点中学,市一中在高考这个大指挥棒的指引下,合理地运用了各种策略,在高二学年下学期,就开始了每月的月考制度,每学期四个月,两个月考,一次期中和一次期末考试,一共考四回,完全按照高考的标准模拟,是给学生练兵的好机会。

楚天风是暗下决心,这次绝对不能靠最后一名了,这些天通过他不懈的努力和同桌林雅静的帮助,他已经逐渐赶了上来,对自己很有信心。

第一科考语文,语文这个学科完全是靠积累的,不是临阵磨枪就能大幅提高成绩的学科,楚天风经过这两周多的努力学习,已经有了提高,尤其是他重生后,有了十多年的记忆经验,语感能力比过去强了很多。

语文和英语,这种语言类的学科,对语感的要求很高的,即使你语法掌握得一般,但只要语感强,给你一个病句,你很快就能知道这句话有问题,尽管不知道错在哪儿,但肯定知道是错了。遇到选择题,比如找出下面选项中有语病的一句,那么一眼就能看出正确答案了。

再比如说英语里的完形填空,四个选项,挨个放进语句里读一遍,语感强的人会马上读出正确答案,排除掉干扰项。

所以,楚天风感觉自己的语文和英语考的还可以,数学因为他脑力比前世灵活了,这段时间突击学习,各种代数几何公式也都背了下来,因此考试中运用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那些相对简单或者难度中等的数学题,在楚天风脑力运算下完全可以解决,只是一些偏难的拔高题,他解起来还是挺困难的,因为这种难题考验的是综合素质,不仅包括脑力,还需要有丰富的解题经验。

经验这个东西,需要积累,而楚天风目前欠缺的就是积累。

接下来第二天考的政治和历史,更是需要积累的学科,楚天风过去欠账太多,只能发挥头脑灵活的优势,考完之后总体感觉还不错,肯定不会像上次期中考试那样考全班“吊车尾”了。

这次月考,吹响了楚天风奋进的号角,他感觉自己的总成绩提高几十分甚至上百分是不成问题的,这不是夸张,因为他过去成绩太烂,提升的空间很大,到时候班主任赵开顺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吧!

为期两天的月考结束后,学校又放了两天假,让学生们稍稍放松一下。

楚天风这两天里可谓“双喜临门”,首先是大宇公司的签约金十万元人民币打到他的账户上来,然后就是美国黑猫论坛发来了邀请码,他可以正常注册ID了。

有了黑猫论坛的账号,他就可以随便下载里面的各种黑客软件,楚天风学习黑客技术,倒不是为了给自己谋利,而是要破解晨光厂新厂长马建新的电脑,找到当年他陷害父亲楚刚的罪证。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得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楚天风得到邀请码后,立即去网吧注册论坛ID,名字就叫“风之子”,他最喜欢的阿根廷著名前锋卡尼吉亚的绰号,同时也包含了他名字中的“风”字。

注册完账号后,他立即下载了那个强悍的IP双向查询器,输入马建新办公室的确切位置,搜找他的电脑IP地址。

楚天风怎么会知道马建新办公室的具体位置呢?别忘了他的父亲楚刚过去就是晨光厂的厂长,小时候他没少到父亲的办公室去玩,因此在哪个方位,门牌号是多少,他都记得很清楚。

马建新自从当上厂长后,用的就是楚刚原来的办公室,只不过墙壁装修了一下,买了台电脑,还安了个宽带而已。

很快,楚天风就查到了马建新的IP地址,同时心中也有些惊诧,制作这种双向精确查询器的黑客,实在是太厉害了,直接入侵到互联网运营商的内部系统中,否则仅知道实际地址,是根本不可能查到对方固定IP或者IP范围的。

楚天风利用扫描软件扫描对方开了几个端口,准备利用开放的端口入侵对方电脑。

但是,第一次入侵就以失败告终,原因很简单,对方的电脑目前没有联网,就算黑客技术登峰造极了,没有上网的电脑还是侵入不了的,网络是电脑与外界唯一沟通的桥梁,如果断了网,那根本无法从外面侵入进来了。

“奇怪了,马建新的电脑不是连网了吗?这么说他现在没在办公室?”楚天风心中疑惑,这天连续试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看来马建新确实没开电脑,莫非他有防备了?

楚天风脑子转了转,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在这个时代黑客还是个陌生的词汇,马建新是不会想到有人要侵入自己的电脑,因为楚天风的行动,从来没有对第二个人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