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30章 欢喜冤家

第130章 欢喜冤家

夏雨琳走了之后,清寒斋就恢复了安静。

但不过片刻,外面看热闹的人们,得知方才进去的是清寒斋的老板上官清寒之后,不少女子都争先恐后的跑进来,一边红着脸跟上官轻儿搭讪,一边很大方的掏钱买了很多产品回去。

上官轻儿见自己跟个明星似得,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群人涌过来,任何拼命买她的东西,当然也乐呵呵的站在那里,像个模特一般的任由那些女人瞻仰,不时的跟她们聊几句,直惹得那些女子面红耳赤。

因为上官轻儿突然出现,清寒斋原本还能卖五六天的货物一下子就被一扫而空。

看着那滚滚跑进自己口袋的银子,上官轻儿笑的跟朵花儿似得。

风吹雪和冷天娇看到她得意的样子,嘴角猛抽,很难得的异口同声,道,“再笑,嘴巴都咧到耳朵边上去看。”

说完,两人怒视一眼,然后快速的移开视线。

冷天娇来到上官轻儿,温柔的笑着,“忙了一天,饿了吗?喝点水。”

上官轻儿受宠若惊的接过她手中的杯子,道了一句,“劳烦公主了,今儿你在这里帮忙也累了一天了,你也喝点。”

说着,上官轻儿正要去给她倒水,贞子已经很主动地送上来了。

冷天娇脸一红,低着头道,“不用客气。你要是饿了,我们现在去吃饭吧?我知道外面有一家很不错的酒楼,那里的清蒸鲈鱼特别好吃。”

上官轻儿闻言,爽朗的一下,道,“好,这些年我不在,大家都辛苦了。今儿算我的,请大家去放松一下。”

闻言,大家都激动的表示想去。

芊芊兴奋的叫道,“好耶,公子你这么久都不回来,不好好敲诈你,太对不起我们了。”

“可不是,公子这一去就是七年,自己逍遥自在去了,就丢咱们几个在这里受苦。”贞子也委屈的抱怨。

“你们这两个丫头,公子回来看你们,你们就该高兴了,还抱怨什么呢?”刘婶子好笑的看着那两个丫头,笑的很是灿烂。

感觉,公子回来了之后,整个清寒斋的气氛都变得活跃起来了。这里都已经多久没有这么欢乐的时候了啊……

于是,上官轻儿就这么带着风吹雪和冷天娇,带着清寒斋的员工们,把清寒斋的大门一关,就去吃东西呢。

不仅如此,她还把京城另一家清寒斋分店的员工也叫了来,一大群来来到了京城的风云酒楼。

正直午饭时间,风云酒楼作为京城新开的最大最受欢迎的酒楼,此刻已经是人满为患,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楼下的大厅里,已经人满为患。

上官轻儿让青然回去给夏瑾寒通知一声,说她不回去吃午膳。又催着风吹雪去普崖山把明夜和慕瑶找来,几人就走进了酒楼。

“掌柜的,这儿可还有大厢房?”上官轻儿一身清风,嘴角含笑,摇着手中的扇子,风度翩翩,清脆的声音,悦耳动听。

掌柜的抬头一看,见眼前的男子眉清目秀,一身白衣,俊美不凡,再看他气质高贵,风度翩翩,当即眼前一亮,迎上去,笑眯眯的道,“不知公子要多大的厢房?”

上官轻儿数了数,清寒斋两个店面的人加起来十个,加上他们师兄弟和冷天骄,就是十五六个的样子了。

“要一个能容下十六七个人的厢房。”上官轻儿含笑回答。

掌柜的立刻笑着点头,“哎,好的,这儿刚好还有一间,公子里边请。”

上官轻儿不客气的带着众人上了楼,来到了酒楼的一个大厢房,让清寒斋的店员们坐一桌,自己跟冷天娇等人一桌。

小二很快就送上了点餐牌和茶水,热情的招呼着他们。

冷天娇坐在上官轻儿身边,看着餐盘道,“我要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上官轻儿扭头对她一笑,爽快的点头,“好。”

看到上官轻儿这么好说话,冷天娇嘴角的笑容又深了深,一直缠在她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儿。

