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轻儿,一起洗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21章 轻儿,一起洗

第121章 轻儿,一起洗

天色慢慢的变暗,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残留在天边,映红了小半边天空,漫天的彩霞,美丽无比,像是在为夏瑾寒和上官轻儿这一场仓促却完美的婚礼祝贺一般。

上官轻儿一身红色礼服都没时间换下来,跟夏瑾寒一起,两人都穿着喜服,就这么策马狂奔,离开了雾谷。

走出雾谷的那一刻,上官轻儿扭头,目光中满是不舍的看着这个她生活了七年之久的地方,心中满是不舍。

曾经,她以为这里是她的地狱,后来,她把这里当成是历练自己的地方,努力的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而奋斗。

曾经,这里面的人都是她的敌人,一切阻止她救夏瑾寒的人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后来,这里的人,成了她的亲人,比她亲生父母还要亲的亲人。

曾经,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哪怕一刻,她都不想多待,如今,她望着这个地方,才发现这里是那么的温暖,叫她不舍,

一双大大的眼睛,深深的望着那慢慢变得模糊的雾谷出入口,上官轻儿闭上眼睛,紧紧抱着夏瑾寒的腰,嘴角却带着一抹笑容。

扬起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看着他尖尖的下巴,上官轻儿笑了笑,道,“你说,我们现在这样是不是很像私奔啊?”

夏瑾寒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

上官轻儿继续道,“你看,我们都穿着喜服,怎么看都像是不被认可的可怜鸳鸯。不,说你是来抢亲的,似乎更像一点。呵呵……”

夏瑾寒温柔的看着她,道,“若你要嫁给别人,不管多少次,我都会把你抢出来。”

上官轻儿靠在他宽厚的胸口,声音清脆,“真的吗?是不是,不管我在哪里,你都能找到我,第一时间把我认出来?”

“是。”夏瑾寒点头,没有更多语言,语气却十分的坚决,肯定。

“那要是我远远离开了你的世界,你再也找不到了呢?”上官轻儿微醺的靠在他怀里,许是因为喝了些酒,说话变得有些不理智。

夏瑾寒的心颤抖了一下,目光紧张的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坚决的开口,“不管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

“找不到怎么办?”上官轻儿固执的追问。

“上天入地,我会找到你。”

上官轻儿笑了,抬起头,微微泛红的小脸,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魅惑力,“我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我,永远都在你心里,在你身边。”

夏瑾寒眉头深锁,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扯着缰绳,一言不发的策马狂奔起来。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是从雾谷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出口出来的,从那里出来,很快就能到达飞雪国与夏国的边界处。

当然,原本雾谷是没有这条所谓的近道的,是夏瑾寒为了更好的去见上官轻儿,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打造出来的。

这条路,就是雾谷的那些阁主们都不知道,除了夏瑾寒和上官轻儿身边的人知道之外,怕是只有慕容莲和大长老知道的了。

说起这条密道,当初在建的时候,慕容莲还曾多次出手阻止,多次跟夏瑾寒打起来呢。只是最后上官轻儿出手,慕容莲不得不作罢。

上官轻儿发现,慕容莲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固执的人,但不知为何,每次关于她的事情,他都会妥协。

她明白,慕容莲对她的感情是真的,这些年,她也确实深刻的感受到了他的疼爱和关怀。她想,若不是因为她心里早已经有了夏瑾寒,也许,也许她会喜欢慕容莲也不一定。

那个妖孽,外表绝对是无可挑剔的,他那妖娆的美,美得邪恶,也美得惊心动魄,就像是夜晚盛开的火莲花,热情似火,奔放无比。

只是,这个世界本就没有所谓的如果,她爱上了夏瑾寒,就注定不能接受慕容莲。

她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夏瑾寒对她的爱,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从密道出来,天已经全黑了。

夏瑾寒和上官轻儿也来到了飞雪国与夏国交界的城市,只要越过这个城市,再穿过一片浓密的树林,就到夏国的虞城,也就是夏瑾寒驻军的地方了。这一段路程,看似不远,但要走的话,却得走上两个时辰。两个时辰,等于四个小时候,他们这个时候过去,到了夏国的话,就是深夜了。

想起夏瑾寒今天在雾谷喝了不少酒,上官轻儿有些心疼,“寒,你喝了这么多酒,没事吧?要不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天快亮的时候,再赶回去?”

