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妍郡主的下场(上)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77章 妍郡主的下场(上)

第177章 妍郡主的下场(上)

太子府上,气氛有些紧张。ai緷赟騋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看着躺在**不省人事的欧阳云飞,脸色都有些凝重。

夏瑾寒是信任欧阳云飞,才将夏雨琳交给欧阳云飞去解决的,同时,夏雨琳毕竟是夏瑾寒的堂妹,他固然不喜欢那个女人,却也不想亲自动手,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欧阳云飞伤的很重,应该是好几天没有休息,然后又跟比他武功高许多的人奋战,导致内伤外伤一起,十分严重。

受了这么重的伤,他还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不易。

幸好夏瑾寒医术高明,欧阳云飞的伤势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大概休息两三天就会醒来。

安顿好欧阳云飞,夏瑾寒立刻让下令,封锁全国境内的关口,严加巡查,不得让夏雨琳和风妍妍离开夏国。

这段时间以来,风家人基本上已经被抓拿,除了远在变成的风妍妍的两位兄长和大嫂子没有被抓起来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在审问中。

夏瑾煜这些日子倒也算安分,风王被抓了之后,他也没有再搞什么大动作,当然,小动作却一直没有停歇。

只是,欧阳云飞光明正大出现在太子府的消息不胫而走,欧阳云飞这一枚安插在夏瑾煜身边的棋子,怕是要毁掉了。

上官轻儿知道,这事肯定跟夏雨琳有关,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放过夏雨琳。

那个蠢女人,居然跟瑶贵妃那个贱人合作,不除掉她,今后她怕是会不得安宁。

也怪欧阳云飞心慈手软,要是换一个人,怕是不会让夏雨琳有逃走的机会。胆夏雨琳毕竟对欧阳云飞有恩,上官轻儿知道,这事也不能全怪他。

接下来三天,上官轻儿白天在上官府和太子府之间奔跑着。

雾谷的人打算离开这里,但被上官轻儿挽留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赵国人潜入了夏国,赵太子和瑶贵妃已经趁机离开,如今夏国很危险,到处的关卡都把守的很严,雾谷的人现在不适合离开。

听了上官轻儿的话,大长老和洛音等人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就没有再坚持,选择了留下。

三日后,风王和京城风王府一共四十二口人,全部问斩。

另外,跟风家有关系的,包括风王府的旁支也被牵连,男子全部流放,女子沦为妓女,兆晋帝下令,风家之后人,永世不得入朝为官。一举将风家的人,冠上了永世的骂名。

成王败寇,这个世道本就如此。兆晋帝的帝王威严是不容挑战的,风王这般行径,不彻底激怒兆晋帝才怪。

风王的事情,在夏瑾寒的亲自监督下,一切都很顺利。

只是去了边城抓人的若影等人就没这么好运了。边城本就是风王的地盘,这些年,夏瑾寒也一直有在将自己的人打入边城,如今边城中也有不少夏瑾寒的人。可边城如今已经跟赵国勾结,赵国大将周将军带领的二十万大军,已经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边城,跟风王留在边城的两个儿子汇合了。

风王的大儿子风曜自立为王,已经跟赵国结盟,不日将攻打附近的沙城和灵州。

风王的二儿子风靖为靖王,手段很绝的控制了边城内部的人员,不少夏瑾寒的人都被清除,情况不容乐观。

所以若影等人赶去的时候,非但没有抓到人,反而陷入了被动之中。

上官轻儿得到这样的消息时,只眉头微皱了一下,很快就双眼发光的笑了起来。

“我男人果然不同凡响。”上官轻儿正在陪夏静曦聊天,听到韩熙然说这件事的时候,来了这么一句。

夏静曦和韩熙然嘴角都抽了抽,一起瞪着上官轻儿,“你就不能矜持点儿么?”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对夏静曦和韩熙然笑道,“在你们这般如胶似漆的夫妻面前,我哪里矜持的起来。”

言外之意就是,都是因为他们两人在表现的太恩爱了,她要是矜持可就对不起这气氛了。

夏静曦脸一红,伸手去推上官轻儿,“就知道胡说。”

说罢,夏静曦有些不解的问,“边城这样,你就不担心么?为何还这么高兴?”