上官轻儿心里对冷天娇愧疚,虽然不是她的错,但冷天娇却是因为她才这般受累的,她到底还是过意不去。再者,冷天娇实在是真性情,会坚持,又耐性,这一点,让上官轻儿对她另眼相看。所以她对冷天娇的态度,是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众人都知道冷天娇是因为他们家公子才一直留在夏国的,如今看到他们公子对冷天娇态度还不错,不由的有些嫉妒起来。

当然,他们公子是什么人?他们完全是不敢肖想的,就算冷天娇配不上,也轮不到他们,所以他们都还能在心里嫉妒。

刘婶子倒是个识趣的,看到另一家分店的几个姑娘都盯着上官轻儿看,她开始找话题,转移了她们的注意力。

于是,不多时那一桌就聊得火热,慢慢的也就忘记上官轻儿等人的存在了。

风吹雪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慕瑶和明夜,一进门,一眼就看到了里面一身一身彩色长裙的冷天娇,几乎是整个人都靠在上官轻儿怀里的样子。

此刻的冷天娇,嘴角含笑,笑靥如花,眉眼间全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该有的媚态和娇柔,与往日的彪悍和嚣张完全不一样。

眯了眯眼睛,风吹雪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讽刺道,“啧啧,想不到小辣椒也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呢。”

听到这话,冷天娇的眼神明显的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当做没听到似得,殷勤的给上官轻儿倒茶,娇柔的笑着,声音十分柔媚,“清寒,多喝点水,饿不饿?我去让掌柜的先拿些点心来可好?”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门口正走进来的风吹雪那难看的脸色,再看看冷天娇比方才还要谄媚许多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伸手拉着她的手腕,上官轻儿轻轻一笑,“不必了,方才在清寒斋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吧。”说着,挑眉,对风吹雪道,“二师兄,你去叫掌柜的拿些点心来。”

风吹雪跑了一趟回来,气都没喘过来,就看到了冷天娇险些把整个人都压在上官轻儿身上那恶心的样子,如今又听上官轻儿这般安抚冷天娇,反而使唤自己,当下脸色更难看了。

“为何要我去?”风吹雪不悦的瞪着上官轻儿,大步在餐桌前坐下,道,“不去,又不是我要吃。”

这个时候,尾随风吹雪而来的慕瑶和明夜刚好走进来,看到坐在正中央的上官轻儿,两人都眼前一亮。

但因为冷天娇在的缘故,慕瑶忍住了要扑过去抱紧上官轻儿的冲动,只大步跑到她的另一边坐下,抱着她的手臂叫道,“师弟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想死我了。”

看到慕瑶,上官轻儿也有些激动,当初在山上,慕瑶是她的师姐,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人的感情很是深厚。这一别就是七年,当真是想念的很。

抽出握着冷天娇手腕的手,上官轻儿笑的很是爽朗,“瑶儿,我也很想你,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跟当年一样呢?来,让我看看变漂亮了没有?”

慕瑶嘴角猛抽,心想,这上官轻儿还真是装男人装上瘾了呢?真是的……

不过,冷天娇在这里,她也不好发作,只好抬起头,哀怨的看着她,“当然便漂亮了,没有你这家伙烦着,我不知道过的多好。”

“哦?如此说来,我还不该回来了?”上官轻儿挑眉,嘴角是宠溺的笑。

“可不是,你回来作甚,快给我滚出京城,滚出夏国,再也不要回来了。”慕瑶瞪着上官轻儿,怨气冲天。

这个该死的上官轻儿,一离开就是七年,一点音信都没有,连封信都不给她写,当真是没义气,一点都可爱。害的她这些年总是担心这死丫头的安危,心里一直挂念着。她倒好,一去七年,回来也不快些来找自己,她生气了。

上官轻儿摸了摸鼻子,无奈的笑道,“我不回来吧,你天天想着我,我回来了你又赶我走,我要是走了,谁陪你聊天解闷呢?”

“你这些年不在,我还不照样没人聊天解闷?要是指望你给我解闷,我早闷死了。”慕瑶冷哼一声,扭头不理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轻笑着,看着慕瑶那张越发的成熟动人的脸,忍不住赞道,“数年不见,瑶儿你是越来越漂亮了,来,让本公子好好看看你。你这都十八了,想必京城去求亲的公子哥们,都要把咱们的普崖山给踏平了。”

慕瑶脸色微红,等她一眼,道,“小没正经的,师姐我哪里比的上你这个小兔崽子,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逍遥了,人家姑娘还一直在山上等你,你说,这些年在外边,是不是惹了一箩筐的桃花债?”

