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缠绵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28章 缠绵

第128章 缠绵(精彩必看) 文 / 清溯

左相府。

韩熙然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往常这个时间,他早就吃过晚膳,在书房里忙碌了。但是今天他却还在赶回来的路上。

不,他觉得,他今后都不会再跟从前那样,一吃完饭,就急急忙忙的跑去书房里,躲着夏静曦了。他的人生,会从此发生巨大的改变,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更多的却是兴奋和激动。

他大步走进后院,一眼就看到了那还亮着灯的大殿,透过明亮的窗口,隐隐可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不安的在窗前走来走去,似乎在等他回来,在为他担心。

这样的认识,让他浑身一暖,同时也很后悔为何自己这些年都没能发现她对自己的感情,为什么不能主动的去追寻幸福?他这些年,到底错过了多少这样的美好和幸福啊……

人还没靠近,大殿外边的侍女就看到了他,激动的跑进屋子,叫道,“回来了,公主,左相大人回来了……”

那侍女是夏静曦的陪嫁宫女,所以她一直称呼夏静曦为公主,而叫韩熙然左相。不仅是这个侍女这般,其实这左相府上的人都这么叫。因为这是韩熙然要求的。

夏静曦曾很严厉的告诫府上的下人,今后不要叫她公主,她是这府上的夫人,唤她夫人便好。但却被韩熙然一句冰冷的话语给抹杀了。

他当时说,“左相府的夫人,如何能比得上公主您的地位?”

韩熙然当时态度冰冷的离开了,但他后来听到吓人说,因为他那一句话,夏静曦哭了很久。

如今想起来,他顿时觉得愧疚不已,心中满是悔恨。

听到侍女的话,夏静曦顿时激动的跑出来,那双满带着渴望的眼睛,欣喜的看着他。在看到他安然无恙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的表情迅速的变化了一下,而后低着头,掩饰着心中的欣喜,故作淡然的问,“你回来了,吃过晚膳了吗?”

韩熙然也压下心中的激动,淡淡的点头,“嗯,还没吃。”

不知为何,最初的紧张和激动,在见到她苦涩的笑容的时候,突然就化成了平静。一肚子的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只好跟原来一样,淡然面对。

“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吗?刚好,我也没吃,一起吃吧?”夏静曦轻笑着,眼眸中没有了当初的自卑,倒是多了几份自信。

韩熙然又不由的想起了今天上官轻儿问的那句,“你难道不喜欢自信的女么?”现在,他想他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点头,对夏静曦温润一笑,“好。”

好?

夏静曦有些惊讶的看着韩熙然,要是往常,他肯定会说,“今后饿了就自己先吃,不必等我。”然后转身离开……

韩熙然说完就大步走进了大殿,果然看到里面摆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心中一阵温暖,眼底满是笑意。

刚要坐下来吃饭,却见夏静曦还在发愣,当即出声道,“公主,你还没吃吗?”

听到这一句公主,夏静曦回过神来,转身,笑着道,“嗯,没什么胃口,就一直没吃。”她不会告诉他,她亲手下厨了,做了一下午的饭菜,一直在等他回来。因为不管她说什么,只要他心中没有自己,那都是多余的。

两人在桌子前坐下,夏静曦还是跟往常一样,给韩熙然盛饭,给他端上她熬了一下午的浓汤,笑着道,“这么晚才吃饭,饿了吧?先喝点汤。”

“嗯。”韩熙然低着头,接过那碗汤,就低着头喝了起来。

只是,他才喝了几口,夏瑾寒突然紧张的拉着他的手,问,“你的手怎么了?”

韩熙然被她这一拉,才觉得手臂有些疼,蹙眉,扭头看着左边的手臂。那是下午在跟刺客对战的时候,不慎被划伤的,因为心中有事,他也一直没留意。

再看看夏静曦眼中的担忧,一点都不像是装的。

他摇头,温柔一笑,“无视,小伤罢了。”

“都流血了,怎么会是小伤?发生什么事了?秋莲,快去拿金仓药过来。”夏静曦看到韩熙然手上的伤口,心都揪了起来,慌忙让侍女去拿药。

韩熙然却是笑着摇头,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真的没事,小伤罢了,先吃饭,一会再处理吧。”说罢,还补上一句,“今晚的汤,很好喝。”

好喝?

