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86章 我们有孩子了

第186章 我们有孩子了(精) 文 / 清溯

天色尚早,漠北大都的城门外,此刻围了一大群官兵,吓得周围的百姓都不敢吭声,纷纷躲到了一边。

城门内,风吹雪驾着马车,看到眼前的情形,眉头紧皱。

“小师妹,是冷天睿的人。”风吹雪抿着嘴,声音有些低沉。

他们昨天去了漠北王宫,提起了提亲的事,让他们意外的是,冷天睿一口答应了这事,并且让他们开始着手准备。

当时风吹雪和冷天娇都很开心,立刻就去忙碌起来了。

今天一早起来才觉得冷天睿答应的太干脆了,简直不像是他的作为。

于是,他们想到了某些可能,就偷偷溜出王宫去找上官轻儿。刚好就得知上官轻儿要离开的事情,于是就一起出发了。

如今冷天睿在这里拦着,怕就是不想让他们两个搀和进来,好顺利的阻碍上官轻儿离开的吧?

上官轻儿抿着嘴,道,“去其他城门看看。”

“去哪里都一样,大都已经被包围了。”马车后面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

上官轻儿扭头看着那一头白发的男子,道,“这么说,你就是冷天睿派来抓我们的了?”

非影冷笑,琉璃般的双眸对上上官轻儿清澈的眸子,“就不能是来帮你们离开的么?”

上官轻儿惊讶的看了看他,笑道,“我以为你是冷天睿的人。”

非影转身道,“我是谁的人不重要,如今你只要选择相信我,跟我走,还是自己想办法离开就好了。”

上官轻儿看着非影好一会,才眨了眨眼睛,道,“行吧,我们跟你走。”

“小师妹?”风吹雪眉头紧皱,有些紧张的看着上官轻儿,似乎在说,你怎么能跟这个人走呢?

上官轻儿摇摇头,“没事二师兄,跟他去。”

风吹雪冷冷的看了看非影,“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

“你可以不跟着。”非影说完,径自施展轻功往前走去。

风吹雪郁闷的驾着马车,不得不快步跟上。

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了城门口,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寺庙前。非影站在寺庙前,道,“马车丢了,丢远点。”

风吹雪耸耸肩,大家都下了马车之后,就对着马屁股狠狠的抽了一鞭,看着马儿带着马车走远,他怕拍手,道,“走吧。”

一行人跟着非影进了寺庙,非影在寺庙的铜像后面敲了敲,顿时就打开了一扇暗门,大家先后走了进去,非影站在外边,道,“这是通往城外一处树林的,你们一会自己小心点,指不准冷天睿有人守在那一带。”

“你不跟我们进去?”风吹雪挑眉。

“你怕有去无回,便不要进去了。”非影说完,转身走了两步,又道,“上官轻儿,夜也是受害者。”

上官轻儿撇撇嘴,没有理会非影,一挥手,暗门关上,几人接着夜明珠的光芒,顺着密道一路前行。

路上,风吹雪忍不住问,“小师妹,你就不怕非影那小子耍诈?”

上官轻儿笑了笑,“有什么好怕的,他要是有诈,直接将我们交给冷天睿不是更好?”

“是吗?我总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不会这么好心。”冷天娇有些闷闷的回答。

闻言,风吹雪挑眉,“他之前欺负过你?”

冷天娇白了他一眼,道,“哪能呢,他之前可是心比天高,是我们漠北最伟大圣洁的国师,往日里都不会出来的。我也很少见他。只是之前在夏国他那个样子,我有些怀疑罢了。”

“那就好,哼。”风吹雪说着,紧紧拉住了冷天娇的手,似乎在宣告着所有权。

上官轻儿看着这一对活宝,心情也好了许多,想起马上就能回夏国跟夏瑾寒在一起,她就说不出的激动。

几人顺利的穿过了密道,大约两刻钟后,出了城,来到了一片小树林中。

果然跟非影猜的那样,这树林的附近也有不少人在守着,但似乎并不知道这里是密道的出口,所以并没有走的很近。

上官轻儿看着那些人,从包袱里拿出了夏瑾寒送她的琴,轻轻拨动琴弦,一边走一边弹。

树林外的那些人听到琴声,就像是沉睡了一般,没有了任何反应。几个人携手快步的往前,很快就翻越了树林,来到了隔壁的一个镇上。

途中,冷天睿似乎发现了什么追过来了,但是上官轻儿的幻梦曲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虽然很耗精力,但是威力十足。

