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穿越千年的纠葛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68章 穿越千年的纠葛

第168章 穿越千年的纠葛(**中) 文 / 清溯

夕阳红红的挂在西边,染红的半边天空,火红的火烧云残留在天边,久久都飘散不去。

残阳如血,照耀着喜气洋洋,到处都挂满了红灯笼,贴满了双喜窗花,张灯结彩,铺满了红地毯的太子府,为这喜庆的一天画上了句号……

在青离的带领下,五千御林军倾巢而出,两千人将太子府围得水泄不通,剩下的人则是向外扩散,寻找着那弹琴之人。声势浩大,却动作迅速整齐,并未扰民。

太子府的新房中。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衣冠不整的坐在床榻上,那铺着红色床单的床榻,此刻是凌乱的,凌乱中,又带着一种唯美。

只是这种唯美,这一刻却被幻化成了残忍……

上官轻儿的身子微微颤抖,微微泛红的双眸,看着眼前出现的男子。

那人火红的双眼,与这新房中铺天盖地的红色融为了一体,一点都不突兀。他浑身冰冷的气息,强大的威压,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上官轻儿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人,努力的忍着头痛,张了张嘴,道,“白澜……你,你怎么……”

没错,突然闯进他们新房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澜。

他还是穿着之前她给他准备的蓝色衣衫,一头白色的长发,没有风却在空中漂浮着,棱角分明的脸上,那双红眸中带着恨意,直直的对着上官轻儿。

听到上官轻儿的声音,白澜张嘴,声音不再如从前一般没有起伏,而是带着一抹痛苦,“烟儿,你当真不记得我了么?你怎能……忘了我……”

上官轻儿摇头,双手紧紧的抱着夏瑾寒,“不,我,我是上官轻儿……”

“你是洛烟,烟儿,你连自己都不记得了么?”白澜自嘲的笑着,声音冰冷。

“不,我不是……”上官轻儿捂着头,痛苦的咬着牙,不停的反抗着什么。

可她的脑子却是完全不受控制的在浮现着一些凌乱的画面。

画面中,那个一身烟紫色罗裙的女子,有着跟她一样的脸,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大眼睛,那人总喜欢躲着那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似乎害怕男子会吃了她似得。

她的胆子很小,每次看到那个男子,都会很紧张,但男子一直对她很好,有求必应,不敢她要什么,想去哪里,他都会满足她。

画面里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个年仅一岁大的孩子,那孩子长得粉雕玉琢的,很是可爱。女子总喜欢抱着那孩子,哄她开心。

男子这个时候总会站在她的身侧,看着她温柔的小脸出神。

每次她抬眸,总会看到他温柔的脸,看到他眼中丝毫没有掩饰的温柔和笑意……那个时候,她的脸总是会红到脖子根。

画面的最后,男子抱着嘴角流出了黑色毒血的女子,眼中含着泪,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那女子突然就在他的怀里消失了。男子则是闭上眼睛,嘴角含笑的倒下了……

……

太多的画面,零零碎碎的,在她的脑子里闪过,挥之不去。

“轻儿,轻儿,你醒醒。”夏瑾寒拉好她的衣服,紧张的摇晃着她的身子,脸色很是难看。

“寒,我……”上官轻儿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夏瑾寒,心突然很乱,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方才那些画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肯定,画面中的女子是她,而男子……并非夏瑾寒,而是白澜。难道,这就是她跟白澜前世今生的纠葛?不,或许不是前世今生,而是更加复杂的关系。

她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去想那些画面,但那些画面却伴随着琴声,一点一滴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无论她怎么抗拒,都无法摆脱。

那琴声,对上官轻儿来说,就像是魔咒,让她痛不欲生。

白澜一步步的走向他们,紧抿着的薄唇,有着一种很危险的弧度。

他说,“烟儿,你说过,忘了天,忘了地,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我,我为你等待了千年,为何你回来后就爱上别人了?”

