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83章 复仇

第183章 复仇(精)

是夜,雾谷金璃殿二楼的一个隔间里。

明夜坐在阁楼上,一边喝酒,一边望着窗外的月色出神。

一只修长的手,突然握住了他手中的酒瓶,然后将他瓶子里的酒,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明夜有些迷茫的扭头,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呆愣。

却听对方轻笑,道,“很烦恼么?”

那语气,就像是在跟好朋友聊天一般自在,让明夜不由的有些恍惚。

他低着头,语气有些僵硬,“我如何,应该跟你们没有关系了不是么?”

风吹雪点头,仰头再次灌了一口酒,笑道,“也许吧,但你始终是我师弟,是师父的徒弟。”

提到师父,明夜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而后别开视线,重新拿起一坛酒,再次喝了起来,“那又如何?”

“在得知你是叛徒的时候,我也曾恨不得杀了你,后来,我想起师父收留你时候说过的话,才明白,其实他一早就知道你会是祸害,却还是收留了你,你想知道为什么吗?”风吹雪没有看明夜,目光落在远处,似乎透过漆黑的夜空,看到了当年的画面。

明夜低着头,“也许吧,但我到底还是让他失望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悬崖勒马,尚来得及。我知道你不会伤害小师妹,你跟我一样,都很疼她,甚至比我还要在乎她。你就愿意继续跟她这么下去,到最后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吗?”风吹雪淡然的说着。

“呵,你若是来劝我的,大可不必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夜苦笑。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罢了,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清楚,你若是坚持你的使命,她必然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届时,若你完成了使命,就会彻底失去她,若不能,那死的就是你……”风吹雪说着,起身将手中的酒瓶重重的摔在地上,道,“就如这酒瓶,一旦碎了,就再也没办法复原。”

说完,风吹雪不再逗留,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房间里,冷天娇看着风吹雪回来,迎了上去,“去哪儿了?”

“小辣椒……”风吹雪桃花眼中带着笑意,跌跌撞撞的来到她身边,张手将她抱住,白皙的脸在她的胸口蹭了蹭。

“干嘛去了?怎么一身酒味?”冷天娇蹙眉,有些郁闷的扶着他来到床前,道,“你没事跑去喝酒了?”

“嗯,去陪了一下,师弟,喝了点酒。”风吹雪双手抱着冷天娇,薄薄的双唇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吻着。

冷天娇的脸色微红,有些无奈的道,“别闹了,喝多了就早些休息吧,这些天赶路也累坏了,明日说不定轻儿那边还有事情要咱们帮忙的。”

冷天娇说着,就很体贴的解开了风吹雪的外衣,扶着他躺下。

只是风吹雪却趁着醉意,紧紧的拉着她,然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小辣椒,我不想睡,我想,睡你……”

冷天娇冷色通红的推开他,“别以为你喝醉了就可以胡来,给我正经点儿。”

“亲爱的,昨晚累了,就让你早早睡了,今晚,别这么早好不好?”风吹雪说着,就俯身去吻冷天娇的红唇。

冷天娇无奈的推着他,“你喝多了,风吹雪,给我……唔……”清醒点……几个字给吞进了肚子里。她一张嘴,风吹雪就趁机窜进了她嘴里,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好,给你……”风吹雪得意的笑着……

一阵激烈的拥吻下来,冷天娇已经浑身无力,软软的躺在那里,再也反抗不起来了。

风吹雪嘴角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一边继续亲吻,一边为她宽衣解带,不多时,房间里就传出了一阵低吟声和娇喘声。

这两人已经许久没有这样亲热,加上风吹雪又喝了不少酒,那声音几乎是不加掩饰的,一声声从窗口传出,传到了正在院子里散步的上官轻儿耳朵里。

“这两人也真是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恩爱是不是啊?”上官轻儿听到那声音,郁闷的嘀咕着,转身就往房间走。

梨花看着上官轻儿的背影,忍不住偷笑,心中想着,其实太子府你没有资格说这话,因为太子殿下在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的啊……

当然,这样的话梨花只能在心里说,决计是不能说出来的。

倒是想起了每次跟他一起守在门外听那些声音的人,梨花的眼中闪过一抹哀伤,虽然一闪而过,却真实的存在。

上官轻儿躺在**,伸手摸着自己平扁的肚子,心中有些惆怅。

如今这样的情况,她何时才能离开呢?

