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娇妻极品男

第149章 我这不是在黑四娘

“滴...”

一声小声的鸣响,前面一人刷卡走过,苏晨脚下步子加速,手上的医疗卡放在出站刷卡器上,停了一秒。

迅速走过,再晚一秒就是被夹的命运,苏晨差点就撞在前面一人的身上。

“对不起,我急事麻烦让一下。”

反应迅速的朝对方解释道,苏晨把他推到一边,闪身就走了出去。

后面的人一阵愕然,他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个情况,看着苏晨的背影,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嗨,先生要去哪里?”

刚走出地铁站,走在路上的苏晨背后就传来这话,转头一看,就发现一个米国中年大汉朝自己热情的招手。

心中一种熟悉的感觉升起,果然不管是在哪里,的哥的存在那就是小时代不能缺了郭四娘一样,不然全的完完啊。

退了回来,苏晨略感兴趣的朝的哥问道:“哟,这么晚还等客呢?”

中年大汉哈哈一笑,非常豪爽的说道:“嘿嘿,我这工作很轻松呢,随便玩玩都有钱。”

“哦。这么好,莫非你这公司规定不一样?”

听到这的哥的话,苏晨感兴趣的问道,说着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当然,先生去哪?”

打开广播,里面放着美妙的旋律,苏晨舒服的在后面伸了伸懒腰,的哥看到后脸上顿时洋溢起得意的笑容。

抓住顾客的心思,才能做到最好的服务,这是的哥心里一直奉行的一句话,而且这句话,也成为了他能够非常闲适工作的外挂般存在。

“弗利尔美术馆,谢谢。”

苏晨看了看窗外,夜色已经降临,城市中的灯红酒绿也将到来,他脸色平静的朝的哥吩咐道。

“好的,先生。”

通过前面的视镜,的哥见苏晨闭目睡在后面,也就爽快的回答了他的话,然后把广播的声音降低了一点。

苏晨似是没有感觉,只是头轻轻的蹭了蹭,便没有了什么后续的动作。

出租车在并不拥挤的车道上快速的飞驰着,差不多十分钟,苏晨说的弗利尔美术馆就已经到了。

“先生,你说的地方已经到了。”

中年大汉非常有礼貌的朝苏晨轻轻的说道,眯着眼睛的苏晨猛的睁开眼睛,透过车窗朝外面看去。

典型的米式风格,从外观上看去,你根本就无法想象,就是这样一座美术馆,里面放存的龙国书画文物不下1200件,在米国位列第一。

林老爷子托付苏晨盗取的《江水山河图》,就在这里面的馆库存着,也不知道为什么,美术馆并没有把这幅图放在外面展览。

也就是每年一次的文物交流博览会上,才会出现它的身影,而苏晨这次的要做的,就是在博览会开始前,把这图给盗取出来。

这样的话,弗利尔美术馆必将失信于人,对于他们美术馆的影响就不是苏晨关心的了。

“嗯,多少钱?”

苏晨从兜里摸出自己的钱包,正要掏钱给这个的哥,却不想在地铁站捡的那张医疗卡,掉落在的哥的面前。

苏晨顿时尴尬万分,那的哥把医疗卡捡起来看了看,顿时眼神就变了,怜悯的看着苏晨,关切的说道:“哦,想不到先生竟然有这方面的病,车费就不用了,拿去自己看病吧。”

“狗屎,我没有病,这张卡也不是我的,多少钱,快说!”

苏晨脸色阴沉,吓了的哥顿时闭上了嘴巴,在他下车后,的哥说了句“先生保重!”立马开着车就走了,完全没有问苏晨要车费的意思。

看着手上的男科医疗卡,苏晨呸了一声,把它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晦气的拍了拍自己的手。

“次奥,少爷我这是第几次被人误解了?!”

走在进入弗利尔美术馆的阶梯上,苏晨脸色恼火,心里郁闷的想着这些。

装饰灯恰到好处的照射,让整个美术馆都变成了艺术的天堂,看着那一幅幅龙国的文物,苏晨不由心痛。

什么时候,这些属于我们的东西,才能全部回到自己的地方,在这享受万人观赏,又有故国之情?

看着无视的人拥挤在它们的面前,苏晨不禁心生悲凉,这些本应该发生在龙国的。

唉,还是想去看看林老爷子的东西能不能搞到先,这指不定就是他给自己的一道考验呢,所有自己怎么的都要尽最大的能力。

不为林老爷子,不为自己,就为林珊珊,就为林家那对绝色姐妹,咳咳。

苏晨边走,边给自己找一个目的,不然自己做这些没有好处的话还不如呆在酒店里睡个舒服的觉呢。

不经意的装作在看各种文物,苏晨暗瞄了美术馆各处,心里不禁暗骂,尼玛的真严实啊,这次难度不小啊。

经过苏晨仔细的一番探查,发现这美术馆的监控探头什么的都是经过细心设计和规划的,按照苏晨不俗的眼光看来,这些探头的视角合起来正好就是整个美术馆的所有角落。

麻痹啊,这就是一直蚊子进来窜几下,都会被发现吧!还不知道这些狗日的在什么地方装设陷阱呢。

站在一件文物面前,苏晨轻瞟了一眼,嗯是宋朝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卷,还是他蛮喜欢的古画。

但此时有事情忙的苏晨可没有时间花在观赏古画上,他对着手上的手表轻轻一拍,变化成了一个小巧的扫描仪。

苏晨对着墙壁轻轻的扫了扫,在一般人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的情况下,苏晨费时不多的找到了馆库的暗门。

把扫描仪放在墙上,就如同一个螺帽一样,笑的让人很难注意,但苏晨知道,在这种有暗门的地方,美术馆的监控力量也肯定比其他地方要厉害。

苏晨迅速的以扫描仪为**,沿着墙壁走到了拐角,然后退了回来,拽下自己的扫描仪,迅速的撤离了。

果然,在苏晨离开没多久,就有几个彪状的保安,手持热武器,朝苏晨刚才活动的地方跑来。

走到苏晨刚才站立的地方,这群保安仔细的检查着这里的一切,就连苏晨刚才待的那件古画展示台,他们也仔细的检查着。

突然一人耳麦中传来指令,他大手一挥,这群保安追着苏晨逃离的方向就去了。

而在美术馆的监控室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盯着苏晨刚才出现过的监控区,脸上挂着莫名的冷笑。

而在他身后,两个年轻人站在他的身后,互相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问道:“馆长,刚才出现的那小子,是不是他们的人?”

老子摇头,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看了看后面的俩人,轻笑道:“怎么可能,那老小子对他部门的人都宝贝着呢,怎么舍得让人冒这个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