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81章 我不来,你就要失眠了

第081章 我不来,你就要失眠了

京城东大街,乃是城内最为热闹的一条街道,街道两边,建着古香古色的漂亮房子,楼上多数是酒楼和一些客栈,或是高级店铺的雅间。楼下则是一排排整齐的铺子,有些是有店面的,有些是摆地摊的。

一踏进东大街,就能听到一阵阵热闹的吆喝声和吵闹声,整条大街都是喧闹的气氛,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一片繁荣。

此时,正是中午吃饭时间,这东大街的酒楼和小吃铺前,到处都围满了人。

上官轻儿和慕瑶坐在茶馆的二楼,听着茶馆里说书先生绘声绘色的讲着太子殿下的丰功伟绩,心情很好。

尤其是对面酒楼传来某人愤怒的叫喊声的时候,她简直是兴奋的恨不得扑过去凑热闹了。

透过敞开的窗户,上官轻儿可以清晰的看到对面的酒楼里,一身高贵的白色暗纹襦裙的夏雨琳,一脸怒气瞪着酒楼老板大吼的样子。

“本郡主说了,本郡主的钱在你们这酒楼丢了,你们要对本郡主的银子负责。”

那掌柜的显然是对这个吃饱喝足之后,非但不买单,还扬言说在自己这酒楼丢了银子,要自己对她银子负责的女人很是无语。

但,出来做生意的,掌柜的也不是鲁莽之人,礼貌的道歉,“这位姑娘,实在抱歉,虽然不知道您的银子是如何不见的,但是您进来之后,就在这儿坐下吃饭了,我们也不曾看到有人靠近您,你的银子丢了,如何能要我们负责?”

夏雨琳却是不服气的叫道,“我方才进门前还在外边买了东西,我的银子还在的。不是你们这儿丢的还能在哪儿?”

掌柜的干咳两声,道,“那姑娘可知是谁拿了您的银子?您有何证据,能证明您的银子是在这人丢的?”

掌柜的此话一出,夏雨琳就语塞了,支支吾吾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一扭头,发现周围很多人都看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夏雨琳有些不好意思的干咳两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恢复了最初的端庄,对掌柜的笑道,“我确实不知道是谁哪里我的银子,但我银子是在你这儿丢的,我们各退一步,掌柜的你免了我这顿饭钱,我也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如何?”

夏雨琳自以为大方的说着,她在宫里吃的饭菜,可没一顿比这差的,对她来说,这顿饭也不算什么。

但掌柜的看着那一桌残羹剩饭,却是冷笑了,“这位姑娘,你说你的银子是在我这儿丢的,但你却拿不出证据来。如今你还说这顿饭的钱算了,你可知你这顿饭得花多少银子?要是就这么算了,我这酒楼可就要亏大了。咱们小本生意,可亏不起。”

这掌柜的说的在情在理的,在场的人也是经常光顾这酒楼的,这酒楼的名声不错,掌柜的为人也很好,是以,大家都开始帮着掌柜的。

“姑娘,你没钱出手就别这么阔绰嘛,人家掌柜的也不容易。”

“你点了这么一大桌子菜,又不付帐,人家可是要亏大了的……”

“看姑娘你的打扮也不像是付不起饭钱的,却是为何要在此处为难一个掌柜的?”

“这年头,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姑娘你长的也挺标致的,没想到是来混吃混喝的……”

“姑娘,你就把饭钱付了吧……”

人们三言两语的,人言纷杂,有些说的好听的,是在劝她埋单,说的难听的,那简直已经将这个女人列为了骗子的行列。虽然她的手段很不高明,却也叫人十分不齿。

夏雨琳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就算是在冷宫里,因着兆晋帝对她们网开一面,又有六皇子打点着冷宫的一切,她也不曾受到多少委屈。如今面对这么多人的指责,夏雨琳面红耳赤,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倒是她身边的侍女,看着这些人目光不善的样子,咬着嘴唇,打声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家琳郡主还会付不起这一顿饭钱?我们郡主分明就是在你们这儿丢的银子,你们不负责也就罢了,还要逼着咱们付账,这不是欺负人吗?”

