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娇妻极品男

第194章 带伤还玩啪啪啪

抓抓头发,苏晨这才发现,画已经恢复了原样,也沒有再出现什么诡异的情况,把它收好放进画匣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站起身來伸了个懒腰,苏晨看着满地的衣服不禁摇了摇头,一件一件的拾捣起來,

拿着进了浴室,苏晨随意一扫,里面干净整洁,倒是让苏晨微微有些失望,下意识的还以为能够看到什么福利呢,

把衣服裤子全丢进洗衣机里,胡乱的拾捣了一下,就按下了洗衣机的按钮,运行正常苏晨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开始清洗起自己的身子,

上身绑着的绷带伤透了苏晨的心,这尼玛怎么洗啊,试着拆掉一截绷带,他骇然发现,自己的枪伤竟然彻底结疤了,这特么太快了吧,

莫非是《江水山河图》带给自己的好处,苏晨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因为他昨晚就是看这画才出现的魂穿,再到今天那机缘,不是它还能是什么,

欣喜若狂的拆掉了所有的绷带,苏晨抚摸着自己身上的伤疤,本來他还想着带着这身伤让林宝婠她们发现了怎么办,现在看來只要不让他们看到伤疤就不会被她们发现了,

心情大爽的苏晨哼着小调,开心的搓着澡,整个浴室都透着一股子的yin荡气息,幸好沒有人看到苏晨的样子,

裹着浴巾,苏晨把自己清洗完毕的衣服都拿了出來,望着旁边的速干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不用裹浴巾出去了,

十分钟,所有的衣服都被弄干了,换上自己的衣服,苏晨看着上面的几个破洞,表情有些古怪的想着,自己也要來非主流一会了,

看了看放在一旁的包裹,苏晨踌躇了一会,最终打定注意把它交给匕首,让他选择个好时机飞回龙国,把东西交给林老爷子,

拿起包裹,苏晨出门看了看下面,安静平常,他想着格拉蒂丝此时应该还和自己的姐妹呆在卧室,也就不再停留,朝匕首的房间走去,

“咚咚”

苏晨礼貌的敲了敲门,几秒钟后,一个沉闷的声音从里面传來,“是谁。”

“匕首,是我。”

苏晨掂了掂手上提着的包裹,看着大门上的猫眼,脸上带着颇具亲和力的微笑,房门猛的打开,

无语的看着匕首手上的手枪,苏晨摸了下鼻子,抬脚走进了他的房间,匕首随后轻轻的关上了房门,不好意思的走到苏晨的身边,

苏晨找了地方坐下,却发现匕首并未跟着自己坐下,不由奇怪的朝他看去,却发现他一脸崇拜的望着自己,那眼神让苏晨一阵恶寒,

“我去,你小子那什么眼神呢,还不坐。”

“呃坐坐。”

匕首被苏晨问的一愣,但马上变回过神來,挠着头朝苏晨憨厚一笑,

郁闷的翻了翻白眼,苏晨等匕首坐下后,方才把手上的包裹放在桌子上,推到他的面前,让匕首有些迷糊,不知道苏晨的意思,

“修罗哥,你这是”

匕首疑惑的看着苏晨,不过苏晨沒有开口说话,而且翘着二郎腿,看着房间外的美景,

就这样,匕首坐在位置上,也不敢去动桌上的东西,只是傻傻的等待苏晨吩咐,墙上的挂壁大钟,“嗒嗒”的响个不停,每一下都随着他的心跳,

突然,苏晨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扭头认真的看着匕首,说道:“匕首,你的伤怎么样,几天能够好。”

“修罗哥,你还真别说,她们的药和手段真牛逼,我估计三四天就能结疤了,到时候只要不剧烈运动就行了。”

提起自己的伤,匕首就激动的朝苏晨说起了格拉蒂丝和萨妮的好,对她们的手段可谓是心服口服,不过更多的却是垂涎,毕竟昨晚那动静

听他这么一说,苏晨倒是有些意外,站起身來想要帮他检查一下,却发现他那满脸yin荡而猥琐的笑容,已经那眼中的色光,顿时感觉无语,

一巴掌拍在匕首的头上,在他委屈得像一个小媳妇般的无辜眼神中,苏晨义正言辞的批评道:“你说你小子,刚说几句话又想什么龌蹉的事情去了。”

对于苏晨这道貌盎然的样子,匕首心中是万分不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底细,才认识几天,就把人家弄的嗷嗷叫,还装什么正经人,太唾弃你了,

心里对苏晨无限鄙视 1之后,匕首脸色泛红的朝苏晨认罪道:“修罗哥,我有罪,我该死,我不应该思想龌龊”

“行行了,我还是给你任务吧,你帮我完成。”

苏晨怎么会看不出匕首眼神的鄙视,心虚的连忙打断他的胡说,脸色严肃的和他说起了正事,

匕首一听苏晨要给他安排任务,沒有丝毫的不爽,面带喜色的站了起來,刚想说话,却被苏晨止住了,示意他坐下后,苏晨方才慢慢的吩咐起他來,

“匕首,你这几日就在这里养伤吧,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招呼我,等你伤好之后,直接找机会去龙国,把这个包裹交给京城林老爷子,你认识的,另外,我从美术馆窃取出來的资料,你也一并交给林老爷子,然后你在传送给冰云,这些你记住。”

苏晨手指击打着桌面,一边思考着自己计划会出现的变故,一边朝匕首严肃的吩咐道,

“修罗哥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匕首也不多说闲话,语气坚定的向苏晨保证到,不过昨天才取子弹的他,险些碰到自己的伤口,脸都纠结成了一块,

“卧槽,你说你是伤号就别那么激动,你看看。”

苏晨见匕首这幅模样,不由满肚子的埋怨,这小子要是出事了,我的任务谁给我完成啊,所以这小子不能有事,必须注意身体,

听到苏晨的埋怨,匕首眼中闪过一丝感动,表面上却倔强的取笑道:“修罗哥你别这么说我,你不也是一样,都是病号还敢玩那种噼噼啪啪,你不是更不要命嘛。”

说道最后,匕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猥琐的表情,贼兮兮的看着苏晨,调侃起他昨晚和格拉蒂丝的疯狂,

“嘿我说你小子胆肥了啊,竟然敢偷听我墙角。”

苏晨一听他话里的意思,就知道匕首昨晚把自己的风流韵事给听了过去,心里不由气急,想要动手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