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13章 危机重重,勇闯雾谷

第113章 危机重重,勇闯雾谷

夜,黑的深沉,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朦胧的一片,只有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地上,为这山谷穿上了一层朦胧的银色纱衣。

上官轻儿身上的软剑被夏瑾寒拿走了,现下她根本没有能依仗的武器,眼看那巨网就要将她套住,她连挥剑将其砍破都不能……

上官轻儿咬牙,情急之下,只能用她的绝招了。

双手在空中一阵挥舞,脚跟微微踮起,双眼随着她的动作,慢慢变得通红。她就像是在指挥一场惊世骇俗的大合唱,双手在空中指挥着,陶醉其中。

而,随着她力量的凝聚,她修长的双手,有无数银色的丝线飞出,在空中交织着,形成了一个网状,闪电般的朝着那巨大的网飞射而去。

只见银色的光芒在空中闪过,上官轻儿手中发出的银丝,跟那巨大的网撞上,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碰撞声。

但那网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上官轻儿这一击,竟是没能将它粉碎,它依然对着她扑来,来势汹汹。

“该死!”周围太黑,她根本看不清这网的材质,只能从碰撞声里面勉强的判断,那网该是掺了铁丝的成分,坚不可摧。

上官轻儿方才的攻击,力度足以将人杀死,但是要破坏那网,却还是远远不够。

电光火石之间,上官轻儿咬着牙,身子飞射而起,大呼一声,“梨花姐姐,然哥哥,小心。”

然后清澈的大眼睛,犀利的扫向了周围,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小手指着某个地方,按下了手腕的袖箭。

只听“啪”的一声,袖箭准确的击中了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机关,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巨网,以及不停飞射的利箭,还有因为上官轻儿的移动而被触发的一排排竹钉,都在一瞬间,像是收到了什么命令似得,唰唰唰的退了回去。

上官轻儿这才再次落在地面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颗心却还是提的高高的,不敢再有丝毫的松懈。

还没来雾谷的时候就曾听说过无数次关于雾谷的机关如何的可怕,进来这里是多么的危险的事情。但是,进来之后他们就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所以上官轻儿都差点忘记这地方是雾谷,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了。

也就是因为她那一刻的松懈和轻视,方才在顺利通过了一线天的时候,上官轻儿才会因为兴奋而没来得及发现这地方的连环机关,这一忽略,就差点要了他们的命。

这雾谷,果然是名不虚传。看似平常的地方,却往往有着最危险的机关,一个不留神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青然和梨花也变得认真了起来,两人身上都被汗水湿透了,一刻都不敢松懈,时刻守在上官轻儿的身边,生怕还会再遇到什么更可怕的机关。

上官轻儿也不敢怠慢,因为方才耗费了太多力气,如今她已经很累,要不是梨花扶着,她怕是要走不下去。

想到夏瑾寒就在前面不远处等着她,上官轻儿又咬着牙,强迫自己撑住,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陪着他。

翠玉雪花,她志在必得,所以她不能倒下。她是来帮夏瑾寒而不是来给他添麻烦的。

上官轻儿深呼吸,闭上眼睛,调息,让身子舒服了一些,就继续往前走。

从她走进雾谷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了退路,她必须一直走下去,带着不达不目的不罢休的雄心壮志,克服一切艰难,拿到翠玉雪花,她才有活路。

没错,这就是一条不归路,她除了往前,没有第二个选择。

接下来的道路,弯弯曲曲的,到处是明岗暗哨,相比前面那些机关阵法,丝毫不逊色。要不是梨花和青然在这些年都有埋头苦练,尤其是梨花,完全是不要命的在接受魔鬼训练,今天他们怕是很难顺利通过那些森严的防卫。

