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等我,一路相随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99章 等我,一路相随

第099章 等我,一路相随 文 / 清溯

夏末初秋的天气,清晨,还有些凉意。

上官轻儿一身绿色的长裙,头上别着一串红色的珠钗,一枚简单的玉簪将长发固定,看起来干脆利落,却又不失可爱俏皮。最是那一双清澈的眼睛,在清晨初升的阳光下,比那最耀眼的阳光还要闪亮。

她站在太子府的门口,目光始终落在送自己出来的夏瑾寒身上。

他依然一身白色的长袍,纤尘不染,朝阳下,他白皙的脸,泛着淡淡的粉色,狭长的凤眸,幽深无比,深不可测。他微微抬起手,阳光下,抚摸她墨色的长发。

上官轻儿站在阳光下,朝阳染红了她的发,也红了她的脸,她抬头,清澈的双眼,对上他幽深的双眸。

“寒哥哥,回去吧。”上官轻儿忍着心酸,笑着说。

夏瑾寒低头,目光幽深的看着她,眼底平静无波,内心却早已经波涛汹涌。千言万语,此刻却只化成一句,“去吧,我做好饭,等你回来。”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下厨,也是第一次为一个人做到这般地步,可他却知道,今晚这顿饭,她不会回来吃了。

但是他肯定,这顿饭,他很快就会给她补上的,很快……

上官轻儿转身,低着头,爬上了那辆奢华的马车,扭头的那一刻,风浮起了夏瑾寒身上的长袍,将他的衣服吹的鼓鼓的。他的三千青丝,也因此随风飞扬,白皙无暇的脸,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樱色的双唇紧抿着,狭长的双眸深不见底,没有表情的脸,却显得更加的动人。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忍住要冲过去抱着他,将这一切都告诉他的冲动,闭上眼睛,深呼吸,而后笑道,“回去吧,亲爱的,轻儿很快就回来了。”

很快,很快就会回来,她不会去太久的,一定不会的……

“等……”夏瑾寒微微张嘴,声音很轻很轻,上官轻儿根本听不清他说的是“等你”还是“等我”。

当然,这个时候,她自动的将他的话理解成了“等你”,因为他说过,他会在家里,给她做饭。

只可惜,她今晚怕是没有口福了。

但是,总有一天,她会把这顿饭给吃了的。

夏瑾寒,你做的饭,只能给我一个人吃,你,是我的一个人的。

站在太子府的门口,看着那辆马车慢慢的,渐行渐远,夏瑾寒的双眸也慢慢的眯了起来,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杀气。

青云抬眸,也望着那远去的马车,心里不免有些着急,道,“殿下,小郡主她……”

殿下怎么能就这么让小郡主离开了?他若是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罢了,他既然什么都知道了,为何……

夏瑾寒垂眸,嘴角微微勾起,道,“备马,进宫。”

“啊?”小郡主都走了,他还进宫做什么?青云一脸惊讶。

夏瑾寒却已经转身走进了大殿,只留下一句冰冷的声音,“本宫身子不适,要去跟皇上禀告,前去凤城的别院静养半年。”

闻言,青云双眼立刻绽放出了灿烂的光芒,激动的看着夏瑾寒,道,“是,属下遵命!”

太好了,他还以为殿下会就这么让小郡主离开了,没想到,哈哈……殿下真心是太腹黑了,不知道小郡主见到殿下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青云欣喜的跑去备马,准备好了行囊,随即就跟着夏瑾寒进宫去了。

兆晋帝一向心疼夏瑾寒,虽然前些时间被人挑拨,对夏瑾寒起了疑心,但这毕竟是他的儿子,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怎么能不心疼?

所以,夏瑾寒提出,交出部分兵权,前去凤城静养的时候,兆晋帝是立刻就点头答应了。

最近朝堂比较平静,但夏瑾寒最近风头太盛,就算朝堂再平静,他还是免不了要整日的应付那些政敌的刁难。所以,兆晋帝觉得,让他去休养一段时间也好,免得他累坏了。

况且,夏瑾寒交出的那一部分兵权,是夏国很重要的一个军队,兆晋帝早就想收回,但又一直没有找到理由,所以一直没有动作。如今夏瑾寒主动提出来了,他心里自然是高兴的。这一高兴,还能不答应夏瑾寒的要求么?

