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第190章 出逃,上当

第190章 出逃,上当(精)

漠北王宫,僻静的院子里。

面对那个高贵女子的质问,上官轻儿淡漠的回答,“我不是冷天睿的女人,你若是要来找我麻烦,大可不必了,这也不是他的孩子。没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女子似乎没想到上官轻儿会这么回答,愣了好一会。倒是他身边的四岁的男孩,不满的看着上官轻儿,道,“放肆,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跟我母后说话!”

上官轻儿挑眉,打量着眼前这个跟冷天睿有几分相似的男孩。

他大概四岁的样子,长得倒是很漂亮,皮肤白皙,一双漂亮的鹰眼,鼻子高挺,小脸圆圆的,肉肉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

这让上官轻儿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不由的笑着,低着头对那男孩道,“小小年纪就这么没大没小的,果然跟你爹一个德行,真够狂的。”

闻此言,那女子的脸色一变,防备的将男孩拉到了身后,眯起眼睛道,“本宫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是不是王的女人,请你离开这里。”

上官轻儿挑眉,笑道,“离开这里?你确定?你放我出去么?”

女子一脸正经的点头,“不错,本宫今日来,就是送你离开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本宫不会允许你继续留在这里。”

上官轻儿笑了笑,问,“为何?”

“呵,为何?夏国和飞雪国八十万大军逼境,交出你就能避免战争,你说本宫为何要放你?”女子冷笑着,又道,“确实是个美人胚子,也难怪王会这么痴迷你,大军逼境也不肯放你离开。”

上官轻儿蹙眉,道,“哦?”

夏瑾寒和慕容莲的大军已经压境了么?而冷天睿还是不肯放她离开?这倒是让上官轻儿有些意外了。她记忆力,冷天睿向来不喜欢她,而且处处针对她。虽然这些年那种感觉没那么强烈了,但他始终是她的敌人。

如今夏瑾寒和慕容莲都赶来了,他还不放人,是他的条件太苛刻,夏瑾寒和慕容莲没答应他的条件吗?要不然为何不放人……

“哼,你不必知道太多,你如今只要选择,乖乖的离开,还是让本宫将你绑出去。”女子冷哼。

“你放我离开,是要将我送到何处?”上官轻儿笑着问。

“自然是将你送给夏国人。”女子不屑的回答。

上官轻儿笑了,慵懒的靠在一边的栏杆上,“你就这么确定,能将我顺利的送到夏国人手上么?”

女子被这般的质问,心中很是不满,怒道,“本宫乃漠北王后,要将你送出去还不容易?你死了,对本宫没有任何好处,你的性命关系着漠北的存亡,本宫还不会这么傻。”

“呵,漠北王后……我凭什么相信你?”上官轻儿懒懒的闭上眼睛,显然是不想跟这个女人说下去,挥挥手道,“你走吧,要是真想让我走,找非影过来。除了他,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听到非影的名字,原本怒不可遏的女子瞬间压下了怒气,疑惑的看着上官轻儿,“你跟国师是什么关系?”

“这跟你没关系。”上官轻儿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你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敢这么跟母后说话。来人,将这个贱婢拿下……”似乎是上官轻儿的话激怒了那个小男孩,男孩顿时炸毛了,指着上官轻儿就嚷嚷起来。

“你父亲没告诉你,对待客人要礼貌么?你比你父亲要逊色多了,子不教父之过,看来漠北大王该好好教教他的未来继承人了。”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小男孩,眼中有着一抹调侃。

将来她的孩子,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个这样狂妄,她跟夏瑾寒的孩子,一定会是最好的,最棒的,也是最懂事的。

伸手摸了摸肚子,上官轻儿眼中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小男孩似乎很不满,张牙舞爪的,想要去打上官轻儿,但被女子拉住了。那女子显然知道上官轻儿动不得,所以没有继续闹。

没能在上官轻儿身上讨到什么好处,两人带着侍女,最后只能咬着牙惺惺的离开了。

离开前那女子不甘心的对上官轻儿道,“既然你要见国师,本宫便将他请来,你最好说话算数,趁早滚出我漠北。”

上官轻儿无视那炸毛的母子,笑了笑,看着他们的背影走远,对安静的空气叫道,“国师大人,可否帮我倒杯水?”

