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62章 选妃,等我来娶你

第062章 选妃,等我来娶你(含片段)

梨花和慕容莲的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起来,上官轻儿倒是聪明,这个时候,还知道装晕?

“轻儿,轻儿,你怎么样了?”夏瑾轩并不知道上官轻儿是装的,顿时大声的叫了起来。

梨花也很配合的抱起上官轻儿,“轻儿小姐,轻儿小姐,你怎么样了?你醒醒啊。要是殿下知道你出事了,奴婢可是十个脑袋都不够砍啊。”

梨花大声的叫着,显得无比的恐慌。

一方面,这些话是在告诉周围的宫女太监甚至是告诉夏雨琳,上官轻儿是夏瑾寒的人,他们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其次是在宣布上官轻儿在夏瑾寒心中的地位,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就算是夏雨琳也别想好过了。

夏雨琳忍着疼痛,咬着嘴唇,想起夏瑾寒那冰冷的脸,不由的一阵后怕。

而梨花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也不再逗留,抱着上官轻儿直接离开了御花园。

夏瑾轩心里担心上官轻儿,自然是跟着一起离开了。

而慕容莲伸手摸了摸口袋里那颗圆润的小石头,嘴角带着妖娆的笑,看也不看一边的夏雨琳,踏着优雅的步子,似乎心情很好的离开了。

夏雨琳痛苦的从地上坐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梨花的背影,然后发现慕容莲也离开了,而且,那样子,似乎还很开心。

他是因为自己被打了开心,还是因为因为上官轻儿晕倒了而开心呢?

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绝对不会让上官轻儿得逞的,居然敢动手打自己,上官轻儿,你死定了。

不过,想起慕容莲明日很可能就要离开了,夏雨琳的脸色变了变。

发现那些侍女和太监都在一边傻傻的看着自己,夏雨琳看着自己这狼狈的样子,再次恼羞成怒,吼道,“你们这些奴才都是死人吗?没看到本郡主受伤了,还不快来扶本郡主起来?作死么?”

被夏雨琳这么一吼,侍女本原本对夏雨琳仅有的一点同情也被打散了,这位主子的脾气大,可是众所周知的,虽然年纪小,但在她身边伺候的人,向来都要小心翼翼的,出了一点差错,都可能会面临巨大的灾难。

所以,刚刚看到夏雨琳被上官轻儿打成这样,这些宫女和太监心里其实也是很爽的。相比之下,上官轻儿可比这坏脾气的大牌郡主好多了。但,毕竟眼前这位才是他们的主子,即便他们对夏雨琳有再多不满,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战战兢兢的来到夏雨琳面前,宫女们小心的将夏雨琳扶起来。

其中一个宫女不小心碰到了夏雨琳的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又是一阵怒骂,“哎哟,疼死我了,小贱人,给本郡主小心着点,弄伤了本郡主,你也别想活了。”

宫女们低头,慌忙跪下认错,只是,那宫女一松手,夏雨琳就一个重心不稳,再次跌坐在了地上。

“啊,哎哟,好疼,好疼……贱人,你们这是要跟本郡主过不去是不是?”夏雨琳的怒骂声不止,最后还是在宫女们的小心伺候下,回到了德妃的宫里。

一回去,夏雨琳就哭天喊地的,拉着德妃的手,开始诉苦,同时,告诉德妃慕容雪云跟上官轻儿不和,让德妃一定要想办法让慕容雪云成为太子妃,好好教训一下上官轻儿。

德妃闻言,想起六皇子这段时间的经历,眼底闪过寒光,冷笑道,“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本宫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

上官轻儿跟琳郡主打架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夏瑾寒的耳朵里。

夏瑾寒当时正在书房看书,突然见梨花带着鼻青脸肿的小丫头进来,脸色立刻变得铁青,问,“怎么回事?”

梨花低着头,战战兢兢的回答,“回殿下,轻儿小姐跟琳郡主打架了。”

打架?这丫头胆子倒是不小,前几天才提醒过她,让她乖乖听话,别出错。今天就又犯了?

不过,看着她浑身脏兮兮,乱糟糟的样子,多少有些心疼,故而,懒懒的问:“输了还是赢了?”

“赢了,嘻嘻。”小丫头抬起头,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的看着他。生怕再次看到他暴怒的样子。

她记得前几天才答应他,要好好听话的。可是,这夏雨琳也确实是欺人太甚了嘛,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就不会收敛。

闻言,前一刻还满脸冰冷的男人一把将上官轻儿抱起来,当着梨花的面,直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愉悦,“很好,没给本宫丢人,这是奖励。”

上官轻儿受宠若惊,一张粉嫩的小脸上带着迷茫和惊讶,不解的看着夏瑾寒。

她,她没听错吧?夏瑾寒不但没有骂她,还,还亲了她?

这个有洁癖的男人,现在居然抱着脏兮兮的自己,还亲了自己脏兮兮的脸?神哪,谁来告诉她,这一切是真的?

上官轻儿傻傻的看着夏瑾寒,他的脸依然淡漠,俊美得宛如仙人,脸颊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粉红,让他显得不那么不食人间烟火,更像有血有肉的人。

似乎被上官轻儿那傻傻的表情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淡淡的别开了头,不敢跟她对视。但他一扭头就看到了门口目瞪口呆的梨花,脸色一变,干咳了两声。

梨花立刻回过神来,低着头,道了一句,“属下,属下告退。”然后很识相的将房门关上,嘴角含笑的离开了。

而上官轻儿,依然用那双清澈而又呆滞的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瑾寒,似乎他刚刚那举动是多么惊天动地似得。

夏瑾寒终于受不了这个小花痴了,手指敲了敲她的额头,“死丫头,这般看着我作甚?”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才终于回过神来,嘴角裂开,露出幸福无比的笑,“瑾哥哥,轻儿打架了,你不生气吗?”