“风王府如今是名不正言不顺,又跟赵王有了勾结,这般做法,根本就是卖国,卖国贼如何能得到人们和百姓的支持?风王的亲兵也是夏国人,如今风王的儿子公然卖国,就确定士兵们会因为风王而不顾自己还在夏国的亲人们么?”上官轻儿说完,嘴角上翘,整个人意气风发的,自信满满的样子,宛如一道发光体。

夏静曦和韩熙然都不由的对眼前这个女子另眼相看。

“不错。”韩熙然点头,笑道,“轻儿不但了解太子的做法,也将咱们如今的形势看透了。这赵国十多年前就被太子殿下打败,充其量不过是手下败将,如今休养了十多年,却也不是夏国的对手。如今敢来犯我大夏,一来是赵王被人挑拨离间了,二来是想接着风王的事情,煽风点火,试图在夏国制造动乱,再趁火打劫。只是,他们这样的做法,虽然在很大的程度上都可行,却完全不顾及百姓的利益,必然是会倒台的。”

夏静曦扭头,看到了韩熙然眼中跟上官轻儿一样的光芒,顿时愣了愣,道,“如此说来,如今风王的人气势越足,就越是容易被击垮了?”

“不错。”上官轻儿笑着起身,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响指,道,“或许我们还能给边城再加一把火。”

韩熙然看到上官轻儿那得意的样子,笑道,“交给我吧,你的人还不便暴露。”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着韩熙然,“你在边城也有人?”

“你当我这左相是白做的么?”韩熙然挑眉,笑容依然温润,但意气风发的样子,却让他显得更加帅气逼人。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拉着他的袖子道,“是呢,我差点儿忘了,五年前边城水灾,情况十分之严重,当初还是熙哥哥你去给治理的,当时我在雾谷都听到你的大名了,那里的人几乎都将你当成神一样,就差没把你供起来了。”

韩熙然轻笑,手很自然的在她头顶上摸了摸,“看不出来你这么崇拜我,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瞬间高大了许多。”

“噗……”第一次听到韩熙然这么自恋的话,上官轻儿笑的很是夸张。

两人旁若无人的商量国事的样子,似乎任何人都插足不进去。

夏静曦看着他们意气风发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些难受,她低着头,眼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当然,她并非是因为看到他们这样亲密的样子吃醋了,而是觉得自己很无能,什么忙都帮不上,才觉得难受。

直到上官轻儿离开了,韩熙然才从那种兴奋中回过神来,发现夏静曦有些不对劲,慌忙坐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腰问,“怎么了?可是肚子不舒服了?”

夏静曦摇摇头,咬着嘴唇有些哀伤的看着韩熙然,“身为公主,身为你的妻子,我居然什么都不懂,完全不能为你和太子哥哥分忧,我……”

韩熙然闻言,松了一口气,手轻轻捏着她的脸,温柔的笑着,“傻丫头,国家的事,自有男人操心,你如今只需要好好的在家里养胎便是了。轻儿从小跟着太子在外表奔走,你跟她是不一样的,别说你不懂,就算懂,我也不会让你为这些事情劳累。”

闻言,夏静曦心中好受了些,靠在韩熙然怀里,道,“你这样会把我宠坏了的,其实跟轻儿那样,也没什么不好。”

“她是她,你是你,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生活方式,你跟着我,只需要好好的做你的全职夫人就好了,别的事情,有我就好。”韩熙然低头,亲吻着她的小脸,温润的脸上是化不开的温柔。

夏静曦推了推韩熙然,娇嗔道,“你这人真是……”

