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漠北王这是饥不择食么?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04章 漠北王这是饥不择食么?

第104章 漠北王这是饥不择食么?

上官轻儿待在凤栖宫里,已经整整一天了。

从早上到晚上,她曾经无数次想要闯出去,想过各种各样的办法,试图转移那些宫女和护卫的注意力,也曾扮成宫女,想要悄悄的离开这个地方。

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因为没有了内力,她的武功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别说是金蚕蛊,就是轻功,她都施展不了,整就成了一个废人。

好几次都差点成功离开了,但最后却总是被冷天睿那杀千刀的给逮住,丢了回来。

此刻,上官轻儿在那张宽大的床前缩成了一团,一张小脸满是哀怨的瞪着门外,嘴里还骂着,“该死的冷天睿,混蛋,变态,有本事就把我放出去!”

他不杀她,又不放她走,怕是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要折磨死她,第二是拿她去威胁夏瑾寒。不管是哪个,她都不希望看到。

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傍晚时分,上官轻儿看着冬儿端上来的那一桌美味,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她不想吃,也吃不下。被关在这个鬼地方,她气都气饱了,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所以,懒懒的看了一眼那桌子,道,“我不饿,撤了吧。”

冬儿瞪大了眼睛,道,“姑娘,你中午都没吃了,不吃身体怎么撑得住呢?”因为明确的知道王不承认上官轻儿是他的女儿,冬儿也不再叫上官轻儿小公主,而是改称她姑娘。

上官轻儿白了她一眼,道,“我撑不撑得住,不都要被关在这里不能出去?撤了!”

冬儿无奈的叹口气,终于还是没有继续劝上官轻儿。

而上官轻儿又再次走出了房门,看着窗外的夕阳,心,有些落空。

又一天过去了,她在这里多一天,他的担忧就会多一天,她不想看到他为自己担心的样子。但是,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呢?

那些人不让她离开,她就在门外不停的走着,能让那些侍卫看的眼花也是一件好事。说不定这些人被自己晃的烦了,就让她出去了。

只是,这一次上官轻儿才转悠了一小会,凤栖宫的大门外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娇蛮的叫声。

“放肆,本公主要来这里还要你们的同意吗?让开,否则别怪本公主不客气了!”

“公主殿下,这,王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凤栖宫,您还是请回去吧。”侍卫苦着一脸,低声哀求。

但那女子却不领情,不耐烦的叫道,“有什么事本公主撑着,快给本公主让开,否则本公主立刻让你去见阎王!”

那侍卫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啊?这十公主虽然长的很美,却是个蛇蝎美人,手段最是狠绝,这宫里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违抗了她的意思而被她折磨死的呢。

于是,守卫森严的凤栖宫,一整天,除了冷天睿和非影,又有第三个人成功的进来了。那就是冷天睿的妹妹,漠北十公主冷天娇。

一开始听到那个声音,上官轻儿不确定那人就是冷天娇,知道看到她一身红红绿绿的衣服,大大咧咧的走过来的样子,才确定那人就是在街上曾跟自己见过两次,还对自己倾心的女子,冷天娇。

当即,上官轻儿心中一喜,转过身,立刻就有了主意。

冷天娇带着两名宫女,大步的来到上官轻儿跟前,一脸嚣张的看着她,道,“你就是王兄带回来的女人?转过头来!”

上官轻儿闻言,小脸带着一抹生气的样子,扭头,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哀怨的看着冷天娇,用娇滴滴的声音道,“你是谁?”

看到上官轻儿一身女装的样子,冷天娇眨了眨眼睛,立刻就愣住了。

双眼瞪着上官轻儿,许久才惊讶的道,“你,你,你是……上官清寒?”

这人的样子,她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十多天之前,她在街道上对那人一件钟情,之后便再也没有忘记他。之后她也曾在街上再次遇到这个人,还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并厚着脸皮让他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为何这漂亮的男人,一瞬间就变成是王兄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了呢?难道自己被骗了?她看到的那个,根本就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这样的想法,让冷天娇很是生气懊恼。

是的,冷天娇是听说她一向不近女色的王兄这几日带了一个女子回来,还听说那女子十分的漂亮,简直是美若天仙,很可能就是未来的王后。所以心里好奇,就想来看看。

没想到这一来,发现这女子居然是个**岁的小丫头,还跟她的意中人长得一模一样。这,这……

冷天娇彻底的傻了,看着上官轻儿那张熟悉的脸,那张让她日夜想念,渴望见到的脸,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而上官轻儿却早已经想好了对策,歪着头,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着冷天娇,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哥哥的名字?”