果然,听到她的声音,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不远处的树林中走来,依然的淡漠的脸,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眼中却带着一抹疑惑,“我竟不知,你何时这么信任我了。”

“信任倒是说不上,只是相比之下,你比这里的人都可靠些罢了。”上官轻儿睁开眼睛,看着一如既往飘逸如仙的白发俊美男子,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么说,还真是我的荣幸了。”非影来到她身边,在她身侧坐下,道,“你不想离开?”

上官轻儿低着头,“我不会告诉你,我几乎没有一分钟是不想离开这里的。”

非影眨了眨眼睛,道,“既然如此,为何方才不听王后的?”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身侧看起来纯洁无邪的男子,道,“她要是信得过,我还用留到现在?”

非影蹙眉,似乎有些不解,“你看出什么了?”

“她带着怨气而来,必然是被人挑拨过的,挑拨她的人,目的是什,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非影点点头,叹道,“你的洞悉力真可怕。”

“我若不可怕,如何能保护自己?”上官轻儿懒懒的笑着,道,“你告诉我,他们,是不是来找我了?”

非影点头,“不错,八十万大军已经在漠北边境,随时可能会打起来。”

“为何不放我离开?”

“这是王的意思,我不清楚。”非影摇头。

“你不是神棍,未卜先知吗?掐指一算就知道了不是?”上官轻儿眨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好奇宝宝似得看着非影。

非影嘴角抽了抽,道,“你当我是神仙,能知道别人心里的想法?”

上官轻儿郁闷的耸耸肩,道,“我就知道你是装神弄鬼的。”

非影闻言,哭笑不得,他甚至不明白,这话题是怎么扯到他身上的?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是在批斗他了?

“你可知冷天睿何时打算放我离开?”上官轻儿叹口气问。

她其实从没想过,她跟非影之间,还会有这么安静的坐下来聊天的时候,如今这一切,居然这么的自然,仿佛本来就该如此似得,真是有些诡异。

“不知。”非影淡淡的回答,“但我知道你今天会离开。”

上官轻儿笑了,一双清澈的眸子好笑的看着他,“还说不是神棍,啧啧,立刻就露馅了。”

这跟神棍有关系么?非影无语。

上官轻儿深呼吸,道,“没错,我今晚要离开,你会帮我的吧?”

非影没说话,伸手扯开了自己胸口的衣服,道,“上次帮你离开后,我身上就多了一道伤口。”

上官轻儿一惊,看着那一道深深的伤口,心中有些难受。“冷天睿真狠!”

“不是他狠,他要是狠,我也许久不会活到现在了。”非影说着,将衣服拉好,琉璃般清澈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他是王者,从来不容许背叛,而我因为你,今天是第二次背叛他。”

额……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怪怪的?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总觉得非影这话有些……暧昧?

咳咳……上官轻儿干咳两声,道,“这么说,你会帮我了?”

非影起身,背对着上官轻儿,语气淡漠,“今夜子时,王会出宫跟夏瑾寒谈条件,那个时候离开是最佳时机。”

非影说完就步伐缓慢的离开了,他的脚步一如来的时候一样平稳,每一步都淡然,宛如仙人一般。

上官轻儿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道了一句,“谢谢。”

……

此时,漠北大都城内一座隐秘的山庄中,入夜了,这里灯火通明,照的整个屋子宛如白昼。

柴房里,传出了一阵刺耳的叫喊声,“三哥,三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吧,我真的不知道上官轻儿为什么会在冷天睿那里,我不该骗你说是她自己溜走的,三哥,放我出去,我什么都告诉你。”

一道黑色的身影无声的靠近那大门紧闭的柴房,阴鸷的双眸冷冷的看着柴房,“终于说实话了?”

“三哥,三哥,是你吗?我说,我说,是我想要杀了上官轻儿,又害怕被你发现了,所以将她丢下了山崖,呜呜,三哥,你知道,我恨死了那个女人,如今我过着四处逃亡的日子,她却怀了太子哥哥的孩子,过得潇洒自在,我咽不下那口气啊。”柴房里的女子大声的叫着,听声音,那人似乎已经处在了疯狂边缘。

门外的男子阴鸷的一笑,道,“所以你将她丢下去之后,就得意洋洋的跑回来,贼喊抓贼的说上官轻儿逃走了是吗?”

