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高手过招,局中有局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95章 高手过招,局中有局

第095章 高手过招,局中有局

夜深了,太子府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悠扬的琴声,断断续续的弥漫着,听起来十分悦耳。*

但,太子府一角的围墙上,此刻的气氛却有些紧张,有些诡异。

慕容莲懒懒的眯起眼睛,妖娆一笑,对夏瑾寒道,“太子殿下过奖,本王一向闲散,不受拘束,若太子殿下不介意,可否借太子府的围墙,让本王休息一晚?”

夏瑾寒面无表,冷若冰霜的回答,“恐怕要让九王爷失望了,本宫这围墙,不借。”

他这话,说的很是直接,不留丝毫余地,也很干脆,仿佛就是在说一句无关痛痒的话一般。

慕容莲嘴角抽了抽,道,“夏国太子竟这般小气,连一个围墙都不愿施舍本王留宿么?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你?”

“这里是夏国,而非飞雪国。”夏瑾寒依然冷的吓人,一身白衣胜雪,站在那屋顶之上,漠视一切,浑身散着王者气息。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是在你飞雪国说这些话,也许有人会信,但是在夏国,夏瑾寒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层次,这些诋毁的话,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这话,不但体现了夏瑾寒的自信,更是给人一种狂妄的感觉。当然,这个男人,也有他狂妄的资本。

“太子殿下真是自信。”慕容莲冷笑,很不爽被人俯视的感觉,便站起来,远远的与屋顶的夏瑾寒对峙,两人的周围都散出了一股强大的杀气。

“非本宫自信,九王爷若今夜宿在本宫的围墙上,才会让人误会。”他的话说的很隐晦,却又能叫人听得明白,骂人也骂的很有技巧。

慕容莲咬牙,看着不远处正在弹琴的小丫头,妖娆一笑,“怎么说本王也是丫头的朋友,太子殿下这般行为,就不怕丫头会不开心?”

不开心?他还没不开心呢,她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下午上官轻儿跟这个妖里妖气的男人共乘一辆马车,就已经叫夏瑾寒很窝火很不爽了,如今大半夜的,这个男人还跑来偷看,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手中洁白的玉扇微微抬起,指着慕容莲,冷冷的道,“她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想做她的朋友,先打败本宫再说。”

慕容莲也早就想跟夏瑾寒过招了,这个男人一向强大的叫人畏惧,但如今,自己也不是好惹的,这些年来的努力,可不是闹着玩。

于是,慕容莲也拿出了自己身上的短剑,眯起眼睛跟夏瑾寒对视,道,“本王早就想跟太子殿下切磋了,今日能让太子您亲自宣战,实在是本王的荣幸。”

说着,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移动身子,用闪电般的速度,打成了一团。

白色的玉扇,散着洁白的光芒,扇子过处,带起一阵狂风,寒冷的风,犀利的犹如剑锋一般,可谓是削铁如泥。

泛红的短剑,在灯光下反射着诡异的红光,丝毫没有怠慢,迎接着对方的玉扇,力道和气势并不比夏瑾寒的差。

为了不影响到院子里正在弹琴的上官轻儿,夏瑾寒有意往身后的位置移动,引着慕容莲一起,躲开了上官轻儿的视线。

上官轻儿也是习武之人,虽然年纪尚小,造诣不深,反应却很敏锐。若让她知道自己在这里跟慕容莲打架,也许,会生气。

他只愿她每日笑靥如花,无忧无虑,做她想做的事,其他的一切,都交给他吧。

两人的身影都极快,不管是出招还是变换招式,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觉得有一红一白两道诡异的光芒,在太子府的屋顶上交织着,美得诡异。

他们的周围,弥漫着浓烈的杀气,吓得栖息在附近的鸟儿纷纷振翅飞走,生怕被他们的剑气所伤,殃及无辜。

夏瑾寒始终冷着一张脸,目光阴沉,带着一抹欣赏,优雅的挥舞着手中的玉扇,看似像在跳舞,实则招招致命。

慕容莲嘴角含笑,宛如暗夜盛开的带刺玫瑰,招式灵活迅速,一点一滴的反击,丝毫不觉得费力。

夏瑾寒从不敢轻敌,面对任何敌人,他都不会轻视。但眼前的慕容莲,却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太多,叫他有些不敢相信。

