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澜篇06章最后的留恋2 -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 免费小说阅读网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白澜篇06章最后的留恋2

白澜篇 06章 最后的留恋(2)

上官轻儿第二天就跟夏瑾寒带着夏凌回夏国去了,白澜没有跟着去,因为他现在已经没办法离开雾谷了,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甚至到了离开冰棺一天,就会难受,两天,手脚就会开始腐烂的地步。

他明白,自己的时日无多了,能再活一次,对他来说已经是奢侈,他不敢再想要更多。

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很幸福,他们又夏凌这个乖孩子陪着,他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了,她已经是一国的皇后,已经能够独当一面。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在千年之后,陪在她身边四年,他已经没有遗憾。

白澜躺在冰棺里,望着天花板,不知不觉又是一日,时间就这么流逝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想起曾经,他在这里睡了千年,他突然觉得,要是有一天真的彻底的长睡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这里,是他开始的地方,就让他也在这里结束吧。

白澜闭上眼睛,想着,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白澜起身,走出圣殿,看着圣殿周围依然森严的守卫,眼中闪过一抹温柔,沉声道,“今后你们严守圣殿,即日起,任何人不得进入。”

“是!”威严清脆的回应声,在圣殿的上空回响着,整齐,有力。

“一个月内,谷主也不要放进来,一个月后她若是来了,就让她进去。”白澜接着说。

侍卫们有些不解,也有些担忧,但还是齐声回答,“是,祖师爷。”

白澜说完,目光背着手,看向了夏国的方向,心中想着,如今她该是回到夏国了吧?

夏瑾寒还没做皇帝的时候,就开始在夏国的边境修建离雾谷出口最近的道路,今年年初已经完工通行。走那条路,他们可以节省一半的时间,原本从夏国皇宫来回雾谷,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如今只消半个月就可以了。

如此一来,上官轻儿想要往返雾谷,就容易了很多。

不得不说,夏瑾寒是个深谋远虑的危险男人,他似乎早知道上官轻儿会放不下雾谷,所以早早就开始修路,为今后做打算。

还记得,当初上官轻儿知道那条路的时候,高兴的像个孩子似得,抱着夏瑾寒又是亲又是吻,都忘记周围还有别人了。

白澜轻笑着,终究还是转身回到了圣殿,关上门,打算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上官轻儿,在回夏国的路上,就一直在想白澜的事情。这一次她来雾谷半个月,先前每天都会去圣殿里陪陪白澜,到后来,他发现白澜越发的不对劲儿,就开始逼着他走出来。

那天夏凌将他叫出来之后,上官轻儿明显感觉到了白澜身上沉沉的死气。

她知道,这三年来,白澜一直都很煎熬,他活着,却已经失去了自由,只能卷缩在雾谷,甚至到后来只能躲在圣殿里维持生命。

他这么做的目的,怕是为了她和夏凌吧?

白澜很疼夏凌,甚至比千年前对他自己的女儿还要疼爱,夏凌就是个鬼灵精,从会说话会蹒跚步行开始,就整日的缠着白澜,说白澜是神仙,让他教他法术和功夫。

白澜也是因为夏凌,才会一直痛苦活着的吧?

如今夏凌三岁,白澜将自己能教的都教给了夏凌,虽然夏凌年纪太小,很多东西都还不能领会,不能学到,不过白澜早有准备。他在圣殿的日子里,一有空就将自己的心得和体会以及一些心法写下来,让夏凌长大后可以继续学习。

不得不说,白澜是个细心的人,做什么事都认真。尤其是对上官轻儿和夏凌,更是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一样对待。

上官轻儿知道白澜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去年将夏凌丢在雾谷,也是相让夏凌多陪陪他,生怕他想不开,撑不住,就离开了。

看到上官轻儿眉头紧皱,一脸深沉的样子,夏瑾寒有些不悦的将她抱进怀里,低头在她耳边道,“还在想白澜的事?”

上官轻儿抬眸,看着身边分明一脸不悦,却还是带着关怀,没有丝毫责备她的男人,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在他怀里蹭了蹭,疲惫的开口,“嗯,是啊,我总觉得,白澜很快会离开我们了。”

夏瑾寒轻轻吻着她的脸,安慰道,“别伤心了,白澜活了这么久,他现在这样,过的很累,何不让他去了?”

“我知道,可是,我舍不得。”上官轻儿埋首在夏瑾寒的怀里,低声道,“我欠他太多了,寒,他好不容易活过来,我怎么能,怎么能就这么让他走了?”