夏静曦浑身一颤,低头看着韩熙然,却见他依然跟往常一样,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不一样的是,那笑容不再僵硬,并非装出来,而是真心的。

这一刻,夏静曦愣住了。

他真的跟上官轻儿说的那样,转变心意了么?上官轻儿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内心有欣喜,也有不安。渴望韩熙然会真的注意到自己,又害怕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怎么不吃?”韩熙然把汤喝完了,才发现夏静曦愣愣的看着自己,一点都没吃,当即眉头紧皱,给她夹了菜,道,“多吃点,你都瘦了很多了。”

瘦了?他知道她瘦了吗?这么说,他是在关心自己吗?

夏静曦心中涌起一股甜蜜,低着头,看着自己碗里那一块肉,本是她不爱吃的肉类,如今却变得无比美味。

低着头,吃着那一块肉,却是甜到了心里。

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这些年一直被韩熙然忽略无视,如今哪怕他随意的一句关心的话,都能让她激动很久。

两人就这么安静的吃过了晚饭,夏静曦担心韩熙然的伤,就带他进了房间,拿了药帮他上药。

因为伤口是在手臂上,虽然不是很深,却还是让夏静曦看的浑身颤抖,心疼不已。

见韩熙然自然的将外衣退下,掀起袖子,让自己帮他上药,夏静曦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帮他消毒,上药,又拿来了绷带帮他缠上,这才有些担心的问,“怎么受伤了呢?”

韩熙然笑了笑,道,“没什么大事,不必担心。”

夏静曦见他不愿说,也没多问,只是有些忐忑的站在一边,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好,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是韩熙然先开口的。

“这些年,委屈你了。”他的声音很淡,隐隐带着心疼。

夏静曦愣了愣,想着,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改观了么?但又觉得不太可能,她努力了这么久都没有成功,他怎么可能突然就对自己好了呢?

想必是因为上官轻儿的话,让他愧疚了吧?

她要的,不是他的愧疚,从来都不是。

“这是我自愿的,你不必觉得愧疚。”夏静曦别开视线,声音淡漠,心却难受万分。

韩熙然微微一愣,心里明白她是误会自己了。但也没有解释,只拉着她的手,低声道,“我知是我负你,今后不会了。”

指尖传来了他淡淡的温度,夏静曦的心都颤抖了,那淡淡的温度在她的指尖被无限放大,几乎灼伤了她。

她呼吸急促,不安的站在那里,看着坐在床前的俊美男子,心中特忐忑无比。

今后不会了吗?他这句话,是想说明什么呢?夏静曦不敢多想,却也舍不得抽回被他握着的手,就这么跟侧对着他,站着。声音颤抖,“你真的,不必愧疚,我,我不需要你的愧疚。”

韩熙然叹气,看着被自己紧握的那只纤细嫩滑的小手,心中感慨万千。千言万语,也不知该如何表达才好。

只好微微用力,将她拉进了怀里,双手紧紧抱住她,靠在她的肩膀,声音里是满满的愧疚,“我如何能不愧疚?若是我愿意相信你,不被别人误导,这些年你又怎会吃了这么多苦呢?”

夏静曦这一次是彻底的傻掉了。

韩熙然在做什么?他居然,居然抱了她……跟他成亲两年,他从未碰过她,别说是拥抱,就是她的小手都不动一下。他浑身冰冷和淡漠的气息,似乎完全看不到她的存在一般,让她几度痛苦绝望,夜夜独守空闺,以泪洗面。如今,他居然……

感受到夏静曦身体的僵硬和不知所措,韩熙然心里也有些紧张,除了当初夏静曦对自己表白的时候,他们有过拥抱也亲吻,他再没有这般拥抱过任何人。他也害怕自己会吓着她。

可内心喷涌而出的愧疚和自责,却让他不愿放手。

他已经错过了太多太多属于她的美好,他不能再这么浪费时间,让彼此都难过了。

他靠在她的耳边,温润的声音染上了几分忧伤,“曦儿,是我不好。这些年看着你痛苦挣扎,我早该明白你心中是有我的。偏偏我在感情上太过怯懦,因为别人一句谗言,便将你冷落至今。轻儿说的没错,我就是个蠢材,竟让你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痛苦。”

他本是能言善道的,但面对她,面对感情,很多话他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他从不曾跟任何人说过这般深情的话,这也已经是他的极限。

但这对夏静曦来说,却已经足够让她幸福的不知所措,一时间分不清是梦是醒了。

韩熙然对她也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吗?她以为他心里没有她,所以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是白费的呢。是她错了吗?