上官轻儿的武功不算高,相比青然和梨花,她是最弱的,但她精通各种机关阵法,所以,前面耗费了巨大精力的她,后面只需要安静的休息,将那些杀敌的工作,交给梨花和青然。

梨花和青然也不负上官轻儿重望,一路上,遇神杀神,遇佛弑佛,可谓是所向无敌。本就是杀手出身,很早就开始接受强力训练的他们,在这危险的地方,神经比任何人都敏感,面对那些危险,他们也能很快的反应过来,并给与强烈的反击。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埋伏,也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阵法,上官轻儿和梨花青然三人齐力合作,倒也是一路安然的闯了过去。

只是,因为这一路都神经紧绷,加上几乎没走两步就会遇到敌人或是阵法,让他们在来到那一座看起来比皇宫还要奢华,富丽堂皇的建筑前的时候,几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长达一个多时辰的闯关,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不,上官轻儿并不这么认为。

清澈的双眸,深深的看着这一座看起来像是由黄金打造的宫殿,心底慢是震惊。

眼前的宫殿,没有皇宫那么大,但这里的建筑,却每一座都奢华无比,在那明亮的灯光下,一眼看去,就像是黄金打造的。

其实,认真去看会发现,这里并非全都是黄金打造,只有最中间那一座宫殿用黄金砌成,在它的映衬下,其他的宫殿也带上了金色的光泽,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唯有那宫殿,灯火通明,像是知道今天会有人过来似得,宫门大开,就像是在迎接他们的到来。

当然,上官轻儿可不觉得那所谓的宫门打开就是迎接,因为只要认真看就不难的可以发现,宫门的周围,设有布置的十分缜密的阵法,而且这里的阵法,绝对不比上官轻儿在一线天外面遇到的那些简单,甚至更为麻烦。

若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针眼,破坏这个阵,那接下来他们别说是进去,就是靠近那宫门都很难。

上官轻儿敢肯定,他们只要再往前走两三步,就会启动阵法,陷入无止尽的斗争之中。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呼吸有些急促的看着那宫门,心底有些犹豫。

她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夏瑾寒,是因为她动作太慢了,还是夏瑾寒根本就没有走这条路?

若是她贸然闯进去,能见到他吗?老实说,眼前的阵法,上官轻儿十分陌生,只曾在某次跑去师父的书房里寻找后山迷林的资料时,无意中看到过。当时她刚好在跟球叔学习那些奇怪的阵法,所以就细细的研究了一下,但研究的结果却是没有结果。

她当初也曾去问过球叔这阵法的破解方法,球叔说,那阵法是世上最为复杂的阵法,只有在进入阵法之后,才能找到阵眼。而,只有在进入阵法的数秒中内找到阵眼,破解阵法,才能避免陷入阵中,否则,后患无穷,不见血就永远无法离开阵法,至死方休。

这阵法很久之前就已经失传,极少能见到。就是球叔也不曾亲自体验过它的厉害,只是在书上有所了解。

所以,现在的上官轻儿完全没把握能冲破它。

可就在上官轻儿犹豫不决的时候,在上官轻儿右手边的地方,突然出现了强大的气流涌动。上官轻儿心底一惊,扭头严阵以待。

本以为是有人发现了他们,所以有高手来围攻了,但那地方却只是出现了一个小漩涡,然后,气流形成的漩涡停止,形成了一处幻境,就像是打开了一面大屏幕,里面出现了让上官轻儿心惊胆战的画面。

“寒哥哥……”上官轻儿看到画面那一身白衣宛如神祗的男人时,双眼瞪得大大的,眼底写满了紧张和不安。

只见,画面里的夏瑾寒一身素白的长袍,俊美的身子,淡漠如水的站在一座写着“圣殿”的辉煌建筑前,四周,围着四个白发老人,每个老人的手里都拿着稀奇古怪的武器,一个拿着拂尘,一个是线轴,还有一个是类似于现代的刺剑那样的东西,最后一个干脆什么都没有拿,就这么一身灰白的长袍,站在那里。