上官轻儿的瞳孔收缩,紧紧的抱着夏瑾寒,大声的叫道,“不,不要过来,寒,带我走,带我走。”

她感觉头脑被那些奇怪的画面填的满满的,几乎要爆开了。而看着白澜用这般怨恨忧伤的眼神看着她,她的心居然开始隐隐作痛。

“好。”夏瑾寒点头,抱起上官轻儿,目光冰冷的对着白澜,道,“你最后适可而止,如今千年已过,她再不是你的谁。”

白澜冷笑,“你害怕了么?她马上就会恢复记忆,她是不是我的谁,你说了不算。”

夏瑾寒眯起眼睛,对外面叫道,“来人。”

“殿下……”青云和梨花一直守在新房外面,但因为白澜出现的时候,用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攻击了他们,那力量是青云和梨花都无法反抗的,所以他们如今都受了伤,却一直在外面等待着夏瑾寒的命令。

“十二影卫。”夏瑾寒听出青云和梨花受了伤,转而叫来了十二影卫。

“殿下。”十二个人从天而降,单膝跪在了外面。

夏瑾寒心疼的看着怀里的上官轻儿,道,“轻儿,你先跟他们去安全的地方,我一会就到。”

上官轻儿紧紧的抓着夏瑾寒的手,道,“不,我不要离开你。”

这一刻,上官轻儿心中是害怕的,害怕一旦跟夏瑾寒分开,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这种感觉很强烈,强烈到让她很不安。

“放心,我不会有事。”夏瑾寒低头吻了吻她的红唇,将她交给了十二影卫的首领若影,道,“保护好太子妃,不得有任何差错。”

“是,殿下。”若影接过上官轻儿,转身就离开了。

新房里,只剩下了白澜和夏瑾寒两人。

外面的琴声还在继续,断断续续,纠缠不休。

白澜没有阻止十二影卫,而是冷眼看着夏瑾寒,“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不试试怎么知道?”夏瑾寒冷酷的对上白澜的红眸,抽出腰间的长剑,对上了白澜的雪风剑。

“不自量力。”白澜冷笑着,挥剑,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夏瑾寒并未在新房里就跟白澜开战,而是飞身来到了外面的院落里,这新房是他费尽了心思为上官轻儿布置的,如今洞房花烛夜还没开始,如何能被毁了?

很快,院子里就响起了一阵打斗声,青云和梨花守在那里,却完全看不清两人的招式。

夏瑾寒和白澜的身子漂浮在半空中,刀光剑影,映衬着整个太子府的红色,让太子府看起来影影绰绰的,惊心动魄。

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一个是沉睡了千年的千年前的王者,一个是驰骋沙场征战天下的现下王者,两人都有至高的名誉,心性比天高,绝不会轻易服输。

青云和梨花只觉得半空中有两团光在碰撞,一团是红色的,一团是白色的,叫人看不清。两人的心都高高悬起,即便看不清,却还是目不转睛的望着天空,生怕错过任何意外。

上官轻儿由十二影卫护送着,出了太子府,直奔普崖山。

普崖山上有强大的结界和阵法,能隔绝外界的一切,上官轻儿如今被这琴声所困,若不能找一处听不到琴声的地方,让她冷静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十二人,每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融入夜色中,几乎看不见。

一路狂奔,最终却在普崖山山脚下停住了,因为,那抚琴之人不在别处,刚好就在普崖山山脚下的凉亭中。

那人显然是在凉亭中设了阵法,在这凉亭里弹琴,声音就能扩散,传遍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若影抱着上官轻儿停下,对身后的十一个影卫道,“如影,随影,墨影,夜影,蓝影随我保护太子妃上山,剩下的去对付他。”

“是。”众人听到若影的话,纷纷点头,而后兵分两路,一路直奔普崖山,一路冲向了凉亭。

凉亭中正在抚琴的人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袍,夜风浮起了他墨色的长发和衣袍,让他整个人都变得飘逸起来。他就这么坐在凉亭中,十指不停的在琴弦上抚过,流畅的音符,宛如魔咒,直直的传进了上官轻儿的耳朵里,直达心底,在她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若影护送上官轻儿才走了没几步,凉亭中的人就突然出声了。

他抬起头,一张银色的面具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他目光深沉,语气有些沉重,“太子妃,可喜欢在下送你的新婚礼物?”