他们几个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只要能拖住冷天睿几分钟,他们就能争取时间溜走。

来到了小镇上,上官轻儿让风吹雪去买了两匹马,并没有再坐马车,马车毕竟比较慢。

四个人,两匹马,跟他们出发来的时候一样,风一般的冲出了小镇,快马加鞭,直奔夏国。

他们身后,冷天睿眯起眼睛看着上官轻儿等人的背影,抿着嘴,眼神犀利,目光阴沉。

“上官轻儿,你好样的,哼,以为收服了麟王府你就赢了?”冷天睿冷笑着,鹰眼中是满满的冰冷。

“非影。”他叫道。

“王。”非影安静的站在他身后。

冷天睿勾起嘴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

“王想说什么?”非影淡漠的看着冷天睿,那眼神,淡的似乎一切都不放在眼里。

冷天睿眯起眼睛看她,半饷才道,“没事,回去吧。”

非影点头,安静的跟上了冷天睿。

只是,他才往前走了两步,冷天睿突然一刀刺向了非影。

非影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是他没有,就这么让冷天睿的长剑,刺进了他的胸口,洁白的长袍和洁白的长发,随风飘散。

“你知道,本王最恨背叛!”冷天睿的声音十分阴冷。

非影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琉璃般的双眸依然淡漠,“我知道,所以这是我欠你的。我不会躲。”

“你知道,你知道还背叛本王?非影,本王对你不够好么?”冷天睿有些激动的看着非影。

非影摇头,道,“我只是不想让王做自己后悔的事情罢了,把那个女人留下,她的心也不在这里,留下她你也得不到她,只会让她成为祸害。”

“你就知道本王留下她是为了想要得到她?你又知道本王得不到她?”冷天睿愤怒的低吼,情绪激动。

非影低着头,看着胸口的弯刀,“王太健忘了,我记得我是给你算过的,她是你的劫。”

冷天睿的手紧紧握成拳头,道,“要是我一定要得到她呢?”

“我不会再阻止。”非影淡漠的回答,而后随手拔出了胸口的弯刀,带着一身的血,一步步走开了,在没有回头。

冷天睿闭上眼睛,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也许他跟她是不适合的,只是他总控制不住想要留下她的冲动。虽然,他并不想伤害她……

……

六天后,夏国灵州。

太子殿下已经赶来边城六七天了,期间,跟赵国人进行了两次战争,第一次,因为顾及灵州的百姓,没能攻下。第二次,也就是两天前,太子殿下对灵州做好了各项安排,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就把灵州拿下了。

太子殿下从边城出发,与沙城的欧阳宇峰的队伍一起,围攻赵国和苍国士兵。将敌方打了个措手不及,最后被迫隐藏在了灵都峰,一直没有再出来。

本来,欧阳宇峰打算趁胜追击,却被夏瑾寒阻止了。

灵都峰是原始森林,里面遮天蔽日的,不好分辨方位,最是方便动物和人类隐藏。赵国和苍国人原本是从灵都峰潜入夏国的,如今他们又退回去,里面就算没有诈,也必然对夏国军不利,所以夏瑾寒在想好对策之前,不能妄自出兵。

夏瑾寒一声令下,让三十万士兵,将灵都峰靠夏国的位置,包围了个水泄不通。并且当天晚上召集了紧急会议,商议对策。

第二天所有的士兵都没有行动,大家都在安静的休息,第三天,也就是今天,夏瑾寒让士兵们每人手里拿了一把弓,分配了许多的箭,让士兵们去灵都峰,狩猎,谁射的最多,就能获得太子殿下的嘉奖。

于是,休息了一天的士兵们,顿时打起了精神,战斗力十足的盯着灵都峰,然后夏瑾寒一声令下,三十万士兵冲进了森林,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狩猎行动。

太子夏瑾寒则是站在灵都峰脚下,目光有些淡漠的看向不远处,那是从漠北来夏国的方向。

算算时间,她应该差不多回来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低着头,白皙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深沉的思念,而后对身侧的青云道,“青云,走,跟本宫去接太子妃。”

“殿下?”青云惊讶的看着夏瑾寒,这是什么意思?太子妃要回来了?