“成王败寇,你既然赢了,我为何要责怪你?还是说,你希望我责怪你?”夏瑾寒淡淡的笑着,懒懒的问。

上官轻儿听到责怪这两个字,立刻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才不是,轻儿在想,是不是下次轻儿再打赢了,哥哥会再赏我一个吻。”

“噗……”夏瑾寒忍俊不禁,温暖的手指轻轻揉着她婴儿肥的脸,樱色的红唇轻启,“怎么,你还想有下次?”

上官轻儿慌忙吐了吐舌头,抱着夏瑾寒,蹭了蹭,“轻儿不敢。”

“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胆大包天的丫头。”夏瑾寒这话虽然是在责怪她,但语气里却充满了宠溺。

上官轻儿听了之后,咯咯的笑着,两颗大门牙露了出来,说不出的可爱,“轻儿这么大胆,都是瑾哥哥给宠的。”

夏瑾寒失笑,问,“你的意思是,本宫太宠你了?”

摇头,上官轻儿一脸认真的回答,“瑾哥哥还要更宠一点,那样轻儿的胆子就更大,就敢一个人睡觉了。”

这算什么逻辑?

夏瑾寒无语,拍了拍她的小屁屁,“浑身都是汗,脏兮兮的,去,让梨花给你洗个澡,马上就吃晚膳了。”

“嗯,好。”上官轻儿点头,很乖巧的跑出了书房,让梨花给她准备热水去了。

而夏瑾寒坐在书房里,看着那一蹦一跳的身影,嘴角是几乎能淹没一切的宠溺笑容。

低头,看到自己身边的奏折,夏瑾寒的脸色微寒,眼底寒光闪过,冷冷的道,“本宫只要有她就够了,太子妃,未免太多余。”

当天夜里,慕容莲居然很不怕死的又来找上官轻儿,幸好,这会儿上官轻儿正在亭子里练琴,而夏瑾寒有事出去了,所以,慕容莲很容易就来到了上官轻儿面前。

看到慕容莲,上官轻儿谨慎的退后了两步,刚要叫人,却听他咬牙威胁,“你要是叫人,我立刻就将你绑走。”

额,绑走?

上官轻儿愣了一下,慕容莲已经来到她身边,微凉的手捏着她的下巴,狭长的狐狸眼睛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暧昧,“丫头,本皇子明天就要离开了,你高兴了?”

啊?“离开?去哪儿?”上官轻儿没反应过来,很傻逼的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惹得慕容莲扑哧一下,“噗,怎么丫头舍不得哥哥?”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恍然想起这丫的是外国人,想来是他要回国了。慕容妖孽要回国,对她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但,她想起某些事情还没跟他交代,暂时不能得罪他。

于是,一脸不舍的拉着他衣服,“九哥哥要离开了?不陪轻儿玩了吗?”

没想到这丫头会露出这么不舍的表情,倒是让慕容莲愣了一下,蹙眉,疑惑的问,“怎么,你会舍不得我?”

上官轻儿点头,水汪汪的双眼一片澄澈,“九哥哥对轻儿很好。”

“呵……”慕容莲松开她,在她身边坐下,完全不担心会有人出来,发现他趁机进来了似得,对上官轻儿道,“怎么好了?”

“给轻儿涂药,帮轻儿解围,还送轻儿这么贵重的药膏啊。”上官轻儿掰着手指,认真的细数着他的好。

慕容莲这会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干咳两声,道,“你知道就好。”

不过上官轻儿下一句是,“要是你不莫名其妙的说我是什么人指使什么的,就更好了。”

什么人指使?她说的是第一次去找她试探的时候,问她是不是赵王派来的吧?

慕容莲狐疑的看了看上官轻儿,这丫头,难道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可,她一个三岁丫头,会懂这么多?莫不是,夏瑾寒教她的?这么说,上次夏瑾寒会找人来教训自己,也是因为这个丫头跟夏瑾寒说了什么了?

可,目光所及,上官轻儿却是一脸纯洁的笑,没有半点阴谋算计的感觉。于是慕容莲又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

“怎么,我可是说错了呢?”慕容莲挑眉,继续试探。

上官轻儿不满的瞪着她,“你当然说错了,我遇到瑾哥哥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说你见过我,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真的失忆了?”慕容莲不解的看着她。

上次他让赵国花皇宫里的三姐去查七皇子,消息前几天传回来了,却有些答非所问,当夜,他就被夏瑾寒教训了,这么说,是他的消息被夏瑾寒劫持了?

恍然想起那天夜里梨花的那句,“他确实给轻儿小姐送了解药,所以,这一次放过他。”心里不免一阵寒冷,要是,要是那天他不是刚好给上官轻儿送了药的话,也许,也许那天晚上他就真的被夏瑾寒解决掉了。

看来,夏瑾寒是真的很疼着丫头,而,这丫头该也是很珍惜夏瑾寒的吧?现在跟自己说这些,莫不是希望堵住自己的嘴?

慕容莲苦笑,手轻轻捏着上官轻儿的肥脸,道,“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多嘴之人,再者,你这丫头这么有趣,我还真舍不得让你出事。”

上官轻儿听到他的话,总算是明白了他的态度,刚要松口气,慕容莲又道,“不过,前提是,你得嫁给我。丫头,过几年等你长大些了,本皇子再在夏国求亲,你可千万别太早被整死了哦。”

靠!“你才会被整死,哼!”上官轻儿听到后面那句,立刻大声反驳,一张小脸通红,再想起他前面的话,咬着嘴唇道,“想娶本小姐,得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呵呵,放心,放眼天下,不会有人比本皇子更适合娶你了,乖乖等本皇子来娶你吧。”慕容莲得意的笑着,手轻抚长发,动作妖娆撩人。

上官轻儿却是嘴角猛抽,白了他一眼道,“你就继续自恋吧。”还没有人更适合娶她?切,他倒是自信!