“我只是想让你过适合你的生活罢了,小脑袋瓜子别总是乱想了。”韩熙然低声安慰,周围的气氛因为他们的亲密举动,也变得越发的暧昧起来。

……

上官轻儿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夏瑾寒已经回来了,正在书房里忙碌。

这些日子,因为风王的事情,他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书房中度过。

当然,上官轻儿也没有闲着,别看她整日里没事到处乱跑,实际上她一直都有暗地里让清寒斋的人控制风王留下的那些店铺。

跟风王有关的人大部分都已经被抓,但风王也不是笨蛋,他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旦落败,就会被连根拔起,所以这些年他在发展经济的时候,都是交给不相关的下人去做的。

跟钱家这样的经济大亨,风家旗下有不少,而且,除了钱家,其他人都是誓死效忠风王的。钱家最初自然也是效忠风王的,只是如今因为钱嬴和风妍妍的事情,钱嬴切断了跟风家的牵连,跟风王府再没有关系,反而是投靠了夏瑾寒和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的清寒斋虽然规模不大,但遍布天下,几乎垄断了化妆品和护肤品行业,甚至在医学上也有涉猎,因此,风家跟这些药品有关的铺子近日已经完全被清寒斋牵制,甚至到了快要倒闭的境地。

清寒斋这些年一直很低调,但不代表它就没有作用。一旦发作起来,力量也是巨大的。

这些年,清寒斋已经被上官轻儿66续续的植入了完全属于她自己的人,很多人都是她在雾谷的时候亲自培养的,能力超群,自然不是风家的那些下人能比的。

此外,不少风家旗下的店铺都跟钱家有关系,钱嬴虽然是个窝囊废,但钱若儿却是个有本事的人,在钱若儿的帮助下,许多风家旗下的铺子也慢慢投靠了夏瑾寒。

如此一来,风家在夏国甚至在整个大6上的根基就慢慢瓦解了。失去强大的经济后台,又不得民心,即便风家跟赵国勾结了,也闹不出什么来。

就在上官轻儿和夏瑾寒整日为风家的事情和边城忙碌劳累的时候,远在飞雪国的慕容莲却已经步步为营,一举将弑父逼宫的慕容晨拿下了。

外界都在传,飞雪国太子慕容晨为了得到皇位,密谋造反,趁着最得飞雪国皇帝宠爱的九王爷不在,竟带着他的幕僚,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试图刺杀飞雪国皇帝。

好在九王爷早有准备,老皇帝受了伤,并没有一命呜呼,但慕容晨却背上了弑父造反的骂名,已经被慕容莲拿下,关进了天牢。

飞雪国皇帝重伤,虽然没有性命之忧,没有十天半个月也下不了床,所以这段时间,九王爷慕容莲监国,成为了摄政王,朝中一切事情都交由慕容莲打理。

慕容莲在飞雪国的威望并不高,但他手段好,这些日子以来,也没有任何人敢忤逆他,一切进展都很顺利。

听到一煞汇报慕容莲的情况,上官轻儿嘴角勾起,笑的有些奸诈。

夏瑾寒看到她这笑容,挑眉道,“你又知道什么了?”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道,“我能知道什么啊,不过是觉得那妖孽很厉害罢了。”

慕容晨是否真的弑父,上官轻儿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是,这一切肯定跟慕容莲有关。慕容晨一直很忌惮慕容莲,这些年来,他努力的做好太子,让他的名声远扬,深受飞雪国百姓的拥戴,但这些都比不上弑父的罪名。

一旦被冠上弑父的罪名,不管他之前是多么的好,做的多么出色,都会被一笔带过,甚至会被说成是装模作样,故意欺骗百姓。

慕容晨深知弑父和逼宫会毁了他的曾经辛苦经营的一切,又怎么会轻易做这样的事情呢?就算要做,也会嫁祸给别人,决不让人抓到任何把柄,不会露出任何破绽。

如今他不但做了,还被当场抓获,这事本来就很蹊跷,上官轻儿觉得,要不是慕容莲在捣鬼,慕容晨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

夏瑾寒一把将上官轻儿拉进怀里,暧昧的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沙哑,眼中闪着一抹危险的气息,“他厉害么?嗯……?”