屋子里的女子似乎颤抖了一下,好一会才道,“三哥,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求求你放我出去好不好,呜呜,这里好多老鼠,好多苍蝇蚊子,我好难受。”

“才关了你四天你就难受了?”男子冷冷的说着,又道,“呵,本王跟你说过多少次?你要报仇,等本王将夏瑾寒扳倒之后,上官轻儿随便你处置,你倒好,没把人杀死,还丢到了别人怀里。”

“三哥,琳儿知道错了,呜呜,你放琳儿出去好不好,琳儿这一次一定不会再坏你的好事了,你不是打算送两个美人到漠北王宫,想办法将上官轻儿拐出来吗?我去,上官轻儿这么恨我,看到我她肯定会上当的。”屋子里的人大声的叫着,开始为自己找解脱的机会。

门外的男子冷笑一声,“你?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给本王在这里好好反省,要是再乱跑坏了本王的好事,本王让你生不如死!”

男子说完就离开了,院子里只剩下一片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柴房里的女子突然惊呼一声,然后就没了声息。

门外的护卫不多,只有两个,其中一个还去小解了,于是就只剩下了一人。

那护卫有些惊讶,在门外叫了几声没人应,有些担心里面的人是不是出问题了。虽然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但那也是郡主,是王爷的堂妹,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可担当不起。

是以,护卫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想看看屋子里那人的情况。

结果一开门,就看到屋里的女子衣冠不整的躺在地面上,昏暗的光线下,她肌肤白皙,闪亮诱人。

她媚眼如丝的看着门外的护卫,道,“这位大哥,人家,想要……”

“噗……”护卫看到里面的人这个样子就已经热血逆流了,再听到这话,鼻血就喷了出来。他咽了一口口水,干咳两声道,“郡主,请您穿好衣服,要是没事的话,属下就出去了。”

但里面那女子却是眼明手快的拉住了那护卫的衣服,伸手去解他的衣带,“你走了,我会死的,大哥,给我吧,不要我会死的……”

说着,她就柔若无骨的身子将护卫抱住,让护卫逃无可逃,此时,温香软玉在怀,他怕是也不想逃了。虽然有些害怕会出事,但面对这么一个美人儿,还是身份这么高贵的美人儿,谁能抵挡得住诱惑?

半推半就的,将女子压在地上,不多时,屋子里就传来了一阵欢愉暧昧的声音。

只是,那声音过后,就是一道短促的惊呼,“啊——!”

然后,屋里再没有了任何声音。

夏雨琳厌恶的将身上的男人推开,看着他丑陋的样子,顿时觉得一阵恶心。

她面目狰狞的看着他,拔出插在男人胸口的匕首,用他的衣服擦了擦,道,“恶心的男人,让你得到了本郡主的身子再死,便宜你了。”

夏雨琳本是打算在男人正式开始之前,意乱情迷的时候就将他杀了的,但这个男人显然是个猴急的,她还没来得及动手,他就开始横冲直撞了。

夏雨琳并非不经人事的女子,被男人这么一碰,身体也有些当即又有些不舍得立刻将他杀了,所以才在自己满足了之后才动手。

如今看着这个男人丑陋的样子,她又觉得一阵恶心,然后气不过,手中的匕首用力的朝着男子的下身刺去。

“哼,这东西碰过本郡主,今后就让它彻底毁掉好了,做鬼也别想祸害别人。”夏雨琳狰狞的笑着,然后带着匕首,趁着夜色离开了柴房,一路匍匐着,离开了山庄。

殊不知,她的身后一直有人在暗处盯着她,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那人阴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厌恶,“真是恶心的女人,你们两个去跟着她,她要是得手了,就将人抢过来,不能让上官轻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受伤了,要是她失败了……”

男子眯起眼睛,发出了一阵可怕的笑声,“呵呵呵呵,失败了的话,就将她绑起来送去给夏瑾寒。想必太子皇兄会很喜欢这份礼物的。”