于是,当天早上,夏瑾寒就跟太后和皇后告别,说,要带着上官轻儿去凤城静养一段时间,因为时间匆忙,上官轻儿还在太子府上准备,今儿就没有进宫来。

太后和皇后当然是心疼夏瑾寒的,听到他说要去休养,心里是又欣慰又不舍,几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放夏瑾寒离开。

……

马车辘辘前行,很快就出了城,来到了普崖山脚下。

山脚处,慕瑶和风吹雪,明夜等人已经侯在了那里,正再等上官轻儿过来。

青然将马车停下,上官轻儿跳下马车,蹙眉道,“你们这是来送行的?为何带着这么行礼?送我的吗?”

风吹雪将包袱丢上马车,笑道,“小师妹你要去磨练,怎么能没有师兄陪着呢。师兄这么疼你,当然是要跟着你一起,在路上照顾你的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那一身蓝色衣衫,凉风中,风度翩翩的风吹雪,道,“二师兄,我看你是跟着我去找美女的还差不多。”

风吹雪一拂长发,得意的笑道,“小师妹,人艰不拆啊,你就不能不要说出来么?”

噗……这人,脸皮已经厚到无人能及了。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虽然对他们的行为很感动,却不能点头,“二师兄,四师兄,瑶儿,你们回去吧,我身边有然哥哥和梨花姐姐,不会有事的。你们不在,我的清寒斋可就要倒闭了。”

说着,上官轻儿又把流花拉下马车,道,“流花姐姐也留下来,跟瑶儿一起,帮我打理清寒斋吧。”

“郡主,你怎么能丢下奴婢,不管去哪里,奴婢都跟着你。”流花闻言大惊,立刻拉着上官轻儿,眼底满是泪水。

上官轻儿摇头,道,“流花姐姐,此去危险太多,你去了只会拖我后腿。而且,我的清寒斋需要你。”这话,也许有些伤人,但上官轻儿却不得不这么说。

流花的武功很一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她不希望流花跟着她去受苦。流花还要说什么,却被上官轻儿制止。

“流花姐姐,你放心吧,有梨花姐姐在,我不会有事的,这是命令,你留在普崖山,一会,让师兄们带你上去。”这句话,已经是将命令二字都说出来了,可见,上官轻儿是铁了心的不让流花跟着的了。

流花心里虽然难受,却也很感动上官轻儿的体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算你不让我们去,我们也会去。”明夜见上官轻儿要赶他们走,不冷不热的说道。

上官轻儿扭头一看,才发现他们身后居然,还有好几匹马在吃草……

看来这些人是赶不走的了,上官轻儿也没有再浪费口舌,只是对慕瑶道,“瑶儿,你回去吧,二师兄和四师兄陪我去就好了。”

慕瑶闻言,一口气跳上了马车,道,“为什么不赶他们走?你去历练,就想丢下我?没门……”

说罢,又道,“你的清寒斋,有流花在打理,能出什么事呢?再说了,球叔这两天就出关了,我已经让红儿姑娘告诉球叔,让球叔也给你打理一下。还有还有,那个狗屁八王爷不也会帮你么?”

上官轻儿听到慕瑶的话,就知道她今天是不可能将他们赶回去的了,也没有再多费口舌。

于是,闹到最后,慕瑶和明夜,风吹雪,没有一个人肯离开,只有流花一个人,被留在了普崖山上,帮上官轻儿照顾清寒斋。

马车继续前行,马车里,放着好几套衣服,一些生活必须的用品。上官轻儿为了方便,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男装,长发高高的束起。那眉清目秀的样子,倒是比真正的男子还要秀气几分,让慕瑶看着不断的感叹上官轻儿天生丽质。

因为一开始没有想到慕瑶会跟着来,所以上官轻儿没有给慕瑶准备男装,慕瑶也不喜欢穿男装,于是就跟梨花打扮成是上官轻儿的侍女的样子,时刻守在她身边。

上官轻儿和梨花以及慕瑶坐在马车里,青然驾车,风吹雪和明夜骑马。六个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京城,一路往北。