上官轻儿一脸冤枉的叫道,“冤枉啊瑶儿,我又不是二师兄,如何会惹了烂桃花呢?本公子这些年可是一直洁身自好,不近女色的。”

慕瑶嘴角抽的更猛了,心想,你是不近女色,可你近了男色。瞧瞧,大师兄一回来,立刻就跟皇帝请求赐婚了,这两人还真是叫人惊讶呢。原本看着,怎么都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一朝长大,他们居然成了绝配。这京城还不知道要多少姑娘要羡慕嫉妒恨,捶胸顿足怨气连天了。

自从进来之后,明夜就一直站在上官轻儿的正前方,那双黝黑深沉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似乎要在她身上看出一朵花来似得。

上官轻儿开始至顾着跟慕瑶说话,都没注意明夜,这一安静下来,突然就觉得那视线灼热的叫人无法忽视。

她抬起头,看向了明夜,在明夜那双深沉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狂喜和激动,似乎还有几分忧伤。

“四师兄,你怎么不坐下呢?”上官轻儿对上他的双眼,声音清脆。

明夜似乎才回过神来,微微别开脸,低着头再看上官轻儿,随后在风吹雪身边坐下,道,“你回来就好了。”

千言万语,无从说起,最后也就化成了这一句无关痛痒的问候。

上官轻儿笑着点头,“是啊,可算是回来了,这些年在外边奔波,着实够累的。”说着,她又深深的看着明夜,道,“多年不见,四师兄长高了好多呢,当真是越来越帅气了,哈哈。”

闻言,明夜看了上官轻儿一眼,似乎想要从她的眼里看出她这句话是真心的还是奉承。

可上官轻儿的伪装和掩饰一向都是无人能及的,明夜自然看不出什么来。何况这一次上官轻儿还不是装的,是真心觉得明夜这冷酷的样子,越来越迷人了。她似乎在明夜的身上,看到了当年冷漠如霜的夏瑾寒的影子。

风吹雪听到他们的对话,当即不悦的撇撇嘴,“师弟,你对每个人都说他们变帅变漂亮了,为何独独没有跟你二师兄我说呢?”

上官轻儿无语的看着他,道,“二师兄不管何时都是帅气逼人,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如何需要师弟我来说呢?光是看着你就能明显的看出来了,说出来就变味儿了。”

听到这话,明夜和慕瑶以及冷天娇的脸色都变了变,眼神犀利的瞪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再次开口,道,“二师兄你是帅的张扬,不需要别人来夸奖了。但是二师兄和瑶儿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的比较内敛,需要认真去感受,故而,我若是不说出来,别人怕很难发现他们的好。”

这话有多种理解,一种是说风吹雪虚有其表没内涵,而明夜和慕瑶则是皮有内涵引人深究。另一种则是,风吹雪比较张扬,夸奖不夸奖都一样帅气,但明夜等人则容易被埋没,需要人们指出来,别人才能看得到。

理解的方式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于是,风吹雪自动自觉的理解为了第二种,慕瑶和明夜、冷天娇,则是理解成第一种,故而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容,表示对上官轻儿这话很满意。

上官轻儿摇了摇手中的折扇,也对这些人的反应很满意。

几人聊着天,饭菜很快就端上来了。

最先上来的是冷天娇嘴里非常非为的清蒸鲈鱼,刚端上来,还没打开盖子,就香飘四溢,叫人胃口大开了。

那盖子一揭开,里面那一尾鲜嫩的清蒸鱼,就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上官轻儿那鱼,眼前一亮,夸赞道,“好鱼。”

冷天娇闻言,一脸笑容的给上官轻儿夹了一大块鱼肉,道,“那是当然,这里的鱼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你尝尝看。”

上官轻儿点头,对风吹雪和慕瑶明夜笑道,“快吃吧,都饿了吧?”

慕瑶早已经不客气的动筷了,风吹雪和明夜闻言也拿起了筷子,准备品尝。

上官轻儿吃了一口鱼肉,鱼肉鲜嫩柔滑,沾着酱油,味道清甜可口,入口便是香味四溢,当真是美味无比。

“不错不错,好吃。”上官轻儿竖起了大拇指,表示非常满意。

冷天娇听到上官轻儿的称赞,立刻得意的笑道,“我就说这里的鱼很好吃吧,嘻嘻,你喜欢吃就好了。”

她那兴奋激动的样子,简直就跟这鱼是她做的一般。

风吹雪看到冷天娇这么激动的样子,白了她一眼,凉凉的道了一句,“切,又不你亲手做的,得意什么呢?”