夏静曦呆呆的靠在韩熙然怀里,鼻尖萦绕着他身上淡雅的气息,叫她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老天啊,如若这是梦,就让她永远都不要醒过来吧。她真的很怕,在享受过这般的美好之后,醒来又得再次面对他的冷漠和无情。那会让她生不如死。

得不到夏静曦的回答,韩熙然还以为她不愿原谅自己,当即有些不安的松开她。

看着她迷茫的眼神,娇艳欲滴的通红小脸,微微张开的水润红唇,长长的睫毛,盖在那漂亮的眼睛上面,卷卷的,剧烈起伏的胸口,似乎在诉说着她的惊讶和难以置信。

韩熙然呼吸一窒,近距离的看夏静曦,才发现她竟比他记忆中的还要美。这些年,因为心中有结解不开,他一直都在刻意的忽略她,对她视而不见。如今再看,却发现他当初的行为是多么的幼稚不成熟。

看到韩熙然这样看着自己,夏静曦回过神来,脸色越发的通红,害羞的低着头,不敢看他炽热的双眸,只觉得今晚的韩熙然,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得。叫她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

期待他这一切都是真心的,是心甘情愿而非因为上官轻儿说了什么而补偿自己。害怕这不过是南柯一梦,等她醒来一切又是一场空。

殊不知,夏静曦此刻这般害羞的样子,彻底刺激了韩熙然的心脏。

他喉结滚动着,一种强烈的想要亲吻她、怜惜她的冲动,叫他一向清醒的头脑,瞬间一片空白。

只觉得唇边一暖,韩熙然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压在了夏静曦娇艳的红唇上。

久违的触感和美好,叫他头脑再次一片空白,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轻轻含住她的红唇,细细的亲吻起来。

她的红唇甜美而又诱人,只是浅尝,就已经叫韩熙然心跳加速,意乱情迷,欲罢不能。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自己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要不是上官轻儿,他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的美好。

夏静曦更是头脑一片空白,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恐的看着韩熙然,做梦也想不到,他会主动亲吻自己。或者,这本身就是一场梦?

夏静曦就这么被韩熙然抱着,浑身无力的靠在他怀里,双颊酡红,呼吸急促,心跳的很快很快。

她迷茫的双眼,看到了他的投入和痴狂,那一刻,她身心沦陷,不能自拔。

就算是梦又如何,她这些年的等待和煎熬,早已经让她绝望,即便是梦,也不曾有过这般美好的一幕了。

夏静曦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盖在了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不再压抑自己的感情,夏静曦放任自己跟随本能,双手抱住他的脖子,身体紧紧的贴上他的,小嘴微微张开,主动迎接韩熙然的吻。

韩熙然心中一喜,得到夏静曦的默许,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只一个劲儿的抱紧她,与她深情的亲吻,无尽缠绵。

房间中,烛火摇曳,温情无限。

一吻结束,两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韩熙然目光含情,丝毫不掩饰他的痴迷。

夏静曦媚眼迷离,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微肿的红唇似乎在昭示着他们前一刻的缠绵和痴狂。

看到这样迷人的夏静曦,韩熙然心神一乱,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但他很好的掩饰着自己的欲望,压下心中的躁动。对上她的双眸,有些紧张的问,“曦儿,这些年我愧对于你,让你受尽委屈,今后我定会好好补偿你,疼爱你,你可愿原谅我?”

这一刻的韩熙然是忐忑不安的,他伤她至深,如今又求她原谅,她会原谅自己吗?若是换了是自己,被人这般伤害,他怕也是无法很快释怀吧?

所以,他说完就后悔了,慌忙改口,“不,也许我不配得到你的原谅,我做了这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只求今后能好好补偿你,不再让你受委屈,你不要拒绝可好?”