四年前的慕容莲,虽然轻功了得,时常在皇宫里飞来飞去的,也不会被抓到,但他武功并不算太好,连青云他们都不如。

短短四年的时间,这个男孩已经长大成人,他的功力居然也增长的如此迅速,实在叫人惊讶。

不过,慕容莲要是不强,夏瑾寒还不屑将他当对手,要是今日这一战,慕容莲轻易就输给了自己,就不能称其为最强劲的对手了。

许久不曾遇到这么强大的对手,夏瑾寒和慕容莲的表都有些小小的兴奋。

都说高处不胜寒,夏瑾寒多年前就已经是这夏国高手中的高手,往日能跟他过招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也就只有师父和球叔,武功与他相当。多年来,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强大的对手。

而慕容莲,自从磨练出来,也一直在寻找强大的对手,希望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不得不说,他这些年找过不少所谓的高手过招,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夏瑾寒来得强大。所以,这一架,慕容莲也打得很爽,虽然自己最珍视的脸几次被击中,却依然掩饰不了他心中的激动。

高手过招,从来都是高深莫测的。

他们在屋顶上打了整整半个时辰,大夏天的,两人身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双眼却愈的明亮起来。

此时,院子里的琴声突然停下了。而,他们两个还没有分出胜负。

慕容莲和夏瑾寒都微微蹙眉,有些分神,担心要是被上官轻儿现了,他们怕是都少不了要挨骂。

即便有些担忧,两人却都不曾有丝毫松懈,洁白的玉扇和泛红的短剑碰撞,出一阵清脆的声音,战火,依然在持续。

又过去一刻钟,夏瑾寒开始觉得不安起来,往常这个时间,上官轻儿弹琴累了,就会回去房间休息,或者去书房找他,若她现自己不在……

明白这场战斗不得不速战速决,夏瑾寒咬牙,运气,将内力凝聚在手上,化成凛冽的掌风,直直的朝着慕容莲的胸口撞击而去。

好强悍的内力!

慕容莲心底一惊,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用尽了全力,避开要害,生生的受下了夏瑾寒这几乎是致命的一击。

“嗯……”慕容莲的身子退后了好几步才站稳,一张妖孽般的脸,有些狰狞的看着夏瑾寒,忽而妖娆一笑,道,“太子殿下好内力,本王佩服。”

“你,输了。”夏瑾寒却懒得跟他多说,丢下这冰冷的一句,便冷着一张脸,转身,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白的纯粹,白的高贵。

慕容莲的手紧紧握成拳头,额头的青筋暴起,气得瞪圆了眼,看着夏瑾寒的背影,道,“这一次输了,还有下一次,总有一次,本王会打败你。”

夏瑾寒冷笑,“你是个不错的对手。”这句话,算是认可了慕容莲的能力,但听起来却有些不舒服。

慕容莲笑了笑,懒懒的拂去颊边的青丝,笑道,“你也是个强大的对手,你最好一直这么强大,否则,我一定会把丫头抢过来。”

“你,不配。”冰冷的语气,没有丝毫温度,却能气死人。

慕容莲被气得脸色涨红,死死咬着牙,恨不得将这个该死的男人给杀掉。但,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他不是很自信,觉得自己很厉害就能得到丫头了么?那,就让他有点危机感吧……

“我配不配我不知道,但夏瑾寒,你却是真的不配。”慕容莲冷冷的看着夏瑾寒,嘴角的笑,邪恶无比。

夏瑾寒本不想再理会慕容莲,听到这句话,却停了下来,转身,目光冰冷的看着慕容莲。

慕容莲妖娆的笑着,就像是带着鲜血的彼岸花,诡异无比,“若你配,就不会要一个女人去为你拼命,若是丫头哪天死了,一定是因为你。”

夏瑾寒的咯噔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疑惑,更多的是冰冷,樱色的薄唇,微微张开,“什么意思?”

轻儿怎么了?

