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67章 洞房花烛夜

第167章 洞房花烛夜(**上) 文 / 清溯

这一日,天气晴朗,碧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祥云,风和日丽,乃黄道吉日。

这一日,夏国京城内铺了十里红妆,红色的地毯,蔓延至京城的没一个角落,红色的灯笼,点亮了大街小巷,整个京城都被喜庆的气息包围着。

这一日,十六抬的花轿从太子府带领着一大群衣着喜庆的迎亲队伍,从太子府来到了上官府,而后再从上官府,浩浩荡荡的在人群的拥护下,走向大街小巷。

这一日,京城的大街小巷都站满了人,万人空巷,熙熙攘攘,热闹不凡。

花轿前面是吹吹打打的太子府下人们,他们穿着红色的衣服,衣着一致,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花轿的后面,除了有太子府来迎亲人之外,还有一大群一大群从上官府出来的下人们。他们两人一组,肩膀上抬着一箱箱绑着大红花的聘礼,队伍之庞大,可谓是前所未有。

因为上官府离太子府比较近,这么庞大的队伍怕是从太子府排到上官府也排不完,所以夏瑾寒下令,让人们抬着花轿,绕京城一圈之后再去太子府。

人们昨日就听到这个消息了,所以一大早就爬起来,拖家带口的拥堵在每一条大街,瞪大了双眼,想要一睹太子殿下大婚的恢宏场面。

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花轿里的上官轻儿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看,但是因为头上戴着红盖头,她又只能忍住,问身边的夏瑾寒,“外面怎么这么多人?”

“你我大婚,这样才热闹。”夏瑾寒的声音淡漠中带着几份自豪,不难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极好。

上官轻儿低着头轻笑,“我也好想看看外面的情况。”

“我帮你看了。”夏瑾寒轻轻抱着她,隔着艳红的盖头,轻轻吻着她的脸,声音有些沙哑,磁性动听,“京城十里红妆,万人空巷,大街上围着大到八九十岁的老人,小道一两岁的孩子,都在为我们祝福。看到了吗,他们的笑容,很灿烂。”

上官轻儿的脸色微微泛红,他熟悉的气息,与她靠的这么近,总让她觉得有些紧张,“嗯,感受到了。”即便不能亲眼看到,但也可以通过他的话语想象到外面的画面。

他说要给她一个最美的婚礼,而如今这盛世大婚,怕是世间少有的吧?

上官轻儿的手紧紧的握住夏瑾寒的,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容,听着外面的欢呼声,问,“你怎么不骑马?”

“怕你吃醋。”夏瑾寒的声音带着笑意,温柔无比。

上官轻儿嘟起小嘴,道,“为何要吃醋?”

“为夫今日太好看,外面的人看了定然会移不开视线,届时你知道了,岂不是会吃醋了?”夏瑾寒面不红心不跳,语气平缓,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般。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轻轻在他胸口敲打了一下,笑道,“不知羞,有人这么夸自己的么?”

夏瑾寒笑着将她拥进怀里,“若是你看到了,怕也会这么想的,一会拜堂过后,我早些回房让你看看,嗯?”

“少来……”早些回去让她看看?看了之后可就是要洞房的……如今还大清早的,拜完堂也就是中午饭的时间,他要是应付一下现场就回去的话,那岂不是才下午两三点的样子?天哪……

“呵呵……这就怕了么?”夏瑾寒笑着,凤眸中是从未有过的欢喜和幸福。

他等了她整整十二年,十年的等待,十二年的守护,十二年的青春,十二年的付出……过去这十二年,因为有她在身边,他的人生才总算是有了一抹光亮,因为有她,他的人生才有了更多的期待。

等待是漫长的,是枯燥的,是寂寞难耐的。但只要想起等待的尽头是她,他就能放宽了心,就能抚平心中的狂躁,就能为她挡住任何风雪,静静的等待她长大。

初见时,她像个小野人,坐在他的头顶上胡闹,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会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小不点会成为他的牵绊,陪他走过这一生。

