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俏佳人

第98章 变化的世界

第九十八章 变化的世界

在帮忙招呼客人的过程中杨木有看到玄慕看了自己几次,这也自己想要告诉她的一个道理,有时候理想与现实还是有差距,就比如没有服务生这个事情,这就是一件行不通的事情,至少现在还行不通。

玄慕重新打造的第二个世界比起在酒吧的那个是要好上那么许多,这里多了一些意境,这个几百平的地方被玄慕安排的是错落有致。

纯手工打造的竹椅,编筐似的小圆桌不大不小正好放下四杯茶水,木制的地板踩上去发出清脆的响声,如果不是玄慕在上面说话恐怕走一步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听到。

纯天然的藤条被原封不动的搬到了大厅中央,四处蔓延的藤条到处伸展腰肢,偶尔垂下的细枝刚好挡住那似闭未闭的眼角。

正在杨木闲暇之余仔细品味这里的时候却听不见了玄慕的声音,好像是被什么打断了,转而又开始说了起来。

杨木不由的向门口看去,这时只看见董韵柔戴着墨镜正一步一步的缓缓走向大厅,杨木不由得想要给她让开一条通道。

也是这个时候杨木才发现自己的周围已经站满了人都是伸着脑袋看向董韵柔,因为自己站着的地方正好与董韵柔来的方向相对,所以这里是观察她最好的角度。

董韵柔每走一步就会带动着这里许多人的目光转移,而杨木却是努力的想要把自己躲开。

其实董韵柔受到这样的关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是她本身长的漂亮加上那高压的气质就足以征服这里的每一个不分性别的人,况且以她的身份来参加这么一个小店的开业典礼人们不由得也就想知道是为什么。

今天来的人很多,已经没有了坐的位置,董韵柔在走完整个通道之后也没有找到位置,有几个人想要让出自己的位置只是试了几次都没有那份勇气说出口。

董韵柔在摘下墨镜之后就静静的看着玄慕的方向,看着她平静如水的脸庞和她那有些微高的鞋跟杨木的心里顿时就燃起了怜惜之情。

再三思考之后杨木还是到玄慕的办公室搬来一张椅子放到了她的身后,然后站在她的身边淡淡的说到:

“我给你搬了一张椅子,坐下吧。”

董韵柔听后把头转向杨木轻轻的说了声“谢谢”,就是这一声“谢谢”顿时就把杨木的心再一次的击的粉碎。

他恨自己的多情,恨自己那颗脆弱的心,自己没有想要她的谢谢,他宁愿她不说一个字也不希望她说出那么陌生的“谢谢”。

“、、、、、、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两个重要的人,虽说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与他们不谋而合。现在我想让他们告诉你们第二个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有请我的好朋友杨木以及淡雅女士。”

正在杨木感到痛苦的时候就听见了玄慕叫自己的声音,这是没有提前预演的桥段,杨木望着玄慕指了指自己,而玄慕只是一个劲的给他招手。

没办法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去,待杨木上去之后淡雅也走了上去。此时杨木才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尴尬,顿时不由得向董韵柔的方向望去,只是此时董韵柔又将墨镜戴上了,杨木根本看不见她的眼睛。

此时杨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从来没有想过和淡雅站在一起讲述他的第二个世界,或许他的世界就是在淡雅留给自己的伤痛之后才建立起来的一个意境。

在自己六神无主的时候玄慕捅了捅自己并且在自己耳边小声嘱咐到:

“你说的一切可决定着我的成败。”

杨木稍微酝酿了一下玄慕的话然后看着下面期待加好奇的眼神,脑海里也就浮现了那副甜美而惬意的画面。

“以前我的第二个世界就是男耕女织,以为与外界的隔绝就是另外一番世界,以为那样就能磨灭心中的伤痛与记忆,后来我知道我错了。于是我的第二个世界变成了一家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家有儿女的模样,以为那就是幸福,后来我依旧觉得我错了。于是我的第二个世界变成了和我心爱的人在厨房一起做做饭刷刷碗,然后一起出去散散步,到了节假日找上几个朋友喝点酒聊聊工作,聊聊爱情,有烦恼也有快乐,有遗憾也有梦想。”

说完之后场面一片静寂,因为这些个场景都是出现在他们的梦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城市里稍微放下脚步就会被遗忘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随风而去,况且人的欲望没有止境,谁能安然的过完一生。

当杨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他仿佛看见了董韵柔的眼睛,虽然她依然戴着墨镜,董韵柔此时也正看着自己。

世界在这一刻开始静止,没有声音的大厅只剩下他与董韵柔,两人的眼睛相互残绕在一起久久不能分离。

这就是杨木当初给董韵柔表白时全部的想法,他只想拥有一个没有任何修饰的爱情,想要一个安定的家。

现在梦已破碎,当再一次把这个想法在心里重新回味一遍再说出来那种世事无常的无奈与感伤顿时涌上心头,涌上喉头。

杨木看见董韵柔走了,她走的很慢,似乎在看着自己,似乎是在看着淡雅,因为当杨木转过身去做深呼吸的时候看见淡雅的眼睛已经开始发红,一颗晶莹剔亮的眼泪已经到了眼眶的边沿。

淡雅没有再说她的第二个世界,而杨木也不知道在她心里是否真的有第二个世界,又或者说是自己的第二个世界让她有些感伤,有些回忆。

玄慕对于杨木所描述的第二个世界非常满意,一下台就散给杨木一支烟,杨木指了指这里的环境然后转身就往玄慕的办公室走去,在玄慕即将跟上来的时候说到:

“你不要跟我进去,我现在想一个人待会儿,把你的话留到晚上。”

玄慕听后应声而至,他知道这时候的玄慕的心里肯定是五味杂陈,自己贸然叫淡雅来可能是有些欠妥。

杨木在关上门之后就快速的拿出火机把烟给点上,此时他太需要一支烟来平复自己的心情了。

当自己与董韵柔面对面的把理想跟现实对比出来的时候,杨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难以理解,为什么非要把那个永远不会出现的第二个世界放在心上,还总是拿出来跟现实对比。

每一次对比都是一次伤痛,每一次都是对往事的回忆,自己的第二个世界就是一部伤心史,他不知道这本史书里还会出现谁,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书,只是知道这样的过程他不想再要,一点儿都不想。

在自己一支烟刚烧到手指的时候杨木听见外面变得嘈杂起来,于是平复了一下心情想要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到外面那个闪光都快要把自己的眼睛给闪花了,只见很多人都围在一个地方。

而此时玄慕正垂头搭脑的坐在一个角落里,杨木看了之后也是发出了一声感叹,终究他们都走不出世俗的圈子,无论是自己还是玄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