夏瑾寒不安的抿着双唇,目光炽热的看着慕容莲。

慕容莲却是嘲讽的笑着,懒懒的道,“你不是觉得只有你能配的是丫头么?呵呵,自己去领会,别怪本王没提醒过你,你若没有本事保护他,本王绝不介意将她带走。”

说完,慕容莲也不再多话,转身,风一般的离开了。

只是,他才回到春意楼的房间,就觉得胸口一阵沉闷,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但他此刻的笑容,却十分的妖娆,“夏瑾寒,果然是个强劲的对手,呵呵……”

……

慕容莲离开之后,夏瑾寒的嘴角也溢出了一抹鲜红。刚刚为了尽快打败慕容莲,他不惜动用了原本用来压制从上官轻儿身上转移过来的霸道内力的力量,没有了那力量的压制,体内的内力再次变得有些絮乱起来。

夏瑾寒调息,拭去嘴角的血丝,飞身回到浴室里,褪去衣衫,坐在浴池,便开始打坐调息。

这浴池用特俗的玉石砌成,具有独特的功效,能帮助身更快的恢复体力,调整气息。浴池里的水,是纯天然的温泉水,也具有凝神的作用,对疲惫之人来说,效果极好。

夏瑾寒褪去一身衣衫,端坐在浴池中间,温暖的泉水,漫在他的胸口下边,散着一阵雾气,让这浴室看起来很是梦幻。

青云安静的守在浴室门口,一声不响的守护着夏瑾寒,没有让任何人去打扰。

夏瑾寒从浴室出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

此时,已经是深夜,夏瑾寒一身单薄的白色长袍,长半干,披散在脑后,像是纤尘不染的仙人,从浴室走出来,美得惊心动魄。

尤其,他胸口处微微敞开,腰带松松垮垮的绑在腰间,随意而又**不羁的样子,就是青云看了,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殿下穿这样出来,是要去勾引人吗?天啊,别说是女人,就是男子怕是都没几个能抵抗他这般香艳的诱惑。

青云低着头,不敢去看夏瑾寒绝美的样子,心里一遍的告诉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夏瑾寒狭长的双眸,淡淡的扫了青云一眼,问,“轻儿可有来过?”

青云点头,道,“回殿下,小郡主半个时辰前来找过您,属下告诉她您在疗养,她便先回去了。”

夏瑾寒的语气很冷,“那天,她知道什么了?”

青云一开始有些迷茫,不明白夏瑾寒为何这么问。壮着胆子抬眸看了他一眼,现夏瑾寒浑身都被冰冷的气息包围着,顿时有一种要被冻结的感觉,慌忙低头,有些不安的回答,“小郡主,不曾知道什么。”

“青云,你知道欺骗本宫的后果。”夏瑾寒居高临下的看着青云,没有表的脸,美得极致,也危险的叫人不敢直视。

难道,殿下已经知道小郡主打算去找翠玉雪花的事了?

青云不安的低着头,单膝跪地,道,“殿下恕罪,小郡主其实……”

“我都知道了。”青云的话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了上官轻儿稚嫩却又坚决的声音。

她一身红色的长裙,踏着缓慢的步子一步步朝着他走来。

夏瑾寒呼吸一滞,看着如此妖娆动人的上官轻儿,内心一阵悸动。

上官轻儿来到夏瑾寒身边,抬起头跟他对视,道,“我都知道了,你不用再瞒我,也不要再逼问云哥哥了。是我不让他告诉你的。”

夏瑾寒深深的看着这个娇小的丫头,低声道,“那不是你的错。”

上官轻儿点头,小手拉着他温暖的大手,眨了眨清澈的双眸,仰着头看他,道,“所以,你也不要再隐瞒我什么了,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夏瑾寒蹙眉,不明白上官轻儿的意思。她既然知道了,为何又这般说?

上官轻儿看着他蹙眉的样子,嘟嘟嘴,道,“干嘛这么看着我,你因为生气,导致体内的力量反噬,差点丢了小命,这样的事,难道我不该知道吗?如今师父和球叔已经帮你治好了,你还想瞒着我?”

治好了?她真的只知道这么多吗?

夏瑾寒有些怀疑的看她,却只在她的眼底看到一片纯洁和清澈。

他又差点忘记了,这丫头的双眼,永远都是这么清澈的,尤其是她在说谎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破绽。

也罢,她既然这么说了,他信就是。

有些事,不必说破,双方心里明白就好,若,她真要瞒着自己,只要不是太严重的事,他不会拆穿。

温柔的将她横抱起,夏瑾寒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道,“是我不好,以后不会再瞒着你。”

上官轻儿这才消气,双手圈住他的脖子,靠在他性感的胸口,满意的蹭了蹭,“这还差不多。”

“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事瞒着我,你不喜欢我隐瞒,我也不喜欢你不老实。”夏瑾寒眼底闪过一抹精光,说完之后,一双犀利的眸子,紧紧的锁在上官轻儿的身上,想看看她的反应。

上官轻儿没想到这男人这么腹黑,这么阴险,当即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很乖巧的回答,“那是当然的啊,轻儿什么时候有事瞒着你了?”