他身侧的护卫闻言,身子也颤抖了一下,心中暗暗感叹,主子真是太狠了,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他,否则……

……

子夜时分,正是王宫里守卫乱换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非影做了手脚的缘故,上官轻儿感觉周围的守卫少了一大半。

她手中只拿了一枚发钗,身上的匕首和软剑早就不知所踪了,如今她只有这么一个武器。

内力被封,金蚕蛊几乎没有发挥的余地,但她本身的拳脚功夫却不是白练的。

即便有了五个月的身孕,上官轻儿娇小的身子依然灵活,行动起来,快速灵巧,顺利的躲过了周围层层的守卫,来到了王宫的的大门附近。

今夜冷天睿要去跟夏瑾寒谈判,王宫里不少隐卫都被带走了,守卫松懈了许多。上官轻儿穿的是她打晕了身边伺候的侍女,从她身上剥下来的侍女装,低着头,手中拿着非影给的令牌,对门口的护卫道,“这位爷,娘娘让奴婢出去办点事儿,劳烦通融一下。”

上官轻儿故意在说话的节奏上,加上幻梦曲的调子,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果然,那侍卫看了看她手中的令牌,打了个呵欠,懒懒的道,“去去去,快去快回。”

“多谢爷。”上官轻儿对那人笑了笑,然后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结果才走了没几步,身后那护卫就清醒了。

“她的肚子怎么这么鼓?”侍卫愣了愣,心想,莫非是小偷?当即对着上官轻儿的背影叫道,“喂,你,站住,站住。”

上官轻儿怎么能站住了?身后的人越叫,她走的越快,甚至还施展了轻功,开始狂奔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上官轻儿今夜会离开的消息,此时,王宫门口传来了一道严肃的声音,“那是本宫的侍女,谁敢拦?”

上官轻儿一愣,没想到那个王后居然会出现,想来是很担心自己和孩子会成为她的威胁吧?不过,不管她是有什么目的的,只要自己顺利离开了,今后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侍卫听到了王后的话,自然不敢再去追究什么,只得停下来对王后行礼,然后安静的守在门口,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上官轻儿顺利的走出了漠北王宫的大门,然后凭着记忆往右边的街道走去。

非影说,冷天睿和夏瑾寒会在左边的一座客栈里商议事情,她要是去左边,很可能会遇上冷天睿。

但她没想到的是,右边才是真正的陷阱。

上官轻儿才走出没多远,原本漆黑的街道,一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上官轻儿站在中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不远处的冷天睿和带着面具的某个黑衣面具男的时候,心顿时凉了半截。

她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抿着嘴,清冷的目光,看着跟前的那两人。

这一刻,她就像是被围堵的小兔子,肯定无路可逃。

冷天睿上前两步,冷笑道,“本宫跟你说过的,上官轻儿,叫你不要跑你非要跑,可就不要怪本王了。”

他身侧的另一个黑衣邪气阴鸷的面具男子则是挑眉,“呵呵,大王,我说的没错吧,这个女人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不会安分的留在你的王宫。”

“哼,不识好歹的女人。”冷天睿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目光阴狠,“她如何跟本王没关系,倒是让本王痛心的是,非影居然为了你,第二次背叛本王。”

上官轻儿心中一惊,原本还以为是非影出卖了她,心中正感到难受。如今听到这话才明白,怕是非影也被冷天睿给骗了。

冷天睿应该是早就跟夏瑾煜达成了某种协议,却瞒着非影,然后趁机给非影传达某些错误的消息,再透过非影,传到她的耳朵里。他们都清楚,别人的话,上官轻儿不会信,但非影帮过她,又是非家的人,他说的话,比任何人的都有效。

于是,他们算计了非影,算计了上官轻儿,然后就有了今晚这一出戏。

夏瑾煜眯起眼睛,阴鸷的看着上官轻儿,“上官轻儿,你终于还是落到了本王手里。”

上官轻儿微微低头,听着他们的话,不由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呵……你们算计的这么好,我想不上当都难啊,说吧,三弟和漠北大王合作,是想将我如何?”

