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你若要走我决不挽留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89章 你若要走我决不挽留

第089章 你若要走我决不挽留(精)

夏国京城城郊的不远处,那一座废弃了多年的寺庙旁边,传出了一阵吵闹声。

一边是正在打斗,用尽全力攻击对方的,努力的想要打败对方,以得到上官轻儿的认可的夏瑾轩和赵倾。

一边是正在吃着爆米花,坐在草地上观战的上官轻儿和慕瑶。只见她们两个一脸笑容,将爆米花吃的“噼啪”做响,不时的还会对着那两个正在奋战的人喝彩加油。

“小八,加油,加油,好样的。”

“赵倾,你这点本事,还是回去赵国再练个十年八年再来吧。”

“啧啧,瑶儿,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

上官轻儿手里捧着爆米花,乐滋滋的吃着,一脸鄙视的看着那两个打成一团的男人,然后问身边的慕瑶。

先前她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夏瑾轩,就打算先回太子府,再找人去贤王府看看。

没想到还没回到去,就遇到了一个熟人,那人就是——韩熙然。

她有些欣喜的看着韩熙然,他还是一身蓝色的衣服,那张温润的脸,依然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她每次看着都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她跑到他面前,笑嘻嘻的叫他,“熙哥哥……”

韩熙然显然没有想到会在外面遇到上官轻儿,而且还是穿男装的上官轻儿,差点没认出她来,听着她对自己的称呼,以及她那甜甜的声音,韩熙然轻笑,“小郡主……”

上官轻儿闻言,冷下脸,道,“熙哥哥,不是说好了,没有外人的时候叫轻儿名字嘛……”

韩熙然失笑,目光温柔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长大,显得越发的出落迷人的小丫头,点头道,“好,轻儿。你怎么,穿这样出来?”

上官轻儿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白衣,挥了挥手中的扇子,很神气的笑道,“怎么样,本公子穿这样出来,难道不帅气,不风流倜傥,风度翩翩么?”

她一边说,还一边很得意的抬手抚了抚自己耳边的发丝,装出一副很少玉树临风的样子,简直就跟风吹雪耍酷的时候一模一样。搞笑又带着一点臭屁的感觉,韩熙然哭笑不得。

“嗯,很帅气,若不是你叫我,我还认不出你来了。”韩熙然温润的笑着,好看的双眼中闪着淡淡的喜悦。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道,“哎呀,都是跟我那二师兄相处的多了,我都被他传染了。”

韩熙然但笑不语,目光温柔的看着上官轻儿,打心里的喜欢这个可爱的小丫头。

“熙哥哥,下早朝了吗?”上官轻儿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韩熙然要是下早朝了,那她家那位不也……

“嗯,今儿没什么事,就出来走走。没想到会遇到你。”韩熙然笑着回答。

“糟糕,都这个时间了,我得回去才是,不然府上那位回来了,逮着我不在,又要骂人了。”上官轻儿说着,咬着小嘴唇,急急忙忙的就要离开。

韩熙然当然知道她嘴里的府上那位是谁,看到她着急的样子,笑道,“殿下今儿陪陛下下棋去了,怕是要晚些才回去,轻儿不必着急。”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上官轻儿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深呼吸。似乎真的很怕夏瑾寒似得。

上官轻儿正打算告别韩熙然,去小八府上问问他回去了没有,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来到了身边。

上官轻儿蹙眉,道,“然哥哥?”

青然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太子府么?她今天可是偷偷溜出来的,谁都没带呢……

“轻儿,你可是和八王爷一块出来的?”因为着急,青然甚至忘记了要给上官轻儿行礼,并直呼了她名字。

上官轻儿点头,“是啊,怎么了?”

