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3章 遇险(中)

第一卷 第013章 遇险(中)

中午的阳光,热辣辣的照耀着,将一路上那郁郁葱葱的翠绿树木,照的更加金光闪耀,迷乱人眼。

和风轻轻的拂过,带着淡淡的泥土清香,似乎还有一种危险的气息,瞬间这二十万大军的中间部分包围。

夏瑾寒跟上官轻儿是走在中间的,前面由欧阳易将军开路,后面还跟着十多万的士兵。按理说,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可敌人是从两侧出现的,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已经埋伏了许久,就等着大军从这里经过,等着找到最佳的时机,先发制人,打算一箭要了夏瑾寒的命的。

夏瑾寒带着上官轻儿走了没一会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只是一直没出声,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也当做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安静的骑着马儿,只是不动声色的对青云和青然等人使了个颜色。

直到对方按耐不住,射出了这么一箭,夏瑾寒便也带着上官轻儿飞身离开,巧妙的躲过了。几乎是夏瑾寒飞进马车的同时,外面的侍卫们在青云和青然的带领下,已经开始向两边冲去,嘴里叫着“有刺客,保护殿下”,只留下几十人围着马车,其他的人发动周围的士兵,立刻对着发起攻击。

听到外面呼天喊地的声音,上官轻儿不由的睁开了眼睛,原本就浅抿的她,担忧的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见她醒了,便将她放在马车上的软榻里,淡淡的道,“别怕,好好在马车里待着,本宫出去看看。”

上官轻儿乖巧的点头,柔柔的道了一句,“哥哥,小心。”

夏瑾寒嘴角微微勾起,手轻轻捏着她肥嘟嘟的小脸,随后对一边全身警惕的梨花道,“好生保护小姐,别让她伤着。”

梨花低着头,不敢去看夏瑾寒,低声应了一句,“遵命。”

但她紧握着的手和紧咬着的牙却暴露出了她的不甘和不服。

上官轻儿不过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也不知道殿下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要是往常,这种来路不明的丫头,早就被弄死了,殿下何曾对这样的东西心软过?

而且,自己跟青云一直都是在殿下身边伺候的,这一次殿下去让她来伺候一个小丫头,她能服气才怪。

上官轻儿虽然睡得有些迷糊,但是,她的头脑却是清醒的。她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淡淡的看着梨花,白嫩的小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个梨花可不是好相处的主,看来她得想办法在她对自己动手之前,让夏瑾寒将她给赶走才行了。或者,想办法让她接受自己,不再对自己有敌意?

就在上官轻儿想着要到底是要收服梨花还是要将她赶走的时候,夏瑾寒已经站在那些士兵的后面,看着士兵冲向了两边,跟道路两侧的黑衣人打成了一团,他的嘴角带着冰冷的笑容,睥睨着那些人,宛如那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气度非凡。

青云站在夏瑾寒身侧,看着那些黑衣人,眼底一片冰冷,他看着那些人,道,“看来三殿下已经忍不住了,殿下您带着二十几万人马,也不知道是谁给他这个胆子来闹事的。”

“呵,三弟做事可从不会这么没分寸,想来是有国舅爷在身后撑腰。”夏瑾寒淡淡的回答,而后看着两边跟自己的士兵纠缠在一起的黑衣人,对青云道,“去,留下两个活口。”

青云点头,随即飞身而起,一跃到了最前线,挥舞着首长的大刀,很快就跟那些刺客打到了一起。

这个时候,那些黑衣人居然排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队伍,前面的开路,后面的防御,一路护送中间的人,直逼夏瑾寒所在的地方。

夏瑾寒虽然在队伍的中间,但身边也只有数十个护卫护着,后面的大军跟的比较远,一时间也跟不上来,而前面的人马已经走出了许远,听到这边的动静,也还来不及赶过来,所以,现在夏瑾寒等人只能靠自己。

不过,能跟在夏瑾寒身边的,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很快就将那些黑衣人给绞杀了。只剩下那一个奇怪的三角,还在不断的逼近夏瑾寒。

夏瑾寒的人围成圆形,将那三角给围住,不料这个时候,中间那些人却是趁机飞身而起,手执长弓,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搭箭,拉弓,放箭,动作迅速,一气呵成,所有人的箭,都直直的指向了夏瑾寒。

夏瑾寒眯起眼睛,看着那些人呼啸而来,他飞快的抽出腰间的长剑,白色的衣衫飞舞,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将那些飞射而来的利箭给砍落在了地上。

而几乎是同时,那些包围着这个三角的护卫们,也动作干脆利落的将那三角形给破坏了,除了青云留下的两个活口,其他人一律被绞杀干净。

等前面的欧阳易赶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满地的尸体,以及被人绑了起来跪在夏瑾寒身前的两个黑衣人。那两个黑衣人被卸了下巴,喂了毒药,此刻露出了两张清秀的脸,看样子,不过二十岁的样子。他们跪在夏瑾寒面前,神色冰冷,不肯透露任何消息。

夏瑾寒冷冷的看着他们,语气没有一丝温度,“既然你们不肯说背后那人,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夏瑾寒说着,大手一挥,青云立刻又给那两人丢了两颗药丸,没一会,那两人就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一开始他们还能忍着不叫出声来,但那蚀骨的疼痛和瘙痒,让他们痛苦难耐,偏偏下巴被卸了,连咬舌自尽都不能,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个时候,上官轻儿从马车里探出了头,看着那满地的尸体和那两个跪在夏瑾寒身前的人,白皙粉嫩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恐。

夏瑾寒看到她,刚想过去叫她回去,别跑出来,就突然听到了一阵风声呼啸而来,那声音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分明是暗箭射来的声音。

夏瑾寒凝眸,冰冷的双眼里,杀气一闪而过。

本以为那利箭是对着自己射过来的,他挥剑正要挡下,却不料那利箭居然直直的射向了上官轻儿所在的马车。

“轻儿……”这是夏瑾寒第一次正式的叫上官轻儿的名字,那声音固然冰冷,却带着一抹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