上官轻儿自从有了清寒斋,就已经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大富豪。所以,这一路上,他们只要在城镇落脚,那都是吃好的喝好的住好的。当然,因为赶路,他们大多时候都是风餐露宿,马儿都换了好几匹。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因为上官轻儿等人是打扮成商人的样子出行的,一路上,都算平静,虽然遇到了一两次山贼出来打劫,最后都被风吹雪和明夜给拿去练手热身了。

慕瑶还总是嫌无聊,一路只顾着赶路,有架打的时候,都被明夜和风吹雪抢尽风头了,她只能跟上官轻儿斗嘴,然后一边奔波,一边做米虫。

而,一路上一直跟在上官轻儿身后的青云和夏瑾寒,此刻已然亦步亦趋,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不会被他们发现,也不会跟丢,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前行。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上官轻儿的马车已经离开了夏国的北疆,在漠北走了半个月。大概还有十天左右,就能抵达枫雪山脚下的漠北都城大都了。

而青云,看着夏瑾寒一路上跟着上官轻儿,每次看到上官轻儿跟风吹雪明夜等人聊天发出欢快笑声的样子,都气得脸色发黑,却一直都不肯让上官轻儿知道他的行踪,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天,他终于忍不住,低声问,“殿下,咱们都跟着小郡主一个月了,为何不过去跟她一起赶路呢?”

原谅他愚钝,这个问题,他想了一个月,都没想明白,再不问清楚,他肯定会每天都睡不着的。

夏瑾寒嘴角微微勾起,懒懒的道,“她喜欢自由。”

青云嘴角抽了抽,心想,她喜欢自由?您这样跟在她身后,也算是给她自由么?

不过,夏瑾寒既然都这么说了,青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安静的闭上嘴,乖乖的跟在他身后,继续一路做隐形的护花使者。

夏瑾寒心里想的却是,若她真的需要属于她自己的空间,喜欢离开离开自己,出去闯一闯的话,那就让她去吧。

她喜欢飞,就让她自由的去飞,而他,只要在一身守护她就好了。

本来,就算她不自己偷偷的跑出来,他也打算带着她一起去漠北,去雾谷的。他说过不会再丢下她一个人,所以,不管去哪里,他都会带着她。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担心自己的身体,居然,想着要一个人偷偷的离开。这让夏瑾寒感动的同时,也感到有些生气。

明明说好了,不要再分开的,可她却丢下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跑了。

所以,他要么就一直这么跟着她,要么一旦上去找她了,就定会让她好好的补偿自己,好好惩罚他对自己的谎言和不信任。

漠北位于整个大陆的北方,气候比夏国要凉许多,已经进入初秋,这漠北的天气已经有些凉意。上官轻儿也穿上了比较厚的衣服,每天坐在马车里,不停的赶路,不知疲惫。

终于,在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之后,上官轻儿等人来到漠北的都城大都。大都位于漠北的东部,离与飞雪国交界的枫雪山很近。

大都城依山而建,绿水环绕,水源丰富,是整个漠北最为富庶的一片土地。虽然与飞雪国离的很近,但是因为有枫雪山和北连山那两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挡着,形成了天然屏障,即便飞雪国与漠北的大都即便在地图上相连,却永远无法跨越对方的领土一步。

而这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也是漠北在此建都的原因之一。

大都城门下,上官轻儿的马车被侍卫拦住,已经换上了一身漠北紧身服饰的风吹雪和青然等人,对那侍卫笑着道,“这位大哥,我们是从飞雪国,前来大都做生意的,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风吹雪讨好的笑着,从怀里拿掏出一把银子,塞进了那侍卫的手里。

那侍卫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银两,掂量了一下重量,似乎还不少,当即扬起头,拽拽的道,“进去吧进去吧。最近王在整顿大都的商业市场,你们可要多注意着些,别闹出什么事情来了。”

“谢谢,谢谢,我们一定不会给大都惹麻烦的。”风吹雪立刻哈腰点头,将满脸铜臭味的商人演的十分生动形象。然后一挥手带着上官轻儿的马车,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大都。