今天听到消息,说赵国突然发难,已经攻破灵州城了。夏瑾煜受伤,沙城和边城的士兵攻不下灵州城,如此一来,他会带兵出征吗?

上官轻儿叹息,摸了摸身侧空荡荡的位子,心中有一个地方像是缺了一块,始终不能完整。

不能再等了,她要快些将这里的事情处理掉。

转眼三天过去了。

这几天,上官轻儿过的很安逸。

期间曾走出金璃殿,去外面看过雾谷的百姓们,见大家都过的不错,她心中的愧疚也就少了些。

第四天一早,上官轻儿刚起来,慕容晨就又来找她了。

上官轻儿端坐在椅子上,看着脸色有些阴沉的慕容晨,笑道,“太子殿下大清早的过来可是有事?”

“三天时间已到,不知谷主事情考虑的如何了?”慕容晨直接问。

上官轻儿耸耸肩,道,“还是那句话,我不想杀慕容莲,有本事的话,你想办法去杀他吧。”

慕容晨眯起眼睛,咬着牙道,“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上官轻儿忽而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

“你笑什么?”慕容晨冷冷的问。

“本座笑你愚蠢啊。太子殿下难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么?你以为在本座的地盘威胁本座,能奏效?”上官轻儿挑眉,笑的很是灿烂。

慕容晨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什么意思?本宫两万人马驻扎在雾谷,随时都可以将这里夷为平地,本宫还会怕你?”

上官轻儿懒懒的摇摇头,道,“太子殿下这两日是否觉得有些头昏目眩,浑身无力,提不起劲儿来呢?嗯,甚至视力也下降了,看东西都看不清楚了?”

慕容晨心底一惊,手紧紧握成拳头,瞪着上官轻儿,“你想说什么?”

上官轻儿叹口气,“太子殿下在来雾谷之前,可曾了解过这里的情况?你难道不知道,雾谷因为坐落在山谷,又长期封印在结界中,阴沉潮湿的气候,适合生长有毒花草么?难道九哥哥在你来这里的时候,没有提醒你进来之后要记得跟雾谷人要解药和翠玉雪花膏么?”

“哦……本座忘了,你带了两万多人进来,就算有解药,怕是也完全不够分量的。翠玉雪花膏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就算你抢光了这里所有的药,也没用,救不了多少人。啧啧,不知道那些士兵如今怎么样了?”上官轻儿一脸遗憾的看着慕容晨。

慕容晨脸色大变,退后两步,“你,你的意思是,我们都中毒了?”

“不然你以为你为何会印堂发黑,浑身无力呢?”上官轻儿笑着,站起来遗憾的叹口气,“真是可惜了那两万多士兵,本座这里可没有这么多解药,怕是救不了他们。太子殿下若是还想活下去,本座倒是可以给你解药,只是……”

慕容晨眯起眼睛,道,“你想要什么?”

“只是,我就算救了你,你也没办法活着离开这里,所以我还是不要浪费药物了。”上官轻儿笑着转身不再看慕容晨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色,一步步走回房间。

慕容晨一向聪明,却不想最后还是被慕容莲算计到了这种地步。

带着两万多人来到雾谷,以为会有一线生机,结果却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而且慕容莲还是不费一兵一卒就将慕容晨的人全部毁了,他也真是可怜。

慕容晨浑身颤抖着,看着上官轻儿悠闲的背影,手紧紧握成拳头,眼底闪过一抹阴冷,而后手中的长剑挥出,一脸怒气的冲向了上官轻儿。

他死都没想到,自己步步为营,一路算计,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就算死,他也要拉上这个女人给她陪葬……

只是,他才走出两步,就有一把长剑,刺穿了他的身体。

“噗——”鲜血从慕容晨的胸口喷涌而出,他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扭头看着身后的人,在看到那张带着妖孽笑容,看起来有些狰狞的笑脸时,他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不敢相信的叫道,“你,你……慕,容,莲——”

“砰”慕容晨一句话没说完,慕容莲就抽出了手中的长剑,慕容晨双眼瞪得大大的,身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慕容莲妖娆的笑着,看着手中的长剑,上面鲜红的血顺着长剑滴落,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剑上的血,表情嗜血,惊人。

上官轻儿躺在窗口的软榻上,面对着窗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慢慢的靠近她,她却视而不见,安静的闭上眼睛。

“丫头。”身后有人躺下,一只手轻轻抱住了她。

“松开。”她冷冷的出声,语气冰冷的吓人。

慕容莲妖孽般的脸在她背后蹭了蹭,紧紧抱着她,略尖的声音,有着一抹哀求,“丫头,生气了?”