拒绝?夏静曦简直以为自己幻听了。

他何时跟自己这般温柔的说过话呢?又何曾跟她说过这么多话?

过去的一幕幕涌上心头,让夏静曦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太假,要不是她在做梦,那就是这个韩熙然是假的了!

想到这里,夏静曦伸手在自己的手臂上捏了一把,疼痛让她意识到,此刻并非在做梦,那,这个韩熙然……

“你到底是谁?”夏静曦几乎是条件反射推开他,从床前跳了起来,一脸谨慎的看着韩熙然。

韩熙然就算是因为上官轻儿的话,对自己心存愧疚,也绝不可能会对自己这般温柔的。所以,夏静曦觉得,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韩熙然。

韩熙然怎么可能会主动抱她,吻她,还跟她道歉,求她原谅呢?

这,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韩熙然也没想到夏静曦会这么激动,这么紧张,当即有些迷茫,道,“曦儿,你问我是谁?”

夏静曦冷冷的看着韩熙然,咬牙道,“说,你冒充韩熙然到底想做什么,韩熙然在在哪里!”

韩熙然再次愣住了,他不就是韩熙然本人么,怎么变成是冒充的了?

夏静曦看着他迷茫的眼神,继续道,“他从来不会像你这么对我,你肯定是假的。”

韩熙然恍然明白了什么,嘴角带着一抹苦笑,越发的心疼夏静曦了。定是自己这些年对她太冷漠,如今想要对她好,让她觉得很不真实了吧?

这么想着,韩熙然问,“从前的我,是如何对你的?”

夏静曦听着他的声音,确实是她熟悉的那个声音没有错,当即有些迷茫,却还是坚持的认为这个韩熙然是假的,因为他的变化太大,太明显了。

“哼,你最好老实招来,否则我要叫人了。”夏静曦低声威胁。

韩熙然轻笑,“呵呵,你叫人来看我们夫妻亲热么?”

“你,你胡说什么,你到底是谁,我才不是你的……”妻子两个字没出口,韩熙然就突然起身,一把将她抱住,堵住了她的小嘴。

“曦儿,你是我的妻,这一辈子都是。”

话落,唇落,韩熙然再次将夏静曦拥在怀里,深情的亲吻着。似乎要将过去两年欠缺的亲吻都讨回来似得,他吻的很深,也很痴迷,几乎让夏静曦喘不过气来。

夏静曦几度反抗,却奈何自己的力气远没有韩熙然的大,而韩熙然的亲吻又是那样的美好,叫她慢慢的就沦陷进去,意乱情迷。

不多时,两人就倒在了他们身边的那张大**,韩熙然将夏静曦压在下面,深情的吻着她,心跳的很快,她柔软的双唇,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夏静曦则是不安的咬着嘴唇,一边是指不准的惊愕和不解,一边又是无法言喻的幸福和美好,叫她矛盾无比。

两人都没多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韩熙然试图解开夏静曦衣服的时候,夏静曦红着脸,终于推开了他,“你,你真的是韩熙然?”

她真的很怀疑,韩熙然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

韩熙然轻笑,这一刻,他的笑温润爽朗,发自内心,叫人看得心神一晃,险些被迷住。

“是,当然是。”韩熙然郑重的点头。

夏静曦也觉得这个人不太像是装的,她太了解他,这朝夕相处的两年,他虽然不关注她,忽视她,但她却一直都将心放在他的身上。

他的声音,他的味道,他的吻,他宽厚的肩膀,都告诉她,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

可,他为何突然对自己这么好了呢?

夏静曦咬着红肿的双唇,问,“你,你为什么突然,突然……”突然什么,她却说不下去了,最后只好红着脸,改口道,“轻儿她跟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韩熙然轻笑着,双手撑在她的身侧,就这么认真的看着她,将下午跟上官轻儿聊天的内容都说了一遍。

“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听信了夏雨琳的话,便不会这般冷落你。曦儿,这些年,苦了你了。”韩熙然说完,一脸愧疚的低着头,心中满是自责。

夏静曦也回过神来,惊讶的捂着嘴,无法相信她这些年的幸福,居然就毁在了一句不相关的流言上。

她突然觉得,她真的很傻很天真,当初若不是她无人倾诉,就将心理话告诉了夏雨琳,又怎么会有这两年的痛苦和煎熬呢?