他第一次感谢命运,感谢相遇,感谢命运让他们在那个对的时间相遇,感谢历尽艰辛她依然还在他身边,感谢她从不嫌弃他什么,愿意与他一起同甘共苦共同努力奋斗……

亲眼看着她从一个小丫头长成了如今这般出落的女人,他见证了她的长成,陪伴她度过了最美好的年华,而今后,他更将成为她一生的依靠,一辈子宠着她,爱着她。

所以,不管婚礼只是一个形式还是怎么样,他都会让今天的婚礼顺利完成,让她知道他的心意。

花轿带着一条长长的队伍,在人群的拥护下,绕着京城走了一圈。

因为时间尚早,即便是饶了一圈,也不会耽误吉时,夏瑾寒和上官轻儿一点也不着急,一路上听着人们的祝福,享受着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半个时辰后,花轿绕着京城饶了一小圈,终于回到了太子府,太子府的门口,太子府上下的人都已经等在了那里,前来祝贺观礼的人们将太子府围得水泄不通。

青云一马当先,带头开路,迎着花轿来到了大门口。

夏静曦和韩熙然此时正站在大门口,望着眼前这庞大的排场,心生羡慕,“轻儿这丫头可真是幸福,太子哥哥也不怕把她给宠坏了。”

韩熙然揽着她的肩膀,温润的笑道,“若当初我知道你的心意,也绝对会恨不得将世上最好的一切都都给你。”

夏静曦抬眸,娇嗔道,“就会说甜言蜜语。”

“我是认真的。”韩熙然低头看着夏静曦,手轻轻抚摸她的肚子,笑道,“等宝宝出生了,我再好好庆祝一番。”

夏静曦低头看着自己还平扁的肚子,轻笑,“还早着呢。”

“早些准备好,总是好的。”韩熙然笑着,抬眸看向了眼前的迎亲队伍。

夏静曦也看着队伍,不再说话,只是一直望着那十六抬的大花轿。

轿子停下,夏瑾寒先下了轿子,一身大红喜炮的他,看起来多了几份柔美,少了几份冰冷,站在花轿前,他抬手,掀开了轿子的帘子,在一片欢呼声中,牵着上官轻儿下了轿子。

没有那些繁杂的礼仪,也没有踢轿门下马威,他牵着她,在人们的祝福声,跨过了大门口的火盆,然后踏着红地毯,走进了太子府。

身前的人们看到两人进来,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面带笑容的说着祝福的话。身后的人们看到两人进去,都跟了进去,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

进了太子府,夏瑾寒牵着上官轻儿,踏着红毯,一步步走向大殿。

他们身上那大红色的喜袍,是这骄阳下的一大亮点,也是万千人们的目光中的焦点。

两人一路走来,终于到了大殿。

大殿里,大长老和球叔坐在高堂之上,他们的身侧还有三两个位置空着,显然是兆晋帝和皇后以及太后还没有来。

两人刚在大殿中站定,门外就传来了一声高扬的声音,“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后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太后千岁千千岁……”在场的人们,除了夏瑾寒和上官轻儿,全部都跪了下去,惊天的呼喊声,瞬间停下,只剩下了一片静谧。

“儿臣(轻儿)参见父皇,母后,拜见皇奶奶……”夏瑾寒牵着上官轻儿的手,两人微微躬身行礼。

兆晋帝的依仗浩浩荡荡的进来,一如每一次出场的时候一样,兆晋帝和皇后一人一边的扶着太后,慢慢来到了大殿之中,坐在了高堂上。

兆晋帝似乎心情很好,坐下之后就抬手,笑道,“太子和太子妃免礼,诸位请起……”

“谢皇上……”

所有的人都起身,依然围在两边,时刻关注这婚礼这最神圣的一刻。

兆晋帝等人坐下之后,吉时已到,礼官扯着嗓子唱到,“一拜天地——”

夏瑾寒拉着上官轻儿的手紧了紧,两人对着大殿外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两人转身,对着高堂上的五人拜下。

太后看着这一高一矮两个人,眼眶不由的就流出了泪水。皇后也不停的拿手帕擦眼睛,显然是很激动。

也是,夏瑾寒已经二十八岁,一般人这个年纪,早就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他却因为心中有人,不愿将就,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征战打仗,避开了她的逼婚。如今终于成亲了,他们如何能不激动?

兆晋帝的双眼也弥漫着慈祥,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这样般配幸福,心中也很是自豪。

“夫妻对拜——”

礼官的话音刚落,外面就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接着就是一声响亮的,“慢着,慢着……”

夏瑾寒眉头紧皱,眼神冰冷,却没有真的如那人叫的一般停下来,而是拉着上官轻儿的手,沉声道,“继续。”

继续……

他和上官轻儿完全无视了门外那人的叫声,两人面对面的拜了下去……

而门外那人的叫喊声也就响起了一句,随后再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礼官显然是被外面的声音吓了一条,一双眼睛有些不安的看着外面,心想着是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个时候前来捣乱?

