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白澜篇16章感情升温2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白澜篇 16章 感情升温(2)

沈潇潇窄小的租房里,气氛有些诡异。

白澜坐在沙发上,扭着头,目光落在了沈潇潇身边一身灰色衬衫的男人身上,琥珀色的眼睛,将那人打量了一番,最后视线落在了他提着行李的那只手上。

白澜微微眯起眼睛,不知不觉之间,释放出了危险的气息。

沈潇潇以为自己看错了,听到王铭的话,才回过神来,干咳两声,不好意思的对王铭道,“哦,没事。”

沈潇潇话音刚落,就感觉眼前一晃,一道熟悉的味道袭来,随即,她手中的行李就被人拿走了。

“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略微低沉的声音,熟悉的淡漠语气,让沈潇潇感觉鼻子有些酸酸的。

她抬眸看着眼前这个半年不见的高大男人,再一次忘记了王铭的存在,忍不住问,“你,你怎么变成这样……”

白澜弯起嘴角一笑,俊逸的笑容,竟让这寒冷的冬日变得温暖起来,他说,“我这样,不好看吗?你比较喜欢我之前的样子,还是现在这样?”

白澜笑着问沈潇潇,语气中似乎带着一抹期待,像是小孩子考试拿了好成绩,迫切想要听到父母的夸奖一般,让沈潇潇有些无语,但更多的还是惊讶。她怎么都没想到,半年后再见,白澜居然变成了这样……

眼前的男人,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毛衣,将他高大帅气的身子衬得越发的帅气。他原本白皙如玉像是白雪一般的肌肤,被晒黑了许多,让他看起来多了几份阳光的气息,不但没有降低他的帅气,反而陷得他越发的霸气逼人,帅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最重要的是,他那一头丝绸般漂亮的银丝,居然,居然变成了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而且还是黑色的……

沈潇潇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无法跟半年前的那个人联系在一起,要不是这张脸她再熟悉不过,她都要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你的头发……”沈潇潇咽了一口口水,有些艰难的开口,语气里满是不舍和惋惜,“你真的剪了啊?”

那是一头多么漂亮的头发,他真的就舍得么?

“剪了。”白澜笑着回答,干脆利落。

“真的剪了?还,染了……”沈潇潇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白澜低下头,抓着沈潇潇的手,放在他那一头短发上,“你来感受一下……”

听到他们的对话和亲密的举动,一边的王铭终于受不了,开口道,“潇潇,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沈潇潇慌忙收回自己的手,有些不自在的对王铭笑了笑,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这是……”

“白澜,你好。”白澜抢在沈潇潇之前,对王铭伸出了手。

“王铭。”王铭也笑了笑,跟白澜握手,两人目光撞上的那一刻,火光四射。

沈潇潇感觉气氛变得有些奇怪,慌忙招呼着王铭进屋去,然后发现白澜居然只穿了一件衬衫和毛衣,不由的开始唠叨,“你怎么穿这么少?快进去,要是感冒了我可不照顾你。”

本以为白澜的性子,听到她的叨念,最多就点头说一句“好”,然后就乖乖的加衣服。

谁知,白澜居然说:“你不照顾我,谁来照顾我?”

沈潇潇和王铭都愣了愣,沈潇潇红着脸瞪白澜,有些生气的说了一句,“胡说什么呢,快进去。”

王铭则是眉头微蹙,看着白澜的眼神也变得危险起来。

三人回到了屋子里,沈潇潇才发现,屋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而且,因为已经是傍晚了,小厨房里居然冒着热气,说明白澜来了不是一时半会了。

沈潇潇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问白澜,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只笑着坐下,给王铭倒了一杯水。

白澜在沈潇潇身侧坐下,高大帅气的样子,立刻将对面的王铭给比了下去。王铭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好歹他也是公司的销售经理,向来能说会道,在这样的场合,倒也不会冷场。

他笑着问沈潇潇,“潇潇,坐了一天车的累了吧?家里过来这么远,下次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就好了。”

沈潇潇干笑两声,道,“没事,这些年都习惯了,怎么能麻烦你呢?”

“不麻烦,这一次公司有事,我提前过来了,要不然也可以带你一起过来的。就这么说定了,下次记得叫我哦。”说着,王铭又看了看这屋子,道,“一直住在这里吗?”