听到韩熙然的话,她却是笑了,笑的很是苦涩,“也许,真的是因为我们都不够坦白吧,若不然,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呢。”

有些话,你不说,我也不说,那就谁都不会知道。

沟通是心灵的桥梁,他们之间要是多一点沟通,多一点坦白,多一点信任,便不会被人轻易挑拨了。

“今后不会了。”韩熙然认真的承诺。

夏静曦却是瞪着他,生气的道,“你果然是个笨蛋,夏雨琳说的这种话,你也信。”

听到夏静曦的话,韩熙然笑的更艳了,抬起微麻的手,轻轻抚摸她白嫩的小脸,“所以我会用我的一声来偿还你这些年的委屈和煎熬。”

夏静曦心中一动,毕竟是深爱着韩熙然的,又怎么舍得责怪他呢?

于是,很快就放下了戒备,低着头道,“你若真能如你所言,今后真心待我,我自然可以原谅你,但,你若只是因为轻儿的话而对我感到愧疚,那完全不必,你知道,我不需要你的愧疚和自责。”

她要什么,他比谁都了解,若是他不能给,便不要轻易许诺,否则只会让她更加难受。

韩熙然低头靠在她肩膀,低声道,“我若只是因为愧疚才对你好的话,又何须等到现在呢?”

被韩熙然这么一说,夏静曦又觉得有道理,要是韩熙然要因为愧疚而对自己,早就对她好了不是么?这些年来,他的愧疚,她也是看得到的。

可,他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因为他心里也有她么?

夏静曦不敢往下想,只觉得那很不真实。

但若他不喜欢她,又为何要亲她,甚至像现在这样暧昧呢?

一时间,夏静曦的新也乱了,咬着嘴唇,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呢。

韩熙然看到她的为难,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道,“今晚,我能留在这里么?”

夏静曦闻言,瞪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推开,道,“我可从没有不让你留在这里。”当初分明就是他要去书房睡的,她什么时候赶他出去过?如今倒是好意思问她了。

韩熙然失笑,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将她抱进怀里,呼吸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声音低沉,“曦儿,谢谢你。”

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谁了……幸好有她。

夏静曦迷恋的靠在他怀里,“你谢我作甚。”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韩熙然笑着回答。

夏静曦红着脸,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美的脸,心中一阵悸动。温热的呼吸带着一阵阵清香,喷在他的脖子上,叫韩熙然有些瘙痒难耐。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夏静曦突然感觉到下边有什么顶着自己,脸变得越发的通红起来。她想挪开,却又动弹不得。

他们已经成亲快两年了,却一直没有圆房,她还以为他不需要呢……

如今才明白,原来这个男人也是普通人,也一样有七情六欲。

可谁叫他这些年那样冷落自己呢?他现在想要她,她还不愿意了呢。

韩熙然似乎能看透她的想法,轻柔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曦儿……”

夏静曦的脸一红,别开脸道,“你,不要这样。”

“可我还欠你一个洞房花烛夜……”韩熙然的声音带着几分痴迷。

夏静曦的心跳突然加快,呼吸急促的道,“那就一直欠着好了,反正都欠了这么久。”

“这样,真的好吗?”韩熙然挑眉,手已经不安分的开始胡乱移动起来。

夏静曦脸色一变,想要抗议,却为时已晚。

韩熙然堵住她的小嘴,压在她身上,大手畅通无阻的游弋在她姣好的身子上。

意乱情迷之间,夏静曦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已经飞离了身体,那种幸福和美好,叫她忘记了反抗和挣扎。

只见,红烛熄灭,床幔落下,遮住了这一幕温馨。不多时,几套衣衫就从床前掉落,在床前无声的绽放,犹如一朵绝美的花。

娇喘声伴随着继续的呼吸,使得室内气温升高,暧昧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屋子。

夏静曦和韩熙然迟来了两年的洞房花烛,至此正式开始,许是因为是迟来的洞房,又来的这么突来,两人情绪激动,热情高涨,两人一结合,就难分难舍,欲罢不能。

夜,很长,也很美。漆黑的夜空中繁星点点,群星闪烁,像是好多双闪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点缀着慢慢长夜,不再孤单。

……

太子府。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在酒楼里吃饱喝足才回来,已经过了吃饭时间,可把府上的人都给担心坏了。

看到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回来,流花慌忙迎上去,“郡主,您可算是回来了,奴婢还以为你去哪里了呢。”

上官轻儿摆摆手,笑道,“我能去哪里啊,嘿嘿,就是今天做了一回媒婆,再趁机敲诈了一顿大餐罢了。”

流花有些无语的看着上官轻儿那搞笑的样子,道,“郡主马上就要做太子妃了,怎么还是不会淑女一点呢?”

