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混王

第618章 高中时代最后一次元旦联欢

第618章 高中时代最后一次元旦联欢 华夏书库 网

其实比来一段时间罗晶晶已经很少再回西湖雅苑那边的住处了,她说她身上的“伤”早就好了,所以大部分东西都搬回了宿shè ,只是偶尔她表情不好的,还是会到西湖雅苑这边住一晚。

至于她为什么会表情不好,我没问过她,她也没主dòng 找我说过。

看着罗晶晶出了学xiào ,我就觉得她今天应该是要西湖雅苑那边去了。

很快我就到了教室,晚自习结束的铃声也是恰好响了起来,于是我就没进教室,在教室门口冲着路小雨招了招手,她收拾了课本,一脸微xiào 就出了教室,然hòu 挎着我的胳膊就说:“好大的雪。”

我说:“嗯,好大。”

路小雨将羽绒服的拉链拉紧,然hòu 把帽子也扣在头上说:“我们去转转吧,入冬第一场雪,我想你陪着我四处走走。”

我点点头,然hòu 路小雨又挎上我的胳膊,我们就往学xiào 外面走去了。

一路上我们说了很多话,不外一多半都是关于高一和高二的回忆,我问路小雨是不是觉得高一、高二比高三时候过的快乐。

路小雨就说:“不是,我只是感叹时间好快,这一转眼就是高中最后一个元旦,再有半年我们的高中就要毕业了,两年半,一晃而过!”

路小雨的这些感概我心里也是有的,所以她说完后,我也是颇为伤感地点了点头。

光阴流逝,永yuǎn 是人生中最悲凉的一件事儿,因为每当人们意识它的时候,它已经所剩无几;当人们想要爱护保重它的时候,它却从不竭息。

我和路小雨在学xiào 附近转了很久,最后我们转到了青安公园,阿谁承载了我们很多回忆的小公园,白雪皑皑压满了树枝,挥手轻弹,弹一脸的雪沫,当雪沫在皮肤的温度上化成雪水,那回忆清晰可见,却又再也不见!

转累了,我们就回了家。

躺在**,我还在想,我疯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都快赶上男版的林黛玉了。

我这么一想,心里不由一松,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是罗晶晶发过来的。

“疯哥,我今天在西湖雅苑这边过夜,等她们都睡了,你能陪我去街上走走吗?”罗晶晶发过来的。

我想了一下就回道:“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睡觉!”

“就半个小时!”罗晶晶央求道。

我最终还是动心了,就说:“那十二点半吧,如果你没睡,就再给发短信。”

“好的。”

……

比及十二点半的时候罗晶晶还真给我发来一条短信,问我睡了没,当时我已经睡了,不外睡的很轻,就被短信的铃声给吵醒了,我拿起手机迷迷糊糊地就回了一个字:“嗯!”

罗晶晶很快又发来一条:“睡了还能回我短信,还去吗,疯哥?”

此时我的困意已经褪去了大半,就回了两个字:“去吧。”

穿好衣服下了楼,罗晶晶已经已经等在单元楼的门口了,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羽绒服,领子裹的很紧,脸色在小区内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发白,头发散在衣领四周,遮住小半边脸颊,一双深黑的眸子就那么直勾勾盯着我。

她显的有些冷,时不时会跺下脚,于是她脚上的长筒靴就和地砖碰撞出“哒哒”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响。

我本来就感觉本身是偷偷摸摸出来的,如今听到这“哒哒”的声音,顿时就有种做贼心虚的意思了。

我看着罗晶晶就道:“冷的话就回去吧。”

罗晶晶不由分说挎住我的胳膊说:“都出来了,就转一会儿吧。”

我突然意识到,我这么出来赔她转好像是一个错误,这下我和罗晶晶之间就更说不清楚了。

我甩了一下手,把罗晶晶挎着我胳膊的手腕就给甩开道:“就这么走吧,我们又不是情侣,挎着胳膊容易招人误会。”

罗晶晶显示显示有些愤怒,然hòu 渐jiàn 安静下来说:“好!”

其实我和罗晶晶也没转了多远,就在小区外面的马路牙子上转了两圈,期间我们连一个字都没说,就只有我们踩着雪的“咯吱”声,还有她冻得牙关打jià 的“嘚嘚“声。

看着罗晶晶这样子我实在是有些心疼,终于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冷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罗晶晶就说:“还有十分钟。”

我说:“这你是何苦呢?”

罗晶晶直视着我就说:“我愿yì !”

当时我有些心软了,就把胳膊往外一让说:“挎上吧。”

罗晶晶脸上就闪过一丝兴奋,然hòu 就把手挎了过来,然hòu 将头缓缓靠在我的胳膊上。

我说:“回去吧!”

