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在边缘

第三卷第1290章 我全招了

费阳也是给蔡国行面子,没有怎么扣他,不过让一个士兵看着他,限制他的自由。路文和贺华锦赶过来了,他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一般人都不敢惹火鸟会所,所以他们以为费阳在那里吃饭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没有想到还是出事了。

“宇凡,现在是怎么回事啊?”贺华锦问龙宇凡。路文是不敢问,他指使贺华锦问一问。而贺华锦也不敢直接问费阳,他走过来问龙宇凡了。

“唉,贺局长,你认不认识这个警察,M的,我们在这里喝酒聊天,他竟然说我们卖.*.嫖.娼,真是气死我了。”龙宇凡生气地把当时的情况说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嘴人马,在海江市自己的地盘,居然被人家这样搞,真是气死他了。

贺华锦看着前面的白副局长,他的脸色变了。“白副局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这样说?是谁给你这样的权力,也不调查就要抓人?”这个白副局长刚开始进来警察局的时候,对他还是很听话的。但自从他哥哥当了副市长后,这个白副局长做事就阳奉阴违,有时在后面给自己使绊子。贺华锦很气他,但又没有证据拿他没有办法。

“我,我们接到线报说这里有人卖.*.嫖.娼,所以我们过来看看,没有想到是误会了,”白副局长说道。

“有你这样误会的?没有调查清楚就抓人,而且当时人家在喝酒聊天,你看到人家卖.*.嫖.娼了吗?而且这位是国安局的副局长,你厉害啊,说人家是小姐。”贺华锦说道。

路文严肃地说道:“贺局长,我现在代表海江市党委对白副局长宣布停职调查通知,还有那几个警察,也是一样。”

“是,路书记,”贺华锦高兴地说道。他招手叫自己的人过来,把白副局长他们押出去了。蔡国行他们是军人,他是管不了的。

蔡国行见势不妙,他支支吾吾地说道:“各位,这是误会了,我看我也应该回省军区了,我还有军务在身,我要急着回去呢!”蔡国行想着出去拿到手机给孟晓宁打电话,至于那个白副局长栽进去就栽吧,他先明哲保身。

秦铁清冷冷地说道:“你们想走?我还没有跟你们算帐呢?张兵雷,你的兵怎么还没有来啊?他们是不是吃干饭的?如果依你们这样的速度,国家都被别人打完了。”

“处长,他们就快过来了。”张兵雷说道。他在心里恨那些手下,平时挺快的,怎么这次这么慢,被处长给批了,这可是关键时候。

费阳让政委派人把那些省军区的人全部带回军分区,等事情调查清楚后再放人。而且刚才省军区司令也给他打电话了,说他会派人过来处理。那些省军区的士兵被带下去了,对方只留下蔡国行和蔡国富。

“兵雷,”秦铁清大声地叫了一声。

“收到,处长,”张兵雷大声地回答,他等着秦铁清的指示。可秦铁清并没有指示,而是在旁边瞪着他。

秦铁清生气地说道:“张兵雷,看来你这个营长当得不合格,你要回去当一般士兵了。”说完,秦铁清的眼睛扫了蔡国富一眼。

张兵雷明白过来了,刚才蔡国富侮辱秦铁清,他要自己帮他报仇。首长就是首长,说话不留话柄,一会别人要找他麻烦也是找不了。想到这里,张兵雷冲到蔡国富的身边骂道:“娘的,你敢骂我们的处长,我废了你。”说完,张兵雷对着蔡国富的嘴巴打去,“啪”,蔡国富嘴里的门牙被打掉了。

“啊!救命啊,救命啊!”蔡国富大声地叫道。

可张兵雷并没有停,他一边打着一边骂道:“娘的,我看你的嘴还贱不贱,我的领导都敢骂?你说,是谁叫你过来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张兵雷一直对着蔡国富的嘴巴打,不一会儿,蔡国富嘴里的牙被打得差不多掉完了,而蔡国富的嘴也肿得老高,反而血没有流很多。

“兵雷,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不要打了,停手。”秦铁清见蔡国富这个样子,他也有点解气了。所以,他叫张兵雷住手。

张兵雷暗骂秦铁清的老奸巨滑,不是他暗示自己打吗?现在倒变成自己是坏人了。不过张兵雷也是打蔡国富了,娘的,敢用枪顶自己的脑袋,自己都说是特战队的,连证件也不看自己的,哪有这么鸟的人?