夏瑾寒蹙眉,那些浓烈的酒,确实让他的头脑有些不清醒。深夜赶路,本就不安全,加上飞雪国和夏国交界的那一片森林很危险,他清醒的时候要安然穿过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如今。

看着怀里一身喜服的上官轻儿,夏瑾寒点头,带着上官轻儿到附近的一家酒楼住下。

喝了一杯醒酒汤,上官轻儿让人找来了热水,打算好好的洗个澡。

昨晚跟夏瑾寒缠缠绵绵,一晚上都没睡好,起来之后又急急忙忙的去开会,然后就是出其不意的婚礼,这一连串的事情,来的太突然,上官轻儿至今都觉得像是在做梦。

浴桶很快就搬进来了,上官轻儿正要脱衣服沐浴,夏瑾寒却一直用那双炽热的眼睛见着她,这让她有些尴尬。

“你看什么?快躺下休息会,我们就休息几个时辰,天一亮就出发了。”上官轻儿瞪着夏瑾寒,不满的说道。

“我也想沐浴。”夏瑾寒起身,有些跌跌撞撞的来到上官轻儿身边。

“哎,你喝多了就乖乖的坐着,乱跑什么呢?”上官轻儿眉头紧皱,慌忙扶着夏瑾寒。

这家伙的酒量一向不错,按理说他这样警惕的人,是不会轻易让自己喝醉的。但是今天他喝的真的太多了,这让上官轻儿有些担心他是不是真的醉了。

“轻儿……”夏瑾寒双手紧紧搂着上官轻儿,滚烫的脸靠在她的脖子里,轻轻的蹭着,“我不舒服,我想跟你一起沐浴。”

不舒服和跟她一起沐浴,有关系吗?

上官轻儿无语的看着他,推开他道,“好啦,你喝多了,快去躺着,我很快就洗完了。”

夏瑾寒却不肯松手,一直抱着上官轻儿,嘴里还说着,“不要,轻儿,我要跟你一起洗澡,好不好?我好热……”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上官轻儿还真觉得他全身都烫的要命,不由的眉头紧皱,道,“别闹了,你就喝了点酒,怎么会这样呢?”

“轻儿……”夏瑾寒被上官轻儿推开,不悦的眉头紧皱,一脸哀怨的看着她,那眼神,叫上官轻儿顿时有了一种罪恶感。

他们貌似才刚成亲,她怎么就不好好照顾他了?今后她是他的妻,照顾他,是她的职责啊。

这么想着,上官轻儿叹口气,伸手摸了摸夏瑾寒的额头,发现他没发烧,便扶他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道,“好啦,热的话,就帮你把衣服解开。”

“我想洗澡。”夏瑾寒那双一向淡漠的眼睛,此刻带着几分委屈,几分迷蒙,叫上官轻儿看着看着,就被蛊惑了。

“好,洗澡。”上官轻儿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就答应了要跟他一起——洗澡。

不过,他现在喝醉了,应该不会乱来吧?

他们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洗澡什么的,应该没事吧?

这么想着,心里的芥蒂就少了些,上官轻儿帮他将衣服脱开,看着他强健的身子,结实的胸口,完美的身材,不知为何就有些心猿意马了。

这丫的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那柔和的线条下,有着男子该有的刚毅,看着就让她想要流口水。

上官轻儿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扶着夏瑾寒先进浴桶,心里想着,要是能先帮他洗干净了,自己再去洗也没问题。

但是,夏瑾寒的手一用力,就把没有准备的她给扯进了浴桶里。

上官轻儿脸色一变,就要骂人,她衣服都没脱呢,就这么被弄湿了,虽然身上只有一件中衣了,但弄湿了明天要带走多不方便啊?

可扭头看着夏瑾寒那像个孩子一样纯洁无暇又带着懵懂的眼神,她心软了。

无奈的摇摇头,道,“好了,这浴桶有点小,咱们快点洗好不好?”