突然感觉浑身一寒,礼官回过神来,才发现夏瑾寒正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看着自己,浑身一个激灵,然后赶紧继续唱到,“礼成——送入洞房——”

“好——”

“啪啪啪啪……”在韩熙然的带头下,夏瑾轩紧随其后,周围的人们立刻大声的叫着好,用力的拍着手掌,欢呼声再次响起,完全掩盖了方才的那一抹不和谐。

没有人再去留意方才那一声“慢着”是谁叫的,也没有人去管为何后面就不叫了,只当那是幻觉,人们都投入到了愉快的氛围中,拍着手,说着祝福的话,喜气洋洋。

夏瑾寒将上官轻儿送进了新房之后,就出来迎接客人。

“恭喜皇兄抱得美人归,不知今日过后,这天下有多少女子要心碎,多少男子要断肠了。”夏瑾元端着酒杯来到了夏瑾寒跟前,嘴角含笑的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微微一笑,拿起酒杯与夏瑾元的碰了碰,“多谢六弟,六弟不是那断肠人之一便好了。”

夏瑾元一愣,明白夏瑾寒的意思,当即笑着,“皇兄说笑了,臣弟看是有妇之夫。”

有了欧阳云飞的帮助,夏瑾元的六王妃已经找到并且不动声色地回到了元王府上,外面的人并不知道六王妃曾换人如今又换回来了这回事。

“你明白就好。”夏瑾寒说罢,不再理会夏瑾元,因为身后传来了夏瑾煜的声音,“恭喜太子皇兄,今日真是个好日子,臣弟敬你一杯。”

“多谢三弟。”夏瑾寒不客气的端起酒杯,与夏瑾煜一起一饮而尽。

夏瑾煜倒是没多说什么,敬了酒之后就走开了,他的身后,夏瑾轩和韩熙然等人纷纷前来敬酒。此外,风吹雪和冷天娇,慕瑶,以及球叔,洛音,刘琰等人纷纷涌了过来,一个个的敬酒,似乎恨不得将夏瑾寒灌醉,让他今晚无法洞房花烛夜似得。

夏瑾寒自然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今日大婚,婚礼虽然因为某个人的不识好歹出现了一丝瑕疵,但总算是顺利完成了,他心中开心,也就来者不拒,谁来敬酒他都很给面子的一饮而尽。

这个时候,冷天睿一阵深紫色的长袍,也端着酒杯来到夏瑾寒跟前,“恭喜夏国太子。”

“多谢漠北王赏脸,本宫先干为敬。”夏瑾寒一身大红的喜袍,嘴角含笑,妖娆至极。

冷天睿眯起眼睛,看着夏瑾寒喝掉杯中的酒,冷笑道,“只愿太子和太子妃能顺利完成今日的洞房花烛夜,真的能白头偕老。”

冷天睿说完就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夏瑾寒轻笑,“多谢漠北王关心,本宫和太子妃,定然是会幸福一生,白头偕老的。”

赵倾也端着酒杯上前来,看到夏瑾寒身上的喜袍,只觉得无比刺眼,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似乎已经喝了不少,“夏瑾寒,今日不是你赢了她,而是本太子主动放弃了。”

夏瑾寒冷笑,目光冰冷,“赵太子此言差矣,本宫不需要赢了谁才能拥有她,她本就只属于本宫一人。”

“你要真能看得住她才好。”赵倾冷笑着,也仰着头喝掉了杯子里的酒,然后转身走开。

从王爷公主到普崖山的师兄妹,到雾谷的一家老小,到朝中的大臣和亲朋好友,再到各国使者,夏瑾寒从中午一直喝到了太阳西斜。

当然,为了避免真的喝醉,他每隔半个时辰就去一次茅厕,同时用内力将酒精逼出。他要面子,接受到周围人的祝福,但更爱惜身子,或者说,更害怕今晚坏了洞房花烛夜。

宴席过后,太子府的宾客们三三两两的退去了。

夏瑾轩喝醉了,夏瑾元喝醉了,风吹雪醉了,赵倾醉了,洛音和刘琰醉了,连慕瑶和冷天娇也醉了,大长老喝醉了,球叔醉了,兆晋帝也喝了不少。上官轻儿熟悉的人们,都高兴过头,一个个的喝得酩酊大醉。

