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72章 报仇,温馨,白头偕老

第072章 报仇,温馨,白头偕老(必看)

皇宫的昏暗角落里,上官轻儿紧紧抱着青然,冷天睿目光阴冷,站在他们对面。

此处相对阴暗,过往的人并不多,冷天睿该是算好了时间,才将上官轻儿引来这里的。

上官轻儿有些担心,要是然哥哥听到了刚刚那些话,又试图威胁冷天睿的话,他们今天怕是不能走出这地方了。

但这时青然却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恭敬的对冷天睿道,“参见漠北大王,方才不知是大王跟小郡主在一起,还以为是小郡主遇到坏人了,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冷天睿眯起眼睛,试探的问,“哦?这么说,你是刚到这儿的?”

冷天睿在周围布置的阵法,一般人进来了,不懂破解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见到他们的,更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而,要是有人闯进来了,冷天睿也会第一时间察觉到。

但直至刚刚青然出现的前一刻,他并未察觉到任何人靠近,这么说,青然是什么都没听到了?

“是,我跟着小郡主和小黑来到这附近,突然就没有了小郡主的踪影,就急忙到处找了起来,不料不慎踩到了不知是谁丢的香蕉皮,一个翻身,就来到了此处。”青然言简意赅,该说的都说的很清楚,又不会给人解释就是掩饰的感觉。

上官轻儿现在才知道,原来然哥哥也是一个演戏高手啊?这面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可是比她还要高明呢。

冷天睿蹙眉,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们,正想要继续试探,却感觉阵法被触动了。怕是有人发现上官轻儿不在,找过来了。于是,只好作罢。

鹰眼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冷天睿道,“今儿小蝴蝶可记得跟本王玩了什么游戏?”

上官轻儿天真的一笑,眯起眼睛道,“轻儿不过是刚好在此遇到大王,还来不及说话,然哥哥就来了。”

上官轻儿深刻的明白,这个时候,她要是表现的有一点不对,这个冷天睿完全可能杀了自己和青然,而且,他敢杀自己,就绝对有把握不让别人怀疑到他头上。她的小命可宝贵着呢,她才不要这么快就被结果了。

冷天睿挑眉,笑道,“那小郡主今后可要好好的说话,要是哪天说不了话了,可就不好了。”这话里分明带着威胁,让青然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但上官轻儿依然笑着,纯洁的脸没有一丝瑕疵,“嗯,谢谢大王,轻儿会的,轻儿要是不能说话了,会闷死的。”

“嘎嘎,嘎嘎嘎……”这个时候,小黑突然叫着,扑腾翅膀,飞到了上官轻儿的怀里,打断了这三人的危险对峙。

“臭小黑,你还知道回来了?哼,看我不拔光你的毛,叫你再跑。”上官轻儿一把抓住小黑,就张牙舞爪的要拔它的毛。

小黑不停挣扎,叫着,“嘎嘎,救命,救命,不要拔毛,嘎嘎……”

在小黑的抗拒声中,冷天睿露出了一抹冷笑,道,“既然小蝴蝶没事了,那就早些回去吧。本王明儿该离开夏国,也要回去准备一下了。”

“恭送大王。”上官轻儿和青然一起对冷天睿行礼。

冷天睿离开之前,看了一眼上官轻儿手中的鹦鹉,然后又看了上官轻儿一眼,才离开。

而上官轻儿顿时明白了什么。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小黑这只死鹦鹉!

刚刚冷天睿那个表情,是在告诉自己,只要小黑还活着,就会一直监视自己,要是小黑死了,他就会找人来杀了自己是吗?

上官轻儿咬着,冷笑,冷天睿,你也别太小看我了,只要我上官轻儿还活着,还会被一只鸟左右?等着吧,黑心的男人!

……

回到东宫的时候,夏瑾寒刚好从书房出来,看到上官轻儿跟青然进来,两人的脸色都很凝重,不由得眉头微蹙。

上官轻儿丢开小黑,张开手,一身白色的狐裘,直扑夏瑾寒的怀里,“瑾哥哥……”

夏瑾寒抱着上官轻儿,正想跟往常一样逗逗她,却觉得她全身颤抖着,让他不由得有种强烈的不安。

“轻儿,怎么了?”夏瑾寒将她抱起来,看着她略微苍白的小脸,紧张的问。

上官轻儿可怜兮兮的看着夏瑾寒,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瑾哥哥……”她委屈的叫着,然后,大颗大颗的泪珠就从她的眼眶里滑落。

夏瑾寒浑身一颤,心疼的问,“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上官轻儿摇头,咬着嘴唇靠在他的怀里大声的哭着,就是什么都不肯说。

鹦鹉小黑就站在一边的树枝上,冷眼看着这一幕,不时发出两声尖锐的叫声。

上官轻儿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夏瑾寒问了她很久,她却始终不肯开口,最后终于在上官轻儿眼里读出了什么,没有再逼问她,而是问不远处的青然,“怎么回事?”

青然低着头,想着刚刚回来的路上上官轻儿低声说的那两句话,终于还是选择听上官轻儿的,道,“回殿下,小郡主怕是被吓着了。”

“被什么吓着了?梨花她们呢?”

青然愣了愣,眼神有些闪烁,道,“梨花方才被小郡主支开了,属下也不知去了何处。”

夏瑾寒没有继续问,冷冷的看了一眼鹦鹉小黑,就抱着哭累了睡着的上官轻儿回到房间。

房间里,没有外人,小黑也进不来,但上官轻儿还是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件事告诉夏瑾寒才好。

冷天睿是为人她多少知道,那种心狠手辣的男人,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不择手段的。万一他……

谁知道,上官轻儿纠结了许久的事情,夏瑾寒居然早就知道了。

“冷天睿为难你了是吗?”夏瑾寒为她改好被子,低叹一声,“是我疏忽,没想到他会威胁你。”

冷天睿的目的,夏瑾寒早就知道了,也一直在找人提防着,但就是没想到他会对一个三岁小孩下手。这让夏瑾寒不由得开始反思,他是不是不该对上官轻儿这么好?那样的话,也许她就不会总是被人盯上了。

原本“睡着”的上官轻儿睁开迷茫的双眼不解的看着夏瑾寒,“瑾哥哥,你,你知道?”