罗晶晶就点点头说:“嗯。”

我们往回走,就又开始不说话了,等进了小区的时候罗晶晶就主dòng 松开我的胳膊说:“谢谢你,疯哥,谢谢你给我的这些回忆。”

我问罗晶晶:“值得吗?“

罗晶晶就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似的说:“要你管!”

说完她就径自往小区里,头都不回一下,我摇摇头苦笑:“这女人翻脸还真比翻书还快啊。”

不外这样也好,大家就当今晚的事儿没生过,好吧,其实也真没什么什么发生。

第二天一早,我就给顾清风打了电huà ,让他找一批人去学xiào 里,把我们大操场上学清理干净里,同时我有给学xiào 打了电huà ,让他们在雪清理干净后就赶紧把台子搭起来,别耽误了九点开始的表演。

虽然我们紧赶慢赶,可表演还是推迟到了九点半。

刚清理了积雪,天还是很冷,可这天气还是挡不住大家过元旦的热情,这一次元旦联欢的每一个节目我都认真地在看,因为这是我在一中看的最后一次元旦联欢了,所以我格外的爱护保重。

不一会儿就到了路小雨的节目,她还是唱歌,也是一首老歌——《最浪漫的事》。

路小雨的每一次唱歌都让我感动,包罗这一次!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儿,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这或许真是天底下最浪漫的事儿了。

等路小雨下了台,我就过去接她,他侧着脑袋就问我:“好听吗?”

我说:“好听。”

“那你会陪我吗?”路小雨问。

我说:“会!”

再接下来应该就是罗晶晶的节目了,可我等了一会儿上台的却是一个高一的民族舞表演。

我无奈摇摇头,罗晶晶似乎看出我的想法就说:“晶晶今天发烧了,并且嗓子不舒服,所以她的那首歌,唱不了,节目也就取消了。”

我“哦”了一声就说:“挺遗憾的。”

路小雨点头说:“嗯,晶晶准备了那么天,结果却……”

我知道,她感冒估计是因为昨晚给冻得的。

我拉着路小雨回到座位,还是看完了最后的表演。

表演结束后,高三一天半的假期,而高一和高二有三天的假期,所以很多学生看完了表演,就开始回宿shè 收拾,准备回家。

我和学xiào 的兄弟们说了一会儿话,也就和路小雨一起回公司那边去了。

我刚进办公室就发现顾清风、杨图和暴徒都在,在沙发的一角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我也见过,九指蛇——盛川!

顾清风他们站起来和我打招呼,盛川也是缓缓站起了神叫我一声:“疯子!好久不见啊!”

我眉头皱了皱就对身边的路小雨说:“小雨,你先去找静婉他们吧,我这边有点儿事儿。”

路小雨乖巧地点点头就离开了。

等路小雨走了,我才对盛川说:“怎么,想来拿回A??B??C吗?”

盛川摇头说:“A??B??C我必定会拿回去,不外不是现在,我今天来找你,是和你商量一些关于大黑狗的事儿,我听欧阳青说,四号你就好去西安了,五号你就好他签合同,等你们买了会馆,是不是就该和大黑狗开战了?”

这盛川的急性子都快赶上龙头、和尚两个人了!

比来这俩月,龙头、和尚没少来催促我,不外都是被我以时机不成熟给打发了,这俩人甚至还有一次生qì 回了太原,结果第二天又灰溜溜地回了邢州,并且起色很不好,我想多半是被沈文给骂了。

我看着盛川就说:“我们和大黑狗开战的时候,会提前通知你和文师兄的,你这次专门跑到邢州,该不会就是为了问这事儿吧?”

盛川点头说:“就是为了这事儿,当然,也是顺便打听一下你们在邢州的势力,看看你们有没有和我们文帮合作的实力。”

盛川这么一说,暴徒就有些生qì ,“噌”一下就站了起来,我赶紧避免暴徒,怕他把盛川给揍了。

暴徒的身手在我之上,如果他和盛川开打,那盛川一准儿输。

盛川冷“哼”了一声就说:“别的我姐夫让我告诉你,如果你们到了西安,我们也愿yì ,把我在西安暗地里经营的一家古董行送给你。作为你们在西安的据点。”

我知道文景路之所以这么收买我,无非就是为了让我尽快在西安站稳脚跟,然hòu 好和大黑狗开战。

白送上门的东西,我没有理由不要,就点头说:“那就谢过文师兄了。”

接下来我问盛川什么时候回陕西,他就说,等出发去西安的时候,他跟我们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