上官轻儿看到夏瑾寒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我这话是贬义的好么?我这是在说那妖孽不择手段呢,你怎么就听不出来?”

“我只听到你说他厉害。”夏瑾寒轻轻吻着上官轻儿,手开始不安分起来,“轻儿,这些日子太忙,我们都很久没有了。”

上官轻儿脸一红,见跪在门外的一煞还在,而且一脸尴尬,风中凌乱的样子,干咳了两声,推开夏瑾寒,对门外道,“一煞你先下去吧,有什么消息再来通知我。”

“是,主人。”就算主人不说,他都想溜了,如今主人开口了,他哪里还待得下去?立刻一阵风似的飞走,生怕留得久了会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声音似得。

看到一煞逃也似的溜走的样子,上官轻儿扭头瞪了夏瑾寒一眼,“你就不能给我点儿面子吗,总这么胡来,我的人都被你吓着了。”

“是他没用,青云和梨花就不会这般。”夏瑾寒说着,很是得意的挑眉,轻轻吻住上官轻儿的小嘴。

门外的梨花和青云顿时凌乱了,殿下啊,您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好么?他们不紧张不知所措,是因为他们都快麻木了,但即便快麻木了,他们也是人啊,怎么能因为他们好欺负就一而再的欺负呢?

书房里,气氛慢慢的有了变化,暧昧的气息,弥漫着书房。不多时,夏瑾寒就将上官轻儿抱了起来,连房间都不回了,直接去了书房屏风后边的软榻。将上官轻儿放在上面,俯身……

“夏瑾寒,大白天的,你,不要这样……”上官轻儿红着脸,赶紧拒绝。

“白天就白天,我等不到晚上了。”夏瑾寒说完就堵住了上官轻儿的嘴,对他来说,百忙之中能跟她缠绵已经不容易,他不想浪费时间来说那些没有结果的话。

上官轻儿也明白,就算她拒绝,夏瑾寒也不会停下的,干脆也懒得再拒绝了。这些时间他每日忙到半夜才回房间,她是知道的。他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的,回来之后也只是乖乖的抱着她入睡,天还没亮就又起来了。她如何能不心疼他呢?

因为心疼,所以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他。她明白,他太累了,偶尔也该让他放松一下,只是,希望这家伙不要过度了,不然今晚又要忙公务,他身体怕是会吃不消。

紧抱着夏瑾寒有些消瘦的身子,上官轻儿迎上他的吻,主动的迎接他温柔的攻势。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耀着,书房里,气氛暧昧,纠缠着的两人,忘记了一切烦恼,只放松着头脑和身体。让本能控制一切……

汗水湿了身下的床单和被褥,地上的白衣和翠绿色的襦裙相互映衬,美不胜收。

……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边城传来了攻打沙城的消息,边城中,风王的士兵大部分已经归顺了朝廷,剩下的十五万是风王的亲兵,跟着风王的儿子风曜和风靖一起,与赵国的二十万大军联合,不日将一起攻打沙城。

沙城有夏瑾寒的十五万大军驻守,灵州不是边境城市,只有五万大军驻守。如今风家和赵国联合,便有三十五万。

即便是沙城和灵州的兵力加起来,也不过是二十万,这一战,兵力悬殊,但沙城和灵州都没有乱。

前些日子,太子殿下已经让人传话,绝不会让叛贼和赵国人夺走了沙城,更不会让他们闯进灵州。

太子殿下就是他们的神,所以,没有人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太子殿下说了不会让那些人进来,就绝对不会,他们只需要好好的过日子,不给太子殿下添乱就好了。