“再不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上官轻儿严肃的低喝。

“嗯?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呢?如果能让你消气,你就别客气了……”慕容莲靠在她的脖子上,语气暧昧。

“砰”的一声,慕容莲话音刚落,就突然被人一把抓起,重重的丢了出去。

白发飞扬的白澜从外面进来,挡在上官轻儿跟前,冷冷的看着被他丢出去,重重砸在门上的慕容莲,道,“你既然来送死,我成全你。”

慕容莲没有准备就被人丢了出去,嘴角溢出了一抹鲜红。他舔了舔嘴角的血丝,阴沉沉的笑着,“呵呵,既然你上次还没被教训够,今日我就好好收拾收拾你。”

两人的目光中都射出了点点火花,空气中燃起了一股杀气。

“白澜,我口渴了。”白澜身后传来了上官轻儿淡漠的声音。

白澜一愣,浑身的杀气立刻荡然无存。

他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后慌忙点着头跑去倒了一杯水送过来,柔声道,“渴了么?来喝点水。”

上官轻儿慵懒的从榻上爬起来,就着白澜送过来的杯子,低头咕噜噜的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水,又伸了个懒腰,道,“我困了,你在这儿陪着我吧。”

白澜幸福的笑着,搬了个椅子坐在她的床榻前,“好,我在这儿陪你。”

于是,上官轻儿闭上眼睛开始沉睡,她身边那个一头白发的男子安静的守护着,两人之间的气氛暧昧而又和谐,温暖……

慕容莲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眼前这一幕,却是再也生不起杀气来,只觉得自己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中压抑无比,却又无处诉说,无法发泄,闷得他难受不已。

他宁愿上官轻儿骂他一顿,或者打他一顿,甚至是让白澜跟他打一架也好,至少她不会不理他,他心里也不会这么难受。

可如今,她就这么背对着他躺在那里,还找了个人守在她的床前,两人之间都表现的这么平和自然,他心里又是郁闷又是酸楚,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气呼呼的上前两步想要跟白澜一起守在上官轻儿身边,却听**的人道,“一身血腥味的离我远点。”

慕容莲脚步一顿,一张妖孽般俊美的脸顿时垮了下去,想要跟上官轻儿诉苦请求原谅,但对方一脸我很累,谁都不要来打扰的样子,让他找不到开口的理由。

站在原地郁闷了半天,最后慕容莲还是哭丧着脸,低垂着头,一脸丧气的离开了上官轻儿的房间。

……

果然就跟上官轻儿说的那样,慕容晨带来的士兵,大多数都驻扎在城堡外的一大片空地上,他们来到这里已经半个多月,呼吸着这里有毒的空气,早已经中了剧毒。

加上这里是山谷,蚊虫叮咬什么的,不可避免。这里的蚊虫可不是一般的蚊虫,吃毒物长大的东西,肯定也是有毒的,那些士兵们被蚊虫叮咬了之后,不能及时涂上翠玉雪花膏,甚至没有用一点药物去处理那些伤口,导致了毒素的蔓延,伤口溃烂。

一时间,两万多精兵,一下子变成了残兵,伤的伤,病的病,有些身体差一点的,直接两眼一闭,双腿一蹬,挂了!

这一日,城堡里又传出了太子殿下试图刺杀雾谷谷主,最后被副谷主看到,一举击毙的消息,顿时,整个队伍都乱了。

原本就死伤严重的队伍,这会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脖子,一个个都脸色难看,内心惊恐,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本就是慕容晨的亲兵,他们只追随和效忠慕容晨,慕容晨死了,他们群龙无首,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一个小将领看着这些无精打采的士兵,突然提议,不如归顺了摄政王?