认真看的话,那四个人都是站在这东南西北角上,形成了一个简单的阵法,将夏瑾寒困在了里面。

那阵法看似简单,但是因为那形成阵法的人武功高强,让这阵法的的威力大大提高,就算是夏瑾寒,若要硬闯,必然会受伤。

上官轻儿的心,提得高高的,清澈的双眸,不安的看着那幻境,心跳的很快。

她看到夏瑾寒似乎在说什么,樱色的红唇,轻轻蠕动,一脸淡漠的他,看起来十分的冷傲,一身王者气息浑然天成,霸气外泄。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上官轻儿就看到夏瑾寒从身上抽出了极少会拿出来的软剑,软剑灌注了内力,变得笔直,锋利无比,明亮的灯光下,寒光闪现。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夏瑾寒就在那阵法的中间,挥舞手中的软剑,像是在跳一场艳绝天下的舞蹈一般。

他周围的那四个老人,一个扯着手中的红线,线条飞出,像是有生命的一般,直逼夏瑾寒,那力度,比银针还要强悍,一旦被击中,必定穿肠破肚。

手执拂尘的老人,轻轻一挥拂尘,就有强大的气流对着夏瑾寒攻击而去。

那拿着刺剑的老人,手中的刺剑在空中比划着,便是刀光剑影,招招致命。

夏瑾寒站在人群中,白色的衣袍在空中废物中,躲开了红线,避过劲风,软剑直接迎上刀光剑影,身影稳稳的飘在空中,杀气腾腾。

上官轻儿揪着一颗心,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那强大的阵法和结界,经是那个没有拿武器的老人一个人在维持的,可见这些老人的功力之强大。

当然,这些老人很厉害,夏瑾寒也不是好欺负的,他一一躲开那些老人的攻击,接着就长剑破空,开始一一反击。

上官轻儿只觉得空中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光,完全看不清夏瑾寒是怎么出手的,转瞬间就看到了漫天飞舞的红色线头,以及飞扬的白色毛线。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些红色的线头是手执线轴之人手中飞出的红线被砍落的,而白色毛线自然就是另一个老人手中的拂尘。

那几个老人似乎没有料到夏瑾寒这么年轻,就能有这般功力,眼底露出了一抹惊愕,但更多的是赞许和欣赏,那种棋逢对手的兴奋,异常明显。

上官轻儿绞着手指,不安的看着夏瑾寒,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她就这么痴痴的看着那幻境,明知道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这样的画面在她面前,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她却控制不住的将目光凝聚在夏瑾寒的身上,不肯移开分毫,生怕她一个不留神,他就会受伤。

一个对四个,还是四个白发苍苍的绝世高手,夏瑾寒的胜算本身就不高,加上他体内的内力不稳定,这些天又频频受伤,他如何能打败那几个老人呢?

上官轻儿咬牙,目光在画面中扫视了一眼,最后落在那写着“圣殿”两字的奢华宫殿牌匾上,手握成拳头,狠狠的啐了一口,“该死!”

说罢,她脸色凝重的转身对梨花和青然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找他。”

“郡主,这幻境极可能是假象,不可贸然行动。”青然不认同的看着上官轻儿,生怕她会冲动。

上官轻儿深呼吸,摇摇头道,“这不是幻境,就算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孤军奋战……”

“郡主……”梨花叫了她一句,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她很想说,你还小,不需要为殿下做到这个地步。而且殿下也有那个能力和本事应对敌人,你不需要担心太多。

但是看着上官轻儿坚决的表情,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梨花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深情,让这个八岁的孩子,路出了这样的表情,又是怎么样的坚决,让她可以为夏瑾寒,不顾一切。

阻止的话,被生生的掐断在了喉咙里,梨花只能说一句,“请让我们跟着你一起去。”

人多力量大,他们作为上官轻儿的贴身护卫,怎么能丢下上官轻儿一个人去拼搏奋斗呢。

青然也认真的看着上官轻儿,表示要跟她一起进去。

但上官轻儿摇头,“这阵法,人多只会乱,我一个人去。”

