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俏佳人

第116章 拍摄宣传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拍摄宣传片

和权军约定晚上一起吃饭之后杨木还是急着去找佳佳去了,能在今天下午之前把这件事情给确定下来是杨木目前最迫切的愿望。

来到佳佳住的酒店,杨木尽可能的让自己避开人然后才敲响了佳佳的房间。进入房间之后衣冠不整的佳佳就如同兔子似的又缩回到了被子里,杨木看着有些狼狈的屋子说到:

“我怎么记得你颜佳佳小姐不是这么消极的人呢?这屋子该不会是昨晚来什么坏人了吧。”

“就准许你悲伤不允许我忧愁吗?”

佳佳的话使得杨木无言以对,但杨木还是把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放回衣柜说到:

“起来收拾一些我给你说件事情。”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憋着,没想到这么快就来找我了,你说我是该高兴还是伤心?”

杨木自然知道佳佳的意思,昨天她已经知道自己开始着手拍摄的事情了。现在自己这么快就来找她,这与自己一贯重感情的性格不符。找她她很高兴,但是自己的变化可能使得她有些伤心。

“佳佳,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我还是按照你的标准给付给你报酬,当然暂时我还拿不出这么多钱,我就先欠着,等哪天我赚着了我一定给你补上,当然就是我不赚我下半辈子也得把这钱还上。”

“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不会让我拍这个片子是吗?”

杨木点了点头,佳佳在看着自己点头之后就把头向上仰起,然后用手抹了抹自己快要涌出的泪水之后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到:

“我就是你的局外人,如果可以我宁愿你不赚,那样你的下辈子就是属于我的了。”

佳佳的想法虽然自私,但却是那么真实。曾几何时杨木也想过如果可以他宁愿董韵柔只是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子而不是什么集团的董事长,那样自己就可以什么都不顾的爱着她。

与佳佳签了一份合同之后杨木的心也算是安定了下来,过程没有那么曲折,相反十分顺利。只不过一直以来佳佳都不曾跟自己说过话,一路上她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当杨木带着佳佳来到若梦的面前时若梦只是简单的和佳佳认识了一下,似乎佳佳的明星身份并没有带给她多大的兴奋,这与她宠辱不惊的性格倒也十分契合。

佳佳不愧是职业模特,在若梦的要求下她把每一个动作做的都很到位。无论是站在树下扮演一个伤心的过客还是站在舞台上彻底的表达人性的欲望她都用她专业的表演功底演绎的十分到位。

看见佳佳这么出色的表现,杨木在心里就想到了佳佳为什么进军演艺界没能成功,以她的人气以及表演功底想要进入这个行业虽然不能马上有所成就但也不至于完全摸不着门。

含在嘴里的烟草因为精神太过于专注而忘记点燃,当火光照在自己前面时杨木有些机械的使劲吸了一口将那支已经含了很久的烟草点了起来。

“你是不是正在怀疑你的耳朵或者你的眼睛?”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不知道,但我相信这件事的真相很快就会出来。”

“但愿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你也看见了她的实力,还有她之前的人气相信你也十分清楚。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话有些自欺欺人。”

杨木不再言语,若不是今天站在这里仔细的思考自己绝不会发现佳佳留下来帮自己是一个必然的偶然事件。

回头看玄慕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若梦的身上,无疑她认真的样子确实很迷人,但是像玄慕这样有些发狂似的反应似乎有些过了。

玄慕指着若梦以一种特别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杨木,玄慕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因为他已经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痛的不能出声。

“哥们儿,怎么了?”

杨木不知道玄慕的反应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他的反应已经超过了欣赏的范畴。

杨木用手扶住玄慕,这时夹在玄慕手里的烟草就掉落在了地上,于是玄慕开始发疯似的找掉下去的那半截烟草。

看起来玄慕有些颤抖,所以就算那半截烟草明明就在手边,可是他就是抓不住。杨木重新拿出一支烟点上一支之后递给他说到:

“到底怎么了?”

“她,她叫什么名字?”

正在杨木想要告诉玄慕若梦的名字时那边若梦就叫自己,正好杨木回头去掉了玄慕和若梦之间的视线障碍。

杨木想着先告诉玄慕若梦的名字,但若梦以十分惊人的语气大声叫到:

“杨木,我叫你没有听到吗?马上给我过来。”

看着一向十分温柔的若梦居然也有如此的情绪杨木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样了,但是身后的玄慕却把自己往那边推着轻轻的说到:

“去吧。”

杨木这才心有余悸的向若梦那边走去,事实上若梦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叫自己帮她扛一下相机。

杨木有想过是不是玄慕和若梦认识,但是当自己再去看若们脸上的表情时,却发现那里早已平静如水似若平常。

“你们、、、、、、?”

“我们马上就要拍完了,待会儿你好好照顾她,她今天挺累的。”

“你呢?”

“这儿拍完我就走了,不用送我。”

若梦真的如她说的那样拍完就准备走了,就连那些拍摄工具也叫杨木先帮她保存着,说是下一次回成都她会来取。

把她送到门口的时候,杨木有些试探性的问到:

“是不是还在生昨晚的气,放心今晚只要你不走我保证让你吃一顿好饭。”

“杨木,原来我高估了你的智商。你觉得昨晚我是真的生气吗?我不走你不觉得你会非常难堪吗?”

“那你今天就这么匆匆的走了也没有道理啊。”

“有时候心累就是一瞬间,我累了,要走了,希望下次看见你时你已经开始戒烟,再见。”

就这样若梦给杨木留下一个疑问走了,在自己还未想明白的时候玄慕从自己的身后走向前面看着若梦远去的方向说到:

“她终究是走了。”

“你们认识是吗?”

玄慕没有说话只是惨然的笑了笑然后散给杨木一支烟说到:

“今晚我想喝点酒,只是想喝点酒。”

杨木没有拒绝的理由,对于喝酒这个事情杨木一向都是该喝喝该醉醉。或许今晚玄慕会对自己说点什么,又或许他真的只是想喝点酒。

佳佳如若梦所说真的累了,当杨木返回那个休息室的时候她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杨木上前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蹲下身子将她的高跟鞋脱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杨木给她留了一张纸条然后出去轻轻的将门关上,今晚他不会醉,因为自己没有醉的资本。

一大堆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先是陪玄慕喝酒,还有和权军约定的饭局,以及这些做完之后还得和佳佳好好谈一下。

打了电话叫上权军带着玄慕来到了一家饭店,现在杨木已经开始回避那个老地方,有了权军这样的新朋友以后聚会的地方也得改变,顺带着改改自己的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