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悍妻

第一百二十六章 红颜祸水

名人主持,领导讲话,歌功颂德兼感谢政斧,再假惺惺追抚往昔和展望未来,最后演点文艺节目,和所有企业庆典一样,海达集团十周年庆典无外乎这些内容。

如果一定要挖掘什么亮点,只能是高雅美丽、姓感大方的夏枫儿,电眼女郎的吸引力显然超过庆典本身。唰唰放电的夏大美女几乎电倒了台下所有人,数百名政斧官员、企业老总垂涎三尺,想入非非,但也只能想想,谁敢在曲书记头上太岁动土?

台上轮番上阵,粉墨登场;台下百无聊赖,故作热情,台上台下掌声阵阵,无数媒体浪费菲林。

徐虾也兼着照像的任务,不时蹿到台前抢几张。每当这时,夏枫儿就异常振奋活跃,眼中的电光能徒增几万焦耳,有意无意的举手投足,总会优雅地摆出最魅惑的姿态,尽管小虾很可能是台下唯一心如止水的人。

不过徐虾仍未令她失望,表面上做足了功夫,为她拍下多张特写。可惜以动感电眼著称的夏枫儿,最适合她的更应该是动态的摄像,而不是静态的照片。

闹闹哄哄,一个半小时,嘉宾们进入宽敞明亮的宴会厅,这场闹剧才落下帷幕。

◇◇◇◇◇海达庆典宴设有一席巨大的主桌,四席较大的从桌,几十桌普通席位,徐虾作为市委联络人,有幸敬陪从桌末位。

千篇一率的讲话、敬酒之后,自由吃喝开始,徐虾不喜欢听老总们酒后吹牛逼,准备吃几口就走,却被同桌几个企业家扯着说话,还好张丽一个电话把他救了。

宴会厅外,张丽娇娆妩媚的身姿已在等他。见他出来,上前道:“中午有事吗?”

徐虾不知她何事,反问道:“怎么了?”

张丽掏出一张购物卡:“海达给我们媒体每人发张卡,可海达超市全市就一家,又离市区那么远,没必要再跑来。我想你应该也发了,不如我们趁中午去买些东西,把钱都花了,省得再特意跑一趟。”

徐虾确实发一千元购物卡,却有点犹豫。虽说已经确定张丽和曲书记没有不正当关系,但流言不会空穴来风,联系夏枫儿的争风吃醋,很可能张丽是曲书记心仪的目标,不过是没得逞。如果这样,和张丽单独在一起显然也不太好。于是道:“我中午倒没什么事,就怕曲书记意外临时有事,找不着人……”

张丽妙目一动,快速瞥瞥左右,压低声音道:“不会的,夏枫儿刚偷着上去,他们中午肯定在一起,不会找你的。”

夏枫儿溜走,徐虾也注意到了,而且也这么想了,低笑道:“这你都注意到了,你到底是记者还是狗崽?”

张丽浅浅一笑,望着他问:“还有问题吗?”

这话够直接,明显不达目的不罢休,徐虾愈发奇怪。从早上见面,张丽就有些反常,先是莫明其妙地感伤,然后和夏枫儿争风吃醋,委婉地澄清和曲书记关系,现在又不容拒绝地邀请他,事实上两人并不很熟。

考虑到张丽一向敏感,徐虾不想伤害她,痛快道:“那行,正好我小姨子要当摄影记者,马上要走了,我也应该给她买点什么,你帮我参谋参谋。”

张丽表情瞬间融化,直视的眼光变得柔婉,略带嗔意道:“我还以为你不想去呢。”

徐虾温和道:“怎么会?你太敏感了。”

张丽不无歉意地笑笑,掏出车钥匙道:“那坐我车吧,我给你当司机,算是赔罪。”

徐虾微笑道:“赔罪就免了,不过有你这美女当司机,我求之不得。”

张丽尽展欢颜,两人步出到正午的阳光下,步向张丽的红色夏利车。

◇◇◇◇◇郊外的天气就是不一样,即使炽烈的正午,阳光仍那么轻柔。白云如驹过隙,风从车窗贯通,清新的气息,翠绿的景致,让人心旷神怡。

张丽开着车,真诚地对副驾驶位的小虾道:“今天真不好意思,让你为难好几次。”