青然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字条递给上官轻儿,“八王爷被人绑架了。”

啥?小八那个笨蛋……

上官轻儿慌忙打开那字条,在看到上面那清晰的一行字的时候,嘴角猛抽,运功将那字条毁灭,对青然道,“没事,小八不会有事的,咱们去城郊看看就好了。”

这字条自然是赵倾写的,字条上说,他已经找人请了夏瑾轩前去城郊数里处的寺庙前比试,想见到夏瑾轩的话,就立刻独身前往。

想起小时候赵倾拉着她说喜欢她的时候,被她讽刺了,还说让他打败了慕容莲再来找她。那个时候,赵倾对慕容莲说的那一句“总有一天,本皇子会证明给你看,我比你厉害,上官轻儿是我的。”

上官轻儿当时还骂赵倾是白痴,没想到这白痴还真的找来了,怕是没找到慕容莲,就来找夏瑾轩宣战了?毕竟当年夏瑾轩也在场。

啧啧,真是个蠢蛋!

虽然上官轻儿并没有多想见夏瑾轩啦,但人是她带出来的,她总不能让小八出事了。而且,她也有些期待赵倾跟夏瑾轩的比试,所以一颗心变得兴奋了起来。

她对身侧的青然道,“然哥哥,你先回去太子府,一会子寒哥哥回来了,帮我告诉他,我出去一会,很快就回去。”

说罢,又对韩熙然道,“熙哥哥,轻儿去一趟城郊,下次有空再跟你聊。”

韩熙然微微蹙眉,“你一个人去么?我刚好无事,不若陪你一块儿去看看?”

上官轻儿摇头,“不用啦,熙哥哥可是大忙人,轻儿怎么能占用你时间呢,我自己去没事的,轻儿现在可不是好欺负的了。”

上官轻儿说着,眯起眼睛调皮的一笑,转身就要走,“八王爷有难,本相作为百官之首,知道了却不去救,于理不合。”韩熙然说着,吹了一声口哨,一匹白马就从不远处慢慢走了出来。

他温柔的笑着,“轻儿若不让我跟着,那我就自己去好了。”

喂,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好么?

上官轻儿嘟起小嘴,不满的看着韩熙然,“熙哥哥,你这是欺负我。”

“呵呵,若你让我一块儿去,这马便让给你骑着,如何?”韩熙然嘴角含笑,俊美的脸上满是温柔。

这人,当真是奸诈的很啊,不愧是夏国文武双全的第一睿相,当真不好忽悠。

上官轻儿眼珠子转了转,看着身边那乖巧的白马,咧嘴一笑,小小的身子凭空飞起,一下子落在了那马背上,道,“我可不想错过了精彩的比武,熙哥哥这马儿先借我好了。”

话音落,她就驾着马儿飞奔了出去,因为她所在的街道人并不多,所以她骑得很快,一身白色的男装,长发飞舞,衣舞飞扬,让她显得十分的帅气。

当然,韩熙然身为夏国的左相,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呢?上官轻儿这点小把戏他要是都应付一来,就枉称第一睿相了。

起初是因为上官轻儿的动作太快了,让他有些惊讶上官轻儿的好身手,没想到短短四年,她居然真的跟她说的一样,变强了。

惊讶过后,韩熙然轻轻舞动蓝色的长袍,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他的身子就飞快的飞了出去。

上官轻儿骑着马,正得为自己的聪明得意,就感觉身后一重——韩熙然居然跟过来了。

“好快!”上官轻儿惊讶的扭头,看着坐在自己身后那意气风发,温雅中带着一抹狡黠的男人,只觉得这人真的太高深莫测了。

他文蹈武略,琴技一绝,又是皇子们的太傅,武功也这般高强,上官轻儿真的很想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么?

韩熙然含笑看着她惊讶的小脸,接过她手中的马缰,道,“你要是再这么骑马,这马儿怕是马上要把人给踩上了。”

上官轻儿脸一红,回过神来,低着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太吓人了。”

方才那速度,绝对是她远远不能及的,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强大无比,即便她身体里有来自迷林密室里的二十年内力,但她毕竟还小,不能很好的运用。韩熙然身上的那些内力,怕是比上官轻儿的要深厚许多,而且,他早已经能熟练的运用自如,那力量,绝对是上官轻儿的好几倍。