随着沙城和边城相继传来开战的消息,夏瑾寒和韩熙然都开始更加忙碌起来。

兆晋帝将原本交给夏瑾寒处理的关于风王的之事的后期处理交给了夏瑾元,并让夏瑾轩给夏瑾寒打下手,打点关于战争的事情。

第二天夜里,从沙城、灵州和边城传来的消息,便滚雪球似得滚进了皇宫和太子府的书房。

风王长子风曜带着风王留下的十五万大军和赵国周将军带领的二十万大军一起,连夜攻打灵州。

灵州内部只有五万大军,加之若影带来抓拿风曜等人的几千士兵也住在灵州,总体不过六万人,对上边城压顶而来的三十五万大军,根本就是鸡蛋碰石头。

灵州未乱,京城倒是差点乱了,灵州的消息一传回来,兆晋帝立刻召集了满朝文武,连夜召开了大会,商量此事的应对方式。

灵州五万大军不是敌军的对手,灵州固然易守难攻,但兵力悬殊,也坚持不了几天。不少大臣要求欧阳将军带兵前去支援灵州。

当然,更多人希望夏瑾寒能亲自去教训那些不知好歹的赵国人和叛贼。

夏瑾寒至始至终都没出声,倒是夏瑾煜在众人哀求过后,主动请缨,“父皇,此事事关重大,沙城和灵州都是我国的西北大门,一旦被攻破,后果不堪设想,但太子皇兄毕竟新婚燕尔,这些年边疆都是他在守,如今实在不宜出兵。儿臣愿亲自带兵前去支援。”

这一段话,夏瑾煜说的在情在理,让不少支持他的人都纷纷点头表示,三王爷此举可行,希望兆晋帝能应允。

当然,夏瑾寒身边的人就不太爽了,夏瑾煜这个时候要是带兵前去,便能得到一定的兵权,一旦他做得好了,那那些兵权兆晋帝就不可能再收回来。这对夏瑾寒来说可不是好事。

但夏瑾寒却是第一个点头认可的,“儿臣以为三弟言之有理,儿臣身子抱恙,京中大小的事情也还需要儿臣处理,三弟前去支援是最适合的。”

此言一出,太子这边的人就有些凌乱了,他们低着头,不明白太子殿下为何要这么说,但看到夏瑾寒一脸淡然,自信满满的样子,便没有多说,纷纷附和着,表示支持夏瑾煜前去。

夏瑾煜显然有些惊讶,按理说夏瑾寒不会让自己占这种便宜的,为何他会支持自己?

心中虽然有疑问,但夏瑾煜也没有出声。

有了夏瑾寒的首肯,兆晋帝心中很是欣慰,这两个儿子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若能看到他们团结一致,共同抵抗外敌,他也绝对是乐意的。

于是,兆晋帝龙心大悦,一挥手,立刻就点头答应了。

“传朕的旨意,封三王爷为大将军,领兵二十万,明日启辰前往灵州……”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跪下,高呼万岁。

退朝后,群臣纷纷走出了金銮殿。

殿外,夏瑾煜目光有些惊讶的看着夏瑾寒,“今日之事,多亏皇兄成全。”

夏瑾寒淡然的看了夏瑾煜一眼,“三弟不必见外。”

夏瑾煜挑眉,道,“只是,臣弟有一事不明白,太子皇兄为何会答应让臣弟前去灵州?这二十万大军可是你手上分出来的。”

“三弟乃是将才,国事为大,本宫并非小气之人,不会为了私事贬低了三弟。想必三弟不会让本宫失望,定能守住灵州的。”夏瑾寒说着,抬脚往前慢慢离开,只给夏瑾煜留下了一个背影。

他那自信满满的样子,让夏瑾煜看着很是窝火,今日之事,他成功得到了二十万大军的领兵权,虽然那些人都是夏瑾寒的,但他如今能得到,就有办法让他们为自己所用。这本是一件大好事,他该高兴。但夏瑾寒这么一番话,却让他的心顿时郁闷了起来,非但没有胜利的快感,反而觉得自己被利用了。