徐虾诚心道:“真没有,你想太多了。”

张丽感激地看他一眼,凄凉道:“说真的,你别看我表面风风光光,好象挺开心,其实我真没什么朋友,有时候一个人挺孤单的。虽然我们交往不多,但我一直觉得和你挺谈得来,也挺轻松,所以才不想被你误会。”

徐虾听得直心疼,凝眸道:“丽丽,你真没事吗?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和平常不太一样。你既然当我是朋友,有什么事你就说。”

张丽摇头道:“我真没事,就是难得说说心里话。”又展出个笑颜:“对了,你之前说,一直……都没那样想过我,怎会那么相信我?”

徐虾哪谈得上相不相信,就随口一说罢了,可不信也得信,信口道:“这个嘛,很简单,一个女人依附权贵,总得图点什么,可你就是个新闻部小记者,也没看到你捞到什么好处,那些传言自然是假的,我要连这个都信,那不没脑子了?”

张丽大受安慰,娇眸放亮道:“就因为这些?”

徐虾本就一派胡说,哪想她还没完了,好歹想到她车,胡诌道:“当然不仅仅是这些,你这车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你要真和曲书记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开这种廉价车?夏枫儿那可是奔驰跑车,你这是什么,就一破夏利,要真有其事,不给曲书记丢脸吗?”

张丽大乐,感动道:“可惜没几个人象你这么想,我周围的人都认定我是那种人,我怎么做都没用。你也看到了,连夏枫儿都嫉恨我,好象我在跟她争宠。”

徐虾一向不喜欢打听别人隐私,可现在不得不问了,不解道:“丽丽,我不是不信你,可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和曲书记扯上关系?还搞得满城风雨。”

张丽眼中掠过一丝愤懑,黯然道:“去年媒体工作会,曲书记看到我,就跟我们领导点了几句。回来领导就找我谈话,跟我暗示那种意思,我没同意,可他不甘心,还想巴结曲书记,就给我们主任下了命令,说以后有关曲书记的报道,都让我去,时间久了,事情就变这样了。”

徐虾心一沉,不由大为动容,可现在这种事太多了,他帮不上她什么,只好道:“那你就没什么打算?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张丽重新振作,强笑下道:“你猜得没错,我确实有打算。”

徐虾没说话,等她继续。

张丽依依道:“过几天告诉你行吗?过几天我生曰,我不想一个人过。”

这应该就是张丽反常的原因了。

徐虾望着她我见犹怜的娇柔脸蛋儿,耸耸肩道:“为这个,你今天一天都不正常,我不答应行吗?”

张丽笑了,甜丝丝道:“谢谢,希望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徐虾靠回椅背道:“无所谓了,麻烦也是我自己的,谁让我天生就是救火的命,就当救一场是一场,救一场少一场吧。”

张丽送个俏眼,娇声道:“你可得了,我就让你陪过个生曰而已,你女朋友那么厉害,我才怕引火烧身呢。”

张丽恢复一贯的风娇水媚,狭小的车厢一下欢畅起来。

徐虾心脏一阵跳,叹口气道:“说得对,你不是火,是水,红颜祸水。”

◇◇◇◇◇小车恢复愉快气氛,一路到达海达超市,一幢处在市区边缘的六层大厦。

海达超市虽然地处市郊,但周围有大片新建的居民区,附近又没有其他大型购物中心,生意依然很火爆。

两人转一会,张丽买几样化妆品,买件衣服,一张卡很快花完了。徐虾选来选去,却不知给小姨子买什么好。张丽提出几样建议,小虾觉得不合适,都给否决了,张丽只好让他自己挑选。

二人一路转到顶层。

可能附近都是平民小区,太贵族化的东西少人问津,顶层居然是高档曰杂家电卖场,超过一半是进口货,价钱贵得离谱。不过对小虾这种虽不很富,却一向不大看重钱的人,只要东西可心,钱根本不是问题,所以他真就在这选到了自认合适的东西:一台意大利进口小型咖啡机。

见小虾挑三捡四,却出人意料地选了这种东西,张丽咋舌道:“你小姨是摄影记者,要带摄影器材,本来就够辛苦了,再背台咖啡机,这合适吗?”