夏瑾寒没有回答青云,而是对欧阳云飞和欧阳宇峰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后面该怎么做,你们应该知道。”

“是,殿下,您放心。”两位年轻的将领异口同声,眼中都有着骄傲和自信。

夏瑾寒策马,朝着北边飞奔而去,那速度,快的几乎让青云跟不上。

……

这一路上,上官轻儿一直在赶路。因为怀孕的关系,白澜和风吹雪以及冷天娇一直在极力的劝说,让她不用着急。还说,夏瑾寒就在边城或者灵州,早一天回去晚一天回去还不是一样,他又不会跑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上官轻儿控制不住自己迫切的心情,她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整整一个月了,再不回去,她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当然,她也知道身体重要,尤其肚子里的还是她和夏瑾寒的孩子,她不能让孩子出任何问题。

一路赶到漠北边境的克尔斯城的时候,已经是六天后。

这天,天气晴朗,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深秋的天气有些凉意,上官轻儿身上已经穿上了狐裘披风,白澜就坐在她的身后,时刻照看着她。

中午饭都没吃,几个人就出了克尔斯城,穿过一片荒漠,来到了边城城门下。

漫天的沙尘,迎风飞舞着,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阳光穿过飘扬的砂砾,空气中似乎飘着闪闪的金粉,很是好看。

站在城门前的不远处,上官轻儿突然拉住了缰绳,清澈的双眸透过那漫天金色的沙尘,看向了前方的城门。

此时,城门上有一人安静的矗立着,一身薄薄的白色鎏金边暗纹长袍,在阳光下,像是发光体一般,闪着明亮的光泽。

上官轻儿抿着嘴,因为赶路,呼吸有些急促,她深深的看着城门上的那个人,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楚他的脸,但她却知道,那人一定是他。

凉风浮起了他白色的长袍和黑色的长发,他站在高高的城门上,衣舞翩跹,宛若仙人。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咬着嘴唇,心跳的很快很快,压下心中的激动,她突然站起来,施展轻功,飞离了马背,朝着夏瑾寒的方向,闪电般的飞了过去。

他们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上官轻儿的轻功,几乎是刚好可以一口气的飞到他身边。

夏瑾寒则是站在城墙上,一动不动的看着那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绿色身影,微微滚动的喉结,泄露了他的紧张和激动。

狭长的凤眸,闪着明亮的光芒,深深的看着那个朝着自己飞来的人儿,目光随着她的动作移动,不愿错过分毫。

终于,上官轻儿一脚踩在了城墙上,清澈的大眼睛,深深的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站在原地没有动,也跟上官轻儿一样,跟她对视着,手紧紧握着。

“夏瑾寒,我回来了……”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皮和认真,她嘴角带着笑容,清澈的双眼,带着点点泪光,明艳动人。

上官轻儿话音刚落,因为站的位置不对,心中有比较激动,身子一阵后仰,绿色的长裙飞舞着,她吓得惊呼一声,“啊……”

久别重逢的欣喜,让她忘记了自己是站在城墙上,此刻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下降,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愚蠢了,瞧瞧夏瑾寒,一点都不激动的样子,她激动个什么啊?

不过她这种想法刚出来,夏瑾寒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恐慌,几乎是想也没想就伸出手一把将上官轻儿扯了回来。

“轻儿——”夏瑾寒紧张的叫了一声,用力的将上官轻儿抱进了怀里。

他的双手,抱的很紧很紧,紧得上官轻儿几乎喘不过起来。白色的长袍,将她娇小的身影完全的笼罩住,几乎看到她的存在。

他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方才那一瞬间,她身体的下降,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那种害怕,几乎让他发狂。