唯有韩熙然因为担心夏静曦的身子,没敢多喝,但他心中的激动也不必任何人少。

宾客散去之后,夏瑾寒并没有立刻去婚房,而是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踢开房门走了进去。

“殿下。”青离见夏瑾寒进来,低着头对他行礼。

“人呢?”夏瑾寒身上还穿着喜袍,脸色有些通红,却在没有了先前在大殿中的温柔笑容,一张脸冰冷的吓人。

“在里面。”青离回答。

夏瑾寒抬脚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被绑在了椅子上那个穿着一身粉色长裙,面色狰狞的女子。

“拿开。”夏瑾寒冷冷的命令。

青离立刻拿开了那人嘴里的破布,那女子原本还激动的不停的叫嚣,情绪激动,如今看到夏瑾寒却是愣住了。

夏瑾寒眯起眼睛,浑身冰冷的气息,似乎能将空气冻结,“夏雨琳,你想怎么死?”

夏雨琳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不敢相信的看着夏瑾寒,张了张嘴,道,“太子哥哥,我,我……”

夏瑾寒大手一挥,一枚毒针已经刺进了夏雨琳的身子,夏雨琳的瞳孔收缩,面色痛苦的看着夏瑾寒,道,“太子哥哥,你,你要杀我?为了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要杀了我?”

“本宫只想让你知道,今日是本宫的婚礼,你险些破坏了本宫的婚礼,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夏瑾寒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要不是今日大婚不宜见血,他绝不会只是送她一枚毒针这么简单。

夏雨琳见夏瑾寒要走,慌忙大叫,“太子哥哥,你不能把我绑在这里,放开我,放开我……呜呜,你难道不知道上官轻儿那个贱人是赵国人吗?她一定是赵国派来安插在你身边的奸细,你不能娶她,不能娶她……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告诉皇上……”

“啪——”的一声巴掌声响起夏雨琳的声音戛然而止。

夏瑾寒却已经走出了门口,头也不回的对着屋里的人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带她走,杀了她。第二,带她走,永远不要出现在本宫面前。”

夏瑾寒说完就不再逗留。

屋子里除了夏雨琳,还多了一个人,那人一身暗红色的长袍,目光冰冷的看着椅子上的夏雨琳,“夏雨琳,你连自己的嘴巴都管不住,看来我真的错了,当初就不该求她放过你。”

夏雨琳看到来人,觉得脸上一阵疼痛,听到他的话,更是愣住了,不敢相信看着他,“你说什么?欧阳云飞,你,你居然打我?你不是来带我离开的么?”

来人正是欧阳云飞,他对夏雨琳一笑,清秀的脸宛如栀子花盛开一般,漂亮却也残忍,“是该带你离开了。”

欧阳云飞伸手解开她身上的束缚,结果绳子刚解开,夏雨琳就一把挣脱了欧阳云飞,激动的叫道,“不行,我要立刻去告诉皇上,上官轻儿那个女人是间谍,不能让她留在太子哥哥身边,她会害死太子哥哥的。”

欧阳云飞脸上的笑容瞬间一变,伸手点了夏雨琳的穴道,看着她那张原本还算干净纯洁,如今却只剩下肮脏的脸,道,“我本想留你一命,奈何你死性不改,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夏雨琳曾经救过他,欧阳云飞是个重情义的人,所以他当初求上官轻儿让夏雨琳嫁给他,不管夏雨琳为人如何,她总归是对他有情谊的,即便他不喜欢她,也会对她负责。但他没想到,夏雨琳不但不知道收敛,反而还在夏瑾寒的婚礼上胡闹……

关于上官轻儿的秘密,欧阳云飞多少知道些,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只会给太子和上官轻儿带来巨大的麻烦,既然夏雨琳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那就让她,永远闭嘴吧。

带着夏雨琳,欧阳云飞一阵风似得飞出了太子府。

太子府,新房中。

上官轻儿回到房间之后,并没有不耐烦的揭开盖头透气,而是一直坐在床前,安静规矩的等待夏瑾寒回来。

本以为夏瑾寒真的会很快回来,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居然已经快天黑了。

上官轻儿百无聊赖的坐在新房的床榻上,目光所到之处,都被蒙上了一层红色,整个世界似乎都是红色的,红得喜庆,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但,她坐下之后,心就开始不安定起来。

今日的婚礼完成的太顺利了。

从她出了上官府到拜堂完成,一路下来,都是顺顺利利的,除了中途夏雨琳曾跑出来试图捣乱,最后被人带走了之外,再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她可是一直都没有忘记那天烈焰刀的主人说的那句,“你大婚之日,我会送上一份大礼”之类的话。

难道,他突然改变心意,不想再为难她了么?

