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诡异的白澜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45章 诡异的白澜

第145章 诡异的白澜

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上官轻儿和夏瑾寒都没什么胃口,两人草草的吃了些东西,上官轻儿就去休息了。

夏瑾寒看着上官轻儿睡下,才叹口气,起身来到书房,找来了青离。

今天他们出去玩只带了青云一人,青然被上官轻儿叫去处理欧阳云飞的事情了,梨花也没有带,所以紧急情况下才会让上官轻儿孤军奋战。

青离虽然一直跟在夏瑾寒身后,但他是影卫,没有召唤是不会知道夏瑾寒发生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助的。

青离跪在夏瑾寒跟前,低着头,等候夏瑾寒的吩咐。

“去查查烈焰刀的下落。”夏瑾寒的声音很淡,却也很冷。

“是,殿下。”青离点头应下。

“这几天多派些人在太子府周围保护,一旦发现问题,立刻来报。另,找人盯着赵倾等人。”夏瑾寒继续吩咐。

“是。”青离老实的点头。

夏瑾寒抚了抚额头,有些疲惫的道,“烈焰刀必然是来找金蚕蛊的,今后你多找几个人跟在小郡主身边,别让她出意外。”

“是。”

“下去吧。”夏瑾寒挥手,遣退了青离。

青离的身影消失在了书房,夏瑾寒坐在椅子上,伸手扶着额头,眼底一片冰冷。

烈焰刀是千百年前与雪风剑齐名的一把刀,据说跟雪风都出自同一个铁匠,当时这把雪风到了白澜的手里,几乎和金蚕蛊一起,成为了雾谷的象征。而烈焰刀却是被当时的皇室得到,后来国家分裂,政权更新换代,烈焰刀也落到了江湖人的手中。

那江湖中人,便是当时名动天下的杀手,自从有了烈焰刀,原本就武功了得的他,打遍天下无敌手,最后成为了武林盟主。

但据说那武林盟主百年之后,他的后代得了这把刀,却没有人能用得起这把绝世好刀,这把刀就一直被藏在了他后代之人的家中,似乎是在等哪一代的人能重振雄风,让这把绝世好刀重出江湖。

然而,这一等就是上百年。百年之后,等来的也不是能用得起这把刀的人,而是来偷这把刀是人。

烈焰刀被偷,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动乱,武林中人都在寻找这把刀,一直找了上百年也没有人找到,最后这把刀也慢慢的成为了传说。

失传的金蚕蛊问世,雪风剑也出来了,如今又来个烈焰刀,这世道,怕是真的要动乱了。

也是,如今大陆已经平静了数百年,也是到了新旧政权替换的时候了,停战久了,安详够了,很多国家都已经蠢蠢欲动,战乱怕是不可避免了。

夏瑾寒在书房里将这些日子堆积下来的事情处理完,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他闭上疲惫的双眼,走出书房,慢慢踱步来到房间。

此时,房间里的上官轻儿正在熟睡,知道不知何时,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蓝色的长袍,就站在她的床前,安静的看着她。

上官轻儿累了一天,早已经是累的不行,一到**就睡着了。因为靠近她房间的人是她熟悉之人,她也没有防备,就这么闭着双眼呼呼大睡了起来。

白澜在他床前坐下,看着她熟睡的样子,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着一抹温柔,他伸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白皙娇嫩的脸,嫩滑的肌肤,美好的触感,叫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上官轻儿却是砸吧砸吧小嘴,小脸在那没有温度的上手蹭了蹭,嘴里叫着,“寒,你的手好冷。”

白澜慌忙收回自己的手,指尖似乎还有那熟悉的温度在蔓延,那温暖,一直传到了他的心里。

他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的手,捂着早已经不会跳动的心脏,表情有些痛苦,“为何我会这般迷恋这样的感觉?”

即便白澜的声音很轻,上官轻儿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她猛的睁开眼睛,看到坐在自己床前的白澜,愣了愣,问,“白澜,你怎么在这儿?”

白澜眨了眨眼睛,看着醒来的上官轻儿,眉头深锁,“我知道你回来了,来看看你。”

“那你也不能闯进我房间吧?”上官轻儿从**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外面的天色,问,“都快天黑了?”