冷天娇扭头怒视风吹雪,扬起下巴道,“若是清寒想吃我亲手做的,我一挥就去跟那师傅学去。”

“就你?啧啧,你这种粗鲁的女人,还是别下厨的好,否则,十个厨房都不够你烧。你还是行行好,积积德吧。”

冷天娇听到这话可就不爽了,当即一拍桌子,怒道,“风吹雪,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本姑娘对你确实粗鲁,但对我们家清寒还是很温柔的,你等着吧,本姑娘这就下去跟师师傅学做着清蒸鲈鱼。有本事你到时候别吃!”

风吹雪冷哼,道,“谁稀罕,你做的东西要是也能吃,那这世上就没啥不能吃的了。去劝你还是离我小师弟远点儿,要是你给他乱吃东西,害得她中毒了,你可担当不起。”

冷天娇咬牙,站起来就往外边走,“你等着吧,要是本姑娘做的东西很好吃,你就等着给本姑娘吃屎去。”

“想必屎都比你做的菜香,你要是会做菜,这母猪都能爬树了。”风吹雪不屑的嘲讽。

“好,你给我等着。”冷天娇怒不可遏的一挥衣袖就大步走出了厢房。

只剩下一屋子被吓到了的人,面面相觑。

上官轻儿没想到风吹雪跟冷天娇居然这么能吵,看他们那样子,想必是经常吵架的吧?莫非,这是一对欢喜冤家?

上官轻儿眼底闪着精光,对风吹雪道,“二师兄,若是冷姑娘真能做出好吃的菜,你当如何?”

风吹雪瞪了上官轻儿一眼,“她做不出来。”

上官轻儿眼珠子转了转,又道,“若她真做出来,而且很美味呢?”

风吹雪看到上官轻儿那狡黠的笑容,咬牙,恶狠狠的叫道,“若她三天之内能做出让我满意的味道,我便任由她处置。”

“哦……”上官轻儿拉长了声音,眯起眼睛,笑的像只狐狸,“任由冷姑娘处置啊?嗯,我想她会很乐意听到这句话话的。”

慕瑶一脸认同的点头,嘴里塞满了菜,声音含糊,“没错,小辣椒肯定会很卖力给学做菜的。”说着,她还起身,对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我现在就去告诉小辣椒。”

风吹雪的脸色十分难看,看着上官轻儿和慕瑶都帮着那小辣椒欺负他,闷闷的嘀咕,“你们到底是谁的师妹啊?居然帮着一个外人来欺负师兄,都不知道羞愧么?”

上官轻儿挑眉,“二师兄这话就不对了,你是我们师兄,我们当然都是向着你的。方才可是你说的,冷姑娘绝对不可能做出能吃的菜,但你只是一句空话,不足为据,我这不是在帮你证实这事么?”

上官轻儿说的头头是道的,让风吹雪明明气得不行,却无法反驳。最后只得低着头闷闷的吃饭,道,“她做得出来才怪。”

各种菜式陆续上来,摆满了整整一桌,清寒斋的那些人看着这些上等的菜色,已经吃开了。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自从在清寒斋工作之后,才能吃上一口好饭,往日里哪里能吃到这么好的东西呢?

上官轻儿看着对面热闹不凡,这边却有些冷清,不由的也开始拉着明夜说话。

“四师兄,这些年过的可还好?山上可有什么变化呢?”

明夜抬眸看着她,“老样子,能有什么变化呢。”说着,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太冷淡了,又道,“你的小工厂,如今壮大了不少。”

上官轻儿眼前一亮,道,“是吗?看来我也要找个时间上去看看了,师父和球叔可还在山上?”

明夜点头,“球叔一直在,倒是师父时常闭关,神出鬼没。”

“那老头就那样,说是闭关,估计不知道是去哪里逍遥去了。”上官轻儿一边吃,一边认真的回答。

明夜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可不是,上次听说他还跑去雾谷找你了。”

上官轻儿点头,“是啊,我都被他吓到了好么?我那时候盖着红盖头都看不到人,突然就听到他的声音,我还以为听错了呢。”

红盖头?