原本有些昏昏沉沉,被某些奇怪的画面折磨着的上官轻儿突然清醒了几分,睁开双眼看向了那人,在看到那张颜色的面具的时候,她嘴角溢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殷红的双唇轻启,道,“四师兄,我没想到真的是你……”

即便手中拿着他的玉佩,即便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那个人是他,她还是不肯完全相信。

那人的手一颤,面具下的那张脸似乎变了脸色。

上官轻儿紧抿着双唇,让若影放她下来,然后一步步的走向凉亭。

“太子妃,不能过去。”若影紧张的出声阻止。

上官轻儿摆手,道,“没事,我撑得住。”

凉亭里的面具男子还在弹琴,虽然他没有看琴弦,却没有弹错一个音符,似乎早已经将这曲子演奏了千万遍,早已经熟烂于心一般。

上官轻儿在他的目光中,一步步的走向他。

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伸手摘下脸上的面具,那张棱角分明的冷漠的俊脸就出现在了上官轻儿的面前,正是属于明夜的脸。

他问,“什么时候发现的。”声音就像是在跟她拉家常一般自在。

“你来太子府找我之后,赵倾给了我一枚玉佩,是那天他落水的时候,从你身上扯下的。”上官轻儿一步步的靠近凉亭,凉亭中传出的琴声,侵袭着她的记忆,脑海中凌乱一片,几乎让她承受不住。

她咬着牙,强忍着痛苦,在凉亭前停下的时候,嘴角已经溢出了一抹鲜红。

明夜低头苦笑,“为何不拆穿我。”

“拆不拆穿又如何,你还是一样,不会停手。”上官轻儿张嘴,完全无视嘴角的鲜红,声音带着几分痛苦。

明夜闭上眼睛,不去看一身嫁衣的她,低声道,“你说的没错,我不会停手,我无路可走。”

这是他的使命,从出生开始就跟随着他的使命,即便再爱她,也不能让他忘记自己的使命。

上官轻儿笑了,道,“你的目的,不止是我,还有白澜吧?”

“没错。”明夜没有任何隐瞒。

“你从小离开漠北,来到普崖山脚下,被人欺负,引起师父的同情,目的是为了进入普崖山,寻找失落百年的金蚕蛊,是吗?”上官轻儿问。

“是。”明夜点头。

当初他才五岁,就不得不接受使命,来到了最有可能藏着金蚕蛊的地方,也就是普崖山。他知道普崖山上的几位师父心底善良,就在山下乞讨,被人欺负。果然,师父看到他不敢被欺负,却无力反抗的样子,就收留了他。

他在大院里,跟二师兄和慕瑶等人一起学习武功,一起长大一起奋斗。但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好几倍,只因为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了,他才能闯进后山,才能去探索那未知的世界,完成他的使命。

他没想到的是,后来有个人比她更拼命,而她拼命的理由不是别的,只是单纯的为了一个男人。

那个人才五岁,功夫都没学到家,就胆大包天的闯进了他这个十岁的男孩都闯不进去的后山,虽然受了一身的伤回来,但每次一逮着机会,还是会闯进去。

那个时候,他看着她的坚决和认真,也开始不畏惧的跟着她一起胡闹起来。

人们都觉得他那是心疼小师妹,害怕她一个人进去受了伤会没有人照应,才会跟着她一起去的。但只有他知道,不放心她是一个原因,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找到那被深埋了百年的金蚕蛊才是他的目的。

跟着她胡闹了好几年,虽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却让他有了闯进后山而不受伤出来的本事,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收获。

她来到普崖山的第四年,她听说她等待已久的人要回来了,死活的拉着他和慕瑶上了山,去寻找那几乎不可能存在的翠玉雪花,只因为她担心那个男人这些年在战场上征战,可能受了不少伤,会留下伤疤,她不愿她心中完美的男人留下疤痕,所以要送他见面礼。

明夜自然是跟着去了,而且很乐意。

而明夜没想到的是,这一去,彻底的改变的他们的命运。

上官轻儿找到了翠玉雪花,却启动了通往密道的机关,当机关打开的那一刻,明夜心中是欣喜的,他寻找了这么多年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他如何能不激动?所以那个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跟着上官轻儿跳了进去……