夏瑾寒轻笑,小心拭去她眼角的泪,“嗯,放心吧,他的目的根本不是想将你带走,也没想让你瞒着我这件事。”

带走上官轻儿,对冷天睿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还会有很多麻烦,他不会这么傻。

“啊?”那那个冷天睿是想干吗?耍她?

上官轻儿忍不住眉头紧皱,怒火冲天。

夏瑾寒看着她这生气的样子,无奈的解释,“他是怕我不知道他想攻占我夏国,想通过你来告诉我这件事,再由我将这件事转达给父皇罢了。”

这回,上官轻儿彻底懵了。

有这样的么?来别人的国家参加寿宴,然后在离开前又将自己有意进攻这个国家的消息泄露出去?这不是告诉夏国人,要提防他吗?而且,他现在可是在夏国的土地上,要是兆晋帝相信了上官轻儿的话,龙颜大怒,那冷天睿指不准就走不出这夏国的皇宫了。

夏瑾寒看出了上官轻儿的疑虑,懒懒的道,“没错,他就是想要夏国提防他,一旦我们对他有任何动作,怕是驻扎在北疆的那五十万大军,随时都会踏平北疆,直逼京城。”

“他会这么蠢,拿自己来做诱饵?”要是他不小心挂了怎么办?就算漠北人攻下了夏国,那也跟一个死人没关系了啊?这冷天睿疯了不成?

夏瑾寒冷笑,“他当然不蠢,他不过是狂妄罢了。他就是以为他练就了无敌神功,又精通各类阵法,身边还有十八名高级影卫,就能所向无敌,急急忙忙的就想对觊觎已久的夏国出手,来试试身手吧。放心,我既然已经知道他的意图,就不会上他的当。”

夏瑾寒柔声安慰着上官轻儿,笑道,“所以,你也别为这事苦恼了。有我在,他不能把你怎么样。”

这些事情,跟一个孩子无关,他也不需要跟上官轻儿多解释。只要上官轻儿明白,他会保护她,不会让她被冷天睿欺负了就是了。

上官轻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想起冷天睿的那句,“你要是不跟我走,我就从漠北攻打过来,到时候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被毁掉,你还是要跟我走。”心里不由的开始发毛。

她从**爬起来,钻进夏瑾寒的怀里,“瑾哥哥,轻儿不要离开你。”

“嗯,不会离开的。”夏瑾寒抱着她,低声安慰。

“冷天睿说他会攻打夏国,毁掉我永远的一切……”上官轻儿委屈的诉说。

夏瑾寒眼底寒光闪过,冷冷的道,“那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以为他了冷天睿有绝招,所向披靡,自己就会怕了么?笑话!

得到夏瑾寒的抚慰,上官轻儿总算是安心了。靠在夏瑾寒的怀里,舒服的睡了过去。

许是以为被冷天睿吓到了,这一晚,上官轻儿睡的很不安稳。

而梨花和流花回来的时候,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已经睡了。青然问了梨花今日发生的事情,才知道那是调虎离山之计。

梨花跟着小黑走了没多远,就知道不对劲儿了,拉着流花就开始往回走,但还是陷入了迷阵中,许久才找到出口。

提到小黑的时候,梨花冷眼看着那树枝上偷偷看着夏瑾寒房间的窗口的鸟儿,目光里满是冰冷。手动了动,一枚飞镖已经握在了手里,只要她射出去,那么小黑必死无疑。

但,“梨花别冲动。”青云及时阻止了梨花。

梨花不解的看着身侧神色淡漠的青云,“为何?”

青云叹口气道,“你以为殿下不知道?”

一句话,就彻底打消了梨花要宰了小黑的念头,她收回了飞镖,低着头道,“是我没用。”

青云摇头,“不是你的错,别自责。”

青然看着一向冷漠的青云居然会出声关心别人,挑眉,撞了撞青云的肩膀,“小子,你什么时候会安慰人了?”

“没大没小。”青云脸色微红,瞪了青然一眼,转身离开了。

梨花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青云离开的方向,眨了眨眼睛,道,“青云没事吧?”

青然摸了摸下巴,清秀的脸上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我看八成是有事。”

“有事?”梨花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青然。

青然嘴角含笑,一边走一边洒脱的道,“嗯,心事!”

“心事?”梨花还是不明白,跟一边的流花大眼瞪小眼,显然,她们都不明白。

……

第二天一早,得知赵国使者和飞雪国使者以及漠北使者都离开了的消息之后,上官轻儿抱着小黑坐在椅子上,笑得跟朵花儿似得。

小黑则是有些不安了,虽然主人警告了这个小主人,说不能对自己怎么样,它也不担心自己会有危险。但是,这个小主人的笑容,真的好,好可怕……

“小黑,你应该,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吧?”上官轻儿奶声奶气的说着,小肥脸笑得跟只狐狸似得。

“嘎嘎……”小黑有些害怕的叫了两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不安的看着上官轻儿。

“你说,我要是把你的毛都拔光了,你是不是会变得很丑呢?”上官轻儿一脸无辜的笑着,手还很温柔的抚摸着小黑光滑的羽毛,肥嘟嘟的小手,就像是在抚摸自己挚爱的宝物一般,但她嘴里的话却几乎要了小黑的命。

小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它扑腾着翅膀,“嘎嘎嘎……”的叫着,想要逃走。

上官轻儿又怎么会让它逃了呢?小手仅仅掐住它的鸟脖子,很是孩子气的说,“小黑,你激动什么?难道你已经迫不及待了么?要是你再动一下,我立刻就帮你解决了这一身黝黑的烦恼毛。”

小黑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缩在上官轻儿身边,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似乎在认错。

认错?还有用么?昨天害她被吓得跟只小狗似得,今天不让你变小狗,怎么对得起自己昨天的惊慌呢?