上官轻儿突然有些庆幸,庆幸这个男人是夏瑾寒这一边的,不然的话,绝对会是夏瑾寒最大的威胁。

“呵呵,不是我太快,你是轻敌了。”韩熙然一点都不客气的回答。

好吧,上官轻儿承认,她是有些轻敌,但最主要的还是,她以为韩熙然不会坚持要跟着来,才会这般放心的抢了他的马溜走的。

两人骑着马儿一边先聊着,穿过了繁华热闹的街市,往城郊进发。路上,看到了有卖爆米花的地方,上官轻儿还吵着闹着买了一把捧着,一边吃一边坐在韩熙然的跟前,悠哉悠哉的,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夏瑾轩。

她也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要是绑架夏瑾轩的是别人,她可能会着急会紧张,但要是赵倾的话,她倒是觉得有些搞笑了。

她这四年,这般不要命的训练,还得到了二十年的内力,得到了那可怕的金蚕蛊,功夫也不过如此。那赵倾这些年就算跟自己一样努力,但他去年就回宫接受太子的受封仪式去了,怕是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继续训练,能厉害到哪里去呢?

夏瑾轩虽然也不怎么样,但上官轻儿对他还是有信心的。

所以,两人一起慢悠悠的来到了城郊,准备看好戏,只留下了青然一个人在街道上,看着韩熙然和上官轻儿的背影,有些头疼的想:要是殿下知道轻儿跟左相一起去了城郊,不知道会不会……

他简直不敢往下想了,虽然很想跟着上官轻儿去,但也明白,稳住殿下这边,才能帮到上官轻儿,而且有韩熙然在,上官轻儿是肯定不会有事的,所以乖乖的回到了太子府。绞尽脑汁的想着要怎么跟夏瑾寒汇报上官轻儿的事情。

没想到,他才回到太子府,就发现太子殿下一脸冰冷的站在了房门前,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青然有些头疼的抓了抓头脑,乖乖的来到夏瑾寒跟前。

不等他说话,夏瑾寒就冷冷的问,“她呢?”

她,当然就是指上官轻儿了。

青然低着头,在太子殿下强大的威慑力之下,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今天的事情。

“小郡主和八王爷出去散步,不知何故与小郡主走散,而后八王爷被人掳走了,方才属下收到了那绑架之人的字条,便立刻给小郡主送了过去,小郡主说那是赵国太子所为,让殿下您无需担心,她去去就回来。”

赵国太子?赵倾?

想起上官轻儿的另一个身份,夏瑾寒的双眼眯起,浑身散发出强烈的寒气,一挥手,一掌将青然击倒在地,“你固然是轻儿的护卫,却也是本宫的人,记住你的身份,今后再也的事情,第一个要禀告的,不是轻儿,而是本宫!”

青然被夏瑾寒这一击,承受不住的倒在地方,嘴角溢出了鲜红的血丝,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埋怨,反而跪在地上,低着头道,“属下知罪,望殿下不要责怪小郡主,是属下的错。”

夏瑾寒没有再看青然一眼,只是对青云冷冷的叫道,“牵本宫的马来。”说罢,又道,“若是轻儿有个什么意外,小心你的命!”

青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夏瑾寒发这么大的脾气,但每一次都是为了上官轻儿,他明白上官轻儿在夏瑾寒心中的地位,却没想到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重。他低着头,认命的回答,“若是小郡主有意外,属下定会自觉受罚。”

不止受罚,他会选择自我了结……青然在心里低叹。

而夏瑾寒已经骑着马,带着青云,风一般的离开了太子府。

青然跌坐在地上,只听到了一声来自青云的关怀,“这样的事,不要再有下次了。”

青然无奈的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感觉有些有些无力。其实在这些年的相处中,他早已经把上官轻儿当成了自己的主人,他只是没想到,自己执行上官轻儿的命令,会让殿下这般生气。

是自己太相信上官轻儿的能力了,还是殿下太紧张上官轻儿了呢?