“好了,我要离开了,明日你的太子哥哥好像要选妃了,你要是不喜欢慕容雪云,可要加把劲儿了。”慕容莲丢下这么一句话,一拂衣袖,化成一道红色的光,就消失在了这夜幕中。

上官轻儿坐在原地,咬着嘴唇,仔细的思考着慕容莲最后那一句,突然明白了什么,笑道,“哼,要是慕容雪云被选上了,他们明天不就走不了么?看来,这妖孽似乎有什么妙招?”

不管慕容莲是因为什么要让慕容雪云落选的,上官轻儿都觉得,只要能处理掉慕容雪云,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想起上次,那个狠心的女人居然给她送那种剧毒的手链,她心里就恨不得将慕容雪云给结果掉。

晚上,夏瑾寒很迟才回来,上官轻儿躺在夏瑾寒的**,没有夏瑾寒在,她翻来覆去的,居然睡不着。

纳闷的望着前面快要燃尽了的蜡烛,上官轻儿心里有些担心。

夏瑾寒去哪里了?莫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明天选妃的事情太让他头疼了?

想着想着,她终于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床榻依然空荡荡的,但上面却不再冰冷,而是有了淡淡的温度。这说明,夏瑾寒昨晚回来过,然后,一大早又离开了。

上官轻儿赶紧起身,对着外面叫了一句,“梨花姐姐。”

梨花很快就进来了,看到上官轻儿起的这么早,有些惊讶,道,“轻儿小姐,今儿这么早起来吗?不多睡会?”

上官轻儿摇摇头,道,“不了,瑾哥哥呢?”

梨花的脸色变了变,而后道,“殿下去上朝了,轻儿小姐找殿下有事吗?”

上官轻儿摇摇头,乖乖的让梨花帮她洗了脸。

吃了早膳,上官轻儿在房间里走了几圈,然后从上次兆晋帝打赏她的那些宝贝中,挑了一块看起来很不错的玉佩,就坐在椅子上细心的刻了起来。

梨花知道她又在刻东西,也没有上前打扰,安静的站在一边候着,心里却有些担心。

今儿就是殿下选妃的日子了,不知道殿下会选谁?要是轻儿小姐知道了,会不会……

有些同情的看着上官轻儿,梨花心里也有些愧疚。要是殿下娶亲了,轻儿小姐一定会被排斥吧?毕竟,谁会希望自己的夫君对一个孩子比对自己还要好呢?

上官轻儿一边认真的刻着,一边等着夏瑾寒下朝回来。可是,下朝时间都过了半个时辰了,往常夏瑾寒也该回来了,上官轻儿依然没有收到他回来了的消息。

对了,上官轻儿瞪大了眼睛,恍然想起,今天貌似,貌似是夏瑾寒选妃的日子,天啊,她睡了一觉,怎么就给忘记了。

“啪”的一声放下手下的工具,上官轻儿拍拍手,也顾不得洗手,就跑出了房间。

梨花见状,慌忙追上去,担忧的叫着,“轻儿小姐,你去哪儿?”

“梨花姐姐,今天是不是瑾哥哥选妃的日子?”上官轻儿停下,一脸认真的看着梨花。

梨花愣愣的点点头,还来不及多说,上官轻儿就蹬着小脚丫,跑了。

空气中,只剩下了她那一句,“我要去帮瑾哥哥一起选……”

梨花嘴角抽了抽,心想,你跑的这么急,是真的想去帮殿下选妃,还是要去搞破坏啊?梨花觉得,去搞破坏的可能性肯定是最大的,因为,她曾听上官轻儿说过,不希望殿下太早娶亲的。

只是,殿下交代了自己,让她看好上官轻儿,别让她出去搅合的啊……

梨花心里也是不希望夏瑾寒娶那些不喜欢的人的,所以,故意慢了半拍,才急急忙忙的跟上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出了东宫,才想起,自己不知道选妃是在哪里进行的,一脸茫然的扭头,看着身后的梨花,“梨花姐姐,是在哪里选妃啊?”

不知道你还跑这么快?梨花无奈的叹口气,看看时间,殿下可能已经到了,便一把将她抱起,道,“奴婢带你去。”

上官轻儿欣喜的点头,接着就感觉身体腾空,在这皇宫里飞了起来。

以前演戏的时候,她也曾飞过,但那都是假的,有道具的,如今看着梨花直接在半空飞翔,顿时觉得轻功实在是太牛了。

这也更加坚定了上官轻儿要学武功的决心。

“哇,梨花姐姐,你好厉害。”上官轻儿紧紧的抱着梨花,生怕会甩下去似得,一双大眼睛满是激动的看着周围的景物,这可比坐过山车要刺激太多了。

梨花只笑不语,很快就将上官轻儿送到了皇后的凤翔宫里。

因为这件事是皇后负责的,所以选妃的地点就在凤翔宫的一处偏殿上。

梨花带着上官轻儿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夏瑾寒一身明黄的蟒袍,踏着优雅的步子,一步步的往凤翔宫走。

梨花立刻将上官轻儿放下,上官轻儿也很配合的,像是刚好在这里遇到夏瑾寒一般,挥舞着肥肥的小手,叫道,“瑾哥哥,瑾哥哥……”

夏瑾寒蹙眉,扭头,就看到一身艳红襦裙的上官轻儿踏着不稳的步子,飞快的跑向自己。

她怎么会在这里?夏瑾寒眯起眼睛,冷冷的看向不远处的梨花,梨花慌忙低着头,不敢去看夏瑾寒那冰冷的眼神,心里有些毛毛的。

跟了殿下这么长时间,这还是梨花第一次违背夏瑾寒的意思,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好在,夏瑾寒的目光并未在梨花身上停留太久,很快就落在了笑容灿烂对他跑去的上官轻儿身上。

看到上官轻儿那比花儿还灿烂的笑容,夏瑾寒心里的不悦少了几分,无奈的弯下腰,将这个扑向自己的小丫头抱起来,问,“不是让你好好在宫里待着么?为何不听话?”