“三哥好本事,臣弟相信你一定可以凯旋归来的。”夏瑾元出门的时候,对夏瑾煜笑了笑,然后慢慢的离开了。

大臣们听到夏瑾寒和夏瑾元的话,也纷纷上前对夏瑾煜道贺,顿时,夏瑾煜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这么辛辛苦苦的准备领兵去打仗,不过是为了给夏瑾寒做嫁衣,帮他守住沙城和灵州似得。

这样的想法让夏瑾煜觉得很郁闷,所以并未给大臣们好脸色,忽悠两句就离开了。

太子府上,上官轻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拍桌子,扑过去抱着夏瑾寒,笑道,“亲爱的你真厉害。”

夏瑾寒揽着她的腰轻笑,“能让别人去做的事,我又何必自己去折腾,你说是不是?再说了,夏瑾煜这一去,还未必能派上什么用场,少个人在京中跟我作对,何乐而不为?”

“是是是,所以说我家亲爱的最厉害了。这些时间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用这么劳累了。”上官轻儿笑着,踮起脚尖亲了亲夏瑾寒的嘴。

夏瑾寒点头,低头反客为主咬住她的小嘴,“不错,是该好好的努力,让你早些给我生个孩子了。”

上官轻儿闻言,立刻面红耳赤的推开夏瑾寒,笑骂道,“没个正经,你还有很多事没做呢,不许偷懒。”

“呵呵,好,我先去忙完了,晚上再好好疼你。”夏瑾寒亲了亲上官轻儿的脸,就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忙碌起来。

上官轻儿则是哭笑不得的陪在他身边,帮忙研磨端茶送水。

边城和灵州这一战,其实用不上夏瑾煜去也是赢定了的,夏瑾寒在那边早有安排。夏瑾煜既然想去,让他去跑一趟也是好的。就像夏瑾寒说的,省的他整日在京中无所事事,总想着算计人。

这段时间,夏国的每一个城市都严加看守,却还是让赵倾和瑶贵妃等人顺利离开了夏国,同时,他们还带走了每日不停跟男人欢好的风妍妍,以及脖子上受了伤,行动不便的夏雨琳。

作为赵倾等人顺利离开夏国的代价就是,赵倾这些年辛辛苦苦在夏国埋下的暗桩,一夜间被夏瑾寒的人全部毁掉了。

边城,风王府。

赵倾带着瑶贵妃等人,风尘仆仆的赶来。

得知妹妹回来的消息,风曜和风靖纷纷前来迎接,他们都很疼这个小妹妹,虽然她很刁蛮任性,依然是他们手中的宝贝。

只是,当看到风妍妍衣衫凌乱,瘦骨嶙峋的被一个一脸**笑的男子抱下,风家兄弟瞬间石化了。

风靖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风妍妍从那男子的怀里抢出来,激动的质问赵倾等人,“怎么回事?我妹妹她怎么了?”

那男子正是那日在战天等人的秘密基地里,第一个上风妍妍的男子林三,听到风靖的问话,他笑了笑,道,“靖王息怒,小的乃是太子身边的下人,您妹妹中了毒,这些日子若非小的和兄弟没几个帮她,怕是她早就难受致死了。”

风靖蹙眉,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子,见她面色潮红,呼吸絮乱,衣衫不整,依稀可以看到她露出的胸口上密密麻麻青紫一片的吻痕,十分显眼。

风靖咬牙,狠狠的瞪着林三,对赵倾道,“太子殿下,你可否给我一个解释?”