“郡主!我们不会给你添乱的。”梨花坚持。

上官轻儿深呼吸,妥协道,“罢了,你们进去之后,不要乱动,若非有东西来攻击你们,不得移动脚步。我一进去就会寻找阵眼,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若找不到,我们就会陷入一场恶战,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梨花和青然重重的点头,“郡主放心。”

上官轻儿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有着夏瑾寒帅气身影的环境,红唇蠕动,轻轻的道了一句,“等我。”随后就义无反顾的踏出了那改变了她将来人生的好几步。

每一步都深沉,每一步都沉重,每一步也都暗藏杀机。

踏入阵型的那一刻,上官轻儿飞快的从地面跃起,犀利的双眸在四周扫过,寻找着这这阵法的破解方法。

梨花和青然紧随上官轻儿的步伐,安静的站在她的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三人刚踏入阵法,就有数支竹箭拔地而起,对着三人飞射过来。梨花和青然同时出手,不需要移动脚步,长剑过处,那些利剑尽数被砍成了两段,刷刷刷的掉落在地上。

有了青然和梨花的护航,上官轻儿可以放心的在空中寻找阵眼,但是她的轻功虽然了得,却不是神仙,不能一直没有支撑点的在半空中漂浮,所以,她的时间十分紧迫。

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四处寻找着,却因为天色太暗,灯光迷糊,叫人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上官轻儿却一直没能找到有问题的地方,眼看她就要支撑不准,从空中掉下去了。而青然和梨花,还在跟那没完没了,不停发射的竹箭奋战,情况十分危急。

这个时候,月亮悄悄的钻出了云层,明亮的光线,落在宫门口那一棵挺拔的大树上,大树迎风晃动着叶子,在地面上投下了一片阴影,阴影在宫门正中间的地方,却出现了一个小小圆形缺口,远远看出,那缺口,就像是第二个月亮一般,圆圆的,绽放着浅浅的光芒。

上官轻儿顿时眼前一亮,激动的看着那圆圆的亮点,心里已经确定,那地方就是这阵法的阵眼,只要按下那个位置,这阵法也就是不攻自破了。

可,上官轻儿现在所在的地方,离那圆点还很远,就算是她手里有小石子之类的,要丢出去,怕是都未必能准确的击中那个位置。若是不能一举击中,就很可能会触动机关,届时,他们怕是根本没有时间再去攻击那目标了。

目标太小,距离太远,要破阵,可谓是难上加难。

不得不说,设计这个阵法的人,真心的是心思缜密,而这个阵法,也不愧为世上最复杂最难破的阵法之一。

没有月亮的时候,根本不可能看到阵眼,就算月亮出来了,看到了阵眼,距离太远,也未必能一举攻破。不能一举攻破,那么接下来,闯入阵中的人怕是只能不停的和这些机关奋战,再也没有时间去攻破阵眼了。

上官轻儿目测,只要随意碰到其中的一处机关,后面至少会有三到五个机关会接连被触动。而但那三五个机关被触动,整个阵法也将会启动,到时候,闯入者就算不死在这里,出去也是废人一个了。

上官轻儿本想用袖箭攻击那突破口,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袖箭不够保险,不得已,她又再次发动了金蚕蛊。

清澈的眸子,瞬间被染上了红色,一身翠绿的襦裙,在这诡异的月光下,随风拂动,唯美中又带着诡异,叫人毛骨悚然。

上官轻儿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凝聚力量,十指在空中交叉,用力的往前推出。

“唰唰唰”的几声,上官轻儿手中发出的丝线,交织成了一个大网,直直的朝着宫门正中间的地方飞去。银色的丝线,在碰到地面之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这个阵法,却是因此而停下了下来。

青然和梨花身边的不停射出的箭停止了运动,笼罩在他们三人周围的阵法,无声的消失了,一切都归于平静,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噗……”上官轻儿收回双手的那一刻,忍不住突出一口鲜血,身子就这么从半空中无声的坠落。

“轻儿!”青然瞪大了双眼,飞身一把接住她娇小的身影,眼中写满了担忧,“轻儿,你怎么样了?”