“轻儿,要来帮哥哥选未来嫂嫂。”上官轻儿娇滴滴的声音里,待着一抹骄傲。

夏瑾寒听了,却有些不悦了,未来嫂子?他何时说过要这么快娶妻了?

但他并未表现出自己的不满,而是淡淡的问,“你又怎知本宫不会把你赶回去?”

“因为瑾哥哥需要轻儿帮忙呀!”上官轻儿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自恋的话,脸上还一副很认真,很自豪的表情。

夏瑾寒真的很想问她:你这自豪是从何而来的?

不过,想到他的回答很可能是:当然是瑾哥哥你给的啊?便打住了,抱着她慢慢走近凤翔宫,樱色的薄唇轻启,“罢了,你既然如此有心,本宫便带你去罢。”

他倒要看看,这个丫头要怎么帮他“选妃”。

于是,在一群人惊愕万分的目光中,面无表情的夏瑾寒抱着一脸笑容的上官轻儿,来到了凤翔宫的偏殿。暖风吹过,边上的树木风中摇曳,几片落叶在空中飞舞着,落在了他们的身侧,让他们看起来越发的唯美,宛如天人。

而梨花和青云,始终跟在他们身后,不离左右。

随着一声尖锐的,“太子殿下驾到”响起,夏瑾寒也抱着上官轻儿,大步的踏进了凤翔宫的偏殿,琉溪殿。

琉溪殿内,皇后和参加选妃的各位千金小姐们,都已经在里面候着了。

原来她们都是算好了,殿下下朝后就会来此处,便早早在这里等着,不想,他们居然等了整整一个时辰,才等到殿下。

这之前也曾差人去找太子殿下,却被告知,太子正在皇上的御书房里,商议正事,这不,这些人,包括皇后都只能耐心的在这儿等着了。

看到太子进来,皇后立刻松了一口气,但,一抬头就看到了他怀里的上官轻儿,皇后的脸色又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了。

太子未免也太宠着这孩子了,这些天,关于上官轻儿的事情,可是没有一件都没逃得过她的耳朵的,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太子却这般纵容,甚至连选妃的时候都带着,这算什么?

想起昨儿德妃说的那些话,皇后的眸色深了深,心里更加确定要让慕容雪云成为太子妃的念头。

“儿臣参见母后,儿臣来迟,让母后久等了。”夏瑾寒将上官轻儿放下,对着皇后弯身行礼。

“轻儿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上官轻儿在地上跪下,娇滴滴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太子和轻儿不必多礼。”皇后淡淡的抬手,声音十分雍容大方。

上官轻儿跟太子刚站直身子,就听周围传来了一阵娇滴滴的行礼声,“臣女参见太子殿下。”

夏瑾寒在皇后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淡淡的应了一句,“免礼。”

于是,一排排穿的花红柳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们纷纷站了起来,动一动,浑身就散发出了浓浓的脂粉香,呛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上官轻儿憋着一张小脸,有些不满,却也知道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儿,就乖乖的跟在夏瑾寒的身边。

夏瑾寒却没错过她的表情,一把将她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她的小脸,让她的呼吸顺了许多。

上官轻儿感激的看着夏瑾寒,而夏瑾寒依然没有任何表情,那冷漠的脸,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叫人看着就觉得冷。

在场的人自然都看到了夏瑾寒的动作,不由的都把目光看向了夏瑾寒怀里的上官轻儿,纷纷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原来,这就是最近大家都在讨论的风云人物,年仅三岁却能让太子殿下恩宠无限的女孩,上官轻儿么?

没想到长得这么可爱,而且,太子殿下对她,真的跟传说中一样,宠爱的不得了呢。不然,为何今天选妃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要带着这个孩子呢?带着就算了,他还抱着……

这是何等殊荣啊!

看来,今日她们要想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睐,还得先讨好这位小主子才是了……

周围的女子们爱慕的看着夏瑾寒,夏瑾寒俊美无双的脸,几乎让她们痴狂。只是夏瑾寒始终垂眸,不曾看她们一眼。于是,她们又纷纷羡慕的看着上官轻儿,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被太子抱着的人。

皇后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干咳两声,笑道,“太子今年已满十六,也是到选妃的时候了,这些都母后从各世家选出来的最为优秀的姑娘,其中,飞雪国五公主一直对太子爱慕有加,不知太子对这几位小姐有何看法?”