“轻儿,轻儿……”他低声的叫着她的名字,语气不再是淡漠的,而是十分的深沉,情绪激动。

“嗯……”上官轻儿被按在了他的怀里,只觉得闷闷的,有些喘不过起来。

可是,这种紧紧的拥抱,强烈的存在感,却让她感到很满足,就像是原本缺了一块的心脏,这一刻被人填满了一般。

“轻儿……”上官轻儿低声叫着,微微松开了她,低头看着她那张泛着粉红的脸颊,看着她的眉眼,她的鼻子,她的嘴巴。

最后,他低头,也不管周围还有一大群的士兵看着,就直接吻住了上官轻儿的小嘴。

他吻的很深,也很激烈,像是要从这个吻里找到彼此的存在一般,用力的吮吸,轻轻的啃咬,唇齿相交之间,只听到彼此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

上官轻儿伸手紧紧的抱着夏瑾寒的脖子,微微踮起脚尖,微张的小嘴,迎接着夏瑾寒疯狂的亲吻。

就像是荒漠遇到了清泉,他们紧紧相拥,热情拥吻,忘了时间,忘了一切,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彼此。

青云安静的站在一边,看习惯了这些场面的他,早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只是觉得太子妃回来了,殿下整个人也都复活了,心中感到激动不已。

但是周围那些士兵就没有这么淡定了。他们向来仰慕战神太子殿下,只知道太子殿下冷若冰霜,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冷漠样子,看起来永远都是那样的高贵,高高在上,不可触碰。

如今,看到太子殿下跟一个女子这般热情的拥吻,他们简直就跟见鬼了似得,一个个瞪大了双眼,目瞪口呆,完全回不过神来。

城墙下,白澜和风吹雪、冷天娇几人坐在马背上,抬眸看着城墙上的两人,眼中的表情各异。

白色和绿色在城墙上交织着,几乎融为了一体,他们的身子重合着,衣舞飞扬,宛如神祗般。

夏瑾寒紧紧的抱着上官轻儿,似乎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中去一般,抱的那么紧,那么用力。

樱色的红唇慢慢的松开,看着她媚眼迷离,脸颊泛红的样子,夏瑾寒只觉得身体一阵冲动,喉结滚动着,一把将她抱起,道,“轻儿,咱们回家。”

上官轻儿咧嘴一笑,宛如百花盛开一般,“好,咱们回家。”

只见白色的长袍一震飞舞,城墙上的两人就像乘着风一般,翩然而下,转瞬间就落在了城内的马儿上,随即传来一阵“踏踏踏”的马蹄声,渐行渐远。

而城墙上的人,只有青云回过神来,飞快的跟了上去,其余的都还沉醉在方才的惊愕中,久久都不能清醒。

城墙下,风吹雪紧紧抱着怀里的冷天娇,漂亮的桃花眼带着一抹笑意,道,“那两个人,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你有什么好羡慕的?是不是觉得我们没有分开过,也要分开一下,然后跟他们那样?嗯?”冷天娇挑眉,一脸警告。

风吹雪干咳两声,“咳咳,我只是说他们这感情让人羡慕罢了,你又想哪里去了?”

冷天娇低头笑着道,“羡慕别人,还不如想办法让自己幸福一点。”

“你说的也对。啵……”风吹雪低头在冷天娇脸上亲了一口,两人骑着马儿,朝着城内走去。

而白澜依然停在原地,目光深深的看着空荡荡的城墙,只觉得心脏似乎缺了一块,生生的疼,疼的难受。

她就这么走了,看到那个人,眼中便再也没有任何了,便就这么,将他丢下了……

他其实明白她对夏瑾寒的感情,也早已经看透。

只是这些日子,他每天跟她在一起,渐渐的,便开始自我催眠,让自己忘记了夏瑾寒的存在,心中想着,她的身边只有他照顾着,他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如今恍然清醒,才明白原来他一直都是可有可无的。

也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人的,而不是他的,她眼中看不到自己有什么奇怪的?

手紧紧的握住,又慢慢的放开,白澜琥珀色的眸子里,充满了痛苦。

直到前面传来了风吹雪的声音,“白澜,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回去了。”白澜才回过神来,收回视线,抿嘴,策马狂奔,一下子就超过了慢悠悠的风吹雪和冷天娇,风一般的朝着城内跑去。

冷天娇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前方,“喂,风吹雪,白澜不是不会骑马吗?”