上官轻儿依然很温柔,很温柔的抚摸着小黑的毛,脸上的笑容依然天真烂漫,问身边的梨花,“梨花姐姐,你有没有吃过烤鹦鹉啊?”

梨花冷冷的瞥了小黑一眼,看着它瑟瑟发抖的样子,对上官轻儿点点头,“吃过,味道还不错。加点辣椒粉的话,很美味。”

“真的啊?哈哈,好想吃哦,不知道小黑的味道怎么样?”上官轻儿眨了眨黑曜石一般闪亮的双眼,好奇的看着小黑。

“不好吃,嘎嘎,不要吃我……”小黑扑腾着翅膀,发出了嘎嘎嘎的叫声,似乎很是害怕。

上官轻儿听到它的叫声,咯咯的笑着,“咯咯咯……小黑,你果然是胆小鬼,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吃了你啊?”

“咕噜噜……”小黑用鸟头蹭了蹭上官轻儿的小手,发出了讨好的声音。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突然狰狞的看着它,阴森森的笑道,“你这么乖,怎么也要先好好的玩够了再吃啊,不然不就太对不起你这臭小黑间谍的称号了?”

小黑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得背上一疼,然后自己身上那漂亮的黑色羽毛就在它的面前一片片的飘落在了地上。

“嘎嘎嘎,嘎嘎……救命,我错了,嘎嘎,不要拔毛……”小黑不停的挣扎着,爪子在上官轻儿的身上蹬着。

但它依然伤不了上官轻儿分毫,因为,梨花早就把它尖尖的指甲给剪掉了,再没有杀伤力。

“叫你背叛我,你个死小黑,臭小黑,叫你不听话。你不是很喜欢你的旧主人吗?那怎么不跟着他走了?小小年纪就学会做间谍,该死。”

“嘎嘎,嘎嘎嘎……不要拔,不要拔了……”

上官轻儿怨气十足的抱怨声和小黑痛苦的叫喊声一起传出,响彻了整个院子,一个上午都不得安宁。

不少下人听到了叫声,前来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在看到小郡主抱着一只鹦鹉不停的用那双肥嘟嘟的小手拔着它的毛,弄得院子里鸟毛满天飞的时候,都不由的害怕了。纷纷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的就往边上跑,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上官轻儿拔累了,就靠在软榻上,双手伸进流花端来的水盆里,不停的清洗着自己的小手,还一脸嫌弃的打了肥皂,嘴里念着,“好臭。”

“嘎嘎嘎……”听到上官轻儿的话,一边被拔得只剩下几片可怜兮兮的尾巴毛的小黑忍不住对着她一阵抗议。

上官轻儿洗完手,懒懒的瞥了那秃了毛的鹦鹉一眼,很是得意的笑道,“哼,滚回去告诉你家冷天睿,想找只臭鸟来监视本郡主,做梦!”

“嘎嘎嘎嘎……不回去。”小黑闻言,大声抗议,小小的眼睛里似乎有着些许的畏惧。

“哟,你是怕回去了被你家主人嫌弃?还是没胆子顶着这么一只光秃秃的身子走出去给人看呢?”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那只光秃秃的鸟儿,心里总算是解气多了。

小黑终于还是被送出去了,当然不是它自己出去的,这只臭屁的鹦鹉可在乎自己的羽毛了,这么华丽的羽毛没了,让它出去,简直不如杀了它来的自在。

它是被青云用黑色的袋子装着,直接丢到了漠北大王冷天睿刚离开京城的马车上的。

冷天睿犀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跟前那一只黑色的袋子前,因为敌人靠近的时候没有杀气,他居然没有留意到有人在往这里丢东西。

冷天睿的脸色很难看,他身边的影卫已经追了出去,他便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个黑乎乎的袋子,心里已经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但,当冷天睿打开那只袋子,看到了里面那只被拔光了毛,光秃秃的——鹦鹉的时候,还是被雷到了。一双宛如老鹰一般阴鸷的双眼闪过一抹寒光,拍拍手,嫌弃的看着小黑,“啧啧,还真是狼狈。”

听到自己主人这样嘲讽自己,小黑简直恨不得一头撞死,但想起自己的爪子里还有上官轻儿写来的警告信,它又忍住了。将爪子里的东西递给冷天睿,然后自动自觉的钻进袋子里,不敢再见人。

冷天睿接过那纸条,打开,嘴角勾起,露出了一抹笑意,“小蝴蝶,胆子倒是不小,那咱们就看看,到底谁会失去现在的一切。”

他顺手将字条丢在一边,而后又忍不住将它捡起来,再看了一次那上面的字:大王,你的鸟我要不起,请带走吧。若是有一天小黑还会回到我身边,那一定你失去一切的时候。

他冷笑,将那字条塞进怀里,自言自语道,“本王等着……”

……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秋去冬来,夏国终于迎来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看着雪花落下,上官轻儿挥舞着小手,在地上一蹦一跳的,嘴里欢快的叫着,“噢耶,下雪了下雪了……”

前世她生活在南方,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几次下雪的,就算有,那也是结冰的那种,一点都不浪漫,不好玩。所以,看到这么漂亮的雪花,她真的很兴奋。

“小心别冻着了。”夏瑾寒站在她身后,一身雪白的狐裘,衬得他高贵,神圣不可侵犯。

上官轻儿双手捧了一把雪,扭头激动的看着身侧一身白衣几乎能跟这漫天的雪融为一体的夏瑾寒,笑道,“瑾哥哥,这儿每年都下雪吗?”