上官轻儿呼吸有些急促,摇摇头,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晚上连续使用了三次金蚕蛊,强大的耗损,让她的体力几乎消耗殆尽,内力也因此混乱不堪,使得她整个人都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青然和梨花紧张的看着她,两人都有些害怕。青然的手掌已经抵在她的背后,源源不断的真气传进了上官轻儿的身体。

上官轻儿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道,“立刻进去,有时限。”

阵法虽然是破解了,他们暂时不会有危险,但这阵法最为霸道的地方就在于,它是有时限的。也就是说,即便现在是破解了,短时间内他们不离开的话,它还会再次开启。届时,要是因为兴奋和激动就一直停留在这里,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青然和梨花闻言,心头一寒,再也不敢怠慢,慌忙带着上官轻儿,离开了门口,跑进了那金灿灿的宫殿。

方才那些连续不断的竹箭就已经够危险了,而且还是在机关没有完全启动的情况下发射出来的,他们简直不敢想象,要是这机关完全启动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一路跑进了那金碧辉煌的宫殿,发现那里面居然没有什么守卫,青然和梨花心中一喜,当下就一人护航,一人给上官轻儿输入真气,帮她疗伤。

半个时辰后,青然才收回自己的手,脸上有些苍白的看着上官轻儿,问,“小郡主,你怎么样了?”

上官轻儿睁开眼睛,身体絮乱的气息已经被压制住,全身暖暖的,又再次充满了力量了。

她摇摇头,感激的看着青然,“我没事了,谢谢你,然哥哥。”

青然笑了笑,道,“这是我的职责。”

上官轻儿也不纠正他的话,只轻轻一笑,道,“我们快走吧。”时间不多,他们不能再耗下去了,否则她怕是再也见不到夏瑾寒了。

进了宫殿之后,里面的阵法就少了很多,许是设计这里的人对门口那阵法太自信了,上官轻儿一路进去,竟是只遇到了很少的护卫,阵法什么的,几乎是没有。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方才在门口破阵的那奋力一击,却是被站在某处的人看在了眼里。

金黄色的宫殿的最高层楼阁上,一身红色长袍的年轻男子,目光幽深的看着那正在宫殿里急忙穿梭的娇小身影,一双狭长的眸子里满是激动。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笑着,激动的道,“这是天意吗?哈哈……太好了。”

他身后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疑惑的问,“主子,怎么了?”

“没看到么?上官轻儿那个死丫头,居然是金蚕蛊是新一任宿主,我终于找到她了。”红衣男子一脸妖孽的笑容,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什么?主子你是说,金蚕蛊?这,不是千年前就失传了吗?”那黑衣男子不敢相信的问。

红衣男子抬手扶了扶耳边的长发,妖娆一笑,道,“不会错的,刚刚她在一线天和门口使的那一招,绝对就是金蚕蛊。没想到师祖当年说的话,竟是真的,我果然等到金蚕蛊的新宿主了,只是,没想到是她。”

黑衣男子也有些激动,道,“这么说,她就是,就是……”

红衣男子点头,一挥衣袍,笑道,“走,黑龙,跟本座去迎接我们的新主人。”

“是,主子。”黑龙点头,慌忙跟上。

……

上官轻儿一路狂奔,终于来到了那所谓的圣殿前面。

没错,圣殿就是那座黄金打造的金色宫殿,很奢华,很大气,也很霸气。

只是,当上官轻儿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浑身鲜血,却依然在拼死抵抗的夏瑾轩。前一刻还白衣飞扬,美艳无双的神一般的男人,转瞬间居然就……