另一个侍女也附和道,“就是,我们郡主可是六王爷的表妹,也是太子殿下的堂妹,还会差你一顿饭钱不成?”

夏雨琳也觉得自己的身份摆出来,或许能吓吓这些人,冷哼一声,“本郡主说了,方才银子已经在你们这儿丢了,你们若是执意要本郡主埋单,便去元王府拿,我六哥哥定会给你们的。”

掌柜的闻言,干笑道,“这位姑娘,你说你是郡主?我等孤陋寡闻,实在不敢肯定你的身份,冒然叫我等去元王府要钱,岂不是显得我们不懂规矩?”

这掌柜的也是个人精,听到夏雨琳说自己是郡主,他便没有再咄咄逼人,但也因为不能确定她的身份,而没有立刻妥协。

“你……你想怎么样?”夏雨琳生气的瞪着那掌柜的,以及周围那些看好戏的男男女女,眼底满是怒气。

她那骄横的样子,让人们纷纷摇头表示,这女子若真是个郡主,也绝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琳郡主,不就是前几年还试图陷害小郡主,最后跟着德妃一起被打入冷宫的那位么?

想到这里,众人看夏雨琳的眼神,都不由的带上了一层奇怪的色彩,气得夏雨琳肺都快爆炸了。

“不如,姑娘你随在下一同去元王府?如此一来,见着王府的人,在下也好有个说法和证据。”那掌柜的身后,突然走出了一个一身青衫,手执折扇,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男子。

只是,他那一张普通到丢进人群就很难找得出来的大众脸和那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却让他的形象瞬间从风度翩翩,变成了好色之徒。

上官轻儿在楼台上打了个响指,得意地看着对面的画面,笑道,“瑶儿,快看,好戏要来了。”

慕瑶看着那个长得又肥又丑,又色眯眯的男人,恶心的道,“那人是谁?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哈哈,那当然,他要是好东西,咱们岂不是没好戏看了?”上官轻儿爽朗的笑着,就差没吹着口哨唱歌儿庆贺了。

“他是什么人?你知道他会出现?”慕瑶好奇的问。

上官轻儿点点头,稚嫩的小脸上带着一抹算计的笑,“此人乃是这酒楼老板的儿子,也就是这京城首富张家的大公子。我这么说,你可知道了?”

慕瑶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那个传言中夜夜留宿青楼,还时常强抢民女的大恶棍?本姑娘早就想好好教训他了,没想到今日竟是见到了。”

上官轻儿拂了拂耳边的青丝,懒懒的笑着,“不用咱们出手,自然会有人教训他,今天我们只要看好戏就好了。”

上官轻儿正说着,对面的夏雨琳就传来了不屑的声音,“怎么,你们这是不信本郡主的话么?”

那张大公子嘴角含笑,一双眼睛像是能看透夏雨琳的衣服,看到她的身体一般,死死的盯着夏雨琳,将夏雨琳上上下下的看了个遍。

夏雨琳如今虽然只有十岁,但是在宫里吃的好喝的好,营养充足,这身材也十分的出落,前凸后翘的。加上那张小脸也有几分姿色,一般男子见了,怕是都忍不住想要多看她两眼。

虽然她此刻的样子很骄横,却并不影响张公子眼中对她的向往。

“姑娘此言差矣,在下并非不相信姑娘,不过是想帮姑娘调解矛盾而已。”那张公子略显肥胖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故作儒雅的笑道,“不然,姑娘你可还有更好的法子?”

夏雨琳被这么一说,又觉得这男人说的有些道理,如今她们身上没银子,又不能直接走掉了,这么多人都看着她吃了人家的东西,又不买账的话,可就不仅是丢脸这么简单,更是关系她的名声。

如今太子哥哥回京了,上官轻儿那个贱人也差不多要回来了,她可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将名声给弄坏了。否则,届时她要如何跟上官轻儿斗?

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那张公子,夏雨琳不屑的道,“如此也罢,只是,为何是你跟我去?”