“嗯。”夏瑾寒点头,抬手拂去她短发上的雪花,“外面凉,回屋去。”

“不要,轻儿要堆雪人,瑾哥哥,你陪我一起堆好不好?”上官轻儿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带着渴望的看着夏瑾寒,哀求道。

堆雪人?夏瑾寒蹙眉,似乎有些不解,“怎么堆?”

“哈哈,瑾哥哥你这都不会啊,来,轻儿教你啊。”上官轻儿兴奋的在雪地上一蹦一跳的,欢快的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只见她指挥着梨花和流花青然青云等人,在院子中间堆了一大堆的雪。然后,她就蹲在那雪堆前,伸出肥嘟嘟的小手,动作迅速的在那雪堆上拍打着。

夏瑾寒看着她的动作,有些担心她会冻着了,但,难得她这么有兴致,也就没有阻止她,反而来到她身边,蹲在地上陪她一起。

“嘻嘻,像这样哦,瑾哥哥,很简单的。”上官轻儿笑的很是灿烂,小脸被冻得通红,也丝毫不在意。

“这样吗?”夏瑾寒很虚心的请教上官轻儿,两人都裹着白色的狐裘,就在这雪地上堆着雪人。

东宫的下人们不时的从旁边经过,都不由的会被眼前这一幕所吸引。

若是不去看他们的年龄和身高的话,太子和小郡主在一起,还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般配呢……

雪人堆好了,上官轻儿叫流花拿来了一根胡萝卜,塞在雪人的鼻子处,又叫梨花找来了树枝做手,一双圆滚滚的黑色珠子镶嵌在它的眼睛处,嘴巴也用树皮贴上,甚至还给它贴了一把小胡子,看起来栩栩如生。

完成这一切,上官轻儿抱着夏瑾寒,笑眯眯的问,“瑾哥哥,怎么样,好不好看?”

夏瑾寒看着眼前那个有上官轻儿一个人这么高的大雪人,轻笑,“很漂亮,我们家小丫头是越来越聪明了。”

哪里是她聪明啊,艾玛……

上官轻儿无奈的叹口气,一阵寒风吹来,很没骨气的打了个喷嚏。

“着凉了?”夏瑾寒担忧的将她抱起来,用自己身上的狐裘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严肃的道,“明知畏寒还是不乖,你着凉了,我又该心疼了。”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紧紧抱着夏瑾寒的脖子,笑道,“轻儿喜欢看瑾哥哥心疼轻儿。”

“那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夏瑾寒果断将她抱回了房间,连着好几天都不让她出门,免得她又贪玩被冻着。

还得夏静曦和夏瑾轩急促来找上官轻儿,想学习堆雪人,都没见着上官轻儿,失望而回。

……

时间如流水般流逝,寒冬越发的肆虐,而年关也将近。这夏国的皇宫也一天比一天热闹了起来。

这不,前几天大长公主才出嫁,今天,北疆就传来了消息,说是三皇子已经康复,不日就要回京了。

据说,北疆的锦阳王已经畏罪潜逃至漠北,似乎在秘密的谋划着什么。夏瑾煜的人追到漠北,就被漠北的军队给拦下了。还质问夏国带着这么多人去漠北难不成是想开战什么的。最后,夏瑾煜没能将锦阳王抓回来,但已经顺利平复了北疆的动乱,也算是立功了。

为了将最准确的消息汇报给兆晋帝,三皇子就亲自带人回来了,只剩下大将军欧阳易带兵镇守在北疆,在新一任北疆大使来到之前,就由欧阳易负责做代理大使,处理好北疆的事宜。

听到夏瑾煜要回来的消息,上官轻儿总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她不喜欢那个阴沉邪恶的男人,更不喜欢他跟夏瑾寒作对。这一次回来,怕是夏瑾寒又有得忙了。

为了抓紧时间跟夏瑾寒玩,上官轻儿这几天是每天都跟在夏瑾寒身后,简直就跟跟屁虫似得,让夏瑾寒哭笑不得。

除夕前一天,夏瑾煜抵达京城,左相韩熙然带领不少人前去城门处迎接。继上次太子殿下大败赵国,三皇子成功镇压北疆土匪,成为了第二个名声大噪的皇子。深受百姓爱戴和拥护。

当天,兆晋帝龙颜大悦,就在宫里设了庆功宴,热情的慰劳夏瑾煜。并当场封夏瑾煜为瑞王,赐瑞王府,以及良田百亩,珠宝无数。

这倒是把容妃给乐坏了,衣着华丽的她,一边流泪一边笑着,看着自己越发高大威猛的儿子,眼底满是骄傲。

上官轻儿这天穿的是用那田产雪纺纱做成的漂亮衣服,外面罩着一层狐裘,乖巧的坐在夏瑾寒身边,看着那些人为了夏瑾煜而庆祝,她心里纳闷,就只顾着不断的吃面前的东西。

宴会尾声,皇后不甘心这风头全被容妃和三皇子,不,现在是三王爷了,不甘心风头都被他们抢去了,便笑吟吟的对夏瑾寒道,“方才跳舞的那三位小姐,太子可有满意的?”

这是要再次给夏瑾寒安排女人的节奏吗?

上官轻儿不满的想着,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他们身前,微微低着头,娇羞无比的三个女人,心里别提有多不是滋味了。

但,皇后不是喜欢给夏瑾寒塞女人么?哼,那她就帮她把这些女人都解决掉好了。

上官轻儿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娇小的身影往人群中一站,道,“皇后娘娘,轻儿觉得这位邱姐姐不错,温婉贤淑,大方得体,长得又漂亮……”

不用怀疑,上官轻儿身边的女子就是邱云梦……

只是,上官轻儿话没说完,某太子就黑着一张脸,一把揪起她的衣领,将她带到一边,而后狠狠的瞪着她,“你再说一次?”