士兵们一个个双眼迷茫的看着那小将领,有些人心动了,低着头犹豫,有些人比较情绪化,大声的抗议,说死也不会投降。

一时间,两万人就成了两队,各执一词,双方险些自己动手打起来。

这个时候,慕容莲一脸阴沉的从里面走来,身边只带着黑龙一人。

看到慕容莲,那小将领就跟看到了神似得,带着身边的人立刻冲过去投靠了。

慕容莲看着这将近一万的残兵,再看另外一万多人的残兵,对他们妖娆一笑,“我手中的药,只能救五千人,想活下去的,就拿起你们手中的刀剑,将与你抢夺生存机会的人——杀掉。”

妖娆的笑容,尖锐阴沉的声音,妖孽般绝美的脸,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无法言喻的阴森和恐怖。

两万士兵浑身一震,看着慕容莲那吓人的表情,咬着嘴唇,目光中有些犹豫、挣扎,还有几分坚决。

谁都不想死,谁都想活下去,他们知道,他们都中了毒,没有解药,就全都会死,所以,他们没有选择。

“要么,杀了自己的同伴,踏着他们的尸体,活下去。要么,被自己的同伴杀死,双眼一闭,让别人活下去……”慕容莲嗜血的声音,在这原本就弥漫着恐怖气氛的大营里响起,像是一把火,点绕了所有人的心……

“啊——”

“呀……”

现场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混乱中,士兵们终究还是举起了手中的刀剑,刺进了同伴们的胸口,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的倒下,他们眼中有痛楚,也有得意。

只是,得意才爬上脸庞,他的身体就已经被他的另一个同伴刺穿了……

这一幕,残酷,冰冷,嗜血,惊悚。

而那一身大红色长袍的男子,就这么高贵的站在一边,宛如地狱里出来的恶魔,看着那些人互相残杀,鲜血溅了一地,他非但不觉得可怕,反而露出了很是邪恶的笑容。

这些人,该死,都该死……

就是他们,曾经践踏过自己的尊严,差点毁了他的一切……

慕容晨欠他的,他会全部讨回来,所有欠了他的人,他都不会放过,属于他的一切,他都会抢回来!

慕容莲嗜血的双眸染上了一抹鲜红,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吓人。直到士兵们互相残杀完毕,只剩下了将近五千人,慕容莲才冷漠的转身,对黑龙道,“将那些尸体清理干净,不要弄脏了雾谷的土地,然后,把解药给他们。”

黑龙领命,然后开始指挥着那些残兵败将。

慕容莲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跳进了浴池中,整个人都泡在了水里,许久许久才露出水面。

上官轻儿睡了一个美美的觉,一觉醒来,发现天都黑了。她居然午饭都没有吃,睡了整整一天……

上官轻儿叹口气,莫非这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前段时间赶路,她不觉得疲惫,如今一闲下来,她每天都要睡好多好多,才会醒来。要不是知道自己怀孕了,她怕是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问题了。

“睡醒了?”耳边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抽回了上官轻儿的思绪。

她抬眸,对上白澜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笑道,“嗯,睡饱了,哎,你就一直守在这里?怎么不回去休息?”

“我喜欢守着你。”白澜笑着,起身道,“饿了吧,我去让梨花把饭菜端进来。”

说着,白澜就起身出去了。

上官轻儿看着白澜的背影,心中感觉温暖的同时,也有些无奈。

她发现,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了之后,白澜就非常非常的小心她,几乎是每天都会像个丫鬟似得在她身边伺候她的起居。

其实他完全不需要做这些的,她不是那种娇贵之人,有梨花在就好了。

但看到白澜这么认真的样子,她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心中对他的愧疚又多了几分。

这一辈子,她注定是要欠白澜的了,只希望,下辈子他能投个好胎,不要再遇到她了。否则,她一定会愧疚致死的。

……

是夜,上官轻儿白天睡足了,晚上不想太早睡,就跑出外面去散步。

梨花和白澜跟在她的身后,小心的照看着她。

“今天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上官轻儿淡淡的问。今天慕容莲来了,慕容晨已死,他带来的两万士兵,必然是要处理的。

梨花一愣,没想到上官轻儿的嗅觉这么敏感,低着头道,“他跟慕容晨的士兵说,手中的药只能救五千人,让他们自相残杀,活着的人能得到解药。是以,今日外面血流成河,场面十分惊人。”