一进城,上官轻儿和慕瑶这两个被憋坏了的丫头就忍不住探出了脑袋,四下张望起来。

这一路赶来,她们几乎没有到城镇客栈休息过,漠北到处都是草原。为了赶路,她们都是抄近路过来的,遇到的蒙古包不少,但是城镇什么的,要走很远才能看到。

出于对漠北的风土民情的好奇,上官轻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安分的四下张望着。

这漠北的人民跟中国古代的北方游牧民族很像,穿的是曲裾和紧身的胡服,很显身材。而且,因为漠北地处北方,受气候和环境的影响,这里的人都长得比较高大魁梧。

所以,当上官轻儿一身男装的从马车里出来,准备在大都最大的客栈——迎风客栈落脚的时候,一出来,就成为了人们眼中的焦点。

一身白色的长袍映衬下,那张白皙如玉的小脸显得越发的透白,水嫩的皮肤,吹弹可破。最是那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似乎随时都能将人给电倒。

她的个子小小的,比漠北八九岁的男孩子要矮上不少,所以,一出来,客栈门口的人,都纷纷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清澈的大眼睛,迷死人不偿命的对着他们,有几个正在客栈里吃饭的妇女已经流出鼻血,一双眼睛瞪大大大的,死死的看着上官轻儿。

好萌、好可爱,粉雕玉琢的像个瓷娃娃!这是人们看到上官轻儿的第一感觉。

第二感觉是,好想跑过去在她婴儿肥的脸上捏一把,在她水嫩的脸上亲一口。

上官轻儿哪能知道自己穿成男装还会这么迷人啊?当即就有些头疼,干笑着,赶紧带着青然和梨花一起,走进客栈,再被那些人这么看下去,她都要变成猴子了。

上官轻儿躲在梨花和青然的后面,身边站着慕瑶,风吹雪和明夜则是去停放马车和马匹了。

青然打扮成商人的样子,一进门就对掌柜的道,“掌柜的,给我们六间上房。”

这些天,他们赶路都已经疲惫不堪了,如今终于抵达目的地,自然是要先好好休息上一阵再出发的。上官轻儿有的是钱,所以,肯定要住最好的。

那掌柜的一看上官轻儿等人气度不凡,衣着也十分高贵奢华,就知道他们并非普通人,当即笑道,“几位客官实在抱歉,我们这儿现在只剩下三个上房了,不如,再给你们三个中等的房间如何?”

青然蹙眉,扭头询问上官轻儿的意见。

其实,上官轻儿住上房就好了,他们是下人,住哪里都没关系,只是为了上官轻儿的安全,觉得住在一起比较好,才打算全部要上房的。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道,“这附近可还有其他比较好的客栈?”

上官轻儿的想法是,大家都跟着她一起赶路,这段时间这么辛苦,怎么能让他们睡中等房呢?

青然摇头,道,“好像这间是最好的。”

那掌柜的闻言,慌忙道,“客官你们有所不知,再过半个月就是中秋节了,这一年一度的中秋团圆节,是咱们大都的传统节日,也是咱们大王选后的日子,所以,如今这周围的客栈很多都已经被来此各个部落的人入住了。幸好你们来的早,若是再过几日,怕是就找不到地方住了呢。”

哦?冷天睿要选王后了?

上官轻儿眼珠子转了转,心想,这个冷天睿倒是个聪明人,这段时间漠北动荡不安,因为之前四年冷天睿一直在外征战,漠北许多部落都有了谋反之心,越发的懒散了。这个时候要是从一些强大的部落里选出一个王后和妃子来,便是巩固王权的最好办法。

而且,那些强大的部落有女子进宫为后为妃了,整个部落也就成为了皇亲国戚,一方面可以巩固王权,另一方面,还能帮助冷天睿镇压漠北声势浩大的暴乱,稳定漠北的局势。

不过,这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冷天睿前些年一直跟夏国打仗,如今夏国早已经国泰民安,漠北却还是一片狼藉,动荡不安,想必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动什么歪脑筋的了。

而她现在没有时间去找冷天睿报仇,所以也懒得理会他。

既然这里只有三间上房,不得已,上官轻儿只好点头,要了三间上房,三间中等房。一行人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上官轻儿和梨花慕瑶三个女子住上房,青然和明夜风吹雪三人住中等房,虽然不在同一层楼,但是靠的很近,要是发生什么事了,要找人还是很容易的,所以也算方便。

一回到房间,上官轻儿就倒在**,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些天不要命的赶路,她的身子早就吃不消了,虽然一路上吃的都不错,但几乎每天都是睡在马车里,简直要疯了。