那女人不错?她是皇后还不够烦人么?这还要去掺一脚。

上官轻儿得意的一笑,眨了眨眼睛,“轻儿想说的是,那姐姐真的很不错,可以送去给三殿下暖床……”

夏瑾煜不是在立功回来么?这夏瑾寒也真是的,紧张什么啊……

给夏瑾煜暖床?她倒是会想。不过,那邱云梦要是送了去给夏瑾煜,似乎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但,那不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夏瑾寒低声一脸不悦的皇后道了一句身子不适,要先离开,就直接抱着上官轻儿走出了大殿。

大殿外,夏瑾寒邪恶一笑百媚生,“那邱小姐去给三弟暖床了,那谁给本宫暖床呢?”

“啊?”某女孩来不及抗议,就被太子揪着直接丢回了东宫的大**。

还美其名曰:她寄人篱下,总是要为他做点什么的,暖床就是最适合她的工作。

上官轻儿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躺在**,张嘴就咬夏瑾寒的手臂,“是不是我不给你暖床,你就要嫌弃人家了?”

夏瑾寒搂着她,看着她生气的小脸,樱色的红唇轻启,“那倒不是,只是,我不在的时候你睡得着吗?”

上官轻儿的怒气顿时就焉了下去,貌似,上次夏瑾寒离开了,一夜没回来,她一夜都没睡好呢。那次之后,她就大声地对着夏瑾寒宣布,今后不管他去哪里都要带着她,不然她睡不着。

如今被夏瑾寒一句话给堵住了,上官轻儿除了闭嘴还能如何?

“轻儿……”

夏瑾寒想起方才收到的消息,眉头紧张,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嗯?”上官轻儿睡得迷迷糊糊的,往他怀里蹭了蹭,小手紧紧抱住他,粉嘟嘟的小脸贴在他的胸口。

夏瑾寒的手轻轻揉着她的短发,叹口气,道,“没事,睡吧。”

“嗯……”上官轻儿应了一声,就闭上眼睛呼呼大睡了起来。

夏瑾寒却是看着她安静沉睡时的呆萌样子,久久都无法入睡。

……

上官轻儿来到夏国的第一个新年,就在周围的人对夏瑾煜的夸赞声中过去了。

她自然是不满的,但是,再不满也没有办法,因为那个三王爷够阴狠,手段也不错,北疆的事情,他确实处理的很好。

不出上官轻儿所料,夏瑾煜回来之后,夏瑾寒就彻底开始忙碌起来了,有时候甚至晚饭都不回来吃。这让上官轻儿的心也不安了起来。

但,上官轻儿几次询问梨花和青然等人,都说殿下是最近事情比较多,并没有别的事情。

上官轻儿有一种错觉,好像这东宫里的人都瞒着她什么似得,让她觉得很不爽。可夏瑾寒又不让她随便离开东宫,说是外面外人多,要是又遇到了夏瑾煜怎么办?

上官轻儿也是对夏瑾煜有些抵触,所以就这么乖乖的留在了东宫,那漫天飞舞的消息,她竟是一无所知。

直到……

元宵这天,夏瑾寒早早就回来了,陪着上官轻儿吃了晚饭,笑着问,“轻儿,想出去走走么?这些天我太忙,把你闷坏了吧?”

上官轻儿瞪了夏瑾寒一眼,哀怨的低估,“你还知道我会闷啊?你整天都在外面忙,都不疼轻儿了。”

夏瑾寒有些动容,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轻笑,抱着她,亲着她的小脸,有些含糊的道,“是哥哥不好,今儿元宵,带你出去看花灯,好不好?”

上官轻儿顿时眼前一亮,元宵,不就是中国的情人节吗?

她这一开心,也就没有留意到夏瑾寒的异样,点点头,紧紧的抱着他,猛蹭,“轻儿就知道,瑾哥哥最疼轻儿了,嘻嘻,看花灯,看花灯……噢耶……”

听到上官轻儿孩子气的声音,夏瑾寒忍不住闭上眼睛,心中是满满的挣扎。但终究还是深呼吸,抱着她,一挥衣袖用轻功飞出了皇宫。

上官轻儿靠在夏瑾寒怀里,感受他身上熟悉的温度,呼吸熟悉的香味,却有些开心不起来。

其实,她已经猜到什么了,只是她不愿相信,或者说,不管发生什么,她都要跟着他,绝对,绝对不要离开他。可是,他什么都不告诉自己,这让她很不安。

扭头,望着身下不断后退的皇宫灯火,上官轻儿努力的让自己笑出来,“飞咯,轻儿飞起来啦……”

夏瑾寒低头看着她欢快的笑脸,也笑了,虽然,笑容有些苦涩。

夜风轻轻拂过,凉飕飕的,带着春日的湿气,吹在脸上,很容易叫人清醒。

难得跟夏瑾寒出来玩,怎么能被那些不好的事情影响了心情呢?

上官轻儿调整好心情,跟夏瑾寒来到了喧闹的大街上。

天刚黑不久,这大街上就挂满了红艳艳的灯笼,那古香古色的建筑,配合着那些一串串的红灯笼,给人一种很唯美的感觉。

尤其是,春雨刚停,地面上还有些湿湿的,有一种烟雨江南的美感。

上官轻儿很快就被街上的美景吸引了,小手紧紧拉着夏瑾寒的大手,这儿看看,哪儿瞧瞧,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虽然不是第一次出来,但,这夜里的风景还是让上官轻儿觉得很新奇,很喜欢。

“当当当……猜灯谜啦,猜中了就可以得到顶端那最大的雪锦灯笼,走过路过的各位客官们,千万别错过了。”

一处人群拥挤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锣鼓声和吆喝声,成功吸引了不少在街道上行走的行人。上官轻儿也好奇的拉着夏瑾寒围了过去,猜灯谜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当然,上官轻儿更喜欢的不是灯谜,而是……

“瑾哥哥,你看那雪锦灯笼,好漂亮。”上官轻儿指着挂在竹竿的最高处那一只用白色的雪锦纱做成的灯笼,认真看的话,还不难发现,那灯笼上画着一个一身翠绿色天蚕雪纺纱做成的漂亮襦裙的可爱女孩。

女孩双眼闪亮,栩栩如生,目光清澈,小脸粉嫩,笑靥如花,不是上官轻儿本人又是谁呢?