闻言,上官轻儿只是笑着点头,“确实是他会做的事。”

那个人,最是斤斤计较,而且有仇必报,对于慕容晨的人,他会这么做本就是预料之中的。

“如此说来,丫头还是很了解我的。”上官轻儿头顶上突然传来慕容莲有些慵懒的声音,她抬眸看去,只见慕容莲慵懒的坐在树枝上,靠着树干,微眯着眼睛,嘴角是一抹淡然的笑容。

上官轻儿看着他,似乎要将他看透了一般,目光深沉。

慕容莲却是轻笑着,“丫头,上来陪陪我可好?”

上官轻儿本不想理会,但觉得跟慕容莲之间,有些话还是说清楚了比较好,她不喜欢纠缠不清。

“梨花,白澜,你们先回去吧,一会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上官轻儿淡淡的说着,脚尖点地,就飞到了树上。

白澜有些不放心,起初并不肯离开,但梨花却是很干脆,“太子妃不会有事,她决定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忤逆的好。”

白澜有些郁闷,哀怨的看了上官轻儿一眼,发现上官轻儿正温柔的看着他,任何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睛。那一刻,他突然觉得离开一会也没什么不好……

这是雾谷的小树林,林子里种了许多竹子,中间是一排高大的树木,上官轻儿坐在慕容莲身侧,安静的没有出声。她知道,慕容莲有话要说。

“我好像,从没跟你说过我的事情……”慕容莲深呼吸,慵懒的开口。

上官轻儿靠在他身侧的树干上,点头,“嗯,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告诉我。”她不了解他,从来都不……因为他藏得很深,从不让人看透。

“我也想过永远不告诉任何人,就让那些事情,烂在心里。只是如今突然很想告诉你,藏了太多事情,会不快乐。”慕容莲说着,笑了笑,“你应该调查过我,知道我一出声就被冠上了不祥之物的名声之事吧?”

“嗯。”上官轻儿点头,她确实知道一些。

“我母妃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她没有很高的地位和身份,不过是个普通商户的女儿。一次进宫给宫里送新年做衣服用的布料,恰巧被父皇撞见了。她干练,温柔,懂事,又长得及其漂亮,父皇对她一见倾心,以为她是哪个宫里的贵人或是在宫里当差的,当时就强要了她。”

“我母妃是个有脾气的女子,她可以温柔如水,也可以比男子还要强悍。被父皇强迫之后,她心中悲痛万分,差点自尽。还是父皇怜惜她,得知她并非宫里人,居然罢朝三日,陪在她身边开导她,安抚她。那个时候的她也不过十四岁,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父皇年轻的时候也高大俊逸,很容易就得到了母妃的心。于是,她成全了父皇的过错,甚至愿意委身于他。”

“三个月后,母妃怀孕了,得知这个消息,父皇很欣喜,立刻封了母妃为妃子,赐住在宫中,并且找了人好生的照顾着。只是,他对母妃的好,让不少宫中之人嫉妒不已,母妃怀着三姐的时候,日子很是难熬。但到底还是把三姐生下了。再后来,三姐出生五年了,母妃多次怀孕都保不住,心中郁结,身子也越来越差了。偏偏那个时候她又怀上了我。只是,那个时候母妃自己都陷在水深火热之中,一心想着要除掉敌人,保住我。对于还未出生的我,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照顾。整日里跟宫里的女人斗争,最后,被人下了蛊也不自知。”

慕容莲说着,嘴角溢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所以生我的那天,她难产了,生了整整两天才将我生下来,当时天气很恶劣,狂风暴雨,雷鸣电闪,国师就掐指一算,今日乃不祥之日,今日出生之人必定是灾星。于是我就成为了不祥之物。他说我会克死身边所有人,果真我四五岁的时候,母妃就死了,我身边的宫女也一个个的离奇失踪,死亡……”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阴谋,不过是有人见不得我母妃太得宠,见不得我好,故意制造了这一切。我四岁那年,母妃得知她体内的蛊毒很大一部分都传到了我身体里,心中自责难过,便用自己的血,为我引出了蛊虫,最后她自己永远的闭上了双眼。父皇也知道这件事,知道我并非不祥之物,所以处处维护我,照顾我。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