“好。”夏瑾寒说着,就紧紧抱着上官轻儿,手胡乱的脱着她的衣服,嘴里还说着,“脱了,热……”

汗,你热,不会去洗冷水啊?非得在这里跟她挤一个桶子。

上官轻儿无奈的叹口气,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拿起毛巾,让他背过去,道,“转过去,我给你搓背。”

“好。”夏瑾寒笑着,乖乖的转身,靠在浴桶的边上,留下完美的背部展现在上官轻儿的面前。

上官轻儿拿起毛巾,小心的为他搓背,一边搓还一边说着,“你说你身材,怎么就这么好呢?唉……”

光是给他搓背,她就有一种想要将他扑倒的冲动啊,尤其是此刻的他喝多了,醉醺醺的,一副任人**的小受样子,实在让她手痒痒。

只是,想起昨晚,她还是忍住了。

她很清楚,自己要是扑倒他,结果肯定会被反扑的。而且,这丫的看起来线条柔美,像个小受一样温驯,身材也不像那些肌肉男,完全给人一种无害的感觉,但他在**那可不是一般的勇猛,昨晚她就领受过了,现在身子还没好呢,她可不要再次领教。

草草的帮夏瑾寒搓了背,上官轻儿准备随便洗洗就去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才能早起赶路。

离开了雾谷,回到虞城,接下来就是连续半个月的赶路,想想她就觉得累。

但是她才转过身,打算自己洗自己的,不去看夏瑾寒,背上却多了一双手。

“轻儿,我帮你洗。”夏瑾寒有些迷糊的声音传来,随即,那双手就在她的后背上游离起来。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一脸无语的扭头看着他,道,“夏瑾寒,你正经点好不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装喝醉了呢?”

听到上官轻儿的话,夏瑾寒却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扁了扁嘴,一脸无辜的看着上官轻儿,“你不喜欢我给你搓背么?”

那雾谷的眼神,无害的表情,叫上官轻儿的心又再次软了下来。

他是真的喝多了吧,不然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无奈的叹口气,上官轻儿摇摇头,“不是,我自己洗比较快,你坐在这儿休息一会,或者我先扶你出去?”

“不要。”孩子气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让上官轻儿哭笑不得。

“好,你帮我搓背吧,快些,咱们洗完了早点休息,好不好?”完全是哄小孩子的语气,上官轻儿从没想过,她跟夏津的相处,会有一天变成这样。

“好。”听到上官轻儿的话,夏瑾寒终于笑了,让上官轻儿的身子转过去,拿起一边的毛巾就给她擦背。

上官轻儿真的很怀疑,夏瑾寒是在给她搓背还是在趁机占便宜,反正,接下来的那一刻钟的时间里,上官轻儿简直是如坐针毡,恨不得一巴掌将那不省事的家伙给拍死。

他这哪里是帮她洗澡,分明就是趁机占她便宜。占她便宜就算了,还,还不停的撩拨她。

她是个正常人好么?撩拨的多了,她,她会……

终于,上官轻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夏瑾寒从浴桶里拖出来,给他丢了个毛巾,帮他擦干净,自己也拿了一件新的中衣穿上,躺在了那张舒适的大**。

只是,夏瑾寒这货今晚是铁了心的不让上官轻儿好过,躺在了**还不安分,一双手在她身上乱动着。

上官轻儿咬着牙,眯起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怒道,“睡觉。”

“轻儿,我想要你。”夏瑾寒这一次倒是说的直接,一把扑到上官轻儿身上,迷蒙的双眼,认真的看着她,绝对的纯洁无暇,无辜而又无害。

但是,他的这句话,却完全是跟纯洁无害扯不上关系啊。

死家伙,你暴露了!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推开他,沉声道,“再胡来,我就把你踢出去。”

夏瑾寒委屈的撇撇嘴,咬着嘴唇,低垂着眼眸,“轻儿,今儿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

上官轻儿被他这么一说,又有些心软了。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今晚可是他们的洞房之夜。素日这一次婚礼很仓促,也并不正式,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在这一天,正式成为夫妻了,她貌似不该拒绝他?

洞房之夜,太子殿下喝醉,被未来太子妃拒绝上床,这要是传出去,夏瑾寒可真心是没面子啊。别说是传出去,就是想想都觉得,自己似乎太苛刻了。

但是,想起昨晚,她又犹豫了。

她身子还没好呢,要是他又不知节制,那她明天还要下床么?

“就一次,好不好?”他像个乖宝宝,再次翻身压在她身上,低声哀求。

也许,不能称之为哀求,而是索求。因为他话音一落,吻就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不知为何,上官轻儿竟是狠不下心来拒绝他,尤其是现在这样无辜的他。

上官轻儿眼珠子转了转,忽而笑了,道,“你不是喝多么?”