可能吗?

上官轻儿心里没有底,但总归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希望婚礼能顺利的完成,更希望那人能改邪归正。

心脏突然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上官轻儿伸手捂住胸口,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怎么回事,为何心脏会这么难受?难道是夏瑾寒出事了?

不,这感觉,不是……

上官轻儿抬起手,发现曾被白澜印上了印记的那一只手,突然开始发热,泛出了一阵阵的白光。

上官轻儿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不断变得明亮的光芒,心跳不安的狂跳起来。难道是白澜出事了吗?他离开了这么多天,起初的时候穆启天每天都会给她传信报平安。她也就放下了心,没有多想。

但,三天前突然就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了。她因为风妍妍的事情,也没有时间去想白澜的事,昨天又被慕容带去跑了一圈,忙碌的日子,让她将白澜给忘得一干二净,如今她的手掌突然传来这种熟悉的感觉,她才想起这么一个人。

“白澜……”她低吟一声,咬着嘴唇,手紧紧握成拳头,犹豫着,挣扎着,不知道该不该起身去找白澜才好。

白澜说过,这手上烙下了他的印记,在他有危险,或者是她有危险的时候,那印记就会发光。在光芒最亮的时候,只要将力量集中在手中的光亮处,就能瞬间移动到对方的身边……

可今日是她跟夏瑾寒大婚的日子,她怎么能……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心中很是犹豫,却始终没有移动分毫。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随即门口传来了一群人行礼的声音,“参见殿下……”

然后是他微醺的声音,“将饭菜端进来,都退下吧。”

“是。”

门外一阵守着的侍女包括梨花和流花青云都退下了,整个院子都陷入了一片沉寂。

感觉夏瑾寒推开门,一步步走来进来,上官轻儿原本狂乱不安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她紧紧的握着手,不让夏瑾寒发现她的异样,安静的等着夏瑾寒靠近。

不多时,一双黑色的靴子出现在了上官轻儿的面前,鞋面上上好的布料和上面的金丝边,充分的显示了鞋子主人的高贵身份。

大红色喜袍的衣摆,展露在了她的面前,上官轻儿看着那熟悉的颜色,与自己身上的颜色融为一体,一直暖到了心底。

她低着头,头上顶着红盖头,看不到他的样子,却能不难的想象他此刻醉人的模样。

上官轻儿的心跳又开始加快了,他就这么站在她面前,炽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许久才转身到一边拿起秤杆,轻轻地揭起上官轻儿头上的盖头。

上官轻儿只觉得眼前一亮,微微抬眸,含羞的双眸肆无忌惮落在了眼前长身玉立,高贵优雅,一袭红色的长袍,看起来妖娆无比的男人身上。

他说的没错,他要是就这么骑着马迎接她进门的话,她一定会吃醋的,因为他这般妖孽的样子,她绝对不希望第二个人看到。

弯弯的眉毛,狭长的凤眸,白皙的脸上泛着红色,在一身红色的喜袍下,显得妖娆妩媚,妖孽入骨,只看一眼,上官轻儿就醉了……

在她打量着夏瑾寒的时候,夏瑾寒也低头看着上官轻儿。

一身红色嫁衣的她,原本的纯洁被红色掩盖,只剩下无边的妖娆,娇嫩的小脸,清澈的大眼睛,殷红的樱桃小嘴,脸上多了一层脂粉,却更加展现出来她的撩人风姿。

夏瑾寒喉结滚动着,忍住立刻将她扑倒的冲动,转身斟了酒两杯酒来到她跟前,嘴角勾起,声音磁性中带着几分醉意,“轻儿,来喝交杯酒。”

上官轻儿的脸颊也红了,不饮自醉。

她点头,接过夏瑾寒递上来的酒杯,两人都手交叉而过,然后面对面的扬起头,将彼此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喝过酒,夏瑾寒杯子还没松开,就忍不住一把堵住了上官轻儿的小嘴,舌头很不客气的顶开她的贝齿,将自己嘴里没吞下的**,渡到了上官轻儿的嘴里。