赵倾嘴角抽了抽,看到风妍妍变成这样,他心底其实是很开心的,他知道这是上官轻儿的手笔,能让上官轻儿开心的事,他自然会觉得开心。

当然,如今风家是他们的盟友,这个时候他不会表现出自己的心情,“此事本太子也不清楚。当日本太子和妍郡主一起在皇宫里,中间不知是妍郡主吃了什么东西,回来的时候就中了久久合欢散,是以这一路上都是本太子的下人在帮她解毒,希望靖王和曜王理解。”

战天厌恶的看着风妍妍,冷冷的开口,“两位王爷可别误会了,并非是这些下人要染指妍郡主,这一切可都是她主动的。”

风靖和风曜原本还十分愤怒的脸,顿时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风靖咬着牙,冷冷的扫了赵倾等人一眼,道,“这件事本王自会查清楚,赵太子和贵妃娘娘请到里面去休息吧,本王带妹妹回去。”

风曜对风靖点头,“你去吧,赵太子由为兄来接待便好。”

“嗯,告辞。”风靖说完,抱着风妍妍就回了风妍妍的房间,并立刻招来了军医给风妍妍查看。

军医表示,风妍妍确实是中了久久合欢散,而且此毒很是怪异,怕是很难解开。

风靖态度坚决的命令大夫立刻去找解药,务必将风妍妍治好,否则就提脑袋来见他。

风靖从小就很疼这个妹妹,妹妹长得很漂亮,粉雕玉琢的,像个瓷娃娃,惹人爱怜。虽然长大之后脾气变得有些奇怪,很是娇蛮任性,但他心中还是爱着这个妹妹的。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这个时候,风妍妍幽幽转醒,睁开眼睛,嘴角发出一声低吟,许是药性又发作了,她也不看身边的人是谁,起身一把抱住男人就往男人身上蹭。

“好难受,呜呜……”她娇柔的声音,带着一抹魅惑,叫人听着心都化了。

风靖一愣,并未推开风妍妍,而是抱着她,有些担忧的道,“妍妍,你怎么样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风妍妍慌忙抬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眼泪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哥哥,呜呜,二哥,妍妍好痛苦。”风妍妍哭着,靠在风靖的怀里,开始诉苦。

“妍妍,怎么回事?乖,别哭了,有二哥在,不会让人欺负你了。”风靖立刻搂着她的肩膀安慰。

“哥哥,呜呜,都是上官轻儿那个贱人,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她的,一定是她给我下的的毒。母妃也是她亲手杀的,我看到了,我亲眼看到了……还有父王,还有……呜呜……”

风靖闻言,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咬着牙道,“上官轻儿?又是她,我此生若不能杀她为父王和母妃报仇,誓不为人。”

“二哥,你一定要帮父王和母妃报仇,呜呜,妍妍如今变成这样,已经是生不如死,这一切都是她害的。”风妍妍说着,身子又开始发热,一遍一遍的往风靖身上蹭。

风靖虽然未成婚,但也是十九岁的年纪,身边也有不少女人,风妍妍这般表情,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身体被风妍妍这么抱着他,也有些不自在起来,他松开风妍妍,“妍妍,你放心,二哥一定不会让那人逍遥太久的,明日就开始攻城,只要将灵州攻下,迟早有一日,我要让夏家倒台,为父王和母妃报仇。”

风妍妍哪里还有心思听风靖的话,因为难受,她只顾着不停的在风靖身上蹭着,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去扯风靖的衣服。

风靖有些尴尬的推开风妍妍,起身道,“妍妍,你又发作了,二哥去帮你找人过来。”

风妍妍咬着嘴唇,听到风靖的话,清醒了一些,红着脸点点头,声音比蚊子还要小,“嗯,谢谢二哥。”

风靖转身,大步的走出了房间。

不多时,将赵倾等人打发下去了的风曜走了进来,想要看看风妍妍的情况,谁知一进来就看到风妍妍躺在**,不停的撕扯自己的衣服。

她身上本就很薄的衣服,已经被她扯开,随着她的动作,满是青紫痕迹的身子,若隐若现,十分撩人。

风曜浑身打了个激灵,看着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妹妹变成了这样,一会子就会有身份低下的人进来羞辱她,心中就说不出的愤怒。

他们一家人疼到大的妹妹,怎么能被那些下人给沾染了?