上官轻儿这娇嫩的声音,终于抽回了冷天娇的思绪,她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道,“你,你说什么?上官清寒,是你哥哥?”

上官轻儿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认真的点点头,“是的,我孪生哥哥。我跟哥哥走散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了。”

上官轻儿说着,就低着头,眼眶很快就被泪水弥漫了,吸了吸鼻子,很是委屈的道,“哥哥最疼我了,不知道哥哥去了哪里,轻儿好想他。”

这话倒是真的,她跟夏瑾寒走散了,这段时间没有看到他,她也是真的很想他,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此哥哥非彼哥哥,但她的感情却是真挚的。

冷天娇听到上官轻儿忧伤的声音,哪里还有方才的怨气和愤怒啊,当即紧张的道,“原来你是他的妹妹,真巧,我前几天就在大都的街道上遇到你的哥哥呢,他好像有什么事情,离开的有些匆忙,莫不是去找你了?”

冷天娇结合前几天自己遇到上官清寒的情况,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要不然,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要是,自己能帮上官清寒找到他的妹妹,他会不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想到这里,冷天娇一脸激动,对上官轻儿的笑也越发的灿烂起来。

上官轻儿看到冷天娇的表情,知道这冷天娇是相信了自己的话,于是越发卖力的表演,露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激动的拉着冷天娇的衣服,道,“真的吗?大姐姐,你真的见到我哥哥了?呜呜……我好想他,他在哪里?”

冷天娇笑了笑,被人信赖的感觉,尤其是被她喜欢的人的妹妹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是在七八天之前在街上遇到你哥哥的,他当时说是有什么事情要离开大都,我当时还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希望我王兄选后的时候,他能回来看看的,过几天就是王兄选后的日子了,也许你哥哥已经回来了。”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我好几天之前跟哥哥走散的,冬儿说我在这儿昏睡了好多天了,哥哥一定担心死了,呜呜……”上官轻儿一边说着,就一边哭了起来。

冷天娇有些心疼的拉着她进了屋,道,“来,咱们进来说。”

上官轻儿那是求之不得,在外面说,被人听到了,指不准她的计划就要落空了,于是很热情的迎着冷天娇进了寝殿,将其他人都赶了出去,这才道,“大姐姐,轻儿出不去这房间,你能不能想办法告诉哥哥,我在这儿的事情呢?”

冷天娇心里非常再次见到上官清寒,立刻认真的点头,道,“当然可以,我可以自由出入王宫。”

说罢,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为何会在这儿呢?外面有人说,你,你是我王兄的私生女?”

上官轻儿绞着手指,低着头道,“大姐姐,我也不知道,我本来跟娘亲和哥哥在一起的,娘亲说,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找爹爹,让我好好睡一觉,醒来就能看到爹爹了。可是我醒来就躺在这里了……所以,我以为那个人就是我爹爹。”

冷天娇闻言,嘴角抽了抽,那双黝黑的眼睛里满是笑意,道,“所以,因为你得罪了王兄,他就下令不让你离开了么?”

上官轻儿点头,委屈的道,“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凶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

“好了,你,你别哭。”冷天娇显然对这种哭哭啼啼的小丫头有些无奈,听到她又要哭,便有些紧张的阻止了她,道,“我帮你出去告诉你哥哥就是了,但你要好好的留在这里,不能乱跑,也不能惹我王兄生气了,不然你哥哥来了也找不到你了。”

冷天睿的脾气,冷天娇再清楚不过,要是上官轻儿惹他生气了,怕是会活不下去。

“好。”上官轻儿一脸认真的点头。

冷天娇又道,“我只能帮你告诉你哥哥,你还好好的在这里,但王兄要是不同意,我不可能带你离开,也不一定能让你哥哥进来看你。”她也想带着上官清寒进来,但是,想起了她那可怕的王兄,又有些害怕被发现。

她是听说这凤栖宫里住的女子,很可能是未来王后,又听说好像不仅是未来王后在,连小公主也在,所以一时心急,就闯进来了的。

现在想想,要是被王兄发现她私闯进来了,又闯祸了的话,怕是会被王兄责骂的很惨。不过,她也很庆幸自己进来,不然,她怎么能知道这里面住的,居然就是她喜欢的上官清寒的妹妹呢?