明夜蹙眉,眼底闪过一抹惊愕。

上官轻儿也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慌忙转移话题,“估计那老头很快就会回来了,他最是喜欢热闹,过几天大师兄要成亲了,他不回来就怪了。”

闻言,明夜再次愣住了,他已经听说了,夏瑾寒跟上官轻儿马上要成亲的事情。但,如今亲耳听到上官轻儿的话,仍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他低着头,脸色有些难看,一双深沉的眸子,一片黝黑,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听他声音冰冷,完全听不出一样,“应该是吧。”

上官轻儿没意识到明夜的变化,依然大口的吃着,幸福的称赞,“这味道真不赖,下次带夏瑾寒一起过来吃。”

明夜低着头,目光越发的冰冷,脸色难看至极。

这个时候慕瑶跑回来,见上官轻儿在埋头猛吃,慌忙坐下来,道,“你个死丫头,我就走了一会儿,你怎么吃的这么快。”说着,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你才死丫头。”

慕瑶才明白自己说错了,吐了吐舌头,道,“我好歹比你哥臭小子大,哼。”

“你比较老才是真的。”上官轻儿一点头不客气的打击慕瑶,“我说你都十七了吧?这个年纪也该找个人嫁了才是。”

慕瑶的脸色一变,扬起下巴道,“去去,姐才十七,急什么?才不像某些人,刚及姘就迫不及待的要嫁人了。”

慕瑶话里的含义,不言而喻,上官轻儿自然明白。

可实际上,她又何尝想这么早嫁人呢?虽然不嫁夏瑾寒也是跟他整天腻在一起,感觉没啥区别,但嫁了名声和身份就不一样了,她今后要注意的事情可就多了去了。

但她有什么办法?睡觉夏瑾寒那个混蛋是太子,谁叫他已经快三十岁了?最重要的是,那丫的还等了她十多年呢,她就是再想不嫁,也不得不嫁了。

万一她闹别扭不肯嫁人,一转眼他被别的女人勾走了,她上哪哭去啊?

上官轻儿闷闷的低着头,“早嫁人说明人家畅销,早早就有人追了。早早嫁出去,总好过大龄剩女啊。”

大龄剩女?

慕瑶咬牙,“姐才十七,怎么就大龄了?还剩女……”

上官轻儿挑眉,小道,“我可没说是你啊,瑶儿,你咋就对号入座了?”

餐桌上,有了慕瑶和上官轻儿这对活宝,气氛很快就变得活跃了起来。

风吹雪本也是个爱说话的主,看着她们两人聊得火热,也很快就加入了进去。慢慢的,就只剩下明夜一个人在安静的听着,不曾出声的了。

吃过饭,上官轻儿交代清寒斋的员工们先回去开店,其中,总店的存货因为伤感器呢个人突然出现的缘故,已经被一扫而空了,她就打发着刘婶子等人去休息两三天。待两三天后回来,代替分店的员工,让分店的员工们去休息。这也算是给他们一点假期和福利吧。

那些员工自然都是很开心的。虽然上官轻儿一直都有给他们安排假期,每人每个月三天的假期,虽然不多,却好过在别处做事的,别的地方都是没有假期的。不仅如此,清寒斋给员工们的工资也不低,所以这些员工对上官清寒这个人,都是万分崇拜的。

听到上官轻儿说要给他们假期,顿时,一群人就乐了,慌忙道谢,然后在刘婶子的带领下离开了。

人们一走,厢房立刻就安静下来。上官轻儿吃饱喝足,想着也该回去了,正要离开,忽而想起了什么,问,“瑶儿,小辣椒怎么样了?”

慕瑶将餐桌上的最后一块肉吃掉,舔了舔小嘴,心满意足的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道,“我方才下去的时候,她还在求着厨房的师傅教她,不过这时候,酒楼客人多,师傅们都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教她呢?她就给了那师傅几锭银子,那师傅看在银子的份儿上就让她留在厨房了,看着他怎么做的,一边做菜一边给她讲解。”

上官轻儿笑了笑,“那师傅可真现实。”果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慕瑶捂嘴偷笑,“可不是,不过,小辣椒居然还真的就这么在边上一直看着呢。尤其是我跟她说,二师兄说的,要是她能在三日之内做出可口的饭菜,就任由她处置。她简直是斗志昂扬,还扬言说一定要让二师兄跪在她面前叫姑奶奶了,哈哈哈……”

“哈哈哈……不愧是小辣椒,有志气。”上官轻儿闻言,拍着桌子,大声的笑了起来。

只是,她们的笑声一响起,整个厢房的气愤都变得冰冷了。

只见风吹雪冷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瞪着还在大笑的上官轻儿和慕瑶,咬牙切齿,“你们两个到底是我的师妹还是那小辣椒的,该死!”