其实他没有告诉上官轻儿,为了寻找金蚕蛊,他懂得的阵法,不比那个时候的上官轻儿差,但在密道里,她却没有一丝私心的走在了他的前面,对他说,“四师兄,我先走。”

那一刻,他的内心是挣扎的,但看着她坚决的小脸,他突然很想被人保护一回……

他们都不知道,那一刻起,明夜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比她小五岁的女孩。也许很早的时候他就喜欢她了,但那一刻,他心脏的跳动,明显的给了他答案,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心。

他也没有料到,这一次的密道之行,他没能找到金蚕蛊,却被上官轻儿找到了。

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们之间今后极有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但他当时想着,也许今后想办法让上官轻儿成为他的人,他们之间就不用陷入两难的境界。

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他当初才没有忍痛对上官轻儿下手。若是她能接受他,跟他在一起,他们就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就不需要纷争。

但夏瑾寒回来之后的,他才明白,原来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跟她相处的那四年,他从没见她笑的那么纯粹,那么明艳过,直到夏瑾寒出现,他才明白,原来她也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明夜收回思绪,手中的动作不停,目光依然落在上官轻儿的脸上,看着她嘴角溢出的鲜红,他叹口气,道,“别过来,你会承受不住。”

上官轻儿冷笑,“四师兄,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明夜很想回答“是”但却说不出来,伤害她的人是他,他有什么资格关心她?

见明夜不语,上官轻儿继续靠近,道,“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百年前被雾谷最后一位拥有金蚕蛊的先祖生生剥离了金蚕蛊,最后逃出雾谷的非家后人吧?非影是你哥哥是么?”

明夜抿嘴,看着她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以前不知道,这一次非影出现在夏国,我才想到,然后跟大长老交流一番之后,就确定了。”上官轻儿沉声回答,脚步却没有停下。

“啪”的一声,那包围着明夜的结界,在上官轻儿的手下,轻易的化解,原本弥漫着整个京城的琴声戛然而止,只有这房间数里地能听得清。

明夜并没有因为上官轻儿的闯入而停下弹奏的动作,反而加快的琴声,目光深沉的看着上官轻儿,“去普崖山,别再靠近了。”

上官轻儿冷笑,“你怕了?”

“我为何要怕?要怕的人是你,你可知道,我这一曲弹完,你的记忆就会全部恢复,届时,你以为你和夏瑾寒还有可能吗?”明夜的声音很冷。

上官轻儿低着头笑了,“呵呵,呵呵……”几乎要裂开的脑袋,疼痛得让她几乎无法站立,脑海里那不断漂浮,慢慢成形的画面,让她明白了自己跟白澜之间的纠葛,那是一种穿越了时空,穿越了时间的纠缠。虽然还不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她相信一点,那就是她对夏瑾寒的心,永远不会变。

笑完,上官轻儿低着头,声音坚决,“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四师兄,我跟白澜不可能,而夏瑾寒,才是我的唯一。”

明夜心中一动,手指颤抖了一下,顿时就弹错了一个音符。

而因为这一个音符的错误,牵动了上官轻儿,她猛地低头,吐出了一口鲜血。

“小师妹……”明夜突然起身,紧张的看着上官轻儿,琴声也因此彻底的停了下来。

“四师兄,为了那所谓的使命,真的值得吗?”上官轻儿抬眸看着明夜,声音有些虚弱。

明夜一愣,刚想说些什么,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笛声,正是方才明夜没弹完的那首曲子的延续……

明夜抬眸看向那处,只见那人身穿白色的长袍,袍子在夜风中浮起,与他那一头白色的长发一起轻舞着。他线条柔美,俊逸无双的脸上没有表情,手中拿着一枚玉笛,放在嘴边,轻轻的吹奏着,远远看去,他就像是天外飞仙一般……

流畅的音符,化成了魔咒,一声声的传进上官轻儿脑海里,她痛苦的捂住了头,发出了痛苦的叫喊声,“啊——”

“轻儿……”明夜慌了,看着痛苦不堪的上官轻儿,想要去扶她,却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关心她。他分明就是伤害了她的人,如今还有什么资格对她好?