“嗯。”白澜点头,脸上没有表情,琥珀色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深呼吸,耳朵动了动,道,“他要回来了,你先回去吧,我晚些去看你。”

白澜皱了皱眉,“你很怕他?”

“不是怕,是你这个时候出现在我房间里,很不礼貌好不好?孤男寡女的……”上官轻儿撇撇嘴,伸手去推白澜,“你快走啦,要是被他发现了,我让你好看。”

“我不走。”白澜转而拉住她的手,固执的看着她,语气坚决,“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为何要怕他?”

上官轻儿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丫的还真是一根筋啊,跟他说话简直就是鸡同鸭讲,牛头不对马嘴。

“乖,你先回去好不好?我答应你,晚膳后就去找你,嗯?你还想不想吸血了?”上官轻儿压下心头的怒气,尽量的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听到吸血,白澜眼前一亮,感觉夏瑾寒的气息在靠近,他站起来,点点头,“好,我等你。”

说完,他身子一闪,就从窗口跳了出去,那速度,简直就跟闪电似得,让上官轻儿惊叹不已。

要是白澜的功力完全恢复且不会随随便便就失灵的话,他肯定是天下无敌了。

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上官轻儿收回思绪,闭上眼睛躺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安静的等着夏瑾寒进来。

夏瑾寒推开房门,慢慢的来到床前,见上官轻儿还在睡,便在她身边坐下。坐下的那一刻,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他的眉头紧皱起来,目光冰冷的看着上官轻儿,语气也是冰冷的,“还要继续装么?”

上官轻儿无奈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装作刚醒来的样子,睡眼朦胧的看着夏瑾寒,在看到他一脸疲惫的样子时,心中一紧,慌忙起身,“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吗?”

这些天她知知道他每天早出晚归,却并不知他竟是这么疲惫。

听到她温柔的声音,夏瑾寒身上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伸手抱紧她的腰,靠在她肩膀上,整个人的重量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很是疲惫,“嗯,好累,陪我睡会。”

上官轻儿想说自己已经睡醒了,但却不忍拒绝他的要求,点点头,帮他脱去外衣和鞋子,让他在自己身边躺下。

夏瑾寒将上官轻儿捞进怀里,呼吸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这些日子来的疲惫和劳累,似乎都消散了。

他靠在她耳边,低声道,“有你在真好。”

上官轻儿心中一阵疼痛,手紧紧抱着他的腰,靠在他宽厚的胸膛,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傻瓜,累了就好好睡一觉,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嗯,我知道。”夏瑾寒也笑了,许是真的太累了,他抱着上官轻儿,很快就睡着了。

上官轻儿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有规律的心跳和慢慢变得均匀的呼吸,嘴角勾起,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男人,即便贵为夏国这泱泱大国的太子,也是有血有肉,会累会痛的人。他累了也会需要依靠,他倦了也会想要休息,他痛了也会流泪。

她何其有幸,能陪伴在他的身边,分享他的喜怒哀乐,分担他的疲劳和忧愁,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他一个温暖的怀抱,让他可以安心的休息。

靠在他宽厚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上官轻儿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天已经全黑了,身边已经没有了那熟悉的身影。

她伸了个懒腰,从**坐起来,起身穿好衣服,正要出去看看夏瑾寒哪里去了,却见房门突然被推开,一身白衣的夏瑾寒,手里端着碟子,慢慢走了进来。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发现夏瑾寒手里端着的正是她爱吃的糖醋里脊,当即激动的笑道,“你亲手做的?”

夏瑾寒挑眉,“你说呢?”

见夏瑾寒将碟子放在桌子上,上官轻儿一下子扑过去,将夏瑾寒抱了个满怀,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幸福的笑着说,“真好,又可以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好幸福。”

夏瑾寒嘴角含笑,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抚摸着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只要你想吃,我就给你做一辈子,可好?”