青然不知道的是,夏瑾寒之所以这么紧张上官轻儿,不是因为担心上官轻儿的生命安危,而是因为上官轻儿和赵倾的特殊身份。

……

那边,有人已经为了上官轻儿受伤受累,而这边,上官轻儿却跟慕瑶一起坐在阴凉的草地上,幸福的吃着爆米花,嘴里不时的大声喝彩。

“我觉得那个什么狗屁太子肯定会输。”慕瑶一边狠狠的吃着爆米花,一边大声的回答。

该死的赵倾,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来“邀请”别人跟他比试,她很不屑有木有?最重要的是,她还为了救那个什么狗屁八王爷,被刺了一剑,现在她的肩膀还疼着呢。要是夏瑾轩不把赵倾那个家伙打败了,慕瑶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哈哈,狗屁太子,赵倾,没想到你也能做太子……”上官轻儿大声的笑着,脸上满是鄙视。

她虽然不是真正的赵倾,但这身体却是属于真正的赵倾的,她得知了自己的母亲居然这般对待这这身体之后,就一直对赵国人很不屑。那该死的瑶贵妃还一而再的找人来刺杀自己,这让上官轻儿对赵国产生了明显的敌意。

她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既然被抛弃了,但也遇到了夏瑾寒,她不觉得自己可怜。但是,她都被抛弃了,那个该死的女人还不放过自己,就让她觉得很生气了。

因为恨瑶贵妃,上官轻儿连带着赵倾这个自己的替身也一起恨上了。

上官轻儿挑眉,对身侧的慕瑶道,“瑶儿,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慕瑶嘴角抽了抽,瞪了上官轻儿一眼,“还不是因为你?”说罢,就将经过说了一边,眼中满是后悔。

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她,道,“好了,别生气了,那个狗屁太子的人伤了你,一会小八把他打败了,给你出口气。”

上官轻儿和慕瑶的声音很大,清晰的传进了赵倾的耳朵里,赵倾被气得一脸通红,咬着牙,一边跟夏瑾轩对抗,一边对上官轻儿吼道,“上官轻儿,本太子会让你知道本太子的厉害。”

“哎哟,我好怕哦……你要是连小八都打不过,还是先回去赵国再修炼个十年八年的吧,本郡主可一点都不喜欢弱者。”上官轻儿一脸无辜的说着,却每一句话又都狂妄无比。气得赵倾直跳脚。

自从成为了太子,现在他在赵国皇宫里已经没有人敢得罪他了,他也早就习惯了整日被人奉承敬畏的感觉,突然被上官轻儿这般的诋毁,他怎么承受得住?

而,赵倾一生气,动作也就变得有些不规范,很容易就被夏瑾轩找到了破绽,原本僵持不下的两人,慢慢的变成了夏瑾轩占上风。

夏瑾轩本以为赵倾这人天上狂妄,本身并没有什么本事,不想他年纪虽小,能力却不差,看来这些年也真的有好好的磨练,所以一直不敢掉以轻心。

如今看到赵倾出了破绽,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攻击过去,一掌将赵倾打得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赵倾倒在地上,发出了一阵咳嗽声,显然是被伤到了。

夏瑾轩也粗喘着,目光犀利的看着赵倾,“你输了。”

赵倾咬牙,道,“你,你们耍诈。故意激怒本太子……”

上官轻儿懒懒的坐在地上,晃着修长的腿,笑道,“你这话就不对了,赵倾,你身为太子,就该知道兵不厌诈这个道理,我是在激怒你,但你若是聪明,就不该受到我的影响。”

赵倾气得小脸通红,手紧紧握成拳头,瞪着夏瑾轩道,“我们再来一次。”

上官轻儿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道,“赵倾,你觉得再来一次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这人真无聊,就算他们想打,自己也没心情看了,她还要急着回去太子府跟某人说清楚今天的事情呢,否则,某人肯定又要对自己发脾气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是一样?”赵倾站起来,怒气冲冲的瞪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身上虽然穿着男装,但多年后的她,却比小时候更加迷人了,赵倾看着她,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要占有她的冲动。

