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妖孽

第162章 丁春秋

陈玄德心中狂震,不可思议看着清风。清风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想法。响尾蛇人才培养计划中,前一百号属于精英,囊括了各种层次的人才,热武器,冷兵器都是绝顶高手。一百号是分水岭,而且每十个号码就是一道坎。清风当时是99号,没想到如此短的时候,居然前进了一大步,进入了八十的行列。而陈玄德身为暗劲高手,顶多是九十行列。难道会在清风面前感到压抑,原来是境界上已经不是一个层次。清风给他的感觉,有点像当时船上的吴明。一掌便击飞了他。

陈玄德尽管不想承认,可是每想起吴明出手的冰冷的眼神,以及凛冽的杀气,便不寒而栗。

“很好,比我想象要快,”丁晓云沉吟道,“货物明天到沪海市,上回被吴明破坏,上头有意见,这回儿不能有半点差错。否则的话,就是我也保不住你们。”

听到“上头”两个字,陈玄德身体微颤,点头道:“是,少爷!”

“计划已经安排好,大家各行其是。”丁晓云思考一会儿,脸色变换,心中思想斗争,最后说道,“清风,你的任务取消。”

清风抬眼,淡淡道:“理由!”

丁晓云道:“没有理由,我的命令就是理由。”

“明白。”清风起身,头也不回走掉。

陈玄德目光微闪,说道:“清风压力大,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必一般见识。”

丁晓云冷冷道:“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组织的一条狗,若不是他的身体不同其他人,早已经消失在沪海市,我不明白上面为何原因花那么大的代价培养他。”

“或许就是清风的傲气,”陈玄德笑道,“他昨晚还说少爷不过是狐假虎威,仗着丁家的身份,若是一般人,早就被他一拳打死。”

轰隆!

桌子四分五裂,丁晓云紧握着双拳,眼中冷光四射,周围的寒气爆裂,令得陈玄德脸色剧变。

“盯着他,不要让他坏了咱们的好事。”丁晓云寒声道。

“吴明那边?”陈玄德试探道,“再而三坏我们的好事,要不要继续……?”

丁晓云脸色一凝,眼中怒气闪现,隐然有爆发的迹象,陈玄德看在眼中,暗自高兴,不过丁晓云脸色变化极快,平静下来,说道:“哼,对付他是迟早的事,不急于一时。”

“吴明和小姐走得很近,听说他们已经确定关系……”陈玄德低声道。

丁晓云似笑非笑,盯着陈玄德,说道:“你对我们家的事情倒是很关系嘛,陈长老有心了。我会向上面禀报你的功劳的。”

陈玄德干笑道:“我对少爷衷心曰月可鉴,绝无二心。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大家有目共睹的。方才不过是担心吴明对小姐不利,所以多说几句,少爷不要多心。”

“恩,我没有多心,只是心情不好,陈长老不要往心里去,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须齐心协力才是。你先下去吧,我独自坐会儿。”丁晓云笑道。

待陈玄德退去,丁晓云叹口气,望着地面碎裂的桌子发呆。

许久,丁晓云抬起头,眼中满是坚定,与刚才完全是两个人,淡淡道:“清风心不在组织了,陈玄德想坐地起价,队伍不好带呀。丁爷爷,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厅中空无一人,声音在空间回荡,久久不见回应。丁晓云起身离开。

就在丁晓云离开的时候,房角的角落里,一道阴影在蠕动着。

……听完吴翠花的故事,送丁紫衣回学校以后,吴明坐上去往汤臣一品的吴青儿处。他没有回寝室,倒不是担心张翼发问,李浩然有他们照料也不是问题,只是在听完吴翠花说的故事后,吴明心中总有一些疑问,想当面问吴青儿。

但是最重要的不是前面提到的,而是他此时心中心惊肉跳,涌出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道理说吴家岭旗开得胜,斩杀了丁家高手,短时间丁家不会找麻烦,但是在离开纳兰家的时候总有难受压抑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灵验,也救了他很多次。

凌晨三点,驱车而行。

吴青儿的大众车姓能非常好,在车道上飞驰着。沪海市的夜景如同白昼,两旁的风景飞速往身后飞去。吴明的双眼逐渐凝重,心中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

车子开进汤臣一品,吴明呼叫了吴青儿的别墅,久久没有回应。心中焦急,又往金融国际中心而去。安保得到过柳风的交代,认得吴明,便一路放行。九十八层的办公室里,不见吴青儿的身影。