上官轻儿抬眸,看着夏瑾寒那张风华绝代的俊脸,呼吸一滞,不自觉的点头,“好。”

“呵呵,饿了吧?坐下来吃饭。”夏瑾寒吻了吻她的额头,拉着她在餐桌前坐下。

梨花和流花陆续将饭菜端进来,然后又默默的离开,只留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两人在屋子里。

屋子里点着明亮的烛火,微风吹过,烛光摇曳,让他们的身影也变得不真实起来。

吃饱喝足,上官轻儿靠在夏瑾寒怀里,笑道,“我们出去散步好不好?”

夏瑾寒点头,“好。”

于是,就牵着上官轻儿的手,两人在院子里漫步起来。

今夜,月明星稀,天空晴朗,上官轻儿一边走着,一边仰着头看着星空,怀念的开口,“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乡下的天空就是这般的美好。但是长大后,去了城里,一切都不一样了。璀璨的星空没有了,空气也被污染了,人也变得复杂了。”

夏瑾寒知道她说的是前世的事情,只是安静的听着,并不搭话。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庆幸能来到这个世界,这里虽然也有很多勾心斗角,争斗不断,但前世的我,活的一点都不像自己。我感觉前世的我,就是一个赚钱的工具,为了钱,拼命的努力奋斗,让自己发光发热。但努力到最后却发现我的努力其实是白费的,我在乎的人,我想给她最美好的生活,她却说,她喜欢乡下,即便辛苦,却是幸福的。”

“我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总觉得老天让我来到这里,来到你的身边,是天意。”上官轻儿抬眸看着夏瑾寒,嘴角是浓浓的笑。

夏瑾寒一手牵着她的,一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目光柔情似水,“也许真的是天意也不一定。”

“呵呵……”上官轻儿眯起眼睛,一笑,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笑着。仿佛白天时候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不曾发生过一般。

大约在院子里逛了半个时辰,太子府的管家突然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对夏瑾寒道,“殿下,宫里来人了。”

夏瑾寒蹙眉,问,“何事?”

“是皇上身边的刘公公,说是皇上旧疾犯了,本是要去城北大营里找您的,后从左相那边得知您回府了,便来府上找您了。”管家林叔攻击的回答。

夏瑾寒点点头,淡漠的应道,“知道了,你去回了刘公公,本宫马上进宫。”

“是,老奴这就去。”林叔急急忙忙的退了下去,院子里就剩下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两人。

夏瑾寒低头对着上官轻儿,“你若困了就先回去歇着,我进宫看看。”

“嗯,去吧,早些回来。”上官轻儿踮起脚尖,亲了亲夏瑾寒的脸颊。

夏瑾寒嘴角勾起,点点头,摸了摸她的头,道了一句,“等我回来。”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夏瑾寒白色的身影,宛如天神一般,慢慢消失在了夜幕中,上官轻儿嘴角的笑容也慢慢的收了起来。

转身,低叹一声,对梨花道,“我去一趟西厢院,你不用跟着了。”

“是,郡主。”梨花点头,安静的退下。

上官轻儿慢慢走向西厢院,心里却一直在想着白天的事情。

烈焰刀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到底是什么人要跟她过不去呢?

但直觉告诉她,那人的目的,很可能是金蚕蛊。

金蚕蛊在百年前失传,在失传之前,也曾是世上一等一厉害的武器。是的,金蚕蛊虽然是融入了人的身体里的,却完全可以称之为武器。与烈焰刀和雪风剑一样,杀伤力巨大,是世上无数人都想得到的宝贝。

如今,金蚕蛊在她身上落根了,雪风在白澜身上,同时,其实白澜身上也是有金蚕蛊的,因为他当初死去的时候,体内的金蚕蛊并未被转移出去。只是如今的白澜忘记了很多东西,怕是也不知道记得自己会金蚕蛊这回事了。

当初雪风和金蚕蛊都在白澜的身上,白澜或者说是雾谷有了这两样东西,已经是天下无敌。烈焰刀固然厉害,但也只能对抗雪风,再来个金蚕蛊,也是招架不住的。所以,如今烈焰刀现世,目的肯定是金蚕蛊。

低着头一路来到了西厢院,还没进去,就被慕容莲拦住了。

他一把拉着上官轻儿的手,紧张的看着她,“听说你遇到刺客了?”

上官轻儿点头,看着一身红衣,妖孽无比的慕容莲,“是,你怎么知道?”