这也更加坚定了赵倾要得到上官轻儿的念头。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身子一闪,已经一阵风似得来到了赵倾的面前,小手一挥,赵倾甚至不知道上官轻儿是怎么出手的,他就觉得头上一轻,随即自己的长发就被风吹散,凌乱不堪起来。而原本束在自己头顶的玉冠,此时已经到了上官轻儿的手中。

这一幕,跟当年自己拿箭差点误伤了她,她举着弓说要射回自己的那一幕是何其的相似。不一样的是,当初自己的玉冠是被她手中的箭射落的,如今却是被她亲手拿掉了。可见,上官轻儿的进步之大。

赵倾发丝凌乱,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不远处随手抛着玉冠的上官轻儿,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上官轻儿却是笑的比花儿还娇艳,懒懒的把玩着手中的玉冠,道,“看到了么?就算你打败了小八,你一样不是我的对手,我不喜欢比我弱的男人。而你,还差很远,很远——”

她最后两个字拖的很长很长,气得赵倾的脸一红一白的,险些吐血。

但又不得不承认,上官轻儿说的是实话,他确实还差很远……

他几乎不敢相信,短短四年,上官轻儿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他自己也是很努力的在练习,师父说,能有现在这样的功夫已经是很不错了。也就是因为师父说他可以出师,今后再好好练习巩固加强就可以了,他才会这般迫不及待的跑来找夏瑾轩比试的。

原本他还打算打败了夏瑾轩就去找慕容莲,没想到他不但打不过夏瑾轩,脸上官轻儿也在他之上……

上官轻儿可没空理会赵倾,将手中的玉冠丢回给他,转身,看着一脸赞许看着自己的韩熙然,眉开眼笑的道,“熙哥哥,轻儿是不是很厉害?”

韩熙然点头,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散发着万丈光芒,“很厉害,轻儿已经长大了。”

“嘻嘻……”上官轻儿跑回他身边,扬起头看着高大的他,“多亏当年熙哥哥那一番话,不然轻儿现在怕是不知会变成什么样了。”

韩熙然温润的笑着,抚摸她的小脑袋,“是你自己有本事,轻儿,很坚强。”

韩熙然总给上官轻儿一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所以对他的亲热,她一点都不排斥,反而有些享受。对韩熙然的依赖,跟对夏瑾寒的依赖,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

在夏瑾寒面前,她也会撒娇,会胡闹,但她一点都不想让夏瑾寒看到她不好的一面,他就是她仰望的目标,是她前进的方向,是她的一切。她一直在努力,在拼搏,就是为了离他更近一点,让自己更配得起他。

但在韩熙然面前,她可以放下任何负担,只要安静的享受他最自己的好就好了。有时候她真的会想,要是韩熙然是她的亲哥哥,该多好。那样的话,她在这个世界就不是没有亲人的了。

不过,她也明白,她跟韩熙然与其说像兄妹,其实更像父女。韩熙然都二十五了,自己才八岁,在这个时代,男子十六七生子,并不奇怪。

就在上官轻儿跟韩熙然亲密的说这话的时候,韩熙然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股强烈的寒气。

上官轻儿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凝固,咽了一口口水,心想,不是吧?开玩笑,夏瑾寒追来了?天哪……

她咬着嘴唇,一脸害怕的探出小脑袋,果然就看到了韩熙然的身后不远处,骑着白色的马儿,一身白衣,宛如神祗一般高大的男人……

她分明是让青然回去稳住他的,怎么,怎么这么快就出现了?

上官轻儿从韩熙然的身前出来,怯生生的看了看夏瑾寒的表情,干笑着,道,“寒哥哥,你怎么来了?”

夏瑾寒拉住马缰,一来就看到了上官轻儿跟韩熙然那亲密的样子,让他觉得无比生气。他冷着脸,语气无比的吓人,“看来你已经不需要本宫的帮忙了。”

他一得知她只身前来会赵倾,就担心的急急忙忙赶来了,不想来到却看到她跟别人亲密交谈的画面。他很想不介意,却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上官轻儿一听这语气就知道他肯定又吃醋了,唉,这男人,怎么动不动就吃醋呢?