冷天睿听到上官轻儿的语气,眉头皱了皱,而后不屑的冷笑,“你说,本王拿你跟他换夏国的十个城池,值是不值?”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自然是不值,你要是拿我跟夏瑾寒交换,绝对不止十个,二十个也不是问题。”

冷天睿眯起那双苍鹰般的眼睛,冷笑道,“是么?你倒是看得起自己。”

“不是我看得起自己,是漠北大王你太看不起别人了。”上官轻儿淡然的站在原地,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若是你真是为了十个城池,才将我交出来的,也不该是交给我三弟而不是夏瑾寒吧?他可没有这个权利,别说是十个,他一个也给不了你。”

冷天睿和夏瑾煜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冷天睿冷哼一声,“你倒是说说,本王不是为了十个城池,又是为了什么?”

上官轻儿撇撇嘴,道,“你的目的,可不简单。我只知道,你目的之一是试探非影对你的忠诚,目的之二是想报复夏瑾寒,目的之三嘛,应该是看我不顺眼,想让我吃吃苦头吧。呵呵……我说的可对?或许还有别的,只是我不知道。”

冷天睿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看他的么?好,很好,既然她这么以为,那他成全她!

“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本王如你所愿!”冷天睿冷冷的挥手,对身边的侍卫道,“抓起来。”

立刻就有两三个武功高强身穿劲装的男子来到上官轻儿身边,一左一右的将她抓住。

上官轻儿知道自己逃不了,也没有浪费力气,只是冷冷的看着冷天睿,“你连算计人都不肯承认,还要为自己找借口,啧啧,冷天睿,你也不过如此。”

分明是他设计将她引来这里,将她卖给夏瑾煜的,如今她说两句,他就恼羞成怒了?果然是老了,不中用了……

这些话,上官轻儿本来是在心中想的,谁知一个不留神,居然给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无不额头冒冷汗,一脸愤怒的看着上官轻儿。

冷天睿更是浑身散发出了强烈的寒气,几乎能将周围的空气都冻结。

他一个箭步来到上官轻儿身边,捏着她的下巴,“上官轻儿,别以为本王不敢拿你怎么样,你若是再多说几句,本王不介意先拿你肚子里的孽种开刀。”

这句话果断戳中了上官轻儿的痛处,她不怕死,也不怕受苦受累,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她撇撇嘴,故作不在乎的白了冷天睿一眼,“我想说的都说完了,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似乎没想到上官轻儿突然就妥协了,冷天睿只觉得之间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心中堵得要命,却不知该如何发泄,只能压着牙,用力捏着她道,“上官轻儿,你最好别挑战我的耐性!”

“呵,我挑战你的耐性又如何了?你不是都已经打算将我交给三弟了么?”上官轻儿挑眉,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冷天睿。

冷天睿再次语塞,一口气憋在心里,怎么都发泄不出来。

而夏瑾煜听到上官轻儿一口一个三弟的叫着,心中也很是郁闷,按理说,她嫁给了夏瑾寒,确实就是他的嫂子没错了,但谁也不会喜欢被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女人叫弟弟。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他看着长大的。

想起当初上官轻儿还是个三岁小女孩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快十五岁了,一个小屁孩,反过来叫自己三弟,真心让他觉得很不爽。

于是,听到上官轻儿这么说,夏瑾煜邪魅的笑着上前两步,道,“既然嫂子这么迫不及待想要道本王的怀里来,漠北大王是不是该说话算数,将她交给本王了?”

冷天睿闻言,微微眯起眼睛,道,“三王爷说笑了,本大王似乎还没答应你的条件,今日约你一起过来,不过是想看看你的诚意。”

听到这话,夏瑾煜阴鸷的双眸中发出了点点寒光,森森的看着冷天睿,“这么说,漠北大王是在耍本王是么?”

冷天睿何时曾被人这么质问过?当即冷哼一声,“哼,三王爷何必动怒,上官轻儿说的没错,本大王拿她跟夏瑾寒做交易,可比跟你做交易值钱多了。怎么,谈判失败,三王爷要跟本大王翻脸么?”