闻言,上官轻儿才觉得自己太张扬了,居然当着二师兄的面就给笑了出来,慌忙收起笑容,对风吹雪道,“二师兄,我们当然都是你师妹了,如何会帮着外人呢?”

“我们这是都觉得小辣椒做不出来,所以才会笑的,那是笑她,可不是笑你,你说对吧瑶儿?”说着,上官轻儿还对慕瑶挤了挤眼睛。

慕瑶立刻心领神会,重重的点头,“没错没错,二师兄,你可是咱们的好师兄,咱们如何帮别人欺负你呢。”

这两个丫头一唱一和的,把风吹雪给气了个半死。

明夜则自始至终都沉默着,除了偶尔抬眸看上官轻儿一眼之外,不置一言。

吃完之后,上官轻儿打算去看看冷天娇,然后还要去左相府找韩熙然。上次遇刺的事情,韩熙然那边的人一直没有查出来,这半个月,韩熙然一直在努力搜查,似乎是有什么线索了,让她今天过去看看。

虽然上官轻儿觉得刺杀韩熙然的那些人跟刺杀自己的那些不是同一队人马,但她也对那飞鹰帮的没什么好感。而且韩熙然既然叫她去了,肯定不会让她白去一趟的。

下了楼,来到厨房门口,看着里面白蒙蒙的雾气,上官轻儿眉头微蹙,心想,小辣椒不会是真的把厨房给烧了吧?怎么这么大雾气……

带着慕瑶和风吹雪、明夜,四人一起走进了厨房。

一进门,就看到了最里面那一身彩色衣裙的冷天娇,她戴着围裙,弯着腰,一手揭开了锅盖,锅里正冒着腾腾热气。

雾气中,冷天娇低头伸手似乎要去端锅里的菜,但手才碰到里面的盘子,就被烫的猛的缩回了手。

“啊……”她惊呼一声,手中的锅盖也“碰”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上官轻儿见状,心底一惊,慌忙风一般的飞过去,将她扶住,拉过她的手,问,“怎么了?没事吧?”

突然被上官轻儿拉住了手,冷天娇脸色微红,看着自己被烫的发红的手指,摇摇头,“没,没事……”说着就想收回自己的手指。

“烫伤了,别动。”上官轻儿拉紧她的手,就从怀里拿出了翠玉雪花膏,挑了一点,轻轻的涂抹在她的指尖,神情十分认真。让冷天娇简直以为自己看错了,眼前的人,真的是上官清寒吗?他,他怎么会对自己这么温柔?

看到冷天娇的手被烫到,风吹雪也飞快的跑了进来,但上官轻儿走在他前面,加之上官轻儿的功力早已经大大的提升,那速度自然是风吹雪所不能及的。

等他赶到的时候,上官轻儿已经拉起了冷天娇的手,准备帮她上药了。

风吹雪立刻收回自己有些紧张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不屑和鄙视,“啧啧,就你这样还想做出好吃的饭菜?下下辈子吧……”

冷天娇本就被烫着了,心里难受,又被风吹雪这么一说,当下怒了,扭头对着风吹雪吼道,“风吹雪,你找死吗?”

风吹雪撇撇嘴,道,“我就是找死也不找你,就你,还没本事让我死。”

冷天娇愤愤的瞪着风吹雪,眼底满是怒气,正要动手,却被上官轻儿拉住了,“好了,别乱动,你们两个一见面就吵架,累不累啊?”