“寒哥哥……”上官轻儿的心,狠狠的抽痛着,一双清澈的眸子很快就弥漫上了一层雾气,悲痛的叫喊声,撕心裂肺。

听到上官轻儿的叫声,夏瑾寒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他伸手拭去嘴角的鲜红,扭头,果然就看到了那个让他挂念的丫头。

他就知道,这个丫头肯定不会乖乖听话留在客栈的,果然……

也罢,这么狼狈的时候,能看到她,也是一种幸福。

夏瑾寒嘴角微微勾起,低声道,“轻儿,别过来。”

上官轻儿停住步伐,咬着嘴唇,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强忍着心头强烈的不安,道,“你怎么样了?”

“放心,我会好好的。”他轻轻笑着,即便一身血红,狼狈不堪,那笑容却依然惊艳脱俗,动人心魄。

放心,他都这样了,叫她怎么放心?

“嗯……”因为夏瑾寒的分神,一根红色的线,不动声色的袭来,等夏瑾寒闪开的时候,手臂已经被割破,鲜红的血液,让那原本就通红的衣衫变得越发的娇艳。

“呜呜……”上官轻儿忍不住痛苦的哭出声音,但也只有一声,她就止住了,手捂着嘴巴,不再让自己发出声音,因为她不能让他分心。

夏瑾寒依然被困在了那四个人的阵法中,方才这里似乎发生了一场恶战,那四个老人,也纷纷挂了彩,一个个的,满头大汗。但四双浑浊的眼睛,此刻却是雪亮的,似乎很久没有碰到这么强劲的对手,那种像是看到了猎物一般的眼神,让上官轻儿有些害怕。

夏瑾寒挥舞着一身血衣,在阵法的中间,不停舞动手中的软剑,将敌人的攻击一一打落,强势的攻击,同时展开,叫敌人无处藏躲。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博弈,一对四,本是不公平,却因为夏瑾寒是硬闯别人的地盘而变成了理所当然。

看到夏瑾寒一个在人群众奋战,上官轻儿心里很是担心,关心则乱,她一着急,就忍不住冲了过去,嘴里叫着,“以多欺少,你们这些老东西好意思么?”

说罢,她的身子已经风一般的飞了过去。

“不要过来,轻儿……噗……”夏瑾寒看到上官轻儿的动作,慌忙惊呼一声,要去阻止他,但因为他的分心,那锋利的刺剑,已经刺进了他的肩甲,内伤加外伤,新伤加旧伤,夏瑾寒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上官轻儿却已经冲到了那阵法的边沿,不要命的挥舞双手,漫天银丝飞舞,那由其中一个老人维持的古老阵法,遇到了金蚕蛊,竟是被轻易的击破了。

上官轻儿顺利闯进了中间,红着一双眼睛,像是杀红了眼的恶魔一般,张牙舞爪的叫道,“让他受伤,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小巧的双手,在这一刻成了夺命符,无数刺眼的银线,在空中交织着,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网,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直逼那些老人。

老人们在看到上官轻儿闯进来的时候,还有些不以为然,但在看到她双眼泛红,双手不断放出银色丝线的时候,却是一个个都惊呆了。

这,这这,这……

“金蚕蛊?”其中一个老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眼底没有惊恐,只有无边的惊喜。

“噗……噗……”老人们因为一瞬间的呆滞,竟是忽略了金蚕蛊的威力。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银丝已经割破了那些老人的衣服,划破了他们的身体。即便他们已经奋力的分身而起,用尽全力去闪躲,还是赶不上那些银丝的速度,身上多处都被割伤了。

------题外话------

嗷呜,明天是轻儿八岁的最后一章,后天开始是第三卷的内容,也就是长大之后的故事了,散花……(*^__^*)嘻嘻……本来想这一章将八岁的故事写完的,但是,内容有些多,因为要上班,码字时间有限,艾玛……

谢谢妞们一如既往的支持,╭(╯3╰)╮……求月票评价票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