上官轻儿撇撇嘴,“淑女有什么用?你们家太子可就喜欢我这样的。”

夏瑾寒闻言,宠溺的揽着她的腰,“你若是变淑女了,我怕是会很不习惯。但今后在外人面前,还是注意些的好。”

“我知道啦,我啥时候给你丢人过呢?”上官轻儿哀怨的瞪着他。

夏瑾寒轻笑,抬手捏着她略尖的小脸,“是,我们家轻儿最懂事了。”

“这还这不多。”上官轻儿扬起下巴,一脸得意。那骄傲的样子,让流花和梨花青然等人都忍不住低头偷笑。

上官轻儿无视偷笑的人,懒懒的对流花道,“流花,却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是,郡主。”流花好笑的低着头,转身走开了。

上官轻儿伸了个懒腰,饱餐餍足的样子,靠在夏瑾寒怀里,撒娇,“好困,我去洗个澡,一会自己先去睡了。”

“嗯,去吧。”夏瑾寒点头,

“你记得早点回来,别太劳累了。”上官轻儿说着,就一边打呵欠一边去了浴室。

夏瑾寒看着上官轻儿慢慢走远的背影,眼底突然闪过了一抹狡黠的笑。

上官轻儿自然没有看到夏瑾寒的笑容,快步来到浴室,看着那冒着淡淡热气的水,心情大好,将流花等人赶出去之后,就褪掉衣衫,走进了浴池中。

温暖的水,包裹着她娇小的身子,让她觉得全身都得到了放松,舒爽无比。

“嗯……舒服……”这世上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洗澡最舒服了。前天被夏瑾寒折腾的浑身酸痛,今天又耗费了这么多力气,打了两架,如今她觉得全身都累的不行,只想好好的洗个澡,再睡上一觉。

靠在温暖浴池中,上官轻儿闭上眼睛,慵懒洗着疲惫的身子。

洗着洗着,就眼皮就开始打架,柔软的身子,靠在浴池边就慢慢的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上官轻儿觉得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水花声。猛的睁开眼睛,上官轻儿就看到了一个浑身赤果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

上官轻儿迷茫的眨了眨眼睛,抬眸,对上一张俊美无双的帅气的脸。

白皙的小脸,瞬间充血爆红,上官轻儿张嘴,惊恐的大叫,“夏瑾寒,你哥变态,你干什么不穿衣服?”

天哪,她看到了什么?这个混蛋居然,居然光着身子面对着她……

偏偏她没有防备,一睁眼就把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看在了眼里。

夏瑾寒完全没有不好意思,懒懒的在她面前坐下,将身子泡在水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轻儿,“洗澡穿什么衣服呢?”

上官轻儿红着脸,愤怒的瞪着他,“谁准你进来的,出去。”

“这是我的浴池。”夏瑾寒一脸无辜。

上官轻儿咬牙,靠在浴池边上,“行,你的浴池,就让你洗好了,反正我都洗干净了。”说着就伸手想要隔空取物,将边上的衣服取来。

但夏瑾寒又怎么会让她如愿呢?

有力的手臂伸出,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他笑的很是无邪,“你瞧瞧,头发上还有血迹,哪里就洗干净了?”

上官轻儿早上洗了澡洗了头才出门的,今晚自然是没有洗头,听夏瑾寒这么一说,她有些疑惑,“胡说,我头发怎么会有血?”