“大王说笑了,本王不过是想继续跟大王谈谈罢了,大王既然不满意本王先前的条件,那,如今这个不知道你是否满意?”夏瑾煜说着,一挥手,手下的人就带着一个小孩子,从暗处走了出来。

那孩子的嘴巴被捂住了,一双眼睛写满了惊恐,小小的身子被一个黑衣人挟持,动弹不得。

看到那孩子,冷天睿的瞳孔收缩,浑身怒气外泄,“夏瑾煜,你这是在威胁本大王?”

“呵呵,威胁说不上,本王对你身边的女人,志在必得,漠北大王是聪明人,自己的儿子和别人的女人孩子,孰轻孰重,你应该还是能分辨的吧?”夏瑾煜阴森森的笑着,那笑容在这个昏暗的夜晚,宛如魔鬼一般吓人。

夏雨琳那个蠢货还不算太没用,利用她残破的身子混进了漠北王宫,虽然没有找到上官轻儿,但将这个小不点拐来了,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重要的筹码。

事情原本是对冷天睿有利的,但他那年仅四岁的儿子被带出来的那一刻,情况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自己的儿子和别人的女人孩子,孰轻孰重?谁会为了别人的女人和孩子,舍弃自己的儿子?

冷天睿虽然早早就娶了王后,但两人并没有什么感情,除了王后,他宫里也就只有一两个女人,因为对那些女人没多少兴趣,他也不经常碰她们,就算碰了,也从不允许那些女子留下孩子,一般宠幸过后,都会赐一碗红花汤。

在他看来,只要有个儿子将来能继承他的王位,就足够了,所以整个漠北王宫,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太子。

如今他的儿子,他唯一的继承人被人抓住了,而怀里的又是他心心念念多年,一直没办法忘记,却永远不可能属于他的女人,他该如何抉择?

看到冷天睿难看的脸色,夏瑾煜笑了笑,挥手让人将小男孩的嘴松开,然后顺利的听到了男孩害怕的叫声。

“父王,父王救我,呜呜,父王……”小男孩从小在王宫长大,因为没有兄弟,漠北王宫的女人也不多,他并没有吃过什么苦头,从小被人捧在手心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慌张才怪。

“父王,救救杨儿,杨儿不想死。”男孩惊恐的叫着。

冷天睿的鹰眼眯起,冷冷的看着夏瑾煜,而后对男孩叫道,“闭嘴!”

被冷天睿这么一喝,男孩的嘴巴瘪了瘪,最终吸了吸鼻子,害怕的闭上了嘴,只是眼睛里的惊恐却没有丝毫的褪减。

夏瑾煜走近男孩,蹲下,伸手抬起他白皙的下巴,阴鸷的看着他,“呵呵,长得倒是挺嫩的,就是不知道在你父王眼里,你比较重要还是那个女人比较重要?”

男孩听到夏瑾煜的话,当即怒气冲冲的叫道,“坏人,你放开我,父王才不会为了一个坏女人舍弃我。”

“是么?那可不一定。”夏瑾煜笑着,捏着男孩下巴的手微微用力,男孩就疼的大声的叫了起来。

“疼,呜呜,疼,松手,松手……”

看到男孩这么难受的样子,冷天睿身上的寒气越发的浓重了,他苍鹰般的双眼中写满了愤怒,瞪着夏瑾煜,似乎恨不得将他给撕成碎片。

上官轻儿自然感受到了冷天睿的怒气和冰冷,只是,他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将自己丢出去,这让她有些意外。她还以为,他这么讨厌自己,恨不得自己死,定然是不会维护自己的。

或许是因为自己肚子里也有了孩子的缘故,马上就要为人父母的她,看到夏瑾煜这么虐待一个四岁的男孩,上官轻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今晚是冷天睿设计将她抓住的,但她没必要跟一个男孩过不去,更不想逼冷天睿自己做出决定。不管冷天睿是选孩子,还是选她,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处。

上官轻儿轻笑着,有些慵懒的道,“三弟还是跟从前一样不知温柔是何物呢,也难怪你至今不曾娶妻。小时候对我,你就是这么的粗鲁了,如今还是一样,或许你该娶个温柔的女子为你生个孩子,届时就懂得如何对待孩子了。”

夏瑾煜眼中发出了冰冷的光,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如果嫂子不介意,本王倒是觉得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很适合用来教本王何谓温柔。”

真他妈的禽兽!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上官轻儿在心中暗骂,脸上却带着不屑的笑容,“别人的女人和孩子,总是最好的,但再好也不是你的。我明白三弟的心思,只是,你的目的既然是我,就没有必然再去吓别人的孩子了。别忘了,这里是漠北,你要是伤了漠北的小太子,对你可没好处。”

上官轻儿说着,对身边抓着她的护卫道,“还不松手吗?难道你们要让你们的小太子死在别人手里?”