上官轻儿笑嘻嘻的跑到他身边,一下子跳到马背上,坐在他身前抱着他的腰蹭了蹭,“没有的事,亲爱的,轻儿很需要你。”

她软软的身子,靠在自己的怀里,让夏瑾寒的怒气消散了不少,但语气依然冰冷,“哪里需要?”

“哪里都需要。”上官轻儿坚决的说着,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亲爱的,不要生气了,轻儿就出来凑个热闹而已。”

“凑个热闹,还带着这么多人?”带着这么多人就算了,还想要瞒着他……

“那个,刚刚跟熙哥哥在街上偶然遇到的。”上官轻儿要是还不知道夏瑾轩生气的原因是韩熙然的话,那她就没救了。所以,立刻笑着解释。

熙哥哥?

她叫的倒是亲热。

夏瑾寒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将她推开,道,“如此,你继续偶遇去吧,本宫要回去了。”

“寒哥哥……”上官轻儿紧紧的抱着他的腰,死死不放开,“不要赶轻儿走,轻儿不走。”她的声音可怜兮兮的,就像是马上要被抛弃的小孩一般。

夏瑾寒不由想起了当初刚认识她的时候,她似乎也曾这样无助的抱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不要抛弃她。

当初跟她并没有什么感情,自己都被她给打动了,不顾所有人反对将她留了下来,如今,他跟她早已经有着深厚的感情,又怎么能抵抗的住她这般的撒娇呢?

叹口气,无奈的道,“如此,便跟本宫回去吧。”

上官轻儿欣喜的点头,扬起下巴亲了亲夏瑾寒的脸,笑道,“亲爱的你最好了。”

夏瑾寒被她那调皮的样子逗笑了,手轻轻捏着她粉嫩的小脸,“这么多人在这里,你都不知道害臊么?”

上官轻儿嘟嘟小嘴,道,“我还想,你要是一直跟我生气,我就当众亲你的嘴。”

“咳咳……”夏瑾寒被上官轻儿的童言无忌给呛到了,尴尬的咳嗽着,白皙的脸,染上了几分有人的红色,在这风和日丽的蓝天白云下,在这一片和风轻拂的翠绿草地上,他美得醉人,不可方物。

上官轻儿咽了一口口水,当真差点忍不住扑过去亲他了。这男人,难道不知道他害羞的时候很诱人吗?这样美艳的样子,实在让她觉得很难控制自己好不好……

夏瑾寒从上官轻儿的双眼读到了一抹渴望,心情立刻好了许多,大手轻轻揽着她的腰,淡漠的道,“看什么?”

“看你啊。”上官轻儿老实的回答,而后低着头,深呼吸,一脸正色的道,“以后不许在别人面前脸红,不然要是被那些女色狼给扑倒了,我一定好好收拾你。”

噗……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被女色狼扑倒?她以为谁跟她这么主动么?

夏瑾寒哭笑不得,调转马头,就要带她离开。

上官轻儿转过头,对着身后的人叫道,“小八,瑶儿受伤了,你帮我送她回去,熙哥哥,谢谢你陪我来这里,改天见。”

说罢,又看了看赵倾,不屑的道,“赵倾,你最好别在耍什么花样,别以为你是太子了我就会怕你,哼!”

说罢,对着那些人挥挥小手,就跟夏瑾寒一起离开了。

韩熙然淡然的站在原地,感觉到了来自夏瑾寒的强烈的敌意和怒气,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没做什么吧?怎么就把那位给得罪了?

一开始韩熙然不明白,后来,看到上官轻儿亲了一下夏瑾寒的脸,夏瑾寒的脸色立刻缓和了下来,他才有些后知后觉。

太子殿下这是,吃醋了么?

韩熙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眼前这一幕,却就是这么回事。

夏瑾轩懒懒的看了赵倾一眼,来到慕瑶身边,道,“慕姑娘你没事吧?”

慕瑶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自己肩膀上有些疼痛的伤口,瞪了夏瑾轩一眼,“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没事吗?”