“你当知道我一直在关注你,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当然是知道的。”慕容莲松开她的手,见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转而揶揄道,“你这是都得罪了些什么,怎么老是有人跟你过不去?”

上官轻儿撇撇嘴,闷闷的回答,“我哪知道啊?”

慕容莲眯起眼睛,看着她一脸郁闷的样子,不屑的道,“夏瑾寒还夏国最英明神武的战神太子呢,总让你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

上官轻儿笑了,道,“说明他有魅力啊,不是么?不然为何麻烦都要找着他呢?”

“这么说来,我也挺有魅力的。”慕容莲挑眉,笑的很是妖娆。

“不害臊。”上官轻儿笑了笑,道,“白澜可在房里?”

“你来,就是为了找他?”慕容莲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一脸不满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干咳两声,“咳咳,我不也是来看你了么?”

“你个没良心的丫头,整日里围着夏瑾寒转就算了,如今还老围着一个活死人,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慕容莲显然很不开心,语气中满是怨气。

上官轻儿摸了摸鼻子,幽幽的道,“那是因为白澜比你可爱,比你有魅力啊,不然我干嘛就找他不找你?”

慕容莲的脸色一变,眯起眼睛看着上官轻儿,“你说什么?他比我有魅力?”

“难道不是?”上官轻儿挑眉,对上慕容莲那狭长的双眸,丝毫不退让。

慕容莲伸手捏着上官轻儿的下巴,咬牙道,“你再说一次?本王居然连一个死人都不如了?”

“噗……”上官轻儿笑喷了,无语的对着慕容莲,“拜托,你别一口一个死人的叫好不好?他是咱们的祖师爷,你应该尊老爱幼。”

慕容莲的手微微用力,不屑的话回答,“他对你,可不是爱幼这么简单。”

上官轻儿脸色微变,“什么意思?”

“你自己去想。”慕容莲松开他,狭长的狐狸眼睛不看她,转而看向别处,幽幽的回答,“你当明白才是的,今后离他远一点,最好早些将他送回雾谷,你虽然是谷主,但没有责任一直独自照顾他。”

上官轻儿低着头,点点头,“嗯,我明白。”

夏瑾寒说白澜很危险,如今慕容莲也这么说,让上官轻儿不由的有些怀疑起来。总觉得夏瑾寒和慕容莲似乎知道些什么,但却一直没有或者说是不愿告诉她。

她深吸一口气,对慕容莲道,“你可听过烈焰刀?”

慕容莲的双眸突然睁得大大的,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烈焰刀怎么了?”

“今日刺杀我的刺客,其中一人身上带的就是烈焰刀。”上官轻儿认真的看着慕容莲,一字一句的回答。

“是吗?”慕容莲的脸色一变,眉头紧皱,道,“想必是你身上有金蚕蛊的事被人传出去了,烈焰刀在千百年前就想与金蚕蛊合二为一,如此一来,将是真正的天下无敌。”

上官轻儿深呼吸,“我明白,只是,烈焰刀如今是在谁的手里?他如何会知道我得了金蚕蛊的事情?”

慕容莲嘴角勾起,似乎想到了什么,冷笑道,“你会金蚕蛊的事情,除了夏瑾煜知道之外,就只有你普崖山上的人知道,夏瑾煜对你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也一直没有确定,欧阳云飞已经被你抓了。他们地下室的吴洛是我们的人,雾谷的人是绝对不会泄露机密的。你说,这事会是谁说出去的?”

“不可能!”上官轻儿一口否决,“我师兄和师姐都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她相信风吹雪,相信明夜,也相信慕瑶。

想起风吹雪,她咬牙,道,“那天我去救我师兄的时候,白澜的功力突然失灵,我用过金蚕蛊,在冷天睿面前。”

慕容莲冷笑,点头道,“原来如此,我没猜错的话,烈焰刀很可能在漠北。”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问,“难道这次的人是冷天睿派来的?”

“很有可能。”慕容莲点头,“冷天睿不是一般人,你不能小看他。”

上官轻儿也觉得自己那天是太小看了冷天睿了,他身为漠北的王,定然是有勇有谋有担当的大男人,他这么早来夏国,绝对不是为了找冷天娇这么简单。莫非,他是目标是金蚕蛊?