夏瑾寒的脸色也有些凝重,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傻瓜,谁都会死,何况白澜,他已经不是人了,你不是神仙,不能总想着要救在乎的每一个人。”

上官轻儿叹口气,在夏瑾寒怀里点点头,“我明白,我都明白,只是,我还是不想放弃,我会想办法救白澜的。”

夏瑾寒知道自己劝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所以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她好好休息,不要再胡思乱想。

就跟白澜想的那样,上官轻儿他们只用了七天就回到了夏国京城。

当天夜里,夏瑾寒就埋首在扎堆的奏折中,整整劳碌了一夜也没忙完。

夏瑾寒不在皇宫的日子,是夏瑾轩监国,夏瑾轩能处理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剩下那些都是他不能做主的,只能等夏瑾寒回来。

上官

上官轻儿却是一觉睡到天大亮,起来的时候,夏瑾寒都去早朝了。

吃过早膳,等夏瑾寒下了早朝,上官轻儿就牵着夏凌去了夏瑾寒的御书房。

推门进去的时候,果然看到那个男人正在拼命的跟一堆的奏折作斗争。

上官轻儿不由的心疼了,上前将一碗参汤放在桌子上,低声道,“昨晚都只睡了一个时辰,如今又忙,身体怎么吃得消呢?先喝点东西。”

夏瑾寒抬眸,目光温柔的看着上官轻儿,拉着她的手道,“也就轻儿你会心疼我了。”

闻言,夏凌不满的开口,“儿臣也很心疼父皇。”

夏瑾寒似乎才看到那个被桌子挡住了的小不点,笑着将他抱在腿上,敲了敲他的小脑袋,“光说不练,怎么不见你跟你母后一样,端着参汤来看父皇?”

夏凌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夏瑾寒,“小凌还小,等小凌长大了一定好好孝敬父皇。”

“可不要早早被媳妇儿拐走了,朕听说,你这些日子老是去找青衣?”夏瑾寒挑眉,一脸戏谑的看着人小鬼大的儿子。

青衣是青云和梨花的女儿,如今才两岁,走路都走不稳,夏凌每次见了都要去取笑人家,说她这么笨,二岁都不会走路。还说他两岁的时候都开始跟着师父学艺了。

然后青衣一生气,抓着夏凌的手就咬,青衣小的时候,牙齿没长出来,即便夏凌的肉很嫩,也咬不出什么问题,但是这一次回来,青衣的牙齿又长长了不少,昨晚夏凌被咬了一口之后,疼的直跟上官轻儿抱怨。

青云和梨花则是将自己的小女儿抱走了,免得她在祸害小殿下。要知道,小殿下那可是太子,要是将他咬伤了,他们可赔不起。

夏凌的眼神有些闪躲,支支吾吾的道,“哪,哪有老是啊,就昨天去看了看,还是那么笨,我才不会喜欢她呢。”

“呵,你这么小就知道什么是喜欢了?”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儿子。

“当然知道,小凌最喜欢母后了。”小凌张开手,示意上官轻儿抱他,却被夏瑾寒拍了拍屁股,骂道,“这么大个人了还要你母后抱,也不害臊?”

说着,夏瑾寒将他放下来,低头一边喝参汤一边道,“你今儿来找我,是想去一趟普崖山吧?”

上官轻儿惊讶的看着夏瑾寒,“你这都知道?”

敢情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吧?她啥都没说,他就猜到了,真是邪门。

“你脸上写着‘我很担心白澜’几个大字,我想不知道都难。”夏瑾寒有些吃醋的说着,将上官轻儿拉进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低头在她耳边道,“轻儿,什么时候,再给我生个胖宝宝,也省的夏凌这个小东西无聊……”

上官轻儿一阵脸红,推了推他,笑骂道,“不害臊,儿子还在边上呢。”

“他什么都不懂。”夏瑾寒嘴角勾起,手轻轻抚过她的腰,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脖子上,痒痒的,有些难受。

“咳咳,别教坏孩子了你,时候不早了,我该出去了。”上官轻儿缩了缩脖子,有些脸红的说到。

“那,今晚早些回来。”夏瑾寒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炽热的红唇,印在了她的脖子上,让上官轻儿的身子一震颤栗。

慌忙推开夏瑾寒,上官轻儿瞪着他得意的俊脸,怒道,“今晚我跟小凌不回来了。”

说罢,拉着夏凌就走出御书房。

身后,夏瑾寒轻轻一笑,“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到时候,我丢下国事,你可又要变成祸国妖女了。”

上官轻儿咬牙,气呼呼的跺跺脚,将门摔得“砰砰”响,却无法反驳夏瑾寒。

曾经她就试过,因为赌气,一个人跑去普崖山上住了十天,结果夏瑾寒就在上面陪了她十天,待她气消回来,夏国朝廷都快乱成一团了,不少大臣原先就对上官轻儿有意见的,更是开始弹劾她,处处针对,甚至有人说她是妖女,迷惑了他们英明神武的陛下。

至此,每次上官轻儿赌气了,夏瑾寒就拿这事来压她,让她连开溜的机会都没有。

马车上,夏凌眨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小手拉着上官轻儿的,“娘亲,父皇老是惹你生气,要不你不要他算了。”

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这个小不点,问,“不要他,那要谁?”

“你有小凌,还有大师父和二师父,还有干爹,爹爹这么坏,小凌不喜欢他了。”夏凌嘟起小嘴,似乎是在因为上官轻儿的生气而对夏瑾寒有很大的不满。

上官轻儿失笑,轻轻捏着儿子的小脸,笑着道,“傻孩子,你不懂的,你爹他不是坏人,他就是喜欢欺负我罢了,别人让他欺负他都懒得呢,所以你不能不喜欢爹爹,知道吗?”