“嗯……”上官轻儿低吟一声,眉头紧皱着,却拒绝不了夏瑾寒的攻势,只能硬着头皮将那辛辣的**喝下。

夏瑾寒本是想交换他们嘴里的**,完成之后就抽身继续下一项程序的,但一碰到她的红唇,他就停不下来了。

深深的吻住她,舌头席卷着她嘴里的甘甜,牙齿轻轻咬着她的红唇,像是在品尝美味佳肴一般,如痴如醉,缠绵入骨。

上官轻儿推不开夏瑾寒,这一刻也不想推开,双手紧紧抱住他,被夏瑾寒顺利的推倒在了那撒满了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的床榻上,大手一挥,将**乱七八糟的东西扫到一边,他将身子覆在上官轻儿的身上,铺天盖地的吻席卷而来。

上官轻儿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完全找不着北的时候,她的手心再次变得疼痛起来,怎么都掩饰不住。

“嗯……”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略微痛苦的声音,让夏瑾寒刚探入她衣衫的手不舍的抽了出来,抬起头,迷离的双眼看着她,“怎么了?”

上官轻儿咬着粗喘着,对上夏瑾寒那醉人的样子,心跳加速,身体的欲望也被激发了出来。

今晚可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啊,别人没能破坏他们的婚礼,难道要她亲手破坏了么?

不,绝对不可以。

上官轻儿摇头,对夏瑾寒笑道,“先帮我把头上这些沉沉的东西拿下来吧。”

夏瑾寒看到她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头饰,也觉得有些碍眼,乖乖起来,一件一件的帮她取下。

没有了那凤冠的重量,上官轻儿舒服的叫道,“这东西压了我一整天,总算摆脱了。”

夏瑾寒轻笑,“我以为你会受不住早早取下来。”

“那怎么行呢?今儿可是咱们大婚的日子。”上官轻儿嘟起小嘴,笑声反驳。

夏瑾寒眉眼间都是温柔的笑,他在床前坐下,刚准备低头再次亲吻她,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事情,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殿下,太子妃,饭菜端来了。”是流花的声音。

夏瑾寒的脸一沉,显然有些不悦,但想起上官轻儿一直没吃东西,便压下了怒气,“端进来。”

流花在夏瑾寒身边也待了这么久了,自然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悦,慌忙将饭菜端进来,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逃走的流花,伸手敲打夏瑾寒的肩膀,道,“瞧你,把人们都吓跑了。”

“吓跑了正好,省的有人跑来听墙角。”夏瑾寒说着,手中拿着一枚花生,朝着窗口丢了出去。

“哎哟……”门外发出一声熟悉的叫声,然后那人嘀咕了一句什么,脚步声就慢慢的远去了。

上官轻儿捂着嘴偷笑,看着满桌子的美味,饿了一天的她食指大动,不客气的坐下来开始狼吞虎咽。

吃饱喝足,房间里眼睛点上了火红的蜡烛,将这原本就通红的房间,照得十分明亮。

上官轻儿吃完,还来不及让人前来撤了这满桌子的残羹剩饭,就被夏瑾寒拉到一边的水盆前,用手帕小心的帮她洗去了脸上的脂粉。

他的动作很认真,表情深邃,微醺的脸上,一片深情。

洗完,他嘴角勾起,笑道,“还是这样好看。”

上官轻儿轻笑,双手抱住他的腰,低声道,“我终于嫁给你了。”

“嗯,婚礼已经完成了,所以我们也该歇下了。”夏瑾寒低声回答着,再次堵住了她的嘴,两人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床榻前。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红烛下,床幔被放下,轻轻的晃动着……

他一身红色的喜袍,她一身红色的嫁衣,她躺在**,他俯身温柔的亲吻,这一刻,美好的让人想要落泪……

直到这一刻,就连夏瑾寒和上官轻儿都觉得,他们的婚礼终于顺利完成了,而他们接下来,只需要尽情地缠绵就够了。

偏偏这个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

琴声开始轻柔婉转,如流水般柔情,慢慢的变得激昂,轰轰烈烈,大起大落,声音也从最初的几不可闻慢慢的变得响亮,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响彻了整个太子府的上空。

那琴声,一声声的打进了上官轻儿的心底,让她浑身一颤,不由的愣住了。

夏瑾寒也听到了琴声,眉头紧皱起来,起身看到上官轻儿的表情,凝眸,伸手捂住她的耳朵,“别听。”