可在那天之前,他应当不知道她身上有金蚕蛊才是啊?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心里百转千回。

“傻丫头,别想了,若是想知道答案,去找冷天睿便是了。”慕容莲摸了摸上官轻儿的脑袋,妖娆的双眼中带着几分宠溺。

上官轻儿对他咧嘴一笑,十分乖巧的应道,“嗯,知道啦。”

慕容莲也笑了,此刻,他一身红衣,风中飘扬,她身穿翠绿色的襦裙,依舞翩跹,他们相视一笑,明艳的笑容和流转在他们身边的暧昧和温暖气息,宛如一朵突然盛开的鲜花,芳香四溢。

“轻……”白澜淡漠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这一刻的静谧和美好。

上官轻儿扭头,看到一身蓝色袍子的白澜站在他们身侧,琥珀色的眸子正淡漠的看着她。

她笑了笑,对白澜道,“你出来啦?我还说要去找你。”

白澜双眸盯着慕容莲落在她头顶的手,语气有些委屈,“我等了许久了。”

言外之意就是,他早知道她来了,只是一直在等她进去,但她却只顾着跟慕容莲说话,所以他忍不住就跑出来了。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拍掉慕容莲的手,道,“我这不是来了么。”

说着,上官轻儿就往白澜那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对慕容莲道,“九哥哥,改天再跟你聊。”

“喜新厌旧的死丫头。”慕容莲低声骂了一句,固然不想她跟白澜去,却也无可奈何。

白澜是雾谷的祖师爷,他虽然并不畏惧白澜的身份,但也看得出来,上官轻儿对他很不一般。同时,他也知道白澜对上官轻儿是没有恶意的,至少现在是这样。至于以后……

慕容莲眼中一抹幽深,看着白澜和上官轻儿的身影消失在了白澜的房门口,他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上官轻儿跟白澜回到了他的房间,看着那个空荡荡的,没有什么摆设,跟白澜如今的样子一般简单的房间,上官轻儿随意的在椅子上坐下,看着白澜也在她身边坐下,问,“你下午这么急着跑来找我,有事吗?”

“没有。”白澜摇头。

上官轻儿撇撇嘴,心想,她就知道他会这么回答,但她明知道他找自己没事,还是来了,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她还是不忍心丢下这个呆萌的家伙啊……

无奈的摇摇头,上官轻儿清澈的大眼睛看着白澜,“饿了吗?”

白澜闻言,微微低头,有些不自在的点头,“有点。”

上官轻儿拉着他起身,道,“走,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吃东西?”白澜不解的看着上官轻儿,难道不是要给他吸血吗?他已经很久没有吸血了……

“嗯,你不是饿了吗?我带你去厨房吃东西。”说罢,拉着白澜就走。

白澜却停了下来,拉住上官轻儿不让她走,“我不要吃别的东西。”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问,“为何?”

“吃了也消化不了。”白澜老实的回答。

“额……”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似乎才想到这个问题,有些无语的道,“除了吸血,都不能吃别的东西了么?”

白澜低着头应道,“嗯,吃不下。”

“那我去给你找个人来,反正不能吸我的了。”上官轻儿说罢,甩开他的手就要走出去,却被白澜拉住了。

“喂……”因为白澜拉的太用力,上官轻儿一个没留神,就被他拉进了怀里,额头撞在了他坚实的胸口,顿时觉得一阵疼痛。

“你干嘛拉的这么急啊?好疼。”上官轻儿哀怨的瞪了白澜一眼,低声抱怨着。

白澜也没想到她这么轻,轻轻一拉就撞过来了,当即也愣住了,好一会才手忙脚乱的看着她,伸手去帮她揉额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疼不疼?”

他冰冷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白嫩的额头,像是带着魔力一般,被他抚过的地方,再没有了最初的疼痛,只留下一股清凉,很是舒服。

上官轻儿脸色的哀怨也少了几分,感受他凉凉的手指在她额头上轻抚的舒适,笑道,“你不但能帮自己治愈伤口,还能帮别人治愈么?”