夏瑾寒失笑,道,“有人这么说自己的么?”

她确实是很可爱,很漂亮,他也坚信,她长大后会是个大美人儿,但是听她自己说自己很漂亮,他还是忍不住想笑她。

上官轻儿小脸一红,哀怨的瞪了夏瑾寒一眼,“人家是说那灯笼好不好……再说了,难道轻儿不漂亮吗?”

说罢,上官轻儿就一脸期待的看着夏瑾寒,水汪汪的双眼中满是委屈。

夏瑾寒变戏法似得拿出一块面纱戴在上官轻儿的脸上,遮住了她那张肥嘟嘟的可爱小脸,轻笑,“漂亮,我家轻儿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人。”

闻言,上官轻儿眯起眼睛一笑,掀开面纱往夏瑾寒脸上亲了一口,又快速的将脸遮住,道,“嘻嘻,不准跟别的姑娘这么说了哦。轻儿才是最漂亮的。”

夏瑾寒无奈的捏着她的脸,“得寸进尺……不是想要灯笼么,进去看看。”

“嗯。”上官轻儿点头,两人手牵着手,穿过人群,就来到了那猜灯谜的最前方。

上官轻儿扬起头,看着那最高的灯笼,问,“老板,猜对几个可以得最上面那个灯笼啊?”

那老板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听到上官轻儿甜甜的声音,低头好奇的看着这个带着面纱的小女孩,笑眯眯的道,“谜语一共十五个,全部猜对了就可以得到最上面的那个灯笼。小姑娘,你也要猜吗?”

“嗯,要。”上官轻儿很呆萌的点点头,露在面纱外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老板愣了愣,没有多说,看外边的围了很多人,时机刚刚好,就开始出谜了。

“第一个是:主人一到难张口。打一字。”老板捋了捋下巴的小虎子,笑眯眯的念到。

第一个就这么难,把不少人都难倒了,连那些饱读诗书的才子都开始皱眉。

上官轻儿犹豫了一会,就在老板准备好的纸上,写下了一个“叹”字。

老板看到上官轻儿这个字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似乎是不敢相信一个小孩子能这么快僵谜底说出来。

上官轻儿则是笑眯眯的将笔放下,等着老板念第二个谜题。

“院子中间有一棵树。打一字。”

上官轻儿笑了笑,立刻就在纸上写下一个“困”字。

随即,老板接着念,“二人有意在一起”

上官轻儿抬眸看着身边的夏瑾寒,咧嘴一笑,然后快速写下了“天”字。

老板一路念下去,越到后面问题越难,但上官轻儿却是没有一点阻碍的撑到了最后一题。

有些谜语,连夏瑾寒都要思考好一会才能答出来,但上官轻儿却下笔如有神,很快就写出来了。这让夏瑾寒都不得不对这个小丫头另眼相看了。

他还真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深藏不露,年仅三岁就懂的这么多。

而,越是看到她的优点,她的好,夏瑾寒就觉得自己越发的离不开她了。

半年多的相处,相识相知,她似乎已经融入了他的生命,成为了他人生的一部分。要是让她离开自己,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未来的日子。

可,她怎么能跟着自己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呢?

夏瑾寒闭上眼睛,内心满是挣扎。

而这个时候,老板也念出了最后一个谜语,也是最难的一个。

“笔上难写心上情,到此搁笔到此停。有情日后成双对,无情以后难相逢。石榴开花慢慢红,冷水冲糖慢慢溶。只有两人心不变,总有一天得相逢。”老板念完,笑道,“打八个字,两个成语。”

夏瑾寒听完这句话,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心狠狠的抽了起来。

“只有两人心不变,总有一天得相逢。”是啊,他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总不能永远腻在一起不分开的,若是,若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变,哪怕是分开再久,他们还是会走到一起的。

心中的结,就这么解开了,夏瑾寒的心情却没有变好多少,想到要跟她分开了,心中难免不舍。

“白头偕老,成双成对”上官轻儿写完这八个字,心也变得不宁静了。

但还是努力的让自己安静下来,笑着将手中的纸递给了老板。

那老板一一对照,发现上官轻儿写的字虽然不是很美观,但是答案却个个都准确……

老板不由的愣住了,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目瞪口呆。

“结果怎么样?老板,快说啊。”

“难道是小姑娘全猜对了?”

“老板……”

周围的人们许多都是半途而废的,如今见老板看着上官轻儿的字条,目瞪口呆的样子,都开始催促起来。

老板干咳了两声,不敢相信的看着上官轻儿,道,“这位小姑娘,全部答对了。”

“噢耶,瑾哥哥,哈哈……轻儿答对啦。”上官轻儿激动的一把抱住夏瑾寒,就往他身上跳。

夏瑾寒嘴角勾起,将她抱起来,笑道,“调皮鬼,瞧你激动的。”

“哈哈,老板,快,快把那灯笼给我呀。”上官轻儿笑的合不拢嘴,一双眼睛期待的看着那画着嘴角画像的雪锦灯笼。

老板看着上官轻儿,再看看那灯笼,不由的一阵肉疼。

往年这种场合,都很少有人能这么快猜出全部谜底的,有时候甚至根本没有人能猜得出来最后一个,那样的话,这样雪锦灯笼就可以卖出个好价钱。今年的灯笼上画的可是名动天下的小郡主啊,要是被哪位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赢去了也就罢了,如今被一个小丫头给……