何止是像,你的样子,完全是没事。夏瑾轩心里想着,嘴上却笑着道,“姑娘伤的不算很重,但本王方才只是随意的包扎了一下,若是姑娘不介意,本王带你去看看大夫如何?”

慕瑶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说着,又一脸狡黠的笑着,“那个,本姑娘有些饿了。”

夏瑾轩看了看地上那被吃的所剩无几的爆米花的包装袋,嘴角抽了抽,却还是礼貌的笑道,“本王刚好也饿了,姑娘不介意的话……”

夏瑾轩话没说完,就被慕瑶打断了,“不介意不介意,就是去你王府吃个十天八天本姑娘也不会介意。”说罢,笑嘻嘻的起身,道,“走吧,饿死我了。”

夏瑾轩额头流下了几根黑线,干笑着,对身边的韩熙然道过谢,便无语的跟上了慕瑶的步伐。

大家都离开了,韩熙然也上了马,慢悠悠的在阳光下走着,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上,笑容依旧,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并不开心。

很多东西,习惯了之后就会变成一种本能,就好比他脸上那公式化的笑容一般,习惯了之后,不管是开心还是不开心,笑容都会出现在这张脸上。

……

太子府。

上官轻儿回来之后,就看到青然跪在大殿前面,低着头,一脸愧疚。心里有些疑惑的跑过去,“然哥哥,你怎么了?”

听到上官轻儿的声音,青然挤出一抹笑意,抬眸对上官轻儿笑道,“小郡主,你安然回来就好了。”

“你,你……”上官轻儿眉头紧皱,发现青然的嘴角似乎还有干了的血迹,当即转身,不满的对夏瑾寒道,“寒哥哥,然哥哥做错什么事了,你为什么……”

“本宫是要让他记住自己的本分,他不是跑腿的,而是你的替身护卫!”听到上官轻儿对自己的责怪夏瑾寒的脸色变得很冷,语气也没有一丝温度。

就因为这样,他就打伤青然,还让他一直跪在这里?

上官轻儿有些生气,瞪着他道,“可他也是因为听我的话才会跑回来的,你要责怪就怪我好了,关然哥哥什么事?”

“本宫不需要愚忠的下属,你,更不需要。”夏瑾寒冷冷的说着,抬脚就往屋子里走。

上官轻儿一把拉住他,咬着嘴唇,抗议,“那你也不能打人啊……”

“你心疼?”夏瑾寒一生气,这三个字就脱口而出。

说完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别开脸,推开她道,“你先管好你自己,不想你身边的人被你连累,就乖乖别乱跑。”

不想身边的人被她连累就别乱跑?他把她当成什么了?她又不是他的宠物,为什么就要乖乖的留在这太子府上,去哪里都要跟他请示呢?

上官轻儿觉得很委屈,也很生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手紧紧握成拳头,大大的双眼布满的瞪着夏瑾寒,“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呢?我是人,不是你的宠物,为什么我连出门的权力都没有?我现在不是三岁小孩,我有能力保护自己,我也有权力拥有私人空间,我有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的朋友。你把我关在太子府,是真的关心我,还是在自私的不愿让我跟外面的人接触呢?”

“我知道你对我好,可你也不能就这么限制了我的权力和自由。”

许是因为生气,上官轻儿的话说的有些冲。四年后再次跟他重逢以来,她一直都很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但是他却总是动不动就对自己生气,她跟别人走的近了一点,他就不爱理人。

她也知道,他这个人很孤傲,他身边没有别人,就自己跟他比较亲近,他其实也是很孤单的,所以才会把自己看的这么紧。她也很心疼他,总是在他身边陪着他,不让他觉得孤单。她知道他很疼自己,所以她也是用尽了自己的一切去爱他,希望让他感到温暖,希望他能经常露出笑容。

但他最近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这让她觉得自己很不自由,她本是自由飞翔的小鸟,他却要将她关在笼子里,她不喜欢这样。真的不喜欢。

有些情绪,压抑的久了,就容易爆发出来,此刻的上官轻儿就是这样。

她知道自己不该对他发脾气,可是看到青然好端端就受伤了,她真的忍不住。

夏瑾寒没想到她会这么跟他说话,也是愣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双眼满是不敢相信的看着上官轻儿似乎要将她看穿一般。

原来,自己对她的关怀,已经变成她的负担了么?是不是自己最近太过紧张她,让她觉得不自在,觉得厌烦了?