冷天娇得意的笑着,又跟上官轻儿多说了一些。

冷天娇离开前,上官轻儿将手腕上的粉晶珠串取下,递给冷天娇,道,“大姐姐,你见到我哥哥,或者,见到他身边的人就把这个给他,他们就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了。”说着,又抹了一把泪,道,“哥哥最疼我了,要是知道知道我的消息了,一定会很感激你的。”

冷天娇看到上官轻儿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也是很心疼,认真的点头,爽快的回答,“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给他的,这些天你自己多加小心。王兄脾气不好,可别惹他生气了。”

能让上官轻儿清寒感激,冷天娇那是求之不得。只要有机会能接近那个人,她肯定都是乐意的。

上官轻儿没想到这冷天娇还听爽朗的,笑着点头,“那,麻烦大姐姐别把我跟你说的事情告诉你王兄哦,不然,我……”

冷天娇点头,眯起眼睛摸了摸上官轻儿的头,“放心吧,我先出去了,过几天有消息了再来看你。”

上官轻儿点头,目送冷天娇离开,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冷天娇能顺利将她在漠北王宫的消息,传达给夏瑾寒等人,让他不要担心自己,并想办法来救自己。

只是,她又害怕夏瑾寒得知自己在这里之后,又会冲动,内心有些矛盾。

不过,上官轻儿的那些担忧,在转头看到身后那高大的男人的时候,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天哪,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开始站在自己身后的?上官轻儿那张稚嫩的脸,瞬间石化了,呆呆的看着那人,许久才回过神来,干笑道,“叔叔,你怎么在这儿呢?”

上官轻儿的身后,一身白色长袍的非影,淡然的站在那里,一双琉璃般的眸子,看着上官轻儿,声音很淡很轻,“你想离开这里?”

上官轻儿闻言,心中警铃大作,莫非,自己刚刚说的话,这人都听到了?他是冷天睿的人,要是将她刚刚跟冷天娇说的话,告诉了冷天睿,只怕冷天娇不但不能帮自己,还可能会被自己连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上官轻儿警惕的看着他,稚嫩的小脸上带着几份固执,“这跟叔叔你没关系吧?”

非影一步步靠近她,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轻启,“离开这里,对你并无好处。”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道,“那就不牢叔叔您担心了。”在她看来,不管是在哪里,只要能跟夏瑾寒在一起,她就是幸福的。

坠崖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八天的时间了,找不到自己,夏瑾寒一定担心死了吧?她必须快点离开,不要让他总为自己担心。

非影对于上官轻儿的警惕和防备,感到一丝不悦,但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淡漠如水,“若你坚持留在夏国太子身边,只会让他受到伤害,你还是,坚持离开么?”

闻言,上官轻儿瞪大了眼睛,退后两步,紧张的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坚持留在夏瑾寒身边,就会让他受到伤害?这个男人,到底想说什么?

“你虽是凤格,命数却又太多不确定,夏国太子登基之前,并无法压制你身上的煞气,如此一来,他必然会被你所伤。”非影不冷不热的回答。

他的意思是,只要她留在夏瑾寒身边,就会给夏瑾寒来带各种麻烦吗?

开玩笑,她哪有这么可怕?

上官轻儿瞪大了眼睛,不甘心的抗议,“你少在那里装神弄鬼吓唬人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她不信鬼神之说,但,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却开始相信那些所谓的命运了。这个非影,看起来就是神棍的样子,说话也很神棍,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或者说,一开始她是因为这人跟夏瑾寒有些相似之处,所以对他有些好感,但如今,她是一点都不喜欢他了。

她不喜欢任何想要分开她跟夏瑾寒的人。

非影见她要回房间,便道,“若你愿留在漠北,王定能在你及姘之前,净化你身上的煞气,届时你再回夏国,也许会更好。”

上官轻儿愣了愣,扭头,瞪着非影道,“你不就是希望我留在这个鬼地方么?你放心好了,只要我还活着,就总会想办法逃出去的。”

她上官轻儿可不是傻瓜,留在这里?等死么?

谁不知道漠北跟夏国之间一直水火不相容,他们想方设法的想留下她,不就是想用他来牵着夏瑾寒么?

她就是死,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夏瑾寒的累赘!

听到上官轻儿这固执的话,非影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出现了一抹淡漠之外的表情,如果皱眉也算的话。

他眉头微皱,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如果你继续留在他身边,会让他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呢?”