可,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下,老板也不好耍赖,只得乖乖的将那灯笼取下来,不甘不愿的递给了上官轻儿,“姑娘,你的灯笼。”

“咯咯……谢谢老板。”上官轻儿接过那个灯笼,提在手里,笑的很是灿烂,显然已经把那些忧伤都给忘记了。

看到上官轻儿笑的这么开心,夏瑾寒也弯起嘴角露出了俊美的笑容。

罢了,若是一定要分开,那,趁着现在还在一块儿,且行且珍惜吧。

上官轻儿拿着灯笼在手里把玩,不少人看着,心里都十分羡慕,有这等才华的女子本就不多,何况这小姑娘还这么小,本就很引人注意。而她那甜甜的声音,可爱的笑容,更是叫人忍不住想一窥她面纱下的容貌。

这个时候,一阵凉风吹来,上官轻儿脸上的面纱迎风飞舞,终于离开了她的小脸,飘落在地上。

顿时,周围都发出了一阵抽气声,男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女的眼底满是惊讶,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上官轻儿的身上。

好可爱,这粉嘟嘟的脸和白皙的皮肤,水汪汪的大眼睛,再看她身上那一身狐裘,衬得她娇艳欲滴,哪怕只是个小孩,却已经足以叫人惊艳万分。

而,抱着她的那个男子一身白衣,本就已经够惊艳全场的了,如今他怀里的小姑娘也这般迷人,这能不叫周围的人呆愣么?

夏瑾寒回过神来,微微蹙眉,看着上官轻儿那失去了面纱遮挡的脸,嘴角抽了抽,一把拨开人群,就风一般的飞了出去。

夏瑾寒方才带着上官轻儿离开人群,人群中就爆发出了一声叫喊,“那个小姑娘长得好像灯笼上画的那个。”

“啊,对,那不就是小郡主吗?”

“天哪,真的是小郡主?”

“那,抱着小郡主的不就是太子殿下了?”

“难怪那男子长得这么迷人,天哪,居然是太子,我居然见到了太子殿下……”

“咦,人呢?太子殿下和小郡主呢?”

人群涌动,纷纷都在寻找他们刚刚看到的太子殿下和小郡主,每个人的眼底都带着疯狂的期望。

小郡主早已经名扬天下,他们想不知道都难,而太子殿下更是英明神武,气度不凡,深的百姓爱戴。如今在街上遇到却没能认出来,他们心里能不着急么?

“哈哈,瑾哥哥,你溜得好快。”人群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里,上官轻儿笑的很是爽朗。

夏瑾寒没好气的瞪着她,“还不是你这个麻烦精,就知道惹祸,要是被认出来了,有你好受的。”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靠在夏瑾寒怀里,笑道,“轻儿错了,轻儿没想到那面纱会掉啊。”

“还想玩什么?”夏瑾寒没有继续责怪她,而是温柔的询问。

其实想开了也不过是那么回事儿,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的,既然改变不了事实,那就改变自己的想法吧。所以夏瑾寒很珍惜此刻的相处,不愿让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影响了自己。

“去那边,瑾哥哥,我看有人在许愿,放花灯。”上官轻儿指着护城河边上的人群,激动的叫着。

“嗯。”夏瑾寒拉着她的小手,两人并排走到了河边,跟河边摆摊子的老板买了两个花灯。然后取来了笔,就开始在花灯上写下自己的愿望。

上官轻儿握着毛笔,认真的蹲在地上写着,夏瑾寒站在她的身侧,依稀白衣,纤尘不染,给人飘逸如仙的感觉。他微微低着头,目光温柔的看着身侧的小丫头,狭长的凤眸中,带着点点深情,更显得他俊美不凡,风度翩翩。

不少出来看花灯的女子纷纷围在他们的周围,看着那一袭白衣的俊美公子,赞叹不已。有些胆大的,直直的盯着他看,胆子小的也偷偷的盯着,个个眼冒红星,面色羞红。

上官轻儿好不容易将自己的愿望写好了,站起身子,将那纸条放进花灯,对着夏瑾寒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大大的门牙,“写好了瑾哥哥,你的呢?”

夏瑾寒回过神来,拿着她写好的花灯,笑道,“我也要写么?”

“当然啊,听说很灵的。”上官轻儿认真的点头,一脸渴望的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笑了笑,终于还是屈服了。他不爱玩这些,也从来不相信,觉得这些都是姑娘家幼稚的做法,但为她,他不介意幼稚一次,相信一次。

夏瑾寒拿起笔,龙飞凤舞的在纸上写下几个大字,然后快速的将字帖整理好。

上官轻儿垫着脚尖,几次想偷看他写的是什么,最后都失败了,气急败坏的跺跺脚,抱怨道,“瑾哥哥你叠的这么快做什么?轻儿还没看到。”

夏瑾寒已经将自己的花灯整理,捏着她的小肥脸,道,“看了就不灵了不是么?”

额……好吧,不看就不看,借口真多。

上官轻儿嘟嘟小嘴,跟着夏瑾寒一起在河边蹲下,两人同时将自己手中的花灯放了出去。

两人都一身洁白无暇的狐裘,在这初春凉风拂面的河边,一大一小,一个笑靥如花,一个淡漠如水,两人的背影,在柳枝轻抚的河边,同时将手中的花灯放进了河里,让自己的花灯跟河里那数以百计的花灯汇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绝美的风景。

无数盏在夜里绽放的花灯,是他们最美的背景,他们转身,携手相视一笑,这一幕,美好的叫人想要落泪。

上官轻儿扭头才发现自己身后居然为了一群穿的花红柳绿,花枝招展的女子,嘴角猛抽。拜托,这古代的女子不都很矜持的么,怎么的看到帅哥就一个个都不要命了似得围在哪里乱抛媚眼了呢?