蔡国行看到张兵雷下这么狠的手,他不由暗暗惊心,如果张兵雷也对他动手,他是要遭殃的。“你,你们怎么能这样?我们省军区会派人下来的。”蔡国行说道。

“我不管你们省军区下来什么人,就算是司令下来,我也是不给面子。如果这里处理不了,我会还你们这几个主要人物上去京城,我会撬开你们的嘴。”费阳冷冷地说道。“不要以为你们的嘴很硬,你们是硬不过我们的专家。”

蔡国行听了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军情三处是干什么的,他是知道的。军情三处有一个部门是专门对付间谍,如果用对付间谍的方法来对付自己,那自己就惨了。天啊,自己怎么会遇上这种事情。早知道他就不惹龙宇凡的事情了,龙宇凡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与军情三处和特战处的处长在一起。

现在的蔡国行后悔了,他后悔自己没有跟孟晓宁问清楚龙宇凡的事情,而且也没有认真调查过龙宇凡。只以为龙宇凡只是跟市里的关系好,而在其它方面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没有想到龙宇凡居然跟军委里的首长有关系,而且还在一起喝酒。蔡国行想着冤枉费阳和秦铁清,他知道这次是惹大事了。

于是,费阳他们回去军分区了,特战处的人负责审讯那些省军区的士兵。士兵说他们只是听从命令,其它的事情是不知道的。这些士兵说得也是实情,他们只是执行任务,至于其它的,他们是不知道的。

而那个白副局长却是没有那么好运了,先是他的警察手下招供。警察们见现在都是这样的情况了,路文亲自停他们的职,要他们把情况说清楚。他们也是知道如果把情况说清楚,他们是要背黑锅,这次的事情真是吓死他们,他们要抓人家国安局的副局长,说人家是小姐,真是要掉脑袋。

在贺华锦的威吓之下,那些警察立即招供了。他们说是白副局长派他们过来先蹲点,盯着龙宇凡,发现有情况再叫白副局长过来。而那些省军区的士兵,也是白副局长叫过来的。开始白副局长死活是不肯认这是他有预谋的,他只是说误会,自己搞错了。

当贺华锦拿着那些警察的证词给白副局长看时,白副局长再也支持不住了。他承认是自己错了,自己看龙宇凡不顺眼,他愿意受罚。白副局长说完这些后,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他还有着期望,期望孟晓宁过来救他。

因为白副副局长想着就算自己这次背了一个处分,他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等过一段时间,估计孟晓宁会补偿回给自己。毕竟这次的事情是他帮孟晓宁干的,孟晓宁不可能不管他。

可白副局长却是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次的事情牵扯到费阳和秦铁清,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让白副局长吃不了兜着走。当费阳听到贺华锦的汇报时,他火了,他对贺华锦说道:“你们不要管这件事情了,我现在就叫张兵雷带人把那个姓白的带过来。”

“好,”贺华锦点点头,军队与地方是不一样的。现在白副局长这样招供,他是不知道如何是好。白副局长后面肯定还有人,不揪出来是不行的。可像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只能是给白副局长一个处分,就算是撤职也是不行的。

因此,当费阳提出这样的要求,贺华锦立即同意了。如果由军情三处来处理白副局长,白副局长就不是撤职那么简单了。

当白副局长听说自己要被带去军分区处理,他慌了。他急忙说道:“贺局长,我是地方的人,怎么军队要处分我啊?”

“因为你要抓军队的首长,所以你不说清楚情况是不行的。听那两位首长说要把你弄去京城,他们怀疑你勾结间谍要暗杀他们,你不说清楚情况,你是逃不了的,你以后就在京城的军队监狱里呆着吧!”贺华锦得意地说道。“当然了,你最好的打算还是在军队里呆着,最坏的,你是要被枪毙,另外,你的家人都会被军情三处的人监视着,听说被反间谍组织的人监视着的人,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前途了。”

白副局长一听呆了,他自己就算是死也没有什么,但是他的儿子,以后读书和工作,都会被一股无形的势力控制着,他慌了,他急忙说道:“贺局长,我招了,我全招了,你不要送我去军队了,我死也不去,我不是想暗杀军队首长的。”都到这个时候了,白副局长也是不再隐瞒,蔡国行兄弟也被抓在军队里面,估计也是很麻烦。

“说吧,是谁派你过来的,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贺华锦问道。

“是这样的,上次孟少的事情得罪了孟晓宁书记,蔡国行参谋长找上我们,他让我们这样行事,所以我们就做了。”白副局长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我们也没有想到有军委的首长在,我们只是想针对龙宇凡的。贺局长,你放过我吧,就算把我开除也好,千万不要送到京城啊。”

请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