夏瑾寒的手也紧紧握成拳头,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手心留下了一排排深深的半月形印记。但这一切仍是不够,他还是承受不住她这几句话的打击。

他曾以为自己是很坚强的,可谓是坚不可摧,面对朝堂上的政敌的刁难和排挤,他能应付自如,毫不费劲。面对敌人的冷嘲热讽和恶意的言语,他也早已经麻木,淡然的回击,没有丝毫犹豫。

他以为他早已经练就了神功,可以成功抵挡外界的任何伤害,此刻才知道,他的神功,对她是透明的,完全没有效果。

她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刺进了他的心脏,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以及那鲜红的血不断滴落的声音……

他咬牙忍住喷涌而出的悲伤和痛苦,额头的青筋暴起,却转身不去看她,只是淡漠的留下了一句,“你若是觉得我束缚了你,便离开这里,去寻找你的自由,我绝不会阻拦。”

说罢,他僵直着身子,一步步的走开。

没人知道,他这每一步的踏出,都带着多大的痛苦,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方才那一句话,到底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

他是害怕失去她,比任何人害怕。但若他对她的爱会成为她的束缚,让她觉得不自在,那他便放她离开,绝不阻拦。

她长大了,他也该明白的,她,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远远的离开他的世界,他也是因为知道这个残酷的现实,才会一直想要紧紧的将她拴在身边,不让她离开自己。

但,有时候爱就像是指尖的流沙,你握得越紧,就流逝的越快……

夏瑾寒闭上眼睛,心脏传来了一阵阵强烈的疼痛,让他几乎撑不住想要晕倒过去。因为过度的悲伤和愤怒,夏瑾寒体内那一直压抑的很好的力量变得有些不受控制。

那从上官轻儿转移过来的将近五十年的内力,与他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并不能完全融合。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努力的调和,练习,希望能早日将那些力量转化成自己的,否则那样霸道可怕的力量留在他身上,迟早都会变成一种负担和隐患。

这段时间,经过他的努力,加上吃了从师父那里得来的金丹,已经好了许多,那些曾经乱窜的不安分的力量,已经被压制下去,只要假以时日,好好的磨练,就不会再对他的身体有任何威胁。

但,要融合两种力量,对人的要求很高,必须不骄不躁,不能着急,也不能随意动怒,否则,怒火攻心,很可能就激起那强大的力量,被那些力量反噬,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上官轻儿方才的那一席话,夏瑾寒却哪里还记得这些?他的理智早在听到她大声的不满的控诉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消失了。他除了伤心,就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心痛!

走进书房的那一刻,夏瑾寒强撑着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胸口涌起一股腥甜,随即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身子一个踉跄,他险些摔倒在地上,幸好扶住了桌子,才稳住身子。

“殿下……”一直跟在夏瑾寒身后的青云是最了解夏瑾寒的身体的,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明白是那些内力出问题了。虽然殿下一直隐藏的很好,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承受化解了那些内力,但青云明白,那些内力太霸道,要是平常人,怕是早被逼疯了。

当初上官轻儿没有被那力量逼到绝境,不过是因为她体内有金蚕蛊,而夏瑾寒却单单靠他身体里原本的力量来克制那些霸道的内力,本就是很危险的事情,如今又动怒了,而且似乎还气得不轻……

这么下去,肯定会出事的。

夏瑾寒抬手,有气无力的对青云道,“你什么也没看到,不准告诉任何人。”

青云咬着牙,看着夏瑾寒痛苦的样子,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尤其是她,别让她知道。”他说着,就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床前倒下,眼角带着一抹愧疚。

也许是他将她看得太紧了,她才会这般反抗自己,罢了,她若是要走,便让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