他关上门,大步的来到床前,脸色难看的看着风妍妍,“妍妍,你在做什么?快把衣服穿上!”

“呜呜,大哥,我好难受,我好想,呜呜……”风妍妍听到自己大哥的声音,立刻痛苦的叫着,拉着他宽大的手掌,“我要,大哥,快给我找。”

风曜愤怒的瞪大了眼睛,扯过被子给风妍妍盖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我们风家的小公主,怎么可以被那些肮脏的男人触碰?再难受你也给我忍着!”

“不行了,大哥,呜呜……”触到风曜的手,风妍妍疯了似得蹭过去,身体的欲望让她控制不知自己的身体,明知道这是不对的,还是忍不住想将他扑倒在了**。

她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不去想了,这一刻,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好难受,好痛苦,她要快点让那种痛苦消失,否则,她会死的,她会痛苦致死。

“妍妍听话,哥哥这就去给你找人。”风曜忍住喷涌而出的渴望,大声的说着,一把推开了风妍妍,急急忙忙的走出了房间。

风曜已经二十有三,四前年已经成亲,有了一个两岁的儿子,如今妻子又怀上了。风曜已经三个月不曾碰过他的妻子,是以,面对这样的风妍妍,他其实很难抵抗,但却不得不抵抗。

身边突然没有了人,风妍妍大声的叫喊着,痛苦的抱着被子发起了疯。

许久,她感觉身边又来了一个人,也不管那人是谁,只觉得自己有救了,顿时像是饿狼闻到了肉味似得,扑了过去。

当风靖带着一个曾经很爱风妍妍,却一直被风妍妍拒绝的男子来到风妍妍的房前,里面已经传来了一阵欢愉的声音。

风靖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脸色大变,知道大事不好了,立刻让身边的男子离开,男子开始不肯,最后被风靖打晕,拖走了。

风靖本想推门而入,在推门的时候却犹豫了一下,最后痛苦的闭上双眼,终于没有进去。只是命令周围的人好好的看着这个房间,不得让任何人靠近,今日之事,不准泄露半句。

同时,风靖也将这一切的罪过都推到了上官轻儿的身上。

在京城的上官轻儿,刚洗完澡准备上床休息,突然就一脸打了个两个喷嚏。

她摸了摸鼻子,道,“谁在骂我?”

夏瑾寒刚好推门进来,笑道,“怎么不觉得是我在想你?”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你时刻都在想我,要是你想我就会打喷嚏,我岂不是不用活了?”

夏瑾寒闻言,失笑,点了点她的额头道,“你怎知我时刻都在想你?”

“难道你不是?”上官轻儿挑眉。

“是,当然是,不然我还能想谁?”夏瑾寒笑着,温柔的亲了亲她。

但想起今日听到的那个消息,夏瑾寒的心却开始不安起来,看着上官轻儿娇柔的小脸,他抿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将那件事告诉她才好。他不敢确定,告诉她之后,她会不会离开……

------题外话------

好吧,其实我写的时候都被妍郡主给恶心到了,下一章继续,虐死渣女,哈……

另外,176章完整版已经写完了,妞们记得加群哟,╭(╯3╰)╮么么哒!求月票评价票!文文下个月就会完结了,希望妞们这个月能给力点啊,~(>_&1t;)~

推荐恬如/文《腹黑邪王妃》重生复仇文:

“放肆!苏儿她怀了身孕,你是想让她流产吗?”

她的胎儿被硬生生挤出体外,撑着一口气发下毒誓:若有来生,必饮汝血食汝肉祭奠她孩儿的在天之灵!

嫡女重生,一改往日心善无知,冷心冷情,男人全部靠边站,可是那个冷冰块,为何总在眼前晃?

“你不嫁?”某男凤眸半眯,薄唇微勾,似在笑,却有丝丝冷意渗出:“睡了本王就要负责到底!不嫁也得嫁!”

某女怔住,惊悚不已,她何时睡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