夏瑾寒依然低着头,大手轻轻抚摸着上官轻儿的小脑袋,就像是在抚摸一只宠物一般,没有表情的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温柔。

“这些人既然是母后给儿臣选的,那便由母后做主吧。”淡漠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动听而又撩人。

但,听到这话,上官轻儿不开心了。什么叫让皇后做主?这个皇后可是巴不得给他塞个女人,来打压自己,他不拒绝就算了,居然还让皇后来选,这,这……

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不安分了,夏瑾寒不动声色的拍了拍她的小屁屁,让她别着急。他今日敢来这里,自然是想好了对策的,方才那话,也不过是为了让皇后将这出戏演下去罢了。

而皇后则是很高兴听到了这样的回答,满意的看着夏瑾寒,心里觉得,她的儿子果然还是懂得体谅她的苦心的。只要他不会为了那个三岁的丫头而跟自己冲突,她就觉得高兴了。

皇后点点头,笑道,“太子如此信任母后,那母后便也给太子说说母后的意见吧。飞雪国五公主,才华横溢,知书达理,性格温婉,又能歌善舞,是个不错的人选,不知太子意下如何?”

说完,觉得自己偏袒的似乎有些明显了,皇后又接着道,“另,吏部尚书府上的三小姐和右相府上的二小姐,乃我夏国第一美女和第一才女,两位都是才智过人,才学无限。”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抬眸,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慕容雪云正微微低头,一双眼睛满是得意的看着自己。

靠!她有什么好嘚瑟的,她以为,皇后帮着她说话,夏瑾寒就会选她了么?做梦!

上官轻儿靠在夏瑾寒的怀里,忍不住开始磨牙。

夏瑾寒听着她细微的磨牙声,嘴角微微勾起,看到这丫头为他“吃醋”,他的心情就非常好。

而,不远处的慕容雪云,刚好抬头看到夏瑾寒眼底的笑意,不由的一阵失神。其实,夏瑾寒要是不那么冷漠的话,确实会是她心中的最佳夫君人选。所以,如果,如果能嫁给夏瑾寒,也许她可以忘记那个人也不一定。

但是,夏瑾寒接下来的话,却让慕容雪云感到莫大的羞耻。

他说,“看来母后跟五公主的关系不错,只是,五公主行为不端正,儿臣怕是无法驾驭这样的太子妃。”

夏瑾寒这话,说的就跟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似得,淡然无比。慕容雪云甚至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一张脸,顿时爆红,咬着嘴唇,不甘心的反驳,“太子殿下何出此言,雪云知道前些天跟轻儿妹妹之间有些误会,但太子殿下也不能如此否定雪云的为人。”

跟轻儿有点误会?呵!夏瑾寒抬起头,看向慕容雪云,这让慕容雪云心中一喜,不自觉的就露出了自己认为最迷人的姿态。

但,夏瑾寒眼底除了鄙夷,就只有冷漠,完全没有看上官轻儿时候的那种温柔。他的声音,更是像一盆冷水,泼到了她的身上,“五公主跟轻儿有误会?本宫为何不知。”

说着,夏瑾寒低头,淡淡的问怀里的上官轻儿,“轻儿,可有此事?”

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眸轻轻的眨了眨,小脑袋摇了摇,“轻儿前几日不是跟公主姐姐去散步了么?有什么误会?”

听到这里,慕容雪云脸色大变,知道是自己说漏嘴了。毕竟,她给上官轻儿送带着凝香粉的粉晶的事情,夏瑾寒并不曾拆穿过,她这会儿说跟上官轻儿之间有误会,那不是,不是不打自招么?

顿时,在场的千金小姐们,包括皇后,都对慕容雪云投去了鄙视的目光。上官轻儿根本就不记得她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她却硬要说发生了误会,这不是说明了她小气,记仇么?连一个孩子都不如……

慕容雪云咬着嘴唇,正犹豫着要怎么回这话,却突然看到上官轻儿抬起肥嘟嘟的小手,手腕上,那一串粉色的水晶珠串,在这明亮的光线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对了,她早就在上官轻儿身上下了凝香粉,凝香粉渗入人体后,不出三日,体内就会产生凝香蛊。如今三日已经过去,这个上官轻儿一定是中毒了,只要她控制上官轻儿,让上官轻儿为自己说话,那,夏瑾寒就不会这般排斥自己了吧?

这么想着,慕容雪云不动声色的伸手摸了摸自己手腕上那一串紫水晶珠串,那珠串上的珠子,有21颗紫水晶,以及一颗独特的石榴石,若是不认真看的话,很难分辨之水晶和石榴石之间的区别。

而,那石榴石里面藏着的,就是能控制上官轻儿身上凝香蛊的母蛊所在。

慕容雪云用力的戳破自己的手指,一滴鲜红的血,就滴在了那石榴石上,而,那看似光滑的石榴石,居然很快就将血完全的吸收了进去。

这一切,在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里完成,完全没有人留意到慕容雪云的异样,大家都以为,她这般低着头,是在羞愧,或者是思考着应答的言辞。

但,这一切却没有逃出夏瑾寒明亮的双眼。

他冷笑紧紧抱着怀里的上官轻儿,静静的等待慕容雪云将这场戏演完。

这个时候,皇后的小女儿,也就是夏瑾寒的亲生妹妹九公主,突然一蹦一跳的跑了进来,对着皇后笑道,“母后,太子哥哥……曦儿也要来帮太子哥哥选太子妃嫂子。”

那欢快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九公主夏静曦,尤其是皇后,看着这个小女儿这般无无礼,目光十分冰冷。

夏静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吐了吐舌头,赶紧屈膝对皇后和夏瑾寒行礼。

皇后的脸色这才好看些,让然给夏静曦搬了椅子,淡淡的道,“曦儿有这份心思自然是好,只是,你这丫头片子,知道怎么选吗?”