“但该做的,我还是会。”夏瑾寒笑了笑,此刻的他,笑起来就像个孩子似得,让上官轻儿心动,一种想要将他狠狠**的心理,叫上官轻儿做出了大胆的行为。

她翻身,将他压在下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邪恶的笑着,“既然你醉了,不如就让我来,怎么样?”

夏瑾寒像是知道她会这么说似得,竟是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难道他不觉得,作为男人,被她压在下面很没面子么?还是,他不仅醉了,还傻了?

上官轻儿蹙眉,不解的看着夏瑾寒,却见他乖乖的躺在那里,一副人人采掘的样子,实在撩人至极。

上官轻儿真没想到,原来自己对他的兴趣,比想象中还要大。

于是,在某人的默许下,她的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不动声色的抚过他宽厚的胸膛,炽热的吻,落在他性感的双唇上。

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轻柔的吻,像是蝴蝶落在了花瓣上一般,柔美的叫人心醉。

夏瑾寒也闭着眼睛,嘴角那一抹得意的笑容,却忍不住展露了出来。

只可惜,上官轻儿这回吻得正投入,没有看到他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否则的话,今晚某太子怕是还要看得到吃不着了。

深情的吻,从最初的轻柔,慢慢变得深沉,一点一滴的加深,那似乎恨不得要将彼此都揉进身体里的深情,使得室内的温度不断攀升。

上官轻儿呼吸急促,浑身无力的靠在夏瑾寒身上,一双手,慢慢变得不安分起来。

夏瑾寒一直都很乖的躺在那里,除了回应上官轻儿亲吻,再没有更多的动作。

窗外的夜色正好,屋内的温情无限,可谓是满园春色,关都关不住。

随着上官轻儿嘴里传出的一声低吟,她身上的衣物已经不知所踪,夏瑾寒也终于暴露了他的目的,翻身,将原本在上面的上官轻儿压在下面,目光炽热的几乎能喷出火来。

“轻儿,娘子……”

一句娘子,让上官轻儿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她本能的开口,纠正道,“叫老婆。”

老婆?

夏瑾寒蹙眉,不解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点头,双手捧着他美艳无双的脸,认真的看着他,道,“老公。”

“老婆……”夏瑾寒嘴角勾起,乖乖的叫道。

“嗯。”上官轻儿咧嘴笑着应道。

还是叫老婆好听,娘子,怎么听都觉得别扭啊。

只是,上官轻儿才刚觉得高兴,下一刻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

“你趁人之危……”上官轻儿忍着不适,哀怨的瞪着他。

这个混蛋,居然趁着她走神,就,就……

“老婆,我爱你。”深情的表白过后,就是以吻封缄。

在上官轻儿的温柔下,上官轻儿原本的怒气被一点一滴的化解,最后只剩下了无奈,以及一声高过一声的喘息和低吟……

夜晚,静的深沉,明亮的月,不知何时也似害羞了似得,瞧瞧躲进了云层。

客栈里,那个温暖的房间,依然在上演着**的一幕,刚开始享受鱼水的两人,几乎是忘我的在彼此身上寻找着慰藉,不知疲惫,蚀骨缠绵。

汗水与幸福交织着,幸福在这个漫长的夜晚中,无声的绽放。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润物无声。

屋内,蜡烛燃尽了,只留下满烛台的烛泪,凝固了时间,就这么安静的细数着别人的幸福时光,冷眼看人间冷暖。

天亮前一刻,上官轻儿被夏瑾寒叫醒了。

她睁开眼睛,像往常一样耍赖,道,“还早,再睡会。”

夏瑾寒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轻轻绞着她的发,吻着她的额头,“我让梨花准备了马车,去马车上睡,好不好?”