徐虾道:“怎不合适?既然辛苦,不正好喝咖啡解解乏?”

张丽不以为然道:“照你这么说,她要想吃面包还得背台面包机?出门在外一切从简,想喝咖啡哪没开水?非得弄个咖啡机,能喝出什么好味?”

徐虾打趣道:“你不懂,我是个对生活细节要求很高的人,小姨子这么重要的人,怎么能不高标准严要求?”

张丽噗一笑,揶揄道:“你要求这么高,怎不好好管管你老婆?”

徐虾装大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管她?别听外边瞎传,她什么都得听我的。”

张丽促狭道:“反正她不在,你就吹吧。”

徐虾哈哈一笑:“你要不信,哪天我领她好好见见你,让你见识见识。”随即一挥手:“走,下去选点好咖啡。”

两人说笑着步向滚梯,没等走到,楼下一阵喧嚣,一群刑警从滚梯冲上来,接着卖场广播传出让顾客配合警察的声音。

二人不知发生什么事,张丽出于记者的职业姓,提议看看究竟再走。时间还早,徐虾答应了,两人立在人群里瞧热闹。

刑警们迅速靠窗边划出一片禁区,并用黄线拉上,然后开始清场。两人呆不住了,只好随人群下楼。

刚到楼梯口,又冲上来四名特警,当先一女警官高挑挺拔,英姿飒爽,身着深蓝作战服,头戴09作训帽,手上还提着一支乌溜溜的88式狙击步枪,不是纪若敏是谁?

三人同时一怔,均没想到会在这碰上。

纪若敏一见张丽这小妖精,气不打一处来,美面一寒,气势汹汹直奔而去。

两人相互一望,徐虾尴尬地对张丽一笑。

张丽嗔怪他一眼,硬着头皮展出个甜笑,不待纪若敏到面前便深鞠一躬:“纪大队长好。”

纪若敏倨傲地睨她一眼,对小虾一扬脖:“怎么回事?”

徐虾一提手里的咖啡机:“哦,我这个……”

林良浩急急上前,对小虾道声“徐兄弟好”,又对纪若敏道:“小敏,先执行任务,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纪若敏自然不会不分大小,恶狠狠丢下一句:“不许走,在这儿等着。”对张丽重重一哼,提枪奔窗台去了。

林良浩对小虾笑笑。另两名特警虽不认识小虾,但能看出和纪若敏关系不寻常,也对他笑笑,和林良浩一起跟在纪若敏后去了。

两人面面相觑,张丽以一种充满同情又异样的眼光看着小虾。

徐虾明白她含义,厚着脸皮道:“好吧,我承认,我刚刚吹牛了,很抱歉又让你受委屈。”

张丽噗哧笑出声,小手掩嘴,笑得娇枝乱颤,好不容易止住,温柔款款道:“你真可爱,怪不得你老婆这么紧着你。”

徐虾苦笑道:“呃,现在好象不是夸我的时候吧?”

张丽又笑,轻轻摇头道:“对不起,看来还真让你说对了,我真是红颜祸水。”

徐虾敛容道:“哪有的事?我跟你开玩笑呢。”又道:“丽丽,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我在这等一会儿,一会儿自己打车走。”

张丽不放心道:“真没事吗?她会不会再打你一顿。”

徐虾失笑道:“怎么会?我毕竟是她老公,你还真以为她没事闲着打我玩?她就是表面看着厉害,根本不象你想的那样,放心吧,什么事没有,我一会儿跟她解释一下就没事了。”

张丽也知道自己在这不合适,伸手道:“把你那咖啡机给我吧,我帮你带回去。”

徐虾象抱着宝贝一样向后一躲:“这可不行,这是我一会儿向她解释的证据,哪能给你?”

张丽莞尔一笑,柔声道:“看你那样?我逗你呢,你还没交钱呢,我带得走吗?”水眸柔柔一转,咬唇瞪他一眼,妩媚万千地去了。

徐虾又一阵恍惚,心中暗骂,什么人,都这时候了,还有心逗我,太没良心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