夏静曦倒是个很活泼的孩子,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笑道,“我当然知道啊,太子哥哥喜欢谁,我就选谁啊。”

“哈哈……”

夏静曦这话,惹得皇后和在场的宫女嬷嬷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官轻儿却觉得,夏静曦这个时候出现,似乎不是偶然,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阴谋,在开始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夏瑾寒,却见夏瑾寒目光淡漠,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看着夏静曦的时候,眼底带着一抹不明所以温柔。像是,在传达着什么……

就在大家都在欢笑,气氛变得十分轻松的时候,夏静曦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一双有神的眼睛,慢慢的变得呆滞,然后,咧嘴一笑,对皇后道,“皇后娘娘,我觉得五公主姐姐很适合瑾哥哥呢……”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震惊了,而最震惊的,就无过于上官轻儿和慕容雪云了。

上官轻儿会惊讶,是因为,这语气跟自己说话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甚至称呼也是。她肯定,这皇宫里除了自己,不会有人这么叫夏瑾寒。

而,慕容雪云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因为,她分明是要控制上官轻儿,让上官轻儿在这个时候,帮自己说话的,怎么会,怎么会变成九公主了?

皇后听到这话,也是惊讶万分,一脸不解的看着夏静曦,“曦儿,你这是怎么了?”曦儿怎么会叫她皇后娘娘呢?这……

慕容雪云咬了咬嘴唇,抬眸,就看到夏瑾寒那双冰冷的眼睛,正满带讽刺的看着自己,才明白,自己的阴谋,早就被夏瑾寒看破了。而这个夏瑾寒,不但没有拆穿她,反而将错就错,让自己将这戏演完,甚至不惜利用了自己的亲生妹妹,来保住上官轻儿。

这,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冷静,可以这么冷血?上官轻儿不过是他捡回来的野丫头,可夏静曦却是他亲生妹妹啊……

慕容雪云咬着嘴唇,慌忙的要中止这一切。但不知道怎么的,她手指上那细小的伤口,那原本可以很快愈合的伤口,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再次割破了一般,鲜血哗啦啦的流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慕容雪云慌了,慌忙用手帕捂着自己的手指,一张小脸苍白无比。

可那边,夏静曦的声音却还在继续,“皇后娘娘,让五公主姐姐,做瑾哥哥的太子妃吧,嘻嘻,我喜欢五公主姐姐。”

“不!”慕容雪云抬起头,慌忙的摇头,一脸惊恐的看着目光呆滞的夏静曦。

夏静曦却是嘟起了小嘴,不满的看着慕容雪云,“五公主姐姐,你不喜欢我吗?你不想做太子哥哥的妃子吗?可是,你昨天跟我说,只要我帮你在母后和太子哥哥面前说好话,你做了太子妃之后,就会对我很好很好,给我送很多很多好玩儿的东西的。”

“你,你胡说。”慕容雪云的双眼变得十分的愤怒,一张原本就很白的脸,此刻变得更加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紧紧捂住手指的那根手帕,突然被染红了,而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手帕,滴到了地上,一滴,两滴,十分的刺眼。

皇后惊慌的看着身边的夏静曦,紧张的道,“曦儿,曦儿,你怎么了?”

夏静曦原本空洞呆滞是双眼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像是突然清醒过来的一般,一把抱住皇后,道,“母后,呜呜,母后,慕容雪云那个贱女人,她方才居然想要控制曦儿,曦儿方才是不是帮她说了好话?那不是曦儿的意思,是她,是她不知道对女儿做了什么。”

夏静曦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一脸紧张和慌张,像是经历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似得。

皇后也立刻紧张起来,紧抱着夏静曦,心疼无比的道,“我的曦儿,你好些了没有?啊?”

说罢,皇后抬眸,看到了慕容雪云手中滴下来的鲜血,立刻明白了什么,大手一挥,愤怒的叫道,“好你个慕容雪云,你当我夏国皇宫是你家么?来人,传御医,另外,请飞雪国太子殿下和皇上过来。居然敢对本宫的女儿下手,你好狠的心。”

慕容雪云的手指还在不停的滴血,而且有越滴越快的趋势,慕容雪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在不断的从身体内流失,一颗心里充满了慌张。

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一颗石榴石,而后猛地瞪大了眼睛。

她手腕上那一串,确实是紫水晶,但是她要找的石榴石,却变成了紫色的小药丸,那丸子显然具有很强的腐蚀性,不仅腐蚀了她的手腕,也将毒素染进了她割破的手指,导致了血流不止……

“慕容莲!”慕容雪云深呼吸,而后咬牙切齿的叫出了让她无比怨恨的一个名字。

是的,一定是慕容莲做的好事,从小,自己就跟那个妖孽不对盘,尤其是慕容莲的三姐嫁到了赵国之后,慕容莲对自己的态度变得十分的恶劣。

但,她是公主,迟早是要嫁出去的,所以,她并不想跟慕容莲那个小孩子计较,浪费自己的精力。与其跟慕容莲计较,还不如跟宫里的公主们斗斗,因为,少一个公主,就少一个人跟自己争地位。

而这一次来夏国,慕容雪云也知道慕容莲跟来绝对不会有好事,自己也曾派人去刺杀过慕容莲,但慕容莲武功高深,身边的护卫更是无人能及,每一次都失败了。

来到夏国皇后之后,慕容雪云就一心为自己的未来谋划,也没有时间去理会慕容莲。毕竟,父皇曾经说过,她作为飞雪国名声最好的公主,要么到夏国和亲,要么嫁到赵国,飞雪国需要她来拉进则两国的距离。

赵国的赵王是个老头子,而且还是三姐慕容馨月的夫君,她自然不愿去,所以,就将目标锁定在了夏国太子身上。她一心想着,如何取得夏瑾寒的青睐,得到皇后等人的支持,以为这样,她就成功了,却忘记慕容莲这个黑心的男人还盯着自己。

慕容雪云咬着牙,忍着疼痛,然后跪下,对皇后和夏瑾寒道,“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明察,本宫从未接近过九公主,如何会对九公主下手?”