上官轻儿懒懒的点头,“好。”却是没有睁开眼睛,就这么紧闭着双眼,继续呼呼大睡。

夏瑾寒无奈只好起身帮她把衣服穿好,抱着她出了客栈,上了马车,继续赶往夏国虞城。

马车辘辘前行,马车里,夏瑾寒看着怀里还在熟睡的上官轻儿,心里是愧疚的。其实他昨晚并非是有意要累着她,原本是真的喝多了,有些不清醒,后来他清醒了,却不想错过机会。

本想着,她身子还没好,要一次就休息。

但是,他太高估自己的抵抗力和自制力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几乎是零。她就像是他上瘾的毒药,一触碰,就再也戒不掉。

夏瑾寒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伤着她,最后却还是枉然。

心疼的抚过她娇嫩的小脸,夏瑾寒叹息,歉意的道,“对不起,轻儿。”

下次,他一定会努力让控制住自己的。

睡梦中的上官轻儿,换了个姿势,然后继续沉睡。

一路狂奔,等夏瑾寒和上官轻儿赶回虞城的时候,刚好赶上大军启程的时间。

夏瑾寒已经提前让夏瑾轩准备好了马车,下了他们原本乘坐的马车,夏瑾寒就抱着上官轻儿来到了新的马车。

新的马车,奢华而又舒适,能保证让上官轻儿接下来的旅程舒服许多。

让青然和梨花寸步不离的守在上官轻儿的马车前,夏瑾寒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军队里,这下达了各种命令,并确定了人数,确保各种事项都无误,才挥手,坐在高头大马上,带着几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赶往京城。

上官轻儿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发现自己是在一辆新的马车里,她伸了个懒腰,揉着双眼,懒懒的掀开了帘子,对外面的青然道,“然哥哥,咱们到哪儿?”

“小郡主,你醒了?”听到上官轻儿的声音,青然欣喜的一笑,爽朗的道,“出了虞城,马上就穿过丰城,到达下一个城镇了。”

“嗯……”上官轻儿点点头,看着身前望不到边的队伍,想要寻找那熟悉的身影,却发现人太多了,她什么都看不到。

刚想问青然,夏瑾寒却哪里了,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赶来。

上官轻儿抬眸一看,果然就看到了一身白色长袍的夏瑾寒,风一般的对着她飞奔而来。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迎着夕阳,笑容甜美无比。

夏瑾寒下了马,来到马车里,看着上官轻儿有些苍白的脸色,心疼道,“睡了一天了,饿不饿?”

夏瑾寒不说还好,这一说,上官轻儿肚子立刻就咕咕叫了。

她摸了摸肚子,咽了一口口水,道,“好饿啊,我想吃烤鸡。”

夏瑾寒失笑,道,“马上就休息了,先吃点干粮,一会我去给你打野鸡。”

闻言,上官轻儿眼前一亮,欣喜的道,“真的吗?我也去……”

“你身子可舒服些了?”

上官轻儿脸色一变,清澈的眸子马上就被哀怨取代,“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身子不适,哼,我不去也行,你要亲自给我烤。”

“好,一定亲自给你烤。”夏瑾寒脸上飘上一朵红云,想起昨晚,他就忍不住想要露出幸福的笑容。她的味道,实在美好,总叫他沉迷,不能自拔。

大军很快就在一处平坦的山地里停下,趁着天还没完全黑,大伙都忙着搭帐篷,准备晚膳,热闹不凡。

上官轻儿睡了一天,这会也没有了睡意,见外面这么热闹,就从马车里跳出来,东看看西瞧瞧,想要寻找夏瑾寒的身影,结果却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人,忍不住慢慢的靠近他。

他一身厚重的铠甲,站在人群中,指挥着那些士兵工作。

虽然只看到了一个侧脸,上官轻儿却似乎又看到他温和的笑和他温润的双眸。

几步来到他身后,上官轻儿不敢相信的叫了一句,“熙哥哥?”

听到上官轻儿的声音,那人的身影颤抖了一下,而又有些僵硬的转过身,那张俊美温润的脸,就出现在了上官轻儿面前。

------题外话------

终于在十二点之前写出21点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战斗力这么强,哈哈哈~祈祷审核通过。谢谢妞们的大力支持,╭(╯3╰)╮么么……

求评价票,亲们记得一定要选五分的啊。

推荐好友新文《婚宠之邪少诱妻成瘾>文/安若隐

新婚宴会上,新郎搂着她昔日的好友,冰冷的声音刺破她的耳膜。

“楚汐,我爱你,但比起爱你,我更想要亲手毁灭了楚氏!”

楚汐震惊的望着新郎,一夜之间,她从新娘沦为伴娘,从名门贵族沦为落魄千金。

一场人为的致命阴谋,她深陷巨大的危机,然而这样的她不得不诚服在男人的手下……

她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强逼她欠下千万巨债的幕后黑手!

他堂堂韩徐集团的少东,a市赫赫有名的冷面七少!

居然,居然这么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