那几个护卫面面相觑,一时间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他们手中的囚犯,为何如今看来,她倒是更像主子呢?前一刻她还是被动的,如今她虽然还是没有自由,却似乎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护卫不敢私自做决定,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太子被人这么威胁,于是,都将目光落在了冷天睿的身上。

冷天睿咬着牙,恶狠狠的瞪着夏瑾煜,却不为所动。

上官轻儿叹口气,道,“冷天睿,那是你的孩子。”

冷天睿额头青筋暴起,低头瞪着上官轻儿,“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离开我身边,哪怕那个人想杀你利用你,也不愿留下来是吗?”

上官轻儿顿时觉得好笑,“漠北大王,如今他们手里的人,是你儿子,不是我儿子。你在质问我的时候,能不能用脑子想想?”

她能不知道去到夏瑾煜身边会是什么后果,什么下场吗?她难道就想成为夏瑾煜的筹码,拿去威胁夏瑾寒,迫害夏瑾寒吗?

要不是看在冷天睿不曾伤害过她,而那个孩子也是无辜的份儿上,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和孩子陷入危险?如今这个男人还反过来质问她,真是好笑!

冷天睿也知道自己方才的话很不讲理,但看到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迫不及待的主动去送死的样子,他心中又很不是滋味。

是他跟夏瑾煜合作算计了她没错,他确实是为了试探非影,同时也是试探她。他以为这里是他的地盘,夏瑾煜就闹不出什么来,却没想到夏瑾煜是个卑鄙小人,居然趁机抓了他的儿子……

这一刻,冷天睿矛盾极了,他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但看着上官轻儿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的时候,内心还是一阵难受。

这个女人,看似心狠,实际上却最善良最心软,他没记错的话,今天下午他的孩子还曾对她出言不逊,如今她却愿意用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去交换他孩子的人身安全。

冷天睿也知道,放上官轻儿出去,是最好的结果,但……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努力平息自己心中的怒气,冷冷的道,“放开她。”

周围的漠北护卫纷纷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真的很怕,万一大王真的选择了那个女人,而舍弃了太子,该如何是好?

上官轻儿得到自由,步伐缓慢的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正中间的位置停下,对夏瑾煜道,“三弟,你是不是也该放人了?”

夏瑾煜冷笑,松开了小男孩,然后拉着他的手一步步走向上官轻儿。

在离上官轻儿一米的位置,夏瑾煜停下,松开了手中的孩子,对上官轻儿笑道,“过来吧,嫂子……”

他故意咬重了嫂子两个字,邪恶的声音和那阴冷的笑容,让上官轻儿浑身不舒服。但她还是没有犹豫的吵着夏瑾煜走了过去。

同时,那孩子得到了自由,便立刻颤抖着,撒腿跑向了冷天睿。带着哭腔,大声的叫着,“父王,父王,呜呜……杨儿好怕……”

说着,他扑进了冷天睿的怀里,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从他的眼眶落下,湿了冷天睿那一身华贵的紫色长袍。

上官轻儿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父子相拥的画面,心中感叹,何时,她的孩子也能像这样的跟他父亲抱在一起呢?

夏瑾煜冷冷的靠近只有两步之遥的上官轻儿,正要伸手将她抓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银光闪过,强烈的掌风,带着浓浓的杀气,对着他侵袭而来。

------题外话------

嗷呜,亲们,今天就是30号了,预计8月初就要大结局啦,嗷嗷嗷……有月票和评价票的亲,都别藏着了,投出来吧。

另外,亲们看到七夕写长评送大礼活动公告了吗?嘿嘿,欢迎大家踊跃参与的活动哟,坐等长评炮轰评论区,╭(╯3╰)╮么么哒!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