“你的意思是,本宫的曦儿说谎,污蔑你了?”皇后心疼自己的自己,看着夏静曦在她怀里哭得跟个泪人儿似得,她心里就别提有多愤怒,说起话来,自然也就不那么客气了,“五公主,你虽然是飞雪国来使,是贵客,但,也希望你能明白自己是在谁的地盘上。”

慕容雪云只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越流越快,浑身都变得无力,变得轻飘飘的,好不痛苦。但却还是跪在那里,咬着牙,道,“皇后娘娘,既然这里是夏国,那本宫就更没有作案的可能了。不是吗?”

“呵,本宫没记错的话,前两天,你还跟贵国太子妃一同来找过本宫,跟本宫谈条件,说是要让本宫认可你,让你成为太子的妃子呢。怎么,五公主不记得了?”皇后冷冷的说着,拍了夏静曦的背,道,“曦儿,还难受不?”

“母后,曦儿没事了,就是好困。”夏静曦说着,就靠在了皇后的怀里,一双眼睛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看向了夏瑾寒,对着夏瑾寒和上官轻儿做了一个鬼脸。

这一天,太子选妃,这凤翔宫里却是热闹翻天了。

原本太子选妃,是皇后负责,由太子来选,就差不多了。可,这太子才进去没一会,接着就有人请来了皇上以及飞雪国太子和九皇子,这,这是闹哪样?

兆晋帝和飞雪国太子慕容晨以及九皇子慕容莲的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下人们纷纷在外面围着,想要看看这屋里发生了什么。

琉溪殿里,上官轻儿依然坐在夏瑾寒的怀里,一双水润的大眼睛眨了眨,不解的看着对面的夏静曦,而后,又抬眸看了看夏瑾寒。

这一对兄妹,似乎有什么秘密。

夏瑾寒心情似乎不错,轻轻揉了揉上官轻儿的连,用只有他们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凝香粉。”

上官轻儿恍然瞪大了眼睛,将慕容雪云的举动,夏静曦适时的出现,和刚刚的表现结合起来,才明白,原来这个慕容雪云以为自己真的中了她的毒,所以想在这个时候控制自己是吗?

所以,夏瑾寒让青然给自己找了一串一样的珠串,就是为了今日,让慕容雪云上当么?

那,夏静曦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夏瑾寒把那有毒的珠串给了夏静曦?可,那是他亲生妹妹啊,他不可能去害夏静曦吧?

不过,再想起夏静曦刚刚那鬼脸,上官轻儿忽然明白,这,也许是夏瑾寒跟夏静曦在演戏……

没错,就是演戏,为了彻底的击垮慕容雪云,而这,就是夏瑾寒拒绝纳妃的办法了吧?

方才,她似乎听到慕容雪云咬牙切齿的念了慕容莲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件事,慕容莲也有参与么?

上官轻儿不由得佩服起了夏瑾寒,这个人还真是厉害啊。

兆晋帝和慕容晨等人很快就进来了,一身龙袍的兆晋帝,意气风发,剑眉直飞,只有四十出头的年纪,正直壮年,整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的霸气,不怒自威。比之夏瑾寒,兆晋帝身上属于王者的威严更加浓烈,也许,这就是久居高位的上位者特有的气息吧。

慕容晨一身简便的青衫,看似简单的装着,却不难看出他身上的衣服每一件都不价值不菲,浑身透露着贵气。儒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颀长的身影,在这琉溪殿内,显得异常的高大,完美。

而慕容晨的身后,还跟着一身大红色长袍的慕容莲,慕容莲年纪虽小,身高却不矮,尤其还男生女相,一双妖孽般的狐狸眼睛和微微勾起的嘴角,让他显得十分妖娆,衬着他身上大红色的衣衫,妖异动人。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飞雪国太子殿下和九皇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在场的那些女子,包括上官轻儿,纷纷屈膝对这三人行礼。

兆晋帝挥手,淡淡的道,“免礼。”

“臣妾(儿臣)参见皇上(父皇)。”怀抱着夏静曦的皇后和夏瑾寒也纷纷起身,行礼。

“不必多礼。”兆晋帝说着,就看到了跪在大殿中间,浑身都是血的慕容雪云,脸色微变,大声问皇后,“皇后,这是怎么回事?五公主如何会受伤?”

提到慕容雪云,皇后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抱着夏静曦,一脸委屈的对兆晋帝道,“皇上,你可要为曦儿做主啊,曦儿与五公主无冤无仇,五公主却为了让曦儿在今日的选妃上帮她说几句话,就对曦儿下狠手。您没看到,方才曦儿那样子,真是,真是吓死臣妾了。”皇后说着,挤出了几滴泪,虽然年近四十,却风韵犹存,显得我见犹怜。

兆晋帝眯起眼睛,看着皇后怀里幽幽转醒的夏静曦,心疼的问,“曦儿?怎么回事?”

夏静曦咬着嘴唇,从皇后的怀里爬起来,给兆晋帝行礼,却被兆晋帝扶了起来,“告诉父皇,出什么事了?”

夏静曦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靠在兆晋帝怀里,道,“父皇,你要为曦儿做主啊,呜呜,曦儿前几日在凤翔宫里遇到了五公主,她说很是喜欢曦儿,就跟曦儿多聊了几句。曦儿前几日听说五公主送了一串粉晶给轻儿,这不,曦儿就想要一串,五公主当时就给了。可,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戴着那珠子,曦儿总觉得不适,谁知今儿,今儿就……”

兆晋帝听着自己年纪六岁的小女儿哭得这么伤心,再看看一边脸色苍白,不断摇头的慕容雪云,道,“五公主,可有此事?朕的曦儿可曾得罪你?”