张公子摇着扇子,邪恶的一笑,。

那掌柜的见状,立刻解释道,“姑娘你有所不知,这公子乃是我们酒楼的大少爷,他随你去,再适合不过了。”

掌柜的说完,心里却有些为夏雨琳祈祷,希望他们大少爷能手下留情,否则,这姑娘怕是……

不过,这姑娘这般性子,也着实不讨喜,所以,掌柜的也是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女子得罪自家少爷的。

夏雨琳闻言,终究还是妥协了,“行,那就你跟我去吧。”说罢,就带着身边的两个侍女,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酒楼。

那张公子也立刻笑眯眯的跟上,眼底满是不怀好意的笑。

上官轻儿和慕瑶也从茶馆里走出来,看着那夏雨琳和张公子的身影,偷笑道,“瑶儿,咱们跟过去看看。”

慕瑶一脸八卦的点头,“必须跟过去,不然岂不是要错过好戏了。”

那酒楼离六王爷的元王府并不远,夏雨琳一路上也没防备,只是跟那又肥又丑的张公子保持了距离,急急忙忙的往前走。

那张公子难得跟这么一个大美人出来,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她甩掉了?

大步跟上去,笑眯眯的道,“姑娘,你走这么快做什么?等等我啊……”

夏雨琳瞥了那张公子一眼,“本姑娘习惯走这么快了。”

张公子却是几个箭步来到她面前,拦住她的去路,肥肥的脸上,笑的很是邪恶,“姑娘,今儿天气这么好,何必走这么急呢?”

夏雨琳退后两步,瞪着这男人,怒道,“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不过是想跟姑娘你多聊几句,亲近亲近……”张公子又靠近几步,一挥手,就让身后跟着的家丁,将夏雨琳身后的侍女给打晕了。

夏雨琳见状,眼底闪过一抹惊慌,发现自己此刻正是走在人烟稀少的巷子里,就更加不安了。

壮起胆子,扬起头,高傲的叫道,“我告诉你,我可是宫里的琳郡主,你要是敢对我乱来,太子哥哥知道了,定不会轻饶你。”

“呵呵,太子哥哥?你说的是太子殿下吗?叫的还真的顺口,这京城里可是有不少姑娘都在私底下这么叫太子殿下,姑娘你如今公然叫出来也是没用的,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样的?”男人说着,就伸出他肥胖的手,趁机在夏雨琳的脸上抹了一把。

“啊……变态,滚开!”夏雨琳被吓得惊叫一声,眼底满是惊恐,身子也不断的后退。

“嘻嘻,本少爷还没尝过这么嫩的姑娘呢,你方才吃的那桌饭菜,可是值好几百两银子,不若,你给本少爷我做第八房小妾,少爷我就免了你的饭钱?”男子猥琐的笑着,慢慢将夏雨琳逼到了墙角。

夏雨琳惊恐的看着男子,怒道,“你,你想得美,本郡主岂会看上你这样的败类?我告诉你,最好立刻放我离开,否则,你要是敢碰本郡主一根手指,六哥哥定不会放过你。”

夏雨琳的话刚说完,男子就一把将她按到墙角,猥琐的笑着,手不安分的在她脸上抚摸着,嘴里发出了一阵**笑,“美人儿,只要你成为本少爷的人,今后那都是本少爷的了……嘻嘻,你要是乖乖配合,本少爷就好好疼你,要是不配合……哼哼。”

男人说着,就眯起那原本就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手一用力,就扯开了夏雨琳身上的衣服。

“啊——流氓,你想做什么,放开本郡主……恶心的东西,给本郡主滚开。”夏雨琳手脚并用的想要挣开男人的束缚,可男人的力气很大,她费尽了力气,也没能挣开。

倒是因为她那句恶心的东西,把男人给激怒了。

“啪”的一声,男人一巴掌打在了夏雨琳的脸上,打得她嘴角都渗出了血丝。

“给脸不要脸的贱丫头,既然你这么不情愿,本少爷就偏要让你成为本少爷的人,恶心的东西?一会本少爷就让你在本少爷这恶心的东西下身下求饶。”男子说着,对身侧的家丁道,“来人,把这不听话的贱人给本少爷绑起来。”

“是。”那家丁们一个个色眯眯的看着夏雨琳被扯开了衣服的地方,然后拿着绳子就要去绑人。

看到这里,慕瑶有些不忍心,道,“轻儿,我们真要见死不救吗?”