她杀人的时候可都是很小心的,身上不该斩了血才是。

夏瑾寒伸手将她的发簪取下,一头青丝散开,铺散在了水面上,像是水草一般。

“你看。”夏瑾寒抓了一簇发丝,递到上官轻儿跟前。

上官轻儿蹙眉一看,果然在那发丝上看到了一团黏在上面的干了的血迹。

“真的有?我明明很小心了。”上官轻儿疑惑的蹙眉,看着那血丝,顿时觉得有些恶心。

“我帮你洗了吧,这么脏。”夏瑾寒说着,就取来梳子,为她梳理着长发,舀了水,将她的长发浇湿,然后小心的清洗起来。

上官轻儿背对着夏瑾寒,就这么乖乖的,任由他折腾着她那一头青丝。

其实,她本是不愿让他给自己洗的,但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揉着她的头皮,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不愿抗拒。

也罢,反正不是第一次共浴了,难得太子爷愿意给她洗头,她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微微仰着头,上官轻儿乖巧的让夏瑾寒为她洗头,不时还发出几声舒服的声音,惹得夏瑾寒浑身欲火,差点头没洗完就先将她扑倒吃掉了。

好在太子还是有点节操的,至少帮上官轻儿洗完了头,才开始耍流氓。

上官轻儿享受着这难得的待遇,嘴里还一边夸着,“好舒服,想不到堂堂太子殿下,头洗的这么好。”

夏瑾寒眼底闪过一抹精光,笑道,“那以后也让我帮你洗,可好?”

上官轻儿想也没想就点头,“好啊,比我自己洗的好多了。我家太子当真是绝世好男人。”

“呵呵,怎么,现在知道我的好了?”

“一直都知道啊,只是你现在表现的比较明显。”上官轻儿面不好心不跳的说着,一脸享受。

直到……

“嗯?”上官轻儿感觉身后有些不对劲,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貌似身后有什么东西顶着她……怪不舒服的。

但,夏瑾寒没有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去分析身后那是什么东西,就转移了她的注意力,道,“我这么好,你要如何报答我呢?”

又是报答,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莫非你想让我帮你洗头?”

夏瑾寒挑眉,身子靠近她一些,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你觉得呢?”

顿时,上官轻儿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因为这一次,她清楚的感受到了身后的某物……

她咬着嘴唇,往前挪了挪,想要躲开夏瑾寒,但他的手紧紧抱住了她的腰,不让她离开半分。

他靠在她耳边,呵着热气,道,“别动,乖……”

上官轻儿当然明白,这个时候要是乱动,怕是会让夏瑾寒越发的兴奋,到时候可能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以,她僵着身子,就这么坐在浴池里,背后紧贴着他灼热的肌肤,不敢一动半点。

夏瑾寒看到上官轻儿这么听话,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小手,伸手从身后抱住她,靠在她耳边道,“轻儿,我帮你搓背,可好?”

上官轻儿看着他在自己面前乱动的手,咬牙道,“我的背在后面,你搓前面作甚?”

夏瑾寒笑的更艳了,声音十分爽朗,“呵呵……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上官轻儿郁闷的回答,“我能拒绝吗?”

“可以。”夏瑾寒笑着回答,手却越发的不安分起来,“你要是不想让我帮你搓背,我就帮你搓别的地方好了。”

上官轻儿气得脸色通红,扭头就怒骂,“夏瑾寒,你给我正经点!”

“我平日还不够正经么?若是在这个时候还正经,我会很累。”他说的很认真,脸上似乎还真的带着倦容。

上官轻儿心动一动,深呼吸,不去看他委屈的脸,道,“那你快给我搓背,我困了,想去睡觉。”

“好!”夏瑾寒欣喜的说着,拿起毛巾就开始帮她搓背。

但不知为何,他本是给她搓背的,搓着搓着,就变质了。

他的吻落在她的肩膀,和脖子上,让上官轻儿浑身一阵战栗,想要反抗却觉得浑身无力,最后只能一点一滴的沦陷进去。

夜风起,浴池里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随着一声怒骂声,里面响起了一阵水花声,十分欢脱,惹人遐想。

------题外话------

恭喜【马尔泰紫蝶】升级为本书进士,同喜同喜!谢谢紫蝶,╭(╯3╰)╮么么哒!

妞们,欢迎加群,加群要求和详情,请看置顶评论!

继续厚着脸皮就月票评价票!嗷呜……月底了,妞们别藏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