“应该是的。”白澜低声回答。

上官轻儿感觉好了一些,便推开白澜,道,“好啦,不疼了。”

白澜收回了手,白皙的手指一微微卷起,指尖那美好的触感,让他很是享受。

“别以为你帮我治好了疼痛,我就会让你吸血,我告诉你,不可能。”上官轻儿扬起下巴,警告一般的说着,身子退后了两步,道,“你若是想吸,我去给你找人来,你要是一定要我的,那我就走了。”

白澜的有些委屈的看着上官轻儿,“我不要别人。”

“那你这是要饿死吗?”上官轻儿觉得,跟这个人相处的时候,他就跟个孩子似得,而她好像就是母亲,他们之间的对话,有些滑稽,而也就是因为这样,上官轻儿才不会排斥白澜的吧?

谁能对一个干净的就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的人狠下心来呢?至少她不能。

琥珀色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白澜认真的回答,“我要你的。”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咬着牙道,“我说了我的不行,你听不懂吗?真是的,既然你这么固执,那我走了。”

说罢,她转身大步走出了白澜的房间。

白澜看着上官轻儿的背影,眨了眨眼睛,脸上有些几份受伤神情。但终究没有去拦上官轻儿,因为他知道,她似乎已经不喜欢他了……

这样的想法,让他有些沮丧,低着头,白色的长发也随之垂下,挡住了他脸上失落的表情。

上官轻儿往外面走了几步,感觉身后的气息有些奇怪,便忍不住牛头去看白澜。

这不看还好,一看才发现,身后的白澜站在那里,浑身突然被一种红色的光芒笼罩住了,看起来很是吓人。

上官轻儿大惊,慌忙跑回去,紧张的叫道,“白澜……”

白澜抬眸,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红色,他没有表情的脸,雪白的长发,火红的眼睛,这一幕看起来是那样的惊悚吓人。

上官轻儿顾不得多想,跑到他身边,大声的叫着,“白澜,你别激动,冷静,冷静。”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他的声音依然跟最初刚出来的时候一般,没有欺负,却给人一种很委屈的感觉。

上官轻儿深呼吸,摇摇头,“我怎么会不要你,你先冷静好不好?”

“那你不要走。”他淡淡的开口,语气中有着哀求。

“好,我不走。”上官轻儿点头,对他笑了笑,“乖,听话,别激动,好不好?你这样会吓着我,你要是一直这样,我就不敢留在这里了。”

白澜闻言,身上那一股红色的气息突然熄灭,红色的双眼也慢慢的变成了琥珀色,清澈如许,干净无比。

上官轻儿闭上眼睛,松了一口气,心中却是哀嚎着: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阴晴不定的的定时炸弹啊?

真的,白澜就跟定时炸弹一般,他看似单纯,实际上却随时都会爆炸,随时会将她,以及她身边的话炸的粉身碎骨。

她似乎突然明白,为何夏瑾寒和慕容莲都让她离白澜远一点了。这个男人真的很危险,他固然单纯,忘记了前尘往事,感觉就跟一张白纸一般。但他的性子却是固执的,而且他体内有着非常强大的功力,雪风和金蚕蛊,让他几乎成为了这世上最强大的存在。

如今他还没有觉醒,他就已经这么吓人了,若是哪天他觉醒了,简直不堪设想。这一刻,上官轻儿的内心是沉重的。

她睁开双眸,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染上了几份沉重,看着白澜像个孩子一般的站在那里,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她就有些头疼。

她来到他身边,微微抬起头,看着他道,“今后不要这样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很吓人?”

“我,我不是故意的。”他有些委屈的低着头,眼中有着几分忧伤。

上官轻儿扶额,在心里狠狠的竖起了中指,却不得不对他温言细语,“好啦,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今后你也要学会控制一下自己,嗯?”

上官轻儿拉着白澜在椅子上坐下,对上他纯洁的双眸,她温柔的就像一个母亲,温柔的小手摸了摸他的头,笑道,“白澜不是孩子了,不能这么任性的知道么?你看我的身体这么瘦弱,真的不能再给你吸血了。”

白澜似乎就吃这一套,看着上官轻儿那娇柔瘦弱的身子,再看看自己强壮的样子,他眼中闪过一抹歉意,“我不是故意的……”

是,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

上官轻儿叹口气,道,“我知道你会饿,你若是要吸血的话,我给你找人来就好了,嗯?”