“嗯,是啊。”

“你公司离这里挺远的吧,上下班会不会很不方便?”王铭的嘴角始终带着笑容,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

沈潇潇摇头,“还好吧,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算太远。”

“明天要上班吗?我听说,明天有一场不错的电影要上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王铭笑着问沈潇潇。

“明天……”沈潇潇刚要拒绝,就听白澜开口了。

“她明天没有空。”淡漠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满,让人听着有些不舒服。至少,王铭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王铭笑了笑,看向沈潇潇身边的白澜,“白先生,我在问潇潇。”

“我说了她没空。”白澜依旧是冷冷的语气,琥珀色的眸子,似乎闪着寒光。

王铭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能做到销售经理的位置,自然是什么样的客户都见过,也知道要怎么应对。

“潇潇?”王铭果断不再看白澜,而是扭头问沈潇潇。

沈潇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嗯,我刚回来,明天还有些工作要处理,怕是不能出去了。”

王铭点头,被拒绝了也不觉得尴尬,只是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以提前预约吗?”

被拒绝了,也不生气,不放弃,王铭不愧是销售经理,脸皮厚,三寸不烂之舌,能说会道,可谓是所向无敌。

只是,白澜也虽然不爱说话,不代表就会一直沉默。

他拉着沈潇潇起身,道,“她近期都没有时间,我已经全部预约了。”说完,拉着她一边往厨房走,一边道,“我做了蛋糕,你过来看看成不成功。”

“啊,喂……”沈潇潇低呼一声,扭头尴尬的对王铭笑了笑,就被白澜拉到了厨房里。

厨房里,白澜将沈潇潇按在墙边,不悦的问,“他是谁?”

沈潇潇没想到,半年不见,这个男人居然变得这么,这么直接,这么粗暴,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想起白澜这半年的“失踪”,她淡淡的道,“他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

“让他走,我不喜欢看到他。”白澜直接开口要赶人。

沈潇潇笑了,“我还没赶你走呢,这里是我家,我想让谁进来就让谁进来,你管得着吗?”

白澜的脸色一变,手握成了拳头,“你喜欢他?”

“我喜欢谁,也跟你没关系,你走开。”沈潇潇推开他,转身要出门。

白澜拉住她的手,将她带进怀里,忽而明白了什么,道,“你在生我的气吗?”

“你,你松手。”撞上白澜强健的胸口,沈潇潇的额头有些疼,他身上淡淡的清香,让她一阵面红耳赤,但从未跟男人这般亲密的她,对于白澜这样的举动感到很不习惯。

“你是不是怪我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白澜低着头,目光幽深的看着沈潇潇。

沈潇潇被白澜身上的霸气镇住,一时间忘记了挣扎,只是扭头道,“你想太多了,你又不是我的谁,你要去要留,跟我没有关系。”

听到沈潇潇一直跟自己撇清关系,白澜有些着急了。

解释道,“我当初训练了三个月出来,本想回来找你,只是刚好那个的时候,警局在追铺一起重大案件,警长亲自出马,带了我去。回来之后,我又潜伏在敌营两个月,直到年前,案子结了,我才有时间来找你。”

听到白澜的话,沈潇潇总觉得,他这半年的经历,可谓是惊心动魄,警察的工作,向来都是比较危险的,何况,他还不算警察。

看到白澜如今的变化,沈潇潇低着头,不说话。

白澜慌忙道,“我过年前一天放假才回来,可是你已经离开了,所以就一直在这里等你。”

“你找不到我,也不会给我一个电话吗?一去就是半年,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啊?”沈潇潇瞪着白澜,心中有些委屈。

他们萍水相逢,只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但这已经足以让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明知道这个男人来历不明,她不该为他担心的,可沈潇潇还是很担心,三个月后他没有回来,她很长一段时间都失眠了,总是在想,他是不是出事了,还是觉得没必要回来,所以离开了。

“我没有你电话。”白澜低头,抱着沈潇潇,琥珀色的眸子,深深的看着她,“是我的错,让你担心了。”

听到白澜的道歉,沈潇潇居然很没骨气的落泪了。想起这些日子为他担心害怕的日子,再感受如今近在咫尺的怀抱,她突然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有些复杂了。

可是,她似乎不排斥这样的感觉。

“潇潇……”门外传来了王铭的声音,沈潇潇条件反射的要推开白澜,却被白澜紧紧的抱住了,然后白澜余光看到门外的男人走过来,嘴角勾起,低头,轻轻吻住了沈潇潇的嘴。

“唔……”沈潇潇呼吸一滞,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美的脸。

门外的王铭则是浑身僵硬,目光如炬,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白澜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只轻轻碰了一下,就松开了沈潇潇,在她耳边道,“这些日子我不在,让你受苦了。今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白澜的举动和亲密话语,无不让沈潇潇感到浑身热血逆流,尤其是唇边残留着一抹温热和清香,让她感觉云里雾里的,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初吻,她是初吻啊——就这么没了,就这么——没了……”

白澜抬起头,看到王铭站在门口,一脸阴沉,脸色难看的样子,笑了笑,“抱歉,王先生,让你久等了。”

“没事。”王铭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只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白澜转身,从烤箱里拿出刚烤好的小蛋糕,对沈潇潇道,“出去坐下来,尝尝我的手艺。”说罢,又对王铭道,“王先生也尝尝看吧。”

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越发的沉重了,沈潇潇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要不是白澜拉着她出来,她估计都有些找不着北。

王铭看到沈潇潇失神的样子,心中固然不满,也没说什么。只是轻声问,“潇潇,你怎么了?可是被欺负了?”