上官轻儿摸了摸下巴,也在犹豫这个问题。夏雨琳虽然很惹人讨厌,但是,要不是自己偷了她的银子,她也不会在酒楼里被人指责想吃霸王餐。

而且夏雨琳的名声在酒楼里的时候就已经扫地了,自己的目的也基本上达到了。若是真让她被那个恶心的男人带回去了,也着实有些良心过意不去。

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合起手中的扇子,不屑的道,“算了,本公子心底善良,今儿就先放过她。”

说着,上官轻儿就从屋顶上飞下来,一个旋身,白衣飞扬,手中的扇子带着强劲的风,猛的攻击在那些家丁的身上。

“砰——砰——”的几声,上官轻儿的身子轻巧的在人群中晃了一圈,那些家丁就被打倒在了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上官轻儿用扇子挡住了脸,一脚揣在那胖胖的张公子身上,将他踹到在地上。这才扭头,表情严肃的看着夏雨琳,“还不快走?”

夏雨琳慌忙丢下原本挂在自己身上,打算将自己绑起来的绳子,眼里噙着泪水,感激的看了上官轻儿一眼,“多谢公子相救,不知公子贵姓?”

上官轻儿嘴角含笑,想起方才在酒楼的时候,夏雨琳还说要找人去毁掉自己的清寒斋来着,于是大方的笑道,“在下上官清寒,不过是举手之劳,姑娘不必挂在心上,快下离开吧,他们一会就醒来了。”

夏雨琳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看了看那些倒了一地的男人,跺跺脚,飞快的跑向了附近的元王府。

上官轻儿手里拿着一把小石子,飞上了屋顶,对着倒在地上的那几个男人的身上丢去,那些被点了穴道倒下的男人们立刻就醒了过来。

只是他们醒来之后,上官轻儿和夏雨琳都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轻儿,你为何要告诉那琳郡主你的身份?”

上官轻儿走在大道上,优雅的摇着手中的折扇,引来了街道上不少女子的回眸和惊艳的目光。她却是悠然自在的,不时对周围的少女投去暧昧的眼神,惹得那些女子纷纷面红耳赤。

“你没听到她说要去找人把本公子的清寒斋给毁了么?”上官轻儿懒懒的回答。

“咱们又不怕她。”慕瑶不屑的回答。

上官轻儿敲了敲她的脑袋,笑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这件事可以避免,又何须浪费我们的人力物力呢?再说,要是这女人恼羞成怒,想要对我们的铺子下手,我们就算不怕,也会惹出事端,坏了名声。”

闻言,慕瑶点点头,佩服的看着上官轻儿,“轻儿,你想的事情真多,一点都不想是八岁的孩子。”

上官轻儿挑眉,笑道,“那是因为是本就是不止八岁,哈哈哈……”

两人有说有笑的,一路往城门而去,在街上买了一些东西,就直接回了普崖山大院。

上官轻儿和慕瑶一回来,一身蓝色衣衫的风吹雪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哀怨的瞪着她们,“瑶儿,小师妹,你们两个太不厚道了,进城也不叫上二师兄一起。”

上官轻儿笑道,“二师兄,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啊,你要是跟我一起进城,我肯定又要抢了你的风头的。”

慕瑶偷笑,道,“可不是,轻儿这样子,可是男女通吃,你跟着去,根本就是自找没趣。”

“难道在你们心里,师兄我就是这么不堪的人?我……我……”风吹雪生气的瞪圆了眼睛,那气鼓鼓的样子,有些搞笑。

上官轻儿心情好,丢了一个刚买的荷包给他,道,“喏,送你的,你的是最漂亮的红色啊,你可别嫌弃。”

风吹雪眼前一亮,看着那个漂亮的荷包,得意的问,“小师妹,这是你亲手给师兄做的么?”

慕瑶嘴角猛抽,“二师兄,你见过轻儿刺绣么?”