“那娘亲喜欢爹爹吗?”小东西眨着眼睛,好奇的问。

“当然喜欢啊。”何止喜欢,她简直就是着了魔了,这辈子除了夏瑾寒,她还会爱谁么?

不会……再也不会了。

夏凌又听了之后,一脸认真的道,“他欺负你你还喜欢他,娘亲你就是找虐。”

找虐这词,貌似是她教的吧?当初她说夏凌整日被青衣咬,还是不死心的跑去找人家,根本就是找虐,没想到如今被儿子说回去了。

上官轻儿有些汗颜的干咳两声,推了推夏凌道,“臭小子,好的不学学坏的。”

“娘亲你好的不教,就教人家坏的。”夏凌不满的反驳。

“娘亲何时教你坏的了?”

“就有,你还不承认……”

母子两人,一路上都在斗嘴,这沉闷的气氛,也变得温馨了起来。

门外的青然听着他们的对话,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容,能看到主子和小主子都这么幸福,他也满足了。

普崖山还是跟从前一样,大门口森严的阵法,让外人无法涉足半步。

上官轻儿带着夏凌,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大院,将夏凌丢给了冷天娇,就直奔师父闭关的地方。

师父这些年一直都在闭关,就算出来,也就是两三个月,然后一闭关就是一年半载的,经常见不到人。

“轻丫头,你来找老头子?”球叔悠闲的坐在门口的大树上,一边喝着小酒,一边问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对球叔温和的一笑,“是啊,球叔,师父他这一次可说了是什么时候出来?”

球叔摇摇头,道,“没说,估计都不会出来了。”说着,他叹口气道,“你去看看他也好。”

球叔的话,让上官轻儿的心凉了半截,来不及多问,就来到了师父闭关的房间外面,打开机关,走了进去。

每次来,她都只能进大门,要见师父,还要再进一扇门,但师父从不让她进去。

这一次上官轻儿也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外道,“师父,我来看看你。”

半饷,里面才传来师父苍老的声音,“轻丫头,你来了也好,我快不行了,有些话,也不怕透露给你。”

上官轻儿心中一紧,问,“师父,你说什么呢?你怎么会……”

“咳咳……好了,你也别担心,我没什么大事,只是这一辈子,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我活了**十年,也够了,该去了。”师父打断了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的手紧了紧,低着头,抿着嘴不出声。

“你是为雾谷祖师爷来的吧?”师父沉声问。

“是,师父,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帮他的,对不对?”上官轻儿着急的回答,说完,又有些消沉的道,“我不想他就这么死了,当然,要是师父你将那些办法告诉我的代价,是你死,我还是不要知道了。”

师父叹口气,道,“丫头,师父是大限已到,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我说不说,也是活不了几日的,还不如告诉你。”

上官轻儿再一次沉默了,似乎是在分辨师父这些话的真假。

师父不等她思考完,就开口道,“要救白澜,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必须要快,他怕是撑不了多久了,你进来,我将我的功力传授给你,明日你就起程去雾谷找他。”

师父说完,又道,“不过你可想好了,你帮他没问题,但是自己的身体可能会受到很大的损伤。”

上官轻儿摇摇头,“我不在乎这些,我想知道是,要怎么帮他?”

白澜为她付出的一切,她无以为报,唯有努力的让他活下去,让他看到更多人生的美好,她才能安心。

师父安静了一会,道,“他当初怎么救洛烟的,你就这么救他。”

上官轻儿闻言,双眼立刻瞪得大大的,惊讶的看着紧闭的大门,道,“师父,你的意思是,是……”

“不错。”师父点头,叹口气道,“我将我的功力传给你,至少可以护住你的身体,不受到太大的损伤,但是你也要想好了,你帮了他,就是逆天而行。白澜当初救洛烟,代价就是堕落成魔,沉睡千年,师父也不知道你帮他会是什么结果。”

上官轻儿低着头,刘海将她的双眼遮住,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感觉她全身都是寒气。

“寒小子应该不会同意,你再考虑一下吧。”师父道。

上官轻儿摇头,笑了笑,“不用考虑了师父,你既然愿意将这办法告诉我,就不会害我的,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

“哈哈,好丫头,你倒是个机灵的。确实,你手上有你奶奶留下的手链,虽然当初你奶奶为了救你,丢了性命,但启动手链,却能顺利的通向另一个世界。你若是有本事启动它,就能将白澜的灵魂送走,届时,白澜就能跟你一样,从新活过来了。”师父笑着,语气认真。

上官轻儿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只要白澜能活着,不管是哪个世界都好,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就不会放弃。

------题外话------

咱们祖师爷很快就开始新的生活了,(*^__^*)嘻嘻……谢谢亲们一如既往的支持,╭(╯3╰)╮

继续疯狂推荐清溯新文《溺宠一品弃后》,走过路过的妞们都点进去看看吧,嘿嘿,依然是宠文,很有爱哟,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