最重要的东西?

上官轻儿愣了愣,微微低着头,在心里想着,他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皇位?还是,他的生命?

但不管是哪个,上官轻儿都不希望夏瑾寒失去。

在她看来,皇位是夏瑾寒的责任,是他努力的目标和追求,而他的生命,自然是高于一切的存在。

对她来说,失去什么,都不能让夏瑾寒失去那两样东西。

上官轻儿本想对非影的话不屑一顾,但无意中看到了手上那一串艳红的珠串,她却是没办法淡定下来。

当初,奶奶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奶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懂的一些法术之类的东西,上官轻儿就算不相信任何人,也会坚持相信奶奶。

如今,奶奶的话跟这非影的话不谋而合了,难道,这神棍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是夏瑾寒的灾星扫把星么?

看到上官轻儿犹豫,非影淡漠的说,“你若不想害他,便留下,我答应你,待你及姘之后,送你回夏国。”

这话,对上官轻儿来说,真的有很大的诱惑里和吸引力。

让冷天睿来消除她身上的煞气,让她安然的留在漠北七年,待她及姘,也已经不会再连累夏瑾寒了,就让她回去,继续留在夏瑾寒的身边,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的。

可,世上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代价,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么?

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

上官轻儿冷笑,道,“你这么我帮我,可有条件?”

“三天后的选后大典上,成为王的王后人选,七年之内,留在漠北,做漠北的王后。”非影的声音依旧淡漠,淡的叫人想要给他加一把盐。

上官轻儿闻言,不屑的笑道,“这位叔叔你是得了妄想症了吧?做漠北的王后?呵呵……”她笑的很天真,很可爱,纯洁无暇的样子,叫人很难将她和她说的话联系在一起。

上官轻儿挑眉,道,“你不就是想要我留在漠北,嫁给冷天睿么?不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冷天睿的意思?莫不是,漠北最伟大的王,爱上我这个八岁的小丫头了?”

非影怎么可能听不出上官轻儿语气里的讽刺?他微微蹙眉,道,“这与爱无关,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拒绝。我不敢保证,你拒绝后还能活多久。”

这可是赤果果的威胁啊,上官轻儿懒懒的坐在寝殿门外的栏杆上,一双脚轻轻的晃着。一身红色的紧身曲裾,长发高高束起,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眸光潋滟,看似纯洁无暇,童真烂漫,但……

她的笑容里,明显带着冷笑和不屑,道,“多谢你的好意,若你今儿来就是为了做冷天睿的说客的,那很抱歉,我不接受,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留在这里的。我也不怕你把这些高速冷天睿,没有人可以束缚我,夏瑾寒不行,冷天睿更不行。”

她选择留在夏瑾寒的身边,是她的意愿,而非夏瑾寒强迫的,若是她要走,没有人能留得住。

非影有些无奈,这些年来,从未叹过气的他,竟是低叹了一声,道,“如此,随你吧。”

他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他今日会来跟上官轻儿说这些,一来是为了漠北的未来着想,二来,也是希望这个来自异世的女孩,能在这里过的顺利一些。

但她很显然不领情,而且还把自己当敌人了。

也罢,他该做的,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非影还来不及转身离开,就传来了冷天睿冰冷的声音,“哼,上官轻儿,你口气倒是不小,怎么,不装傻了?”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道,“我愿意叫你一声爹爹,你就该庆幸,要是换了别人,我还懒得叫呢。你该感谢我,让你在三十岁之前当了一会爹,不然,我真担心你何时才能当爹呢。”

言外之意就是,她肯叫他爹爹,是给他面子,要她不叫,他那性子,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愿意嫁给他,不会有人愿意叫他爹。

冷天睿眯起眼睛,眼里满是寒意,大步来到上官轻儿跟前,居高临下的看她,“上官轻儿,你别得寸进尺,你真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上官轻儿依然悠闲的坐在那里,清澈的眸子里没有一丝畏惧,懒懒的耸肩,道,“你若是要杀我,就不会费尽心思的把我救活,又找人来劝我嫁给你了。”

说罢,又一脸鄙视的看着冷天睿,道,“啧啧,我说漠北大王,你都一把年纪了,会想要娶亲,也是正常的,我理解。但你就算再急,也不能打一个八岁女孩的主意啊是不是?你看,你就算娶了我,我年纪这么小,也满足不了你的yin欲,你每天对着我,岂不是要活活憋死?”