“哥,够了……她会撑不住。”明夜抬起头,看着不远处款款而来的非影,声音低沉压抑。

非影没有理会明夜,或者说,他真实的名字叫非夜,他安静的吹着笛子,上好的玉石打造的笛子,声音非常清脆悦耳,若不是此刻情况不对的话,上官轻儿也许还会拍着手叫声好。

她站不住跌倒在了地上,死死的咬着牙关看着非影和明夜,声音虚弱却坚决,“四师兄,你还是不够狠心……不然,我也就活不到现在了……”

明夜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别开视线不去看上官轻儿那痛苦的表情,是,他真的不够狠心,即便知道她不会属于自己,还是不愿伤害她。

这一次,要不是家族下了死令,说雾谷的老不死复活了,他们必须尽快拿到金蚕蛊,否则要被毁灭的就是他们非家,他也不会下定决心对上官轻儿动手。明夜从小就被灌输关于非家的使命,让他从此成为非家的罪人,他还做不到。所以才会有这段时间来一而再的对上官轻儿的试探,但他狠不下心对付她……

她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小师妹,叫他如何忍心……

“你不忍心就退到一边去。”非影冰冷的声音响起,笛声却一直未断。

“哥,她……”明夜咬着牙,对上非影那双冰冷的双眸,而后扭头看了上官轻儿一眼,终究还是放弃了,转身,大步的走开……

非影继续吹着笛子,身子施施然的走上凉亭,目光清冷的看着上官轻儿。

“太子妃……”若影看到上官轻儿这般痛苦的样子,几次想上前来扶上官轻儿都被上官轻儿阻止,如今见非影靠近她,他哪里还忍得住?

即便是违背上官轻儿的意思,若影也没有丝毫犹豫的上前将上官轻儿抱了起来,“太子妃,你想想殿下,他还在为你奋斗着,你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疯狂的记忆侵袭而来,上官轻儿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思绪被记忆牵引着,飘出了很远很远,幸而有若影这一句话,她才得以回过神来。

是啊,她深爱的男人还在为她奋斗,她怎么能,怎么能……

上官轻儿咬着牙,嘴角的鲜血一滴滴的落下,她却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一般,麻木的看着非影,“让我恢复了记忆又如何?非影……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非影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清冷的目光也恍惚了一瞬,但他并未因此停下来。

他的声音,透过传音入密传进了上官轻儿的耳朵里,“我只知道这是我的使命,琴声此时停下,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上官轻儿苦笑,闭上眼睛道,“也罢,就当做是对我和他的一次考验吧。”

非影没想到上官轻儿没有再反抗,眼中也闪过一抹不忍,但最终没有因为上官轻儿的话而停下。笛声清扬,将那一曲古老诡异而有深情的曲子,演绎的透彻。

一曲毕,上官轻儿已经软软的倒在了若影的怀里,了无生机……

非影收起玉笛,低叹了一声,突然发难,对着若影攻击而去。

原本围在上官轻儿身边的十二影卫见非影突然发难,立刻冲了上去,很快就跟非影打成了一团。

原本离开了的明夜不知何时折了回来,跟非影一起,与十二影卫打的热火朝天。

非影武功高深,乃高手中的高手,但十二影卫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由夏瑾寒亲自教导,从小跟在夏瑾寒身边,武功虽然不及非影,但贵在人数多,且配合的天衣无缝。

明夜手中有烈焰刀,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对上十二影卫中的六个,也是平手。一时间,两边的人马实力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得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围的人们打得热火朝天的,上官轻儿却闭着双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的她,年芳十三,名叫洛烟,住在城郊的一个小村庄里。家里有父母和比她大两岁的姐姐,一家四口,相依为命,过着清苦的生活。

她喜欢穿烟紫色的长裙,即便因为家里穷,一年省吃俭用也只能她买一件质地很差的紫色长裙。姐姐洛兰喜欢穿粉蓝色的长裙,跟她一样,一年只能过年的时候买一次布料,然后自己动手做。

这样清苦的日子在她十三岁那年的冬天开始发生了变化。那天姐姐进城卖菜换取零散的银子,准备买两三匹布回家做过年的衣服,然后一去就一直没有回来。

洛烟在家里等了一整天都不见姐姐回来,不放心的跑出去找人,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然而她找了三天三夜,找遍了附近的村庄和城镇,也没有找到姐姐。