一碰到舒服的大床,上官轻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梨花和慕瑶等人也是累的不行了,也回到房间了,收拾了一下,就躺下去休息了。

唯有青然依旧守在上官轻儿的房门外,不让任何人靠近。

上官轻儿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连澡都没洗,饭也没吃,就这么睡了个昏天暗地。晚上,青然也累了,就换了梨花在外面看守。

夜半时分,上官轻儿的房门外缓步走来了一个颀长的高大身影。

梨花一见那人,眼底没有一丝惊讶,低着头,低声道,“殿下。”

夏瑾寒点头,没有回答她,而是推开房门直接进了上官轻儿的房间。

房间里,上官轻儿一身白色的男装,双手抱着被子,靠在柔软的枕头上,睡得很沉。

夏瑾寒慢慢来到她的身边,在她床前坐下,目光深沉的看着上官轻儿那张白里透红的小脸。

此刻的她,睡得正香,双眼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在水嫩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经过长途跋涉,她的皮肤似乎被晒黑了一些,却让她显得更加迷人起来。

小手握成拳头,紧紧抓着被子,可爱的小嘴紧抿着,她沉睡的样子,美得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他每次看着,都免不了一阵心动。

这一个多月来,他也曾偷偷的在她睡着的时候去陪过她,但她警觉性很高,他总是看一眼就离开,没有更多逗留。

如今,她似乎是真的累坏了,竟是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靠近,睡得这么香甜。

夏瑾寒的手,轻轻落在她的脸上,许久不曾有过的亲密,让他的心一阵颤抖,熟悉的感觉,叫他失落的心,瞬间就被填满了。

“寒哥哥……”沉睡中的上官轻儿本能的用小脸蹭了蹭夏瑾寒的手,嘴里发出了一身低吟。

夏瑾寒浑身一僵,有些紧张的看着上官轻儿,见她依然在沉睡,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才松了一口气。

而上官轻儿却是一个转身,双手抱住了夏瑾寒的手,紧贴着自己的脸,将头枕在他的手上,稚嫩的小脸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

夏瑾寒心里一阵酸楚,许久不曾跟她相拥而眠了,她这些日子,是否睡得很不好?

这么想着,他小心的掀开被子,爬到**,将熟睡的上官轻儿抱进怀里,嘴角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就这么跟她一起沉睡了过去。

一个多月的分离,明明每天都看得见,却不能靠近,不能触摸,夏瑾寒觉得,他都快疯掉了。但是,每次想起她曾经的话,他又忍住了自己要冲过去的冲动。继续在远处看着她,默默的守护她。

今夜,听到她叫着自己的名字,看到她对自己的依赖,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哪怕就一个晚上都好,让他就这么抱着她,一起沉睡,一起做一个好梦。天亮后的事情,就等天亮了再说吧。

这一觉,上官轻儿睡得很香,很沉。

迷蒙中,似乎闻到了她所熟悉的味道,那好闻的香味,就像是催眠剂一般,让她放下了一切戒备。不仅如此,她还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见她又再次躺在夏瑾寒的怀里,被他抱着,宠着,疼着。就跟当初在太子府的时候一样……

一觉醒来,已经是天大亮了。

上官轻儿伸了个懒腰,从**坐起来,看着这张陌生的床,一时间,有些迷茫,有种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

是那个梦太真实了吧?她竟以为自己还在太子府,还睡在那张属于他们的**……

看着这空荡荡的床铺,上官轻儿揉了揉额头,心里有些烦闷。

本以为她足够坚强,就算离开他,也能很好的生活,因为心中有目标,她就不会累,就不会整日想着他。

可是一安静下来,她觉得自己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小孩,离开家的小孩。

突然发现,她真的很想夏瑾寒,想念他温暖的怀抱,想念他恶劣却温柔至极的亲吻,想念他淡漠的笑容,想念他动听的声音……

有时候,你不去想,不是真的不想,只是你故意不让自己想。

而一旦情绪不受控制的去想念,就会发现整个世界都被那人给霸占了,根本无处可逃。

上官轻儿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依赖夏瑾寒了,只是感觉身边没有他,整个世界都变得乏味了。