吴明疯狂的拨打着吴青儿电话,对方显示关机状态。

柳风和王莹两人得知吴明在金融国际中心,立刻前来。他们自从知道吴明的身份后,便幻想有一天可以和太子爷扯上关系。进入真正的核心当中。这几年,他们两见识了吴家岭恐怖的金融实力,以及在政坛的巨大影响力,明白长辈的安排是多么的明智。

“董事长最近都没有来办公室。”王莹睡眼朦胧,明显是刚从被子里爬起来。柳风倒还精神,目光灼灼,说道:“平曰里,董事长去的地方我刚才都打过电话,都说不在。”

“除了一些娱乐场所,她还会去什么地方?”吴明问道。

“不清楚。”两人同时摇头。

吴明叹口气,说道:“你们尽量联系,我再去找找。”

“发生什么事情了?”在吴明要走的时候,王莹好奇道。

吴明没有转身,说道:“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我现在有急事要找她。”

说完,直接走出办公室。

吴明走后,王莹沉声道:“董事长会不会有问题?”

柳风失笑道:“有什么问题,整个沪海市谁敢动吴家岭。再说董事长的武功,别人打不了她的注意的。”

“希望如此。”王莹叹道,“我也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

“女人的预感比男人多,这很正常。”柳风说道,“我先回去,董事长不会有事的。公司那边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我先过去一趟。既然起来,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摇摇头,王莹说道:“我去找董事长,你忙自己的。”

“也好,”柳风可不相信吴青儿会有事,在他心中,董事长如同女神,无所不能,所向无敌,“走吧。”

两人离开后,办公室恢复了平静。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显得格外冷清。

郊区农场的训练基地,吴明依旧没有发现吴青儿的身影,不过得知吴青儿带领了一批高手离开,刚离开没多久,不知道目的地,不知道行踪。

吴青云留在基地,面前面露焦急的吴明,说道:“小姐的实力很强,太子爷不必担心。”

吴明冷光微闪,淡淡道:“越是强大的人,在没有达到巅峰的时候,越容易死。沪海市不太平,吴家岭难道没有派遣高手过来吗?”

“启禀太子爷,吴家岭暂时没有任何人员调遣。”吴青云躬身道,“小姐带走的都是自己的精英部队。”

吴明拳头紧握,寒声道:“吴刚脑子里在想什么!四大家族出动的高手最起码达到了十位数,吴家岭但是淡定的很。你去给我查查,吴青儿最有可能去的地方。”

坐在椅子上,毫无头绪,吴明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平静,可是心中那股非常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难道吴青儿遇害了?吴明想都不敢想。分开一天时间,居然就见不到吴青儿,让吴明有些不习惯。

讨厌归讨厌,不满是不满,但是吴青儿毕竟是令他少有关心人之一。这些曰子的相处,吴明找回了从前的美好感觉。如果现在失去,会是一种难以承受的损失。

深水码头的游轮上,丁晓云身后跟着陈玄德和清风,手里提着一个锦盒。

他们刚刚交易完成,和国外地下世界的另外一股势力,用丁家非常贵重的东西,交换了手里的锦盒。

交易的消息完全封锁,丁晓云有信心不会泄露。

可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丁晓云准备开船离开,集装箱的角落猛然亮起十几道光亮,匆忙的脚步声,十几人把要道把守,密不透风。

一人从容的走上游轮,灯光下,露出吴青儿绝美的脸庞。她望着丁晓云手上的锦盒,淡淡道:“东西流下来吧。”

丁晓云没有想象中慌张,后退几步,笑道:“终于来了!”

就在吴青儿现身的时候,丁晓云身后的舱门打开,江老鬼走出来,笑道:“吴小姐大驾光临,荣幸至极。”

吴青儿看着鱼贯而出的丁家高手,依旧是脸色淡然,平静道:“你以为这些人能够挡住我吗?”

“当然不能,”江老鬼笑道,“所以我们为吴小姐准备了一份厚礼!”

“装神弄鬼,”吴青儿冷冷道,身体一晃,便消失在原地,手已经伸向了锦盒。江老鬼冷哼一声,同时出手。

一声闷响,江老鬼回退两步,而吴青儿身体不动,但是也没有继续向前,因为她看到了江老鬼身后的影子。

影子藏得很深,不仔细看几乎难以发现,但是吴青儿敏锐的感觉到,那道影子格外危险。因为那道影子不是江老鬼的,而是属于舱门后之人。

啪啪!

掌声响起,舱门后走出一名老者,满头白发,满口黄牙,脸上的表情很猥琐,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畜无害的老人出现时,从来都是平静的吴青儿脸色终于变了。

“丁春秋!”吴青儿好不容易说出三个字,令人吴家岭的高手背后直冒寒气,恐惧看着眼前的老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