“现实是残酷的,直到我三姐十二岁的时候被迫一年后下嫁赵王,我才知道原来他从来都不是真心疼爱我的,呵……他宠着我,是为了将我推上风尖浪口,让他心目中的未来继承人,能安然的在他的保护伞下成长起来。我母妃是牺牲品,我三姐是,我更是……”

上官轻儿低着头,听着慕容莲的话,只觉得心中有很是难受。

皇宫从来都是血腥的,吃人不吐骨头,慕容莲会有这样的经历,也不奇怪。

“所以你就让自己恃宠而骄,看起来阴晴不定,真的像个恶魔一样,仗着皇帝宠你,无法无天,暗地里却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了是么?”上官轻儿看着慕容莲问。

慕容莲点头,“我为了变得更强大,很努力的开始学习武艺。但我身边的师父都不怎么样,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对我的,于是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那个通往雾谷的井,并且顺利来到了雾谷。雾谷让我觉得眼前一亮,感觉自己找到了希望。我费尽了心思,让三长老收我做徒弟,让我留在这里学习。我在宫中本就**不羁,经常找不到人影也不会被人察觉。”

“直到,有一次慕容晨发现了我的异样,得知我在偷偷的学武功,就逼问我这些时间去了哪里。我自然不会告诉他,呵呵……只是没想到那个恶心的男人,看我长得漂亮,居然让他手下的一大群侍卫来羞辱我……”

“他将我脱光了,丢在地上,让那些侍卫羞辱我。无数双手在我脸上和身上留下了痕迹,他们让我跪在地上爬,任由他们欺负玩弄,就差没将我强暴……”慕容莲说完,闭上眼睛,脸上只有一片冰冷。

上官轻儿的心也狠狠的抽搐着,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心中痛苦不已。她从没想过慕容莲会有这么痛苦的经历……

“你可知道,那个时候,我所谓的父皇,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我被欺负,他非但没有心疼,没有阻止,甚至还一脸厌恶。他告诉慕容晨,别太过分,玩玩就好,别弄死了……哈哈,哈哈哈……”

“九哥哥……”听到慕容莲凄凉的故事和悲凉的笑声,上官轻儿的心也像是被堵住了一般,疼痛不已。她清澈的大眼睛里弥漫着一股雾气,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心很疼很疼。

她知道他有过很多不平凡的经历,却不曾想到,那些人居然这么残忍,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啊,他们怎么可以……

“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同情我。”慕容莲别开脸,声音变得冷漠。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起身来到他面前坐下,清澈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他,“我不是同情,也不屑同情,若你不是慕容莲,我或许只会同情你,可你是我的九哥哥,所以我现在是心疼……”

“心疼么?”慕容莲自嘲的笑着,突然觉得很讽刺。“我已经不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曾经心疼过我了,呵呵……”

看到慕容莲的表情,上官轻儿心中越发的难受了。她拉着他的手,靠近他,跟他对视着,“过去有谁心疼你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还有人愿意为你心疼。”

慕容莲看着她清澈见底的双眸,那水汪汪的眼睛,有着一层水雾,看起来楚楚可怜,却又坚决无比。

是啊,这个女人从来就是这样,就算不爱他,也还是会心疼她,她总是这么善良,就算他曾经算计她,她也不会真的恨自己……

但就是因为她太好了,才让他一直这样念念不忘。有时候,他甚至宁愿她残忍一点……

一把将上官轻儿抱住,慕容莲靠在她的肩膀上,不知多久没有流过的泪水,无声的划破了眼眶,“你要笑话我也没关系,不要对我这么我好,丫头,你越对我好,我就越无法自拔。”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安静的让他拥抱着,心中某个角落被轻轻的触动了。

若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夏瑾寒,她想慕容莲会是一个很好的爱人……他和白澜不一样,白澜单纯,不求回报,认定了什么,就努力的去付出。慕容莲是无声付出,他做什么从不让人知道,他看起来无理取闹,似乎总在索取,实际上也是从来都不求回报。

只是,慕容莲在接触她的时候,带着某种目的,让她心中有了防备。白澜则是出现的不是时候吧。

夏瑾寒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永远是她最爱的,他对她的付出,对她所做的一切,已经远远超过了她能想象的范围。她的心很小,只能容下一个人……