风吹雪撇撇嘴,“他说不会就不会?切,一看就知道是故意欺骗小师妹的,不然怎么能跟小师妹共乘?”

冷天娇闻言,愣了愣,而后笑道,“说的也是,这个白澜,真是狡猾。”

马蹄声慢慢的远去,边城的城门外,再次恢复了宁静,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边城,夏国大军驻扎的大营中,马蹄声踏破了平静,急促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军营,可见这么人奔跑的速度是有多快。

上官轻儿就觉得自己乘着风,甚至看不清眼前的路。只是,靠在那个问你的怀抱里,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不重要了。耳边的风呼呼的吹着,她却感觉不到一点寒意。他的手,紧紧的抱着她,为她挡住了所有的风霜……

他就是她的港湾,不管她累了,倦了,还是疲惫了,都会有这么一个怀抱,让她依靠,让她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不是一无所有。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听着他不规律的心跳,她有了一种强烈的归宿感和安全感,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暖了。

马儿很快在中间的大帐前停下,夏瑾寒怀里抱着上官轻儿,飞身而下,白衣飞扬,动作漂亮,潇洒。

抱着她回到大帐,将她放在那张舒适多大**,夏瑾寒低着头,狭长的眸子深深的看着她,急促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让她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变得很快很快。

她对上他的双眸,他眼睛里丝毫不掩饰的思念和疯狂,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淹没。

她小心翼翼的跟他对视着,却不知不觉的陷了进去。

直到唇边再次触上了那温柔的柔软,上官轻儿才回过神来,微微闭上眼睛,仰着头,安静的承受着,迎接着。

这一次,夏瑾寒吻的很温柔,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从她的眉,她的眼,到她的鼻子和小嘴,一寸一寸的浅尝,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轻柔的吻,就像是鹅毛雪一般,带着淡淡的香气落在她的脸上,让她的心跳越发的不受控制。

一个月不见,感觉像是多了一年,那种蔓延在身体里的思念和压抑已久的深情,在这一瞬间完全的爆发了出来。

越是爆发,就越是温柔,越是不愿一口吃掉。

“寒……”上官轻儿轻轻抱着他,感受他的吻慢慢的落在了她的身上,只觉得心痒痒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嗯……”他低声应着,动作却没有停止。

温柔的手,轻轻扯开了那有些繁琐的衣服,因为他的动作有些急,扯了两下没扯开,于是手下一用力,“嘶”的一声,完好的衣服就这么被毁掉了。

上官轻儿脸色一红,对方却丝毫不在意的将手中衣服的碎片丢开,然后继续宽衣解带。

他微眯着双眸,表情认真动作轻柔,温柔的手,带着炽热的温度,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灼热感。

没有更多的言语,久别重逢的他们,这一刻只想与彼此融为一体,再多的话语都是无力的,只有行动能表达他们的内心的炽热的感情。

感情有多深,此刻的他们就有多么的缠绵,思念有多长,此刻的他们就有多绵长……

他的温柔和痴狂,比往常都要深刻,深入骨髓。

上官轻儿闻着熟悉的味道,拥抱着熟悉的他,这一切,感觉就像是在做梦,美得不真实。

或许夏瑾寒也觉得幸福来的太强烈,有些不真实吧,往常很有耐心的他,这一刻显得有些着急。

上官轻儿本想找机会告诉他自己怀孕了的事情的,但是夏瑾寒的温柔,早已经将她淹没,她只能回应着他的温柔,跟着他一起疯狂。

中午,外面的阳光明亮的照耀着。

大帐外,白澜赶回来的时候,只听到了时不时从里面传来的一阵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像是魔音,在他的脑海里纠缠不休。让他没有血色的脸,变得越发的难看了。

青云拦在白澜的身前,道,“白公子,您的帐篷在那边。”

他已经习惯了殿下跟太子妃之间的事情,但是白澜,青云觉得还是让他避开比较好。毕竟他跟太子妃有一段过往,虽然白澜看起来是不介意殿下跟太子妃的事情了,但心里肯定有小疙瘩。他可不能让白澜坏了殿下的好事。

