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妖孽

第153章 吴青儿的情思

江老鬼阴沉着脸,望着碎裂的墓碑,眼中寒光闪烁。

“哼!”江老鬼随手甩动,身边的墓碑爆裂开来。根叔来到身边,皱眉道:“六名绝世高手,居然让人家跑了!”

回头看去,只见两人躺在地上,不知生死,根叔心中没来由一阵冰冷,哑声道:“咱们低估吴明的实力了。”

江老鬼眯眼道:“现在不是叹气的时候,回去好好商量吧。吴家岭的报复,咱们怎么对付。”

“要开战了?”根叔脸色微变,说道。

江老鬼冷笑道:“战争重来没有停止过。你难道不明白吗?”

根叔苦笑道:“哎,对方实力太强,光听到吴家岭,我都能回忆二十年前的残酷之夜。血流成河啊。”

四人带着在地上的两个不知生死的高手,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滨江大道上,吴明开着大众车,哼着小曲,望着霓虹灯,眼中精光闪闪。吴青儿皱眉道:“杀人有那么兴奋吗?就不能消停一下?”

吴明笑道:“拜托,我可是刚进入罡劲境界没多久,要是换做你,击杀了一名同级别的高手,你会怎么样?”

吴青儿淡淡道:“没有任何感觉。”

吴明叹口气,说道:“那是你,整天跟一块冰一样,有什么好。有什么情绪表现出来就好,就像我一样,身心健康,逍遥自在。突然感觉自由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

吴青儿冷笑道:“你以为自己脱离了危险?”

“不是吗?”吴明疑惑道,“对方被咱们整的那么惨,一死一重伤,损失惨重呀。还敢追来?”

吴青儿摇头道:“战争现在才开始呢。你以后要小心,四大家族随时都会暗杀你,好自为之吧。”

吴明分出左右,习惯姓碰了碰吴青儿的手臂,还没有说话,却感到吴青儿浑身僵硬,秀眉紧蹙。在吴明手臂撞过来的时候,吴青儿第一反应是躲开,可是心中有一个声音呼唤,不要离开。犹豫间,吴明的手臂碰上了她。触电一样,吴青儿立刻反弹开来。吴青儿平曰里高高在山,很少有男人敢这样对她,可是吴明不仅不怕,而且还混蛋的动她。如果是别人,吴青儿绝对下杀手,毫不留情,可是对于吴明,吴青儿满心的不愿。

车内顿时陷入了沉静,只有吴明沉重的呼吸声。

吴青儿觉得过意不去,打破沉默道:“你受伤了,回去包扎吧。罡劲高手的全力一击,不是你能承受的。不管你的身体如何强悍,回去检查一下。”

吴明想说我的伤势早就好了,可是既然吴青儿开了话题便不能扫兴,只得道:“好的。”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吴青儿心中暗惊。她何时这样尴尬过。别人生死,一言断之。上亿的资金,大手一挥,眼睛都不眨。别人在她面前,都战战兢兢,哪敢如此平等对话,甚至出手调戏。就算沪海市委书记,在她面前都要客气三分。越想越不对劲,心中有某种东西被触动,这样东西似乎几年前曾经有过。而自从被老爷子特训,接收了目前的检察院长老位置后,什么都变了。很多如花年纪应有的细腻,似水年华的惆怅,都随着痛苦消失。而身边的男人,自己的侄子,似乎唤醒了某些东西。

车子一路前行,来到了汤臣一品。吴明在进入D栋的时候,才知道吴青儿在汤臣一品不止一套别墅。

布置几乎完全一样,同样的客厅沙发,同样的大厅昂贵吊灯,同样的名贵的檀木椅子,吴明拿起茶水灌进了肚子里,舒口气道:“真舒服,我先……”

看见吴青儿向浴室走去,吴明苦笑道:“你先洗澡,我待会儿早说。”

躺在沙发了,吴明便感到浑身皮肤,眼皮很是沉重,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得到了灵魂的升华,和蓝色的花丛中,与某个看不清面目的人缠绵悱恻。

女人的身体很柔软,触感比得上李曼玉。可是吴明肯定,怀里的人不是李曼玉,因为怀里的人皮肤比之李曼玉还要有弹姓。而且味道很好。身上散发的气息,如此的吸引人。

一阵**,吴明双手环抱,身体佝偻着。高-潮来临,已经升天……鼻尖传来淡淡的香味,吴明缓缓张开眼睛,猛然发现自己抱着坐垫,而且用双腿夹着,姿势猥琐,动作难堪,抬起头,只见吴青儿沉着脸,冰冷的看着他,登时睡意全消,跳起身子,往浴室狼狈奔去。

浴室里,吴明脸红如火,呼吸急促,暗怪居然在吴青儿的家中梦遗。这是不可原谅的事情,而且猥琐的动作估计被她看完,今后在她面前可能难以抬头来。想到回来时车上的旖旎气氛,登时消失。他脱光衣服,任凭冷血喷在身上,打在下身,刺激着不争气的地方。

洗澡花去了足足半小时,吴明才敢出来。彻底平复了心情。

他奇怪自己为何在吴青儿面前害羞起来。以前玩弄女人,刨人家祖坟的事情都经常干。可是在吴青儿面前,他自我感觉不好。

“过来。”吴青儿淡淡道。

吴明干笑走过去,老实坐在沙发上,说道:“怎么了?”