风吹雪眨了眨眼睛,抓抓脑袋,摇头,“好像,没有……”

“那就是了,轻儿要是能绣出这么好看的东西来,她就不叫上官轻儿了。”慕瑶说完,也给风吹雪丢了把小笛子,道,“这是我送的。”

风吹雪简直是受宠若惊,瞪大了双眼看着慕瑶和已经走远的上官轻儿,“你们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总觉得,有阴谋……”

慕瑶白了他一眼,不屑的道,“阴谋?看来我们就不该对你好。”说罢,也不再理会风吹雪。

风吹雪站在原地,看着手中的荷包和笛子,心中一阵温暖,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

看来,他也不是没人在意了,这两个小丫头出去,还记得给他送东西。

但是,当风吹雪兴高采烈的回到院子里,想要炫耀三师妹和小师妹给他送了东西的时候,却看到拄着拐杖的青然手里也拿着一个小小的绿色荷包,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在抚摸着。

“青然,你在干嘛?”风吹雪好奇的凑过去,有些不悦的问。

青然的脸色变了变,收起脸上的笑,对风吹雪笑道,“没什么?”

“没什么你笑的跟个什么似得?”风吹雪盯着他手中的荷包,道,“这东西哪来的?”

青然嘴角含笑,道,“别碰,这可是轻儿给我送的。”

轻儿……

风吹雪不悦的骂道,“没良心的死丫头,我还以为就给我送了呢。”说罢,又不甘心的问,“那瑶儿有没有……”

青然蹙眉,道,“慕姑娘怎么了?”

看到青然一脸茫然的样子,风吹雪顿时就来了优越感,看来,就只有小师妹给青然带了东西回来,瑶儿还是比较疼自己的,于是就拿出手中那一枚小小的陶笛,得意的道,“瞧瞧,这是瑶儿给我带的,漂亮吧?”

青然点头,笑道,“嗯,很漂亮,慕姑娘对你还是挺不错的嘛。”

“那是当然啦。”风吹雪得意的笑着,打算去找明夜,看看明夜有没有收到礼物。

结果,伤势已经全好了,准备练剑的明夜也正拿着一个黑色的荷包和一个画着漂亮图案的小陶笛出神。

风吹雪的有预感顿时又消失了,看来,他在师妹心里也不是独特的,只有大师兄对他们来说都是独特的存在。

这么想着,他转身默默的离开,心里却有些压抑。

从小到大,大家都只看到大师兄的好,大师兄永远都是最好的,而他,永远都只能活在大师兄的光芒下。不管是师父,球叔,还是小师妹,眼里永远都只有大师兄……

……

是夜,上官轻儿躺在**,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夏瑾寒回来的这几天,每夜都陪着他入睡,上官轻儿居然又习惯了有他在的日子,他这一离开,她便觉得身边少了些什么。

“这该死的习惯。”上官轻儿在**躺了许久,一直都睡不着,最后也不强迫自己入睡,干脆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夏瑾寒以生病为借口,推掉了今晚的庆功宴,但是明天却还是避免不了要出席。

去年出席庆功宴的时候,皇后就开始想办法让夏瑾寒娶妻了,如今这都过去四年了,这一次的庆功宴,怕是又免不了要来一次逼婚吧?

不知道这次的对象是谁?

想起今日在清寒斋里遇到的容紫菱,上官轻儿心里有些不好受。那个女子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夏瑾寒也二十一岁了,他要怎么才能拒绝皇后提出的要求呢?

不,皇后提出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兆晋帝赐婚……

想到这里,上官轻儿再也躺不住,一下子从**坐起来,穿上衣服,就打算潜进东宫去找夏瑾寒。

谁知才走出房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味……

眉头皱了皱,上官轻儿飞上屋顶,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果然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大树上,抱着一坛子酒牛饮。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飞身来到他身边,一脚将那酒坛子踢开,在他身边的树枝上站稳,道,“二师兄,你怎么又喝酒?又被哪个姑娘给拒绝了?”

酒坛被丢开了,风吹雪不悦的扭开头,不看上官轻儿,闷闷的道,“不是,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来管我喝酒作甚?”

哎哟,他这话听起来怎么怨气这么重啊?

上官轻儿眉头微皱,在他身边蹲下,看着他那张秀气的俊脸,道,“二师兄,你没事吧?我要不是刚好看到,才懒得来理你。”

“如此,你便当做没看到吧。”风吹雪闷闷的回答完,就跳下了大树,摇摇晃晃的,打算离开。

上官轻儿摸了摸鼻子,心想,这丫的今天是哪根筋不对劲?这话说的,怎么好像自己欠了他几百万似得?