真的,没有吗?

夏瑾寒只笑不语,两人回到房间,相拥而眠。

只是,这一夜,他们都睡得很不安稳,或者说,两人都失眠了。

上官轻儿想到自己很快要离开,心里满是不舍,想到今后再不能这般靠在他怀里撒娇,就有些难过。

而夏瑾寒,却是有些不放心身边的小丫头。他肯定,慕容莲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说那种话,但,若真如慕容莲所说,这丫头,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

两人心思各异,一晚上都没睡好。

黎明时分,夏瑾寒终于忍不住按住怀里不安分动来动去的小丫头,低沉的声音,宛如佳酿,香醇无比,“睡不着?”

上官轻儿撇撇嘴,明白身边的某人也是睡不着,乖乖点头,“嗯。”

“做亏心事了么?”夏瑾寒狭长的眸子含笑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当即反驳,“哪有,我能做什么亏心事啊?”

“这只有你知道,不做亏心事,你能这般不安?”夏瑾寒嘴角含笑,语气却有些犀利。

上官轻儿有些不安的看着夏瑾寒,心想,莫不是他知道什么了?他这每一句话,听起来都别有意味的……

“就是没做亏心事才不安好么?”上官轻儿郁闷的说着,嘀咕道,“你这么一个刚出浴的大美男躺人家身边,人家整夜都想着不要去偷看你、偷摸你、偷亲你了,哪里还有心思睡觉啊?”

“咳咳……”她还能,再雷点儿么?

夏瑾寒的脸色一阵通红,敲了敲她的小脑袋,道,“小色女,年纪轻轻就开始想些有的没的,也不知道害羞。”

上官轻儿嘴角勾起,得意的笑道,“我为什么要害羞,你亲人家的时候,不也没害羞。”

噗……她这是什么意思?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是自己在欺负小女孩?

夏瑾寒嘴角猛抽,瞪着她道,“我亲你,又不算什么,为何要害羞?”

“那我想要摸你,也不算什么啊?又没有真的摸,为什么要害羞?”上官轻儿立刻牙尖嘴利的反驳。

这话,倒是让夏瑾寒语塞,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半响才脸色怪异的看着她,道,“这么说,你是求而不得,故而睡不着?”

额……这,有关系吗?

貌似有!

上官轻儿咽了一口口水,点头,“是又如何?”

“是的话,本宫便牺牲色相,让你睡个好觉罢。”夏瑾寒说着,抓着她的小手,逼近她,俊美的脸在她的面前放大,好看的双眼,幽深的像是无底洞,一旦望进去,就会被深深的吸引。

他这是,要满足自己的……索求?让自己亲他?

上官轻儿咽了一口口水,闭上眼睛,心跳如雷,闷闷的回答,“谁,谁要亲你了。睡觉,讨厌。”

夏瑾寒嘴角勾起,神仙般无邪的脸上带着一抹狡黠,“真的不要?”

“不要!”

“可是我睡不着。”夏瑾寒很无赖的开口,接着就低头堵住了她嘟的老高的小嘴。

软软的小嘴,有着属于她的特有芳香,永远这般诱人,每每接触,都让人欲罢不能。

夏瑾寒呼吸急促,将她按在**,深深的亲吻,一点一滴的品尝,就像是在品尝世上最美味的佳肴,表认真,投入。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心跳不安的狂奔着,鼻间全都是他身上熟悉而又美好的味道,头脑已经一片空白,再来不及思考更多。

安静的抱着他,微微张嘴,无声的迎接。

清晨 第 096 章 ?”