白澜站在原地,许久才抿着嘴,手紧紧的握着,转身,身体有些僵硬的离开了。

他的背影,在阳光下显得很是落寞,很无助,青云看着有些不忍,但是这种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殿下跟太子妃真心相爱,其他的人想要介入,必然都会伤心的,这本就不可避免。

第二天早上,上官轻儿是被外面吵闹的声音吵醒的。

原来,夏瑾寒昨日派去灵都峰的士兵们,回来了。昨天早上去的,今日清晨才回来,可见他们这战争打的是有多激烈。

因为赵国人和苍国人躲在了树林里,夏国的士兵进去,不少人都中了对方的陷进,死伤了不少人。但后面找到了门路之后,就开始反攻,将赵国和苍国人打了个落花流水。

上官轻儿睁开眼的时候,床前已经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起身,发现浑身都酸痛,说不出的难受。

想起昨日夏瑾寒疯狂得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的样子,上官轻儿的脸就一阵通红。

伸手摸了摸肚子,没有发现不适,这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孩子没事,天下午那么激烈,她真怕会伤着孩子了。

如今孩子将近三个月,基本上稳定了,但也不能太过放肆。她知道夏瑾寒不是那种控制不住欲望的人,只是昨天……大概是太久没有见面了吧。

起身,披上一件宽大的衣衫,套上披风,上官轻儿没有束发,从大营出去,想看看外面到底在做什么。

一出门,看到的不是梨花而是青云和白澜,上官轻儿眉头皱了皱。

“太子妃,您醒了?”青云看到上官轻儿出来,低着头问。

“嗯,殿下呢?”上官轻儿看着青云的问。

“昨日殿下让士兵们去灵都峰狩猎,夜里那些士兵回来了,如今这是在嘉奖呢。”青云笑了笑。

上官轻儿点点头,“带我去看看他吧。”

“是,太子妃。”青云点头,带着上官轻儿往前走。

上官轻儿抬眸对上一边有些呆滞的白澜,笑道,“怎么了白澜?”

白澜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眸子对上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眼,最后只是摇摇头,“你起来就好了,身子怎么样了?”

“我没事。就是太累了……”上官轻儿脸色一阵通红,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想说的太累是赶路太累了,如今说出来,却有些怪怪的感觉。

白澜的脸色变了变,好一会才道,“没事就好了。”

上官轻儿也有些不自在,干脆低着头往前走,“我去那边看看。”

“好。”白澜安静的跟上。

来到校场的时候,上官轻儿才发现,那里人山人海的,场面十分壮观。

人群中,那个一身白衣的男人就站在中间的高台上,没有表情的脸,散发着无限的光芒和魅力,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

似乎也感觉到了上官轻儿的到来,夏瑾寒扭头朝着上官轻儿的方向看去,而后对他微微一笑,眼角升起了一抹温柔。

他站在高台上,说了几句什么话,然后亲自给几位是不送上了一把宝刀,现场一片欢腾,人人都高呼着,“太子殿下万岁……”

这些人因为去树林里打仗刚出来,每个人的身上脸上都脏兮兮的,但他们脸上的笑容和和双眼却是闪亮的。

看到那个人站在人群中,几十万人拥护的样子,上官轻儿心中一阵自豪。

这,就是她的男人,是人们心中的战神,也是她心中的神。

做完了该做的事,夏瑾寒举步直接朝着上官轻儿走来。

无视周围人的目光,他含笑来到她面前,俊美无双的脸,在清晨的阳光下,光彩照人。

他低着头,温柔的捧着她的小脸,嘴角带着笑,“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会儿?还累么?”

上官轻儿有些郁闷的看着他道,“我都睡了这么久了好不好。”

“既然睡醒了,那回去吃点东西吧,你昨晚都没吃东西,如今肯定饿了。”夏瑾寒轻笑着,手轻轻揉了揉她披散着的长发。然后微微弯身,将她横抱起,直接沿着她来时的路,原路返回。

被夏瑾寒这般的疼爱和关怀,上官轻儿心中感到羞涩的同时,也觉得很幸福。

安静的靠在他怀里,闭上眼睛,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变得美好了。

房间里,他将她放在**,低着头问,“怎么都不梳头?”