洛烟疲惫万分的回到家中,看到年迈的老父母,却说不出找不到姐姐的事情,只说姐姐是脚受了伤,比较严重,要在城里的医馆里多待几天才能回来,她这几天都是去照顾姐姐了。

老人半信半疑,也没有多说什么,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半个月后,姐姐洛兰终于回来了。洛烟出去迎接她,一边担心的问她这些时间都去了哪里,为何她怎么都找不到她,一边让她告诉父母,说这些日子是腿受伤了才没有回来的。

洛兰被洛烟问的满脸通红,并未具体交代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说是在城里遇到了歹徒,最后被一个人救了,那人为她受了伤,这些日子她都在照顾那人。

洛烟看出姐姐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漂亮了,骨子里透露着一种迷人的韵味,心中有很疑惑,但姐姐刚回来,她也没有追问太多。

直到一个多月后,洛兰突然怀孕了。洛烟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在她一次次的逼问下,姐姐终于告诉她事情的缘由。

那天洛兰去镇上卖菜,因为菜不好卖,卖到傍晚也没卖完,在她要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确实遇到了歹徒,但那歹徒不是来欺负她的,而是在抓拿一个受伤的男子,男子在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倒在了她的身侧,她当时惊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居然将那男子藏到了身后的稻草堆里。

歹徒们很快就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来到她的身边,开始逼问周围的人有木有看到一个穿白衣受了伤的男子。洛兰那个时候是害怕的,但还是用水桶里的谁将周围的血都洗干净,不动声色的将那男子藏了起来。

最后,歹徒没有找到人,很快就离开了。

洛兰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将受伤的男子从草堆里带出来,用尽了力气将他拖到了附近的一间破庙了,见男子伤的极重,就帮他包扎了伤口,还去镇上买了药给男子敷上。

男子半夜里一直发烧,洛兰没有离开,一直在身边照顾他。

第二天傍晚男子才醒来,看到洛兰的时候,对她道了谢,并表示一定会好好答谢她。

洛兰帮男子擦干净了脸,看到男子俊美的容貌,顿时乱了芳心,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跟着男子走了。

这一去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来,男子给她吃好的住好的用好的,对她很是照顾,无微不至。

他身边有很多人跟随,每个人都叫他主人,洛兰看着眼前这个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之后,意气风发,貌比潘安的男子,心中明白他是贵人,不是她能高攀的,但她的心却落在了他的身上。

半个月后,男子伤好了,私底下跟他的下人们商量离开的时间,并且不打算带她走。

洛兰心里有些慌了,害怕这个男子会一去不复返,让她再也找不到,于是当天夜里,她偷偷进了男子的房间,虽然很害怕,却还是借着那种能迷乱人的心智的香,与男子一夜欢好了……

第二天洛兰起来的时候男子已经离开,只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压着一个竹子做的哨子,写着“白澜”两个字。

她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当时名动天下的雾谷谷主白澜……那个哨子显然是告诉她,今后她需要见他的时候,吹这个哨子就可以。

说到这里,洛兰低着头,手中握着一枚简单的哨子,对洛烟道,“烟儿,姐姐是真的很喜欢他,这是他的孩子,姐姐一定会好好生下来的。”

洛烟生来活泼调皮,洛兰则是温婉贤淑,知书达理,洛烟没有想到姐姐也会有这么叛逆的时候,佩服姐姐的同时,也很羡慕姐姐能遇到这么一段恋情,她在心里为姐姐祈祷着,帮着姐姐一起抵抗家人的压力。

九个月后,孩子顺利的生下来了,是个女孩,长得粉雕玉琢的,很是可爱,洛烟高兴坏了,整日抱着小外甥女,喂她吃东西,逗她玩儿,简直比她自己生孩子还要开心。

洛兰看着那孩子,发现孩子的眉眼跟心中的那人很像,心中又开始想念那个人。

她听说那人最近名声大盛,最近到处都是关于他的消息,她为他开心,为他紧张,为他激动,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找他。

直到孩子三个多月的时候,那个明媚的春日,洛烟抱着孩子在门口吹风,孩子手里把玩着一个哨子,小孩子不懂事,居然放嘴里吹响了哨子……

洛音心里紧张,不敢将这事告诉洛兰,心里想着,她素未谋面的姐夫听了这哨子真的会来么?