沈潇潇听到王铭的话,脸色一阵通红,干笑着摇头,“没,没事啊,嗯,蛋糕好香,你也尝尝看吧。”

沈潇潇说完,王铭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偏偏沈潇潇还云里雾里的,一直都处在比较迷糊的状态,没看到王铭的脸色不对。

“吃慢点。”白澜坐在沈潇潇身侧,见她美滋滋的吃着蛋糕,小心的伸出手,拭去她脸上沾的面包屑。

有些粗糙的指腹,轻轻在她的嘴角滑过,沈潇潇颤抖了一下,红着脸看白澜,似乎不明白这个跟木头一样的男人,为何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了。

王铭显然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本来打算留下来吃晚饭的,最后果断坐不住了,起身对沈潇潇道,“不早了,潇潇,我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

“哦,这么急啊,好。”沈潇潇回过神,明白是自己跟白澜忽略了王铭,让人家觉得不舒服了,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送送我吗?”王铭笑着,好看的双眼深深的看着沈潇潇。

沈潇潇觉得,有些话还是跟王铭说清楚好了,于是起身,对白澜道,“我送送他,很快回来。”

“嗯。”白澜没有多说,只是点点头,目送沈潇潇和王铭走出房间。

门外,王铭低着头,苦笑着问,“潇潇,我想知道为什么。”

“啊?”沈潇潇不解的看着王铭,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既然有男朋友,都住到一起了,为何还要跟我见面?”王铭扭头,眼中带着一抹嘲讽。

沈潇潇一愣,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确实不是,可是刚刚他们……

她摇头道,“我,我跟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就像唐悦说的那样,自从认识了蓝冰泉,就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是次品,而她跟白澜相处过之后,总觉得白澜是最好最单纯最帅气的。王铭也很好,虽然他们至见过几次面,但这个男人一直比较绅士,要是之前没有遇到白澜,或许沈潇潇会喜欢上王铭。

“我很喜欢你。”王铭突然停下,认真的看着沈潇潇,“我还有机会吗?”

额……

沈潇潇呆呆的看着王铭,没有想到他居然不肯放弃,她倒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抢手了?

“你不会有机会了。”一直有力的手,将沈潇潇拉向了身后,远离了王铭。他淡漠的声音,清冷的语气,以及浑身抵挡不住的霸气,让沈潇潇觉得脸红,也激起了王铭的怒气。

“是吗?呵,若是潇潇真的喜欢你,又怎么会跟我相亲?白先生,你最好别强迫她什么,有本事,跟我公平竞争。”王铭自信的笑着,对上了白澜琥珀色的眸子。

白澜微微眯起眼睛,笑道,“她之前,只是在跟我闹脾气,如果因此让你误会了什么,我替她道歉,你可以走了。”

白澜说完,帅气的转身,拉着沈潇潇回到了租房。

屋子里,沈潇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推开白澜,道,“你到底是谁?”

白澜眨了眨眼睛,对沈潇潇笑道,“不认识我了?”

“你,你不是白澜。”白澜怎么可能变得这么霸气,这么魅力四射呢?当初那个呆萌的白发男人,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

沈潇潇始终觉得不可思议。

“那我是谁?”白澜好笑的看着沈潇潇,莫非,自己的变化真的这么大?其实他自己也感觉到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接触到跟从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尤其是在去了警局训练之后,他变了很多。

“我,我怎么知道你是谁,我还要问你呢,你到底是什么人?”沈潇潇警惕的看着白澜。

“呵呵……”白澜笑了笑,靠近她,低着头问,“沈潇潇,你脑子进水了吗?”

“啊?你的脑子才进水!”沈潇潇生气的回答。

“我不是白澜,还能是谁,我又怎么能进你的屋子?你不会想要我告诉你,我当初是怎么在博物馆遇到你,又是怎么在半路被你丢弃,然后你良心发现又把我找回来的吧?”白澜捏了捏沈潇潇的脸,无奈的道,“别生气了好不好?”

听到白澜的话,沈潇潇眉头紧皱,他这都知道,莫非真的是他?可是……

“那你怎么变得这么奇怪?”沈潇潇说着,脸就红了,他刚刚居然亲了她,实在太可恶了。

可白澜笑着,低头靠在她耳边,柔声道,“你都把男人带回来了,我要是不主动一点,岂不是就要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