上官轻儿也跟着跳下去,拉着他道,“二师兄,你没事吧?你喝多了,别乱跑,我送你回去。”

风吹雪甩开她的手,叫道,“说了,别管我,你听不懂吗?”

额……

上官轻儿愣住了,这人真的是她二师兄吗?怎么,怎么这么奇怪?

上官轻儿不甘心的跟过去,挥手就跟他打了起来,“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假扮我二师兄。”

风吹雪慌乱间,接住上官轻儿的攻击,怒道,“什么叫假扮?我才不屑……”

“我二师兄才不会跟你这样,哼,你老实招来,扮成我二师兄的样子,偷偷摸摸潜进我们院子,是想做什么?”上官轻儿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变慢。

风吹雪费力的迎接上官轻儿的攻击,最后被上官轻儿一脚踹倒在地上,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上官轻儿用手中的软剑指着他,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重要吗?”风吹雪被打倒在地上,也没有再站起来,就这么倒在地上,自嘲的笑着。

上官轻儿蹙眉,道,“二师兄一向很自信,才不会借酒浇愁。他很疼轻儿,就跟亲妹妹一样好,从不会对轻儿生气,更不会不理轻儿。还有,二师兄就算喝醉了,也不会做出这样的态度,你到底是什么人?”

风吹雪愣了愣,醉眼朦胧的看着上官轻儿,嘴角带着一抹自嘲的笑,“你心里,你二师兄是这样的人?”

上官轻儿看着这个男人,好像真的是二师兄没错,但又觉得他乖乖的,便用稚嫩的声音回答,“当然,二师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虽然风流了些,一看到姑娘就犯傻,然他一直都是我和瑶儿心中的好大哥。”

说完,觉得自己废话太多了,软剑往前几份,抵在了他的脖子上,“说,你到底是何人。”

风吹雪听到上官轻儿的话,却是彻底的愣住了,他双眼满是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好大哥么?你真这么觉得?你不是看不起他,觉得他永远都不如大师兄么?”

上官轻儿疑惑的瞪着他,怒道,“拜托,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二师兄跟瑾哥哥是不一样的,瑾哥哥是我救命恩人,二师兄是陪伴我成长的兄长,他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谁都不能缺少……啊……喂……”

上官轻儿还没说完,那人突然推开她的剑,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抱住了上官轻儿。

利剑划破了他的手,流出了点点鲜红,他却丝毫不在乎,轻笑着,道,“真的吗?小师妹……”

“额……你真的是二师兄?”上官轻儿推了推他,眉头紧皱,小手在他脸上摸了摸,没摸到面具什么的,才生气的吼道,“二师兄,你这是找死啊?看看,都伤着了?真是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你……”

“轻儿,二师兄,怎么了。”起身去茅房,听到这边有声音,就跑过来看看,没想到就看到了这一幕,慌忙跑过来。

“瑶儿,二师兄喝多了,咱们把他扶回去吧。”

“嗯,好。”慕瑶点头两人一左一右的扶着他回到他的房间里,将他丢在**,又拿出了干净的布条,将他的伤口包扎好。这才松了一口气。

风吹雪却是嘴角带着一抹满足的笑意,看着累的气喘吁吁的上官轻儿和慕瑶,笑道,“谢谢你们,师妹。”

上官轻儿莫名其妙的瞪着他,问,“二师兄,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风吹雪摇摇头,眼底却再没有最初的阴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澄澈和清明,“没事,回去休息吧。”

上官轻儿不放心的蹙眉,道,“真的没事?刚刚那样子真是吓死人了。”

风吹雪嘴角勾起,笑道,“小师妹要是真的担心,不如跟我一起睡?”