抬起头看着身边这个冷漠如霜的俊美男子,上官轻儿在心里抱怨,都怪你长得太好看了,动不动就招蜂引蝶的,真讨厌。

她也不想想,她自己才四岁就招惹了一堆烂桃花了,人家夏瑾寒都十七了,不招桃花那才奇怪呢。

上官轻儿张开手,突然恶作剧的对着夏瑾寒奶声奶气的叫道,“爹爹,抱抱轻儿。”

爹——爹?

不仅是周围的美女被雷到了,就是夏瑾寒也差点一个趔趄掉进河里。

他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似乎在警告她别胡闹。

但上官轻儿才管不得这么多了,夏瑾寒是她的,她不喜欢别人总是盯着他看,尤其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总觉得那些女人随时都会扑过来将她的男人吃掉似得。

“爹爹,你不疼轻儿了,轻儿要回去告诉娘亲……”上官轻儿小嘴一瘪,水汪汪的双眼里就盈满了泪水,随时都会落下来一般,楚楚可怜。

听着她孩子气的声音,夏瑾寒无奈的叹息,这丫头,还真是……叫人无可奈何。

他伸手将她抱起来,趁机在拍了拍她的小屁屁,惩罚似得在她耳边低声道,“死丫头,想死么?”

“爹爹,咱们快回家吧,这么晚了,要是娘亲知道咱们偷偷出来了,会罚你跪搓衣板的。”上官轻儿奶声奶气的说着,一张小脸上满是得意的笑。

周围的女子们在听到上官轻儿管夏瑾寒教爹爹的时候,就已经石化了,再听到她说娘亲,搓衣板,顿时一个个泪流满面,痛心疾首的离开了。

这个帅气逼人,玉树临风的俊美公子,居然已经有了妻子,还有个这么大的孩子,真是太叫人伤心了?现实啊,总是太残忍了。

成功逼退了那些花痴女,上官轻儿拍着手掌,得意的笑着,“哼哼,敢觊觎我的瑾哥哥,找死。”

“哦?怎么不是爹爹了?我的乖女儿!”夏瑾寒眯起眼睛,脸上满是冰冷,还特别咬重了“女儿”二字,显然是生气了。

上官轻儿缩了缩脖子,干咳两声,笑道,“人家这不是帮你赶桃花么?你瞧瞧那些女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所以我就变成你爹爹了?”夏瑾寒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

“啵”的一声,上官轻儿双手捧着夏瑾寒的脸,在他嘴上亲了一口,迅速的移开,而后红着脸道,“才没有,女儿是不可以亲爹爹的嘴的,瑾哥哥是轻儿最爱的人。”

夏瑾寒这才笑了笑,捏着她的小肥脸,道,“就知道瞎掰,下次再乱叫,定叫你好看。”

“嘻嘻,再也不敢啦……”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了宫,气氛早已经不像离开的时候那么压抑。出去散散心,走了一圈回来,两人的心情都好了许多,尤其是夏瑾寒,已经在心里下了决定,也就没有了当初的犹豫不决和挣扎。

窗户阻挡了外面的寒风和寒气,被窝让他们紧紧相依,不分彼此。

**,上官轻儿靠在夏瑾寒怀里,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慢慢的进入梦乡。

看着上官轻儿熟睡,夏瑾寒眼底满是不舍,手轻轻抚摸她粉嫩的脸,低声呢喃,“轻儿,若是可以,我真不想离开你。可我不愿让你跟我一起吃苦受累……”

上官轻儿在心里回了一句,“那你又知不知道,我一点都不介意跟一起吃苦受累,不介意与你荣辱与共,同生共死呢?”

但她终究没能说出来,因为她还不确定,他的决定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事情到底已经如何了。

她只是在无意中听到了下人们在议论,说锦阳王已经跟漠北大王勾结,出卖了夏国,将夏国的详细地图交给了漠北大王。夏国北疆的动乱再度爆发,锦阳王手下的人揭竿而起,趁着欧阳易不备,跟欧阳易打了起来。

虽然最终将锦阳王的党羽打败了,但却不知道为何得罪了漠北,据说,漠北很快就要攻打过来了,真的跟当初冷天睿说的那样,攻打过来了……

而,夏瑾寒最近这么忙,就是在处理北疆的事情。

因为夏瑾寒上次打败了赵国,取得了很好的战绩,漠北比赵国更加强大难以对付,所以这一次,夏国的大臣们纷纷举荐夏瑾寒带兵去迎战漠北。

上官轻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被吓得不轻,差点惊慌的尖叫出来。她知道她不可能永远跟夏瑾寒不分开,但是,也没想到这离别会来的这么快。

当然,她也想过要跟着夏瑾寒一起离开,只是,夏瑾寒至今没有告诉自己这件事,这是不是说明,他不会带着自己去北疆呢?

上官轻儿摸不透夏瑾寒的性子,但从他眉宇间的不舍和忧伤可以看出,他该是不想带自己去的,毕竟自己还小,跟着他很不方便。

可是,她该怎么办?让他一个人离开,自己留下来等他,还是,还是坚决跟着他去呢?

上官轻儿的内心,说不出的挣扎和犹豫。

------题外话------

~o(>_<)o~亲们,久违的45点回来了,哇咔咔。

话说,钻石榜总算保住了,嗷呜,不容易,谢谢大家。

亲们看到新人pk榜第一了吗?哈哈哈……好激动啊,话说亲们有没有信心保住这第一呢?钻石榜倒数没关系,但是这pk榜第一,亲们,你们一定要给力啊,求五分评价票,评价票评价票!

欢迎亲们加群哦,群号是105696828,敲门砖:文中任意角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