所以,她会心疼白澜和慕容莲,却不会爱上他们。

“我不会笑话你,你也不必太感动,因为我只当你是哥哥……”上官轻儿轻声回答。

“呵……你永远都是这样。”慕容莲没有说她是哪样,但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许多。

慕容莲靠在她肩膀上,呼吸着她身上的清香,只觉得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很多话一直压在心中,从不愿说出口,如今一开口,却怎么都收不起来了。

“当初我被羞辱之后,差点想不开一头撞死了,是三姐让我再次站了起来,我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我跟父皇说我身子不适,从今往后就住在自己的寝宫,几乎没有再出门。当然,我是去了雾谷,在雾谷里不要命的训练,希望自己能强大起来,能让曾经欺负我的人,生不如死。”

“直到八岁那年,三姐下嫁赵国,我才再次出来。就是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你。后来,我又回去雾谷辛苦奋斗了一年,成功成为了雾谷的代理谷主。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雾谷的秘密,然后开始到处寻找金蚕蛊的下落。那一年,我为了金蚕蛊,跑去了夏国,再次遇到了你。从没想过,你会成为我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人……”

慕容莲闭着眼睛,声音眼睛恢复了平静。

上官轻儿安静的靠在她怀里,没有出声,静静的聆听。

“兜兜转转,发现你就是雾谷的主人,你不知道我心中有多欢喜,跟你在雾谷生活的日子,虽然有夏瑾寒横在中间,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利用你和夏瑾寒,在边疆制造动乱,一来是帮你们,二来是为了引起飞雪国的动乱,让飞雪国尤其是老皇帝和慕容晨不得安宁。你回京城后,我又自导自演了一场戏,逼得慕容晨造反,让他成为败寇,人人喊打。老皇帝已经昏迷,我用幻梦曲,让他日夜承受着梦魇的折磨。慕容晨逃窜了许久之后,我被我引来了雾谷,目的是要让生不如死。”

上官轻儿蹙眉,“他没死?”

“我怎么会轻易让他死了?如今怕是在享受着吧,呵呵。”慕容莲妖娆的笑着,那笑声却很是嗜血,让人不寒而栗。

他的手轻轻揉着上官轻儿的发,“引你来雾谷,是因为左边的通道上的阵法,除了你无人能破。我当初带你去山里找两位老人,让他们帮你练成金蚕蛊的时候,就是为了有一天,你能帮我破了那个阵,所以才让黑小龙带你进去。”

“那里有什么东西?”上官轻儿不解的看着慕容莲。

慕容莲点头,“在那阵法之下,藏着很重要的东西,为了得到它,我不得不利用你。因为只有得到了它,我才能彻底将飞雪国占为已有,才能将那些蠢蠢欲动的敌人彻底毁灭。”

上官轻儿惊讶的看着慕容莲,“那东西很强大?”

“自然,拥有它,就是得到整个天下也不是难事,呵呵,怎么?想知道是什么?”慕容莲松开上官轻儿,笑的很是灿烂。

上官轻儿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激动的抓着慕容莲的衣服,道,“你的意思是,那里藏着的,是那个东西?”

慕容莲挑眉,不可置否。

------题外话------

妞们,清溯新文《溺宠一品弃后》今天开坑,希望亲们捧场收藏一个,爱你们……

新书与本文的共同点,就是轻松幽默,不是养成,男女主角互动更加精彩,情节独特,一宠到底,不容错过哟,疯狂求收藏!嗷呜,么么哒……

精彩抢先看:【简介】

他是先皇最宠爱的弟弟,新皇最尊敬的皇叔,威望甚高,却身患恶疾,命不久矣。

她乃护国将军府大小姐,先皇指定的新皇皇后人选,人人羡慕。

而“她”,部队默默无闻的小兵,一朝穿越成了她,一睁眼居然就是被追杀……

为了保命,她撒丫子逃跑,却不料误入豪宅,撞见一绝世美男出浴!

“身材不错,可惜,好小!”她闯进人家房间,盯着出浴的美男的身子,一脸遗憾的感叹完,逃之夭夭。

【简单的说,这是皇叔和弃后不得不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