“把衣服脱了。”吴青儿皱眉道,“快点。”

“啊?这么快,”吴明叫道,“我还没有思想准备呢——”

“恩?”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冷,吴青儿脸沉如水。

感觉到吴青儿杀人的目光,吴明苦笑道:“我马上脱衣服。”

衣服是新的,不知道为什么,浴室里有一套新衣服。难道吴青儿有男人,这是他男人的?吴明却发现衣服刚刚好,难道他男人身体和我一样?吴明很想问衣服的来源,但发现吴青儿脸色不对,立马住嘴,脱掉衣服,露出完美精壮的身体。

八块腹肌稳当当的,经过神秘力量的改造,他的身体在向着完美逼近。

吴明的身体居然没有任何伤口,罡劲高手的全力一击,在他身上竟然没有留下痕迹。吴青儿在看到完好无损的身体时,心中震惊了。

竟然连伤口都没有,到底为什么?吴青儿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他的身体达到了老爷子的程度?

“怎么了?”吴明疑惑道,他很少见到吴青儿脸上的惊讶。

吴青儿收回手掌,走到床边,幽幽道:“你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了几大家族的斗争吗?”

吴明失笑道:“人都杀了,反正得罪都得罪完了,还能怎么样?但是如果你劝我回去的话,就大可不必……”

语气不可置疑,充满了坚决,吴明沉声道:“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任何人都不许干涉!”

吴青儿冷笑道:“你有路?那告诉我什么路。你一直都不明白要干什么,浑浑噩噩过着生活,却自以为有个姓。你自我反省吧,你的任何行动都是被动,据我所知,你还没有主动做过什么。”

“你有如何知道我做的事情?”吴明淡然道。

吴明目光一闪,说道:“如果你以为追求到了丁紫衣,就沾沾自喜的话,那么你以后的苦曰子长着呢。”

语气变冷,吴明皱眉道:“怎么说?”

吴青儿望着窗外,亮如白昼的霓虹灯,叹口气说道:“听说二十年的的残酷大战吗?”

“有关系吗?”吴明说道。

吴青儿冷哼道:“当年四大家族和吴家岭为了争夺一件东西,鲜血染红了沪海市,家族高手损失过半,而其中就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这件事情还与你有关,不,准确的说与你爸有关。”

吴明眼皮跳动,平静道:“与吴用那个废物有何关系,沾花惹草了?”

提到自己的父亲,吴明心中便有一股怒火,从四岁开始就没有尝到父爱的滋味,吴用对他而言只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的人,仅此而已。

“吴用与丁家的女人相爱,这是丁家彻底与吴家岭决裂的导火索,”吴青儿说道,“而这个丁家的女人是丁家少主的妻子,据说是最宠爱的妻子。”

“最宠爱?”吴明皱眉道,“丁家的少主有很多老婆吗?”

吴青儿冷冷一笑道:“你以为呢,你还是不要用自己庸俗的道德观去评价大家族的人。任何世俗和道德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只能退步。你记住了,有些家族的实力可是经历了数个朝代的更换。就算在强势的政斧,也要礼让三分。因为政斧知道,大势力遍布全球的影响力甚至在一些边缘地区比他们还要强大。大势力和国家有很多事情在合作中。说到底,国家金字塔最顶尖的人与大家族也脱不了关系。当年吴用爱上了丁家的三夫人,而这位三夫人我想你应该听过。”

吴明思索片刻,脸色大变道:“是丁紫衣的母亲?”

吴青儿冷笑道:“你总算不笨,丁紫衣的母亲是纳兰家族的人,与丁家联姻嫁给丁紫衣的父亲。而你爸爸专门干些鲜廉寡耻的事情,不知道伤害了多少女人的心,直到遇到纳兰雪,也就是丁紫衣的母亲,变了很多。可是因此而产生的血战,也让你爸爸悲痛。于是你就见到了现在的爸爸。吴用不是无用的人,相反,他当年是吴家岭出了老爷子最有威望的人,不论实力,还是智谋,老爷子的部下少有人不服气。如果当年你爸爸参战,四大家族今天恐怕就要除名了。”

吴明心中微震,没想到平曰里看起来颓废异常的老爸,在吴青儿眼中居然如此强大,难道吴用不会武功的传言是假的。

吴青儿知道吴明要问什么,笑道:“你知道是谁带我去西子湖的吗?”

像是回到从前,吴青儿的眼神迷离,房间里飘着淡淡的忧伤,幽幽道:“是吴用,领我进入了罡劲境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