结果第三天的傍晚,她们家门口真的来了一个男子,那人一身白衣,宛如天人,俊美的很不真实。

他目光冰冷,墨发飞扬,来到洛烟身边,看着她和她怀里的孩子,问,“是你吹的哨子?”

洛烟呆呆的看着那人,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久久都回不过神来,直到屋里的姐姐出来,看到男人,发出了一声尖叫,洛烟才回过神来。

那一刻,她似乎明白姐姐为何会拼了命,毁了自己的清白也要留住那个男人了,因为他绝对是一个能让所有女子为他疯狂的男子。

后来,男子在村里住下了,每日里陪着孩子玩耍,洛烟总是会躲在一边偷偷的看着姐姐和姐夫以及孩子,心中很是羡慕。虽然,姐夫对姐姐的态度并不好,甚至很冷。

再后来,大概是半个月后,男子再次离开,并承诺三个月内来接他们一家人离开这里。

但他离开后的第五天,他的敌人就找到了洛烟的家,杀了她的家人,姐姐为了护住孩子也死了,洛烟因为出去卖菜,回来的比较迟,幸免于难。

她流着泪从废墟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孩子,带着孩子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那个曾经充满了欢乐的家,离开了小村庄。

半年后,白澜找到了她和孩子,将她带回了雾谷。她以为她今后会作为白澜的小姨子,在雾谷里找个不错的男子成婚,然后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就完了。

但她怎么都没想到,白澜会爱上她。

她知道白澜或许是不爱她姐姐,当初意乱情迷要了她姐姐,对她姐姐只是负责,但她也不曾想过白澜会爱她。他对她很好,好到叫人心疼,她却固执的以为白澜对她好只是因为她是姐姐的妹妹。

……

“烟儿……”空中突然传来白澜的声音,唤醒了上官轻儿的梦。

她迷蒙的睁开双眼,完全不知道此刻是梦还是醒。

模糊的视线中,白澜一头白发,身上染着鲜红的血,大步的朝着她走来。

周围的十二影卫还在跟非影和明夜奋战,无人阻拦白澜的靠近。

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眼中含着泪,看着白澜大步流星的来到她面前,冰冷的双手颤抖着,将她抱了起来。

他琥珀色的双眸,一如千年前一般干净,让人看一眼似乎就会沉醉进去。但上官轻儿透过他,却看到了另一张苍白的脸……

她突然猛的抓住他的衣服,问,“夏瑾寒怎么样了?”

白澜的怔了怔,目光幽深的看着上官轻儿,“你现在心里便只有他了吗?”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眼中没有一丝愧疚的对上白澜的双眼,“白澜,你不能伤害他。”

“我已经把他杀了。”白澜冷冷的回答,这一刻的他,很冷,冷的几乎能将周围的一切冻结。

上官轻儿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心狠狠的抽痛着,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声音颤抖,“不,我不信。”

她用力的推开白澜,跌跌撞撞的就要回去找夏瑾寒,结果才走了两步,就感觉眼前一暗,全身无力的往前倒了下去……

白澜目光带着几分心疼和忧伤,看着在他身前倒下的女子,她身上那身大红色的嫁衣还没换下,在这昏暗的夜晚,却那么刺眼。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许久才将她抱起,语气冰冷,“烟儿,我为你等待了千年,绝不容许你再离开我。”

白澜抱着上官轻儿往前走了没多久,原本正在跟十二影卫对抗的明夜就冲了过来,白澜正要动手,却听明夜道,“你若是再往前走三步,我保证这世上再没有人能救得活你。”

------题外话------

咳咳,妞们,请不要怀疑白澜的为人和性格,嘿嘿,人家说过白澜不会是坏人的……

关于白澜和洛烟的故事,这里就不多说了,只摘取一小段作为必须的解释,详情会在番外里介绍,以免影响了文的进度。(*^__^*)嘻嘻……明天继续**走起,嗷呜……

人家要评价票和钻石,看我纯洁的大眼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