“忘记了。”上官轻儿耸耸肩。

她起来就顾着找他了,也没想这么多。

夏瑾寒宠溺的笑着,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迷糊的丫头,过来,我帮你梳。”

上官轻儿心中一动,想起自己曾经想过的,有一天一定要让他给自己梳头绾发,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她笑眯眯的起身来到梳妆台前,坐在那里,安静的任由夏瑾寒折腾。

细细的梳子,轻柔的在她的发丝间滑过,就像是谁的指尖轻轻滑过了她的心尖,幸福无声的蔓延,弥漫着整个大帐。

他一身白衣,眉目含情,俊美的脸上带着笑容,动作轻柔认真的站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梳理着她的长发。而她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嘴角勾起,漂亮的小脸上满是幸福。

白澜不甘心的跟进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他脚步一顿,抿着嘴,半响都无法再往前。

眼前的这一幕,太过美好,他只是看一眼,就觉得沉醉了,再不忍心去打扰,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宛如雕像,目光炽热的落在他们的身上。

不多时,夏瑾寒就帮上官轻儿梳好了长,随意的将长发绾起,插上两只漂亮的珠钗,在她的颊边别上了一朵娇艳的花儿。

她眨了眨眼睛,表示疑问

他轻笑,“早上起来的是还在外面看到的,感觉很好看,就摘下了。”

上官轻儿好笑的仰头看他,“想不到战神太子殿下,也会有这么细心温柔,这么浪漫的时候。”

“嗯?”浪漫么?夏瑾寒挑眉,笑而不语。

青云将早膳端上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白澜站在门边不进不出的,干咳了两声,道,“白公子,请您让一让。”

白澜这才回过神来,慌忙退后一步,让青云端着托盘进去。

上官轻儿则是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白澜,心中有些愧疚,她或许不该在白澜面前这么幸福的,他为了她,付出太多太多。他如今变成了这样,都是因为她,他在痛苦,她却……

一只温暖的大手将上官轻儿的小手包裹住,他笑着拉她坐下,道,“傻丫头,别想太多了。”

这个男人,他是何其的敏感啊,她什么都没说,一个眼神,他就能知道她心中所想,当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嗯,我好饿。”上官轻儿弯起嘴角笑着,就开始低着头大口的吃了起来。

“慢慢吃,别急。”看到上官轻儿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夏瑾寒眼中是呼啊不堪的宠溺,嘴角是甜蜜的笑容。

“嗯,我昨天中午没吃,晚上又没吃,饿死了。”上官轻儿嘴里塞满了东西,声音很是含糊,夏瑾寒却能完全听懂。

他的眉头紧皱,“怎么不吃东西?”

“我急着回来嘛,谁知道一回来你就缠着人家不放的……”上官轻儿嘟嘟嘴,一脸委屈的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动作优雅的往她的碗里夹了菜,有些严肃的道,“今后再急也不许不吃东西,不许不好好休息知道吗?”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笑眯眯的回答,“知道啦亲爱的,我会的。”

“会你还把自己累成这样,饿成这样?”夏瑾寒眼中有着危险的光芒。因为,昨天下午,这个死丫头居然才没几次就闭上眼睛在他身下睡着了。这对他可是莫大的打击啊……

上官轻儿干咳两声,“那个,我哪里知道你会那样的嘛……我……”

“嗯?”夏瑾寒挑眉,眼中带着威胁。

上官轻儿缩了缩脖子,低着头道,“好嘛好嘛,我知道啦,我今后不管去哪里都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啊是不是?”

说完,上官轻儿又有些难受的道,“不过我觉得,我们今后还是不要分开的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难受死了,唉。”

但夏瑾寒却没有听她后面的话,因为,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消息……

他惊愕的看着上官轻儿,不敢相信的道,“轻儿,你说什么?孩子?”

上官轻儿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没来得告诉夏瑾寒这回事,听到他的话,她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夏瑾寒,幸福的笑道,“嗯,孩子,寒,我们有孩子啊。”

------题外话------

后面一半内容没有修改错别字,实在没有时间,唉,原谅我又浪费时间再不该做的事情上了。亲们要是看到错别字多的话,可以指出来,我后面再改……

月底了,有月票评价票的都丢出来吧,嘿嘿,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