上官轻儿坐在床头,双手抱着膝盖,突然觉得有些无助。

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倒下,她才刚来到漠北,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她要坚强,要撑住。

只要帮他找到翠玉雪花,她就可以回去他的身边,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了。

是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决定,她要打起精神来,一鼓作气,找到翠玉雪花。

人,怎能被想念打倒了呢?她要跟从前一样,化思念为力气才行。

想着,上官轻儿就张嘴,让梨花叫人把洗澡水搬进来,然后她一边坐在浴桶里洗澡,一边唱起了那一首忧伤的曲子。

“我这里天快要黑了,那里呢?我这里天气凉凉的,那里呢?我这里一切都变了我变的懂事了,我又开始写日记了,而那你呢?”

稚嫩的声音,简单的曲调,一字一句的,都唱出她对夏国京城的向往,唱出了她对他的想念……

上官轻儿的隔壁,夏瑾寒的手抵在胸口,站在窗口,听着旁边传来那一声声几乎催人泪下的歌曲,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跑过去告诉她,其实他一直都在,从未跟她分开。

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否则,他这段时间都白熬了。这一切的努力也都白费了。说不定,到头来还不会被上官轻儿讨厌。

清晨的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伴随着她悠扬的歌声,在这个房间里回响着,美好,却弥漫着一股化不开的忧伤。

洗完澡,上官轻儿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将长发高高束起,一瞬间,就从忧伤的小女孩,变成了英气的男孩。

对着镜子,简单的用脂粉将改变了自己的肤色,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显眼,这才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漠北地处北方,因为气候的气候的问题,大多数百姓的皮肤都比较黑。所以,上官轻儿那白的近乎透明的娇嫩肤色,在这样的地方必然是出众的。这也是为什么她一下马车就成为了焦点的原因所在。

只是,即便她在脸上抹了一层东西,还是挡不住他的“俊美”和“帅气”。

一天没吃东西的上官轻儿,此刻已经是饿的不行,一出门就对着门外的梨花叫道,“梨花姐姐,我好饿,咱们去吃东西吧。”

梨花淡淡的笑着,点头,“嗯,方才慕姑娘已经去点了,咱们下去就可以吃了。”

上官轻儿喜笑颜开,道,“哎呀,太好了,瑶儿那个吃货肯定点了很多吃的,走走走,去尝尝这漠北的饭菜什么味道,嘻嘻。”

看到上官轻儿这么开心的样子,梨花也笑了,跟着上官轻儿一起下了楼。

已经过了吃早膳的时间,客栈的大厅里,此刻有些空荡荡的,只有少数客人在吃东西。所以上官轻儿一下楼就看到正在啃鸡腿的慕瑶,当即流着口水跑过去,激动的道,“瑶儿,你真不厚道,怎么能不等我们呢。”

慕瑶一边吃,一边不客气的笑道,“昨晚顾着睡觉没吃东西,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你早上起来还有心情洗澡,我不吃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坐在她身边,拿起鸡腿就要吃,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放下去,将手洗干净了,道,“我还是先喝一碗粥吧,一大清早的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对胃不好。”

正在下楼的青然和明夜等人闻言,都不由的愣了一下。

这话,听起来好熟悉,不就是每次上官轻儿好几天没吃东西的时候,殿下必定会跟她说的话么?

上官轻儿甚至自己都没有察觉,夏瑾寒的某些习惯,已经慢慢的渗透了在了她的生活中,转化成为了她的习惯。

青然和明夜,风吹雪,三人在上官轻儿对面坐下,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每个人都是食指大动的。这些天不停的赶路,在路上他们都是吃干粮比较多,很难得才有这么美味的东西可以吃,如今终于能吃到了,也不管别的,都大口的狼吞虎咽起来。

吃过早膳,上官轻儿打算去附近了解一下情况,看看去枫雪山需要准备一些什么比较妥当,顺便逛逛街,散散心,缓解一下这些天长途跋涉的疲劳。

梨花和青然寸步不离的跟在上官轻儿身后,慕瑶和上官轻儿两个活宝则是走在前方,像两个好奇宝宝一般,这儿看看,那儿瞧瞧,玩的不亦乐乎。

“瑶儿你看,这是什么。”上官轻儿站在一个捏糖人的摊子前,一双眼睛好奇的看着那大叔用双手捏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状。

慕瑶也凑过来,眨了眨眼睛,道,“啊,小糖人,轻儿你没吃过吗?”