绿儿愣了愣,慌忙点头,“是,是的,小姐。”

“去,找人来,想办法将这东西放进邱云梦的房间里。”容紫菱说着,回到房间拿出了一直扎着许多针的布娃娃。那娃娃的身上,赫然写着“夏雨琳”三个大字。

绿儿慌忙接过那那娃娃,嘴角含笑,道,“小姐,您这招高明,就让夏雨琳和那邱云梦去争去,小姐您只需要在这几日好好留在府上,过几日皇后娘娘去福缘寺祈福的时候,再出去就好了。”

容紫菱满意的瞒着这个机灵的丫头,笑道,“那是当然。三天后,皇后娘娘就要去祈福了,记得这三天之内,将这东西放进邱云梦的房间,并找机会将消息透露给夏雨琳。”

“是,奴婢遵命。”绿儿讨好的笑着,然后有些同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婉儿,拿着布娃娃离开了。

上次在元王府的事,已经让容紫菱恨死了夏雨琳和上官轻儿,但是这次的事,既然扯上了邱云梦,她不介意让夏雨琳也卷进来,让这浑水搅得更浑浊一些。

只是,有些便宜了上官轻儿,因为她住在太子府,跟太子太亲近,很多事,倒显得不好下手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成功住进太子府,就是上官轻儿的死期。

想着想着,容紫菱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狰狞的笑容,看在婉儿的眼里,就好像是地狱恶魔出的一般,十分吓人。

……

第 096 章 ,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

看到那慌忙离开的侍女,夏雨琳就是再傻也能想得到,这事跟容紫菱有关,那侍女,怕是趁机来打探消息的。

于是,一怒之下,便对邱云梦冷冷的道了一句,“邱小姐最好把这件事查清楚了,再给本郡主一个交代,否则,就别管本郡主不客气了。”

说罢,意有所指的补上一句,“有些人既然这么想找死死,何不送她一程?哼!”

看着夏雨琳离去的背影,邱云梦眼中的光芒也深了深,眼底闪过了一抹杀气,嘴角微微勾起,那笑容,十分的阴冷吓人。

王夫人却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来势汹汹的夏雨琳,居然就这么走了,扭头,看到了自己女儿那可怕的表,眉头微皱,道,“梦儿,你怎么了?”

邱云梦恢复了最初的笑容,对王夫人摇摇头,道,“没事,娘,咱们回去吧,这件事,咱们交给官府来处理便是了。”

王夫人点点头,道,“好,你最近总是熬夜,也累坏了吧,快回去休息吧,明儿还要去城东祈福,要打起精神来才是。”

邱云梦点头,乖巧的带着身侧的侍女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上官轻儿摸了摸鼻子,有些意犹未尽的道,“这么快就看完了?真没意思,夏雨琳真是个蠢蛋。”

夏瑾寒揉着她的,笑道,“还想看?”

上官轻儿点头,意犹未尽,清澈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他,

夏瑾寒捏了捏她的小脸,道,“那便让你再去看看。”说着,伸手揽着她的腰,抱着她往前飞了一会,在一屋顶停下,掀开一片瓦,示意上官轻儿低头去看。

上官轻儿不低头看还好,这一低头,却是惊呆了。

这里似乎是邱云梦的房间,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张摆着茶具的桌子,桌子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一身玄色长袍的男子,男子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阴冷的双眼,阴鸷的吓人。

邱云梦一进来,就看到了那个男人,当即呼吸一滞,低着头,战战兢兢的来到男人的面前,道,“主人,您怎么来了?”

“砰”一只装满了滚烫茶水的杯子,直直的砸在了邱云梦的脸上,那滚烫的开水,烫的她尖叫出声。

“啊,主,主人,为什么……”邱云梦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那个带着半截面具,看起来阴鸷吓人的男人,脸上传来一股**辣的疼,叫她有些承受不住。

“蠢货。”男人起身,冷冷的喝了一声,就低头,揪起她的衣领,眯起眼睛,道,“你以为外面传出对你有利的流,就是真的对你有利,你真能成为太子妃了?愚蠢之极。”

邱云梦低着头,不敢去看男人的双眼,道,“奴家知错了,主人,奴家的脸……”

她的脸要是毁了,明日可怎么去见皇后?

男人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丢开她,扔了一盒东西给她,道,“脸别留下痕迹,明日福缘寺一行,你和容紫菱只能活下一个。上官轻儿必须死,明白了吗?否则,我会叫你生不如死!”

------题外话------

今天终于憋出45点了,哈哈哈,我好强大!

嗯,话说,转眼间文文就60万字了,好快有木有。这才一个多月……伦家这是在用生命码字啊,哈哈,所以妞们要多珍惜伦家才是,(*^__^*)嘻嘻……

话说,虽然上不了月票榜,还是觉得月票好少,~(>_<)~哭瞎。继续苦逼的码字去了……

推荐一下清溯的读者群,欢迎妞们加群:105696828,敲门砖:文中任意角色名(不输入验证信息可能会被拒绝加群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