“我不想喝别人的。”他像个委屈而又固执的孩子一般低下头。

“那你就忍心再喝我的血,让我变成干尸么?”上官轻儿瞪着他,清澈的大眼睛里也有几份委屈。

别以为就他才会装可怜,她也会的好么?而且曾经装的很过瘾,要不是这个白澜总是太呆萌,让她忘记了还有这么一招,她早就用了。

白澜看到上官轻儿这般委屈的样子,张了张嘴,道,“我,我不忍心。所以,我不喝了。”

“不喝你不会饿么?”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无语至极。

白澜点点头,“我习惯了。饿一点也没关系。”

“噗……”听到这话,上官轻儿忍不住笑了,“你别告诉你其实可以吸血也可以不吸的。”

“我也不知道。”白澜微微低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上官轻儿能想象的出来,若他是个正常人的话,此刻的脸颊肯定是泛红的。

想起他脸红的像个孩子一样的模样,上官轻儿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起来。

白澜看到上官轻儿对着自己笑,不由的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的动作,扑闪着,宛如蝶翼一般好看。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也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虽然是极浅的笑容,但衬着白嫩的肌肤和如雪的白发,却美得不食人间烟火,不可方物。

上官轻儿第一次看到白澜露出笑容,不由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许久都回不过神来,直到……

“你干嘛?”上官轻儿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那张俊美的脸,一把推开白澜站起来,因为紧张,心脏狠狠的跳动了起来。

白澜看着上官轻儿紧张的样子,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道,“我想亲你。”

“噗……”上官轻儿简直想要吐血啊有木有?

这男人,还能再雷一点吗?上官轻儿觉得,这雷神的称号给白澜,绝对是当之无愧啊。

“你……”这话,叫她怎么回答啊?上官轻儿红着脸,咬着嘴唇,半响才说得出话来,“你下次要是再这般,我绝对不会再理你。”

说罢,她转身,怒气冲冲的走出了白澜的房间。

白澜呆呆的看着上官轻儿离去的背影,呆萌的眨了眨眼睛,道,“为什么我不可以?夏瑾寒就可以?”

已经出了门的上官轻儿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她稳住身子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这是个傻子,这是个傻子,不要跟傻子白痴一般见识。

然后头也不回,冷冷的回了白澜一句,“我再说一次,夏瑾寒是我男人,我跟他做什么都是正常的,但你不是。你若是再乱来,看我不把你丢回冰棺去。”

说罢,上官轻儿直接施展轻功离开了西厢院,大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张小脸黑的跟锅底似得。

她真的是太小看白澜了,本以为他是温柔的小绵羊,纯洁干净,叫人怜惜。但如今她发现白澜就是一直大灰狼,随时都可能会将她吃掉。而且,他似乎只对她有兴趣,这不是个好预兆。

看来,慕容莲说的对,她要趁早把白澜送回雾谷去才是了……

上官轻儿不知道的是,白澜在她离开了之后,一直站在原地,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阴晴不定的转着,许久才道出一句冷冰冰的话语。

他说,“他是你的男人,难道我就不是么?烟儿,你不能忘记我……”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无意识说出来的一般,说完之后,白澜自己也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冷冰冰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琥珀色的眸子依然干净,望着上官轻儿离去的方向,许久才转身回到房间躺下。

屋顶上,一身红衣的慕容莲看着这一幕,狭长的狐狸眼睛里闪过了危险的气息,嘴角妖娆的笑容,无声的绽放,舔了舔娇艳的红唇,道,“丫头,你的桃花还真是多呢,不知道你将来会如何抉择?呵呵……”

------题外话------

妞们,求月票和免费五分评价票,嗷嗷嗷嗷……

那个,祖师爷的身份估计很快就揭晓了,嗯,妞们别激动,哈哈……应该是你们猜不到的身份,或者说你们都猜不完全的(*^__^*)嘻嘻……不信?那就猜猜看吧,~\(≧▽≦)/~啦啦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