上官轻儿摇头,声音里有些疑惑,道,“没有,好吃吗?”问完,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心想,她似乎问了个很傻的问题,因为……

“瑶儿,你的口水要留下来了。”

慕瑶咽了一口口水,笑道,“轻儿,既然没吃过,不如你请我尝尝看?”

上官轻儿是有钱人,身上随时都带着好几万两的银票。但慕瑶完全相反,她是个十足的穷光蛋。之前在山上有吃有喝,她不经常下山,也不需要钱,如今出来了才知道,没钱,那是很悲惨的一件事。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似乎在犹豫,而后,声音清脆的问,“大叔,你能捏出我喜欢的形状吗?”

那捏糖人的大叔只笑不语,没一会就将捏好的小糖人递给上官轻儿,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这样的可喜欢?”

“咦?”上官轻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小小的糖人,惊呼道,“你居然能捏出我的样子?好厉害!”

她没看错的话,从她来到这摊子前开始,这位大叔就只看过她一眼,然后一直在低着头捏他的糖人,怎么会……

上官轻儿的眼神变得有有些犀利起来,总觉得,这大叔,会不会是什么世外高人?

“我也要我也要,大叔,也给我捏一个。”慕瑶看到上官轻儿手里那栩栩如生的小人儿,立刻激动的叫了起来,打断了上官轻儿的思绪。

而大叔则是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就给慕瑶也捏了一个小糖人。

上官轻儿看了许久也没能看出什么异样,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付了钱,就张正要尝尝那小糖人的味道,突然手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

“啊……”上官轻儿一个趔趄,低呼一声,手中的小糖人已经掉落在了地上。

“轻儿。”慕瑶和青然同时交出声音,而梨花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站稳了身子,转身,刚想表示自己的不满,就听到那撞人的家伙的居然先开口骂起来了。

“喂,你是怎么走路的?没看到本小姐要来买小糖人吗?要是撞伤了本小姐,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嚣张的女声,带着一股子傲气,十分霸道。

上官轻儿抬眸,清澈的大眼睛,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那是一个年仅十一二岁的女子,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胡服,身上挂满了珠宝,一头长发,在胸前编织了好几个小辫子,额前挂着一枚闪亮的蓝宝石,一眼看去,这女子十分的打扮,十分抢眼。

而,在看她那一张白皙的瓜子脸,饱满的双唇,高挺的鼻子,以及黝黑的双眼,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小美人,而且还是脾气火爆的小辣椒。

看样子,怕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非富即贵。嗯,鉴定完毕!

上官轻儿一身白色的男装,长发用玉冠束起,看起来是风流倜傥,俊美无比,虽然个子不高,年纪尚小,却美得叫人惊艳。

她这一转身,立刻就让那小辣椒看傻了眼。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男人?

上官轻儿轻笑,微微低头,很是儒雅的道,“这位姑娘,你没事吧?”

那女子听到上官轻儿的话,竟是脸颊一红,一改方才的嚣张跋扈,支支吾吾的道,“没,没事……”

“实在抱歉,放在是在下失礼了。”上官轻儿虽然觉得这个女孩很没礼貌,撞了别人不道歉,反而恶人先告状,实在让人厌恶。但她此来只是为了翠玉雪花,并不想惹出别的事情,所以就忍了,没有跟那小辣椒一般计较。

倒是那小辣椒,听了上官轻儿的话,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是我的错,是我撞了你的。”说着,低头看着上官轻儿掉在地上的糖人,道,“你的糖人掉了,我,我再送你一个吧。”

------题外话------

妞们,四月过去,迎来看崭新的五月,祝大家五一快乐哟,╭(╯3╰)╮新的月份咱们要打起精神来,继续冲刺啦。哈哈……求评价票,各种求啊!

咳咳,求完了东西,那个,就到送东西的时候了,嘿嘿……

为了感谢大家这一个多月来的支持和陪伴,清溯决定,凡是今天在评论区留言的【童生】以上读者,都会获得xxb打赏哦,具体活动详情,请看最近发布的活动通知,希望亲们踊跃参与(*^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