“去死!”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站起来,道,“没个正经,你快休息吧,我跟瑶儿要先回去了。”

“好。”风吹雪点头,目送他们离开了房间,才闭上眼睛,嘴角带着一抹不明所以的笑。

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他的头顶上传来,“仅此一次,下次再抱她,小心你的手。”

风吹雪愣了愣,抬眸,果然就看到了那个一身白衣的男子坐在他上方的屋檐上,目光清冷的看着自己。

风吹雪眼底闪过一抹不自在,干笑道,“大师兄,不带你这样的,小师妹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错,她本是我一个人的。”夏瑾寒的声音,冷的几乎能将人冻结,那眼神,也十分的惊人。

风吹雪从**坐起来,懒懒的道,“是吗?小师妹可未必是这么想的。”

“我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想要在这里寻找什么存在感,只要不打她的主意,我便不管你。”夏瑾寒答非所问,语气凛冽,“我从未跟你争过什么,想要别人看得到你,便努力让别人看到你的存在。你自己都不重视自己,别人如何会重视你?”

风吹雪一愣,脸上满是惊愕和不解,他的事情,大师兄都知道?

夏瑾寒却没有看到,转身,跳出了窗口,冷冷的道了一句,“我再说一次,若是再有下次,小心你的手。”

说完,风一般的飘走了。

风吹雪呆呆的坐在房间里,低着头,头靠在了膝盖上,似乎又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幕幕。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卑微,因为出生就带着一双桃花眼,男生女相,被人说是不祥的预兆。

母亲为了保住他,活活被害死了,要不是爷爷护着,也许他也不可能活下来。

其实,他很多时候都在想,要是他一出生就死掉该多好,母亲就不会为了他而死,而他也不会成为家人的眼中钉,人人都恨不得除掉他。

小时候他不懂,为什么不管他做什么,做的多好,都没人夸奖他,没人认可他。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根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小时候,哥哥姐姐们都是家里人的宝贝,惟独他被嫌弃,被唾弃,永远只能躲在昏暗的角落里。

直到有一天,爷爷为了救他而死,他也成功被赶出家门……

本以为,师父救了他,该是会重视他的,师父也确实很重视他,因为他很努力很拼命。但是师父眼里,大师兄永远都是最好的,不仅如此,后来慕瑶来了,眼底崇拜的也只有大师兄。上官轻儿也是如此……

大师兄一直都备受瞩目,众星捧月,而自己原本想要努力施展才华的抱负,也从此淹没在了大师兄的光芒之中。

尤其是小师妹来了之后,看到她的眼里只有大师兄一个人,他心里就完全找不到存在感了……

别看他平日里总不正经,他的内心其实很压抑,也就是因为压抑,才会装作一副对任何事情都很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就是太在乎了。

不过,今天听到上官轻儿对他的评价之后,那一句,“他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谁都不能缺少”让他顿时觉得是自己太小气,太看不开了。

虽然他明白,上官轻儿也许是知道了什么,方才才会这么跟自己说的。他也明白,他跟大师兄,在她心里的位置,完全不一样。她不过是在安慰自己,但至少,她没有觉得自己可有可无,那就足够了。

就像是大师兄说的那样,要是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怎么能让别人看得起呢?

风吹雪想开了之后,心情也好多了,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孩子气,连小师妹都懂的道理,他自己却是纠结了这么多年。

再说夏瑾寒,轻车熟路的回到了上官轻儿的房间,发现她还没回来,便安静的坐在床前,脸色有些难看的等着她回来。

方才她对风吹雪的关心,他都看到了,他也不是小气之人,但是看到她对风吹雪那样亲密的样子,他还是觉得很不开心。

上官轻儿跟慕瑶聊了几句,这才回到房间。本来是想去找夏瑾寒的,可是看看时间,这么晚了,也许他都休息了吧?

犹豫了一下,叹口气,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

本以为今晚定又会是一个失眠之夜,便沮丧的低着头,来到床前就扑了上去,结果,意外的扑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啊——”上官轻儿低呼一声,惊愕的抬起头,不安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在看到是夏瑾寒的时候,眼底散发出了一道灿烂的光芒,咧嘴,激动的叫道,“瑾哥哥?你,你不是回去了么?”

夏瑾寒冷着脸,紧紧抱着她的腰,低头靠在她耳边道,“我不来,你今晚怎么睡得着呢?还是,你打算去找你二师兄过来,给你暖床?”

------题外话------

妞们,抱歉,今天更的有些少,实在是晚上一开电脑就收到了各种关于严打扫黄的消息,忙着改文去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