上官轻儿回过神来,清澈的双眸已经弥漫起了一层雾气,她紧紧抓着夏瑾寒的手,道,“寒,我突然,好想哭……”她话音刚落,眼泪就划破了眼眶,落在了她身下的枕头上,消失不见了。

“青离!”夏瑾寒捂着上官轻儿的耳朵,对门外叫道。

“殿下,那人不在太子府内,他武功高强,属下也不能完全确定他坐在的位置。”青离单膝跪在外面,沉声回答。

夏瑾寒的脸色立刻蒙上了一层冰,“带五千御林军,掘地三尺也将那人找出来,杀无赦。”

“是。”青离领命,起身飞快的离开了。

而夏瑾寒却是低头亲吻着上官轻儿,双手紧紧捂住她的耳朵,在她耳边说着,“轻儿,不要听,你现在只需要听我的声音就好了,知道么?不要听外面的琴声。”

夏瑾寒的声音是温柔的,温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颤抖,他靠在她耳边,不停的说着话,试图让上官轻儿忽略外面的琴声。

“好。”上官轻儿闭上眼睛,与夏瑾寒拥吻着,道,“我不听,不听……”

但即便她紧紧的捂住了耳朵,即便她阴功抵抗外面的琴声,那琴声却像是能穿破一切阻拦似得,成功的传进了她的心里。

或者说,这陌生的旋律,似乎早已经在她的心底生根发芽了,即便她不听,心中也有个声音在一句句的唱着……

琴声还在继续,一声声,一句句,在她的心里、脑海里盘旋着,挥之不去。

上官轻儿的头开始疼痛起来,她咬着嘴唇,即便眼前的人是夏瑾寒,即便他一直在温柔的抚慰,她还是忍不住痛苦的捂住头,低声道,“寒,我不要听,不要听,呜呜,救我……”

她不明白为何这曲子对她会这么的深刻,只是听了一半,就成功的在她心中发芽了,她的头脑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掀起,宛如冲破了堤坝的洪水,顷刻间淹没了她的一切。

但她知道,这曲子不是别的,正是千年前白澜谱写的那一首神曲,是不曾被人修改过的,每一个音符都准确的曲子。

而她脑海中的那些画面,也是跟白澜有关的,他笑的样子,哭的样子,犯傻的样子,失落的样子,生气的样子,温柔的样子……

那些画面,转瞬间又变成了夏瑾寒的,她和夏瑾寒初遇的画面,相处的点滴,阔别重逢的时候,一起坠崖的画面,一起闯雾谷的画面……

这些画面交织在一起,凌乱不堪,让她头痛欲裂。

“轻儿,轻儿……”夏瑾寒慌忙抱紧他,一挥手,在房间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结界,成功的阻挡了外面的琴声,却阻止不了上官轻儿内心不停盘旋的琴声……

“轻儿,别想,看着我,不要想那些东西。”夏瑾寒第一次出现这么慌了的样子,他抱着她,捧着她的脸,紧张的看着她,“看着我,轻儿,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的双眸已经开始泛红,她看着夏瑾寒,眼中的泪水还在落下,怎么都止不住,模糊了她的视线。

“寒,我怎么了?”上官轻儿咬着嘴唇痛苦的看着夏瑾寒。

“没事,有我在。别怕。”夏瑾寒抱紧她,生怕一松开她就会消失。

他做了万全的准备,将一切可能的破坏他们婚礼的因素都排除了,只为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但他没想到,有人会在这一天弹这首曲子,彻底的破坏了他的计划,让他措手不及。

白澜已经离开夏国,谁能想到失传了千年的曲子会再次响起?夏瑾寒不是神仙,他想不到。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夏瑾寒新房的大门被人打破,一个浑身寒气,杀气腾腾的人从外面闯进来。

夏瑾寒布下的结界在那一瞬间被人打破,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白发飞扬,双眼通红的男子,站在了他们的床前,脸色冰冷,眼中含恨的看着他们。

------题外话------

那个,人家没有骗人哦,婚礼是顺利进行了,只是这洞房花烛夜,要是也顺利的话就不对劲儿了是不是?妞们,要理解人家的用心良苦啊,完美的洞房花烛夜后面会补上的,今天的只能这样啦……想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吗?嘿嘿……人家pk榜要待不住了,求评价票,评价票,五分评价票……顶锅盖溜走……明天继续**走起……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