兆晋帝这话虽然没有直接说这是慕容雪云下的毒手,但却间接的说明了这事跟慕容雪云脱不了关系。

作为皇帝,兆晋帝说出这样的话,很多时候就表明,这慕容雪云就算死罪能免,也是活罪难逃的了。

慕容雪云咬着牙,看着血流不止的手,抬起头哀求的看着慕容晨,希望他能帮帮自己说话,不了慕容晨看着她的眼神无比冰冷,这让慕容雪云看到了绝望。

她这位皇兄,看似温润,却比谁都狠毒,看来这一次,是谁都帮不了她了,她只能靠自己。

咬着嘴唇,慕容雪云对上了兆晋帝那双犀利的眸子,楚楚可怜的道,“皇上明察,雪云前几天是给九公主送了粉晶珠串,但是,那珠串并不曾染过凝香粉,今日之事,肯是有人见不得雪云得到皇后赏识,故意来陷害雪云的。”

闻此言,夏瑾寒冷笑,“凝香粉?五公主的意思是,给曦儿的那串不曾染上,给轻儿的就染过了是么?”

听到夏瑾寒这句话,慕容雪云顿时面无血色,她一紧张,居然主动说出了凝香粉,这不是等于不打自招么?

身体内的血还在不断的流出,慕容雪云只觉得浑身冰凉,无力,一次次的,想要倒下,却还是撑住了。

她不能倒,现在倒下,她就彻底输了。

是她大意了,她低估了夏瑾寒,同时也忽略了慕容莲。只是,慕容莲为何会跟夏瑾寒合作呢?

不等慕容雪云多想,慕容晨就抬起脚,愤怒的一脚踢上了慕容雪云的胸口,怒道,“雪云,本宫知道你心里爱慕太子,但你这表现实在是叫本宫失望。凝香粉这东西你也敢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们飞雪国故意不怀好意呢。”

慕容晨不愧是飞雪国神一般存在的皇太子,这一脚踢下去,既洗清了这件事跟他有关,跟飞雪国有关的嫌疑,同时,也用那一句话表面了自己的立场。慕容雪云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慕夏瑾寒,并不存在任何国家间的意见和阴谋。

但,这一脚下去,慕容雪云却是再也撑不住,晕倒了。

晕倒前一刻,她心里想的就是,原来,这个一直很宠着自己的哥哥,居然也把自己当成工具一样对待的。

太医很快就过来了,紧张的为夏静曦检查了身体,确实在夏静曦的体内发现了不少凝香粉的成分,证明这件事,确实是慕容雪云所为。

同时,太医也在慕容雪云的手腕上发现了控制凝香蛊的道具,所以,这件事也就水落石出了。

慕容晨作为飞雪国的太子,对慕容雪云的行为深表痛心,为了表达歉意,特地给了夏国成千上万的珠宝作为赔礼,同时,慕容晨也求兆晋帝网开一面,允许他将慕容雪云带走。

兆晋帝得了好处,考虑到两国的情况,便答应了。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事情到此为止的时候,上官轻儿却指着一条从那些战战兢兢的站成一排的千金小姐们身边爬出来的红色蛊虫,叫道,“啊,那是什么……”

闻言,大家都看向了那地方,看着那蛊虫有手指大小,此刻正朝着兆晋帝的方向爬去,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慌忙的就要躲开……

兆晋帝被吓了一跳,正要抬脚将那恶心的东西踩死。

却见上官轻儿一骨碌的从夏瑾寒身边跑了出去,抢先对着那蛊虫一脚就踩了下去,嘴里还叫着,“死虫子,你往哪里跑,皇上也是你能靠近的么?”

闻言,在场的人纷纷嘴角抽搐,一脸无奈。

而夏瑾寒却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心想,这丫头还是真是,一刻都不得安宁啊。不过,也好,只要她没事,想怎么闹就去闹吧。

只见,上官轻儿抬起脚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鞋子太大不合脚,居然没能将鞋子一起抬起来。众人都以为上官轻儿这是闹了笑话的时候,又听她大声的叫着,“嗷嗷嗷……好疼。”

人们闻声望去,在看到她那被腐蚀了的鞋子的时候,无不深吸了一口气。

尤其是兆晋帝,差点没气得的晕过去。这虫子,居然,居然这么厉害?方才,要不是上官轻儿帮他踩了这东西,那,现在他的脚很可能已经被腐蚀了……

想到这里,兆晋帝立刻露出了一抹怒气,低吼道,“来人,给朕彻查,这虫子是怎么回事。”

“本皇子看,怎么很像是从这些小姐们身边爬过来的呢?”慕容莲一脸妖娆的笑容,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听到这话,那一排千金小姐们立刻跪在地方,大声的喊冤,“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女,臣女也不曾见过那东西。”

“皇上明察。”

一时间,这些燕燕莺莺的大户人家千金,都被吓破了胆,纷纷颤抖着,头都不敢抬起来。

兆晋帝看着这些小姐们,眼底闪过一抹不满,这样的女子,如何能站在太子身边,为他撑起半壁江山呢?

皇后也对这些没胆识的姑娘表示非常的失望,叹口气,看向一边的夏瑾寒,眼底有了一抹不明所以的歉意。

只是这个时候,夏瑾寒正抱着上官轻儿,抬起她的小脚丫,帮她上药。完全无视了皇后的表情……

这一幕,让皇后看得心里五味陈杂。

上官轻儿若是再大个十岁,而且有个正当出身的话,也许会成为太子妃的最佳人选,但,她的年纪和身份,注定了她不能入皇后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