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俏佳人

第223章 乐子更堵心

第二百二十三章 乐子更堵心

按照若梦说的那样杨木迅速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然后很容易就关注了佳佳,或许在关注她前一秒杨木心里还是对她的未来充满了幻想,但是在关注之后杨木瞬间就觉得自己这辈子会毁了她。

佳佳最近的一条微博是几张比较文艺的艺术照,附上的文字是:作为新兴人文企业翻墙公司的代言人我不得不文艺这么一次,还请大家原谅我小小的文艺这么一次。

虽然之前佳佳就有意无意的提到过翻墙,但这么正式的把自己作为翻墙的代言人还是第一次,而且让杨木是措手不及,他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佳佳居然不会跟自己商量。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随心所欲。”

“没错,有我的愿意,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她非常在乎你,所以她愿意为你做一切的事情。当然你 现在也可以发表一个申明说清你与她没有任何关系,那样也就了了你的自尊心。”

“这与自尊心根本就没有关系,你以为这仅仅是这么简单吗?她一再的把她的喜怒哀乐与我捆绑在一起,到了最终我只能把她伤的体无完肤,那样还不如早些让她过她自己的生活要好。”

“我对你们的往事不是很了解,所以我也不做任何评论,但我作为你的助理而且负责广告这一快那我就必须从我的角度出发告诉你目前的局势对你非常有利,很快翻墙两个字就会像一匹黑马一样突然闯入人们的视线里。”

杨木没有说话在袋子里胡乱的翻寻起来,这个时候他又想抽上一支了,找了很久之后才记起原来在上来之前自己就把烟放在了车里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在若梦眼前抽烟。

“这是具体的策划书,没问题就把定金打给聚力,至于你和颜佳佳之间要达成什么样的协议我就不过多的干涉了,顶多可以做一个传话筒。”

若梦递给杨木一份详细的广告策划方案,杨木也没有来得及翻上一翻就离开了她的办公室,因为他实在是太想抽上一支了,唯有快速的回到车里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新买的车子里纯淡的空气味与红娇厚而不苦的味道相互搅合在一起肆意扑向味觉,一缕一缕的惆怅随即从眼前慢慢飘过又慢慢的涌上心头。

之前佳佳要为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会事先和自己说一说,就算是杨木不同意她