听到上官轻儿的话,冷天娇有些委屈的低着头,“我才不屑跟他吵架呢。”

而刚好,风吹雪也立刻反驳了一句,“我才不屑跟她吵架呢,脏了我的嘴。”

上官轻儿无语,对他们投去一枚白眼。

冷天娇却不服气,叫道,“是,你的嘴最干净了,也不知道被多少女人,又亲过多少女人。”说到这里,冷天娇的语气似乎还有些酸味。

风吹雪不屑,笑道,“我至少有人愿意亲,好过某些人,再干净又如何,丫根没有人想亲,更没有人有这个勇气去亲。”

“你……你……”冷天娇被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张脸红彤彤的,十分好看。

上官轻儿帮她上好药,有些头疼的道,“你们两个就不能清净点么?”说着,松开冷天娇,道,“今天手指别碰水,明日就会好了。”

冷天娇这才发现原本有些泛红的五指指尖,已经变得十分清凉,那药膏涂在上面,感觉十分舒服。

她扭头,才发现上官轻儿手里拿的,居然是世间少有的翠玉雪花膏。眼前一亮,道,“清寒,你居然有这东西?”而且还舍得给她用……

上官轻儿笑了笑,“嗯,偶然得到的。”上官轻儿不愿多说,收回药膏,看着锅里的清蒸鱼,道,“闻着挺香的,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说着,她将锅里的鱼端出来,取来了筷子,就要品尝。

冷天娇慌忙挡住,红着脸道,“那个,清寒你先别吃,还是我来尝尝看吧,我,我怕味道不好。”要是味道不好,她就全部倒掉,绝对不能让上官清寒吃不好吃的东西。不然他今后怕是都不会吃她做的东西了。

上官轻儿愣了愣,刚要说没事,就见风吹雪跑过来,推开上官轻儿,拿起筷子就夹了一片鱼肉丢进嘴里,轻轻的咀嚼着,脸色变了变,而后不屑的回答,“真难吃。”

冷天娇闻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想要抢过风吹雪手中的筷子,却被风吹雪闪开了。她顿时着急了,道,“把筷子给我,我尝尝看。”

风吹雪挑眉,看着自己刚用过的筷子,有些不怀好意的递给了她。

冷天娇心里着急,哪里有主意这些呢,拿起筷子,夹了一块丢进嘴里,细细的品尝着,才发现味道并没有风吹雪说的那么差。

她扬起下巴,道,“哪里难吃了,不就是甜了一点么?”

风吹雪嘴角猛抽,一脸看怪物的样子看着冷天娇,“你吃过甜的鱼吗?你自己把糖当成盐放进去也就算了,甜就甜了吧,你还放了这么多酱油,请问这东西,真的能吃?”

冷天娇被风吹雪这么一说,脸立刻就红了,却有不甘心的叫道,“人家这是第一次好么?我还有三天的时间,你等着吧!”

风吹雪一脸鄙视的摇摇头,“就是给你三年,怕是也做不出好东西来。”

说着,风吹雪转身走出了厨房。

冷天娇的脸色一红一白的,十分好看,见了风吹雪走了,她一咬牙,追了上去,叫道,“混蛋,给老娘站住,你敢看不起老娘,老娘让你好看!”

不多时,外面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那一对欢喜冤家,也没心思理会他们。她又不是媒婆,才没空老是为别人的感情折腾呢。

手搭在慕瑶的肩膀上,上官轻儿道,“瑶儿,你别告诉我,这两人这些年都是这么过的。”

慕瑶嘿嘿的一笑,点头回答,“你还真说对了,二师兄跟谁都笑嘻嘻的,惟独对小辣椒凶巴巴,整日里冷嘲热讽的。而小辣椒也谁都不缠,就整天跟二师兄作对。”

“这可就有趣了,哈哈……”上官轻儿笑了笑,忽而,看到外面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她心中一惊,只跟慕瑶说了一句,“我有事,先离开一会。”就风一般的飞了出去。

出了酒楼,上官轻儿就对着方才那人身影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却在一个拐角的地方,失去了前面人的踪影。

她蹙眉,有些纳闷的嘀咕了一句,“跑这么快做什么呢?真是……啊……”她正嘀咕,一转身才发现自己身后居然已经占了一个人,惊叫一声,慌忙就要闪开,却被跟前的人伸手抱住了。

“玩够了?可以跟我回去了?”淡漠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丝不悦。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人是谁了,上官轻儿抬眸,笑嘻嘻的对着那人笑道,“够了啦,不就是一个中午没回去么,这就跟你回去。”看来今天不能去跟韩熙然会面了,唉,改天再去找他吧,某人今天似乎不太开心她溜出来了。

------题外话------

(⊙_⊙)本月最后一天了,有月票和评价票的妞都别藏着了,赶紧投了吧,不然一号就清空啦,嘿嘿……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