“哎呀,你想要自杀,我也不会阻拦的,但是你对着我,最后憋死了,我可是要背上弑君的罪名的,我可不想漠北的史书上留下一句某年某月某日,漠北第届大王冷天睿,因年纪太大,急着娶亲,而饥不择食,娶了八岁的女孩为后,最后……”

“啊,你干嘛,我还说完你,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吗?”上官轻儿一张小嘴正滔滔不绝的说着一些不着边的话,尽情的瞎扯那些有的没的。突然被人提起衣领,捏住了下巴,只得停下来,没有继续扯。

“上,官,轻,儿!你信不信你再多说两句,我立刻就掐断你的脖子?”这个死丫头是活的不耐烦了么?什么叫他年纪太大饥不择食?还因为,因为禁欲,最后憋死了?

她还有什么是不敢说的么?不气死自己,她就不甘心是不是?

上官轻儿毫不畏惧的跟他对视,道,“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啊?哼!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嫁给你了?做梦!额……”

上官轻儿生气的说着,突然,脖子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掐住了。

那挨千刀的冷天睿,居然这么没风度没气度,真的用他的手掐住了上官轻儿的脖子。

上官轻儿只觉得一阵呼吸困难,一张稚嫩的小脸,因为缺氧,涨得通红,一双大大的眼睛,满带着怨恨的瞪着冷天睿。

冷天睿早已经被她那些话给气得半死了,哪里还顾得着别的,大手狠狠地锁住她的脖子,犀利的鹰眼微微眯起,狠狠的瞪着她。只要他的手在用力一点,上官轻儿这娇嫩的脖子,怕是马上就要被掐断了。

非影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生气的冷天睿,心里对上官轻儿又是佩服,又是无奈。这小丫头,果然不是普通人,竟这般不怕死的挑战冷天睿的耐性。当真是不知死活。

但,她还不能死!

“王,她不能死。”非影淡漠的看着冷天睿,上前两步,伸手抓住了冷天睿掐着上官轻儿脖子的那只手腕。

冷天睿也是被上官轻儿给气糊涂了,才会这么冲动。听到非影的话,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利弊,终于松开上官轻儿,一把将她丢在地上,扭头不看她已经没有血色的脸,冷冷的道,“上官轻儿,本王告诉你,你的命,是本王给的,如今的你,是为漠北而活,只要本王要你死,你随时都要死。所以,你最好别再挑战本王的耐性,别不识好歹。”

“咳咳咳……咳咳……”上官轻儿一得到自由,就大口的呼吸着,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方才被冷天睿掐着脖子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那种喘不过气,浑身没有任何力量的感觉,让她感到恐慌,感到害怕。

她不怕死,她早就死过一次了。但是,她害怕自己会再也见不到夏瑾寒。那她唯一的牵挂,她舍不得离开他,也不想离开他。

她答应过他,会好好的陪着他,让他这辈子不再孤单的,要是她走了,他怎么办?

她怎么忍心再次看到他变成行尸走肉,再次看到他的人生失去色彩呢?要是他今后也和从前那样,成为一个只会为权势奋斗的工具和木偶,不会笑也不会哭,那该是多么的悲惨?

她不要他变成一个工具,她希望他过的开心,希望看到他幸福的笑容。对她来说,他的笑容,就是她最美的追求。

人的一生,可以很漫长,也可以很短暂,唯有开开心心的活着,才不会有遗憾。她既然穿越了千年,来到他的身边,就不会让这一份缘分白白的葬送了。

她不但要活着,还要陪在他的身边,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她这强烈的**。

“既然你这么不想留在这里,本王就偏要让你留下来,哼!上官轻儿,你听好了。三天后的选后大典,你将会成为本王的王后,你会有一个新的身份,黎族部落酋长的唯一的女儿,黎紫若,芳龄十三。今晚本王就会把相关的消息放出去,你最好别动什么歪脑筋,想离开,门儿都没有。”

冷天睿目光阴冷的看着上官轻儿,那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宣布的上官轻儿未来的命运,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冷天睿说完,又道,“听说夏瑾寒也在漠北,而且还在到处找你,你说,若是届时让他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他会是什么表情呢?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在这夏日的夜晚,显得异常冰冷,听在耳里,愣在心中,叫人不寒而栗。

------题外话------

悲了个剧,妞们,昨天第一天上班,晚上就被领导叫去应酬了,还尼玛的就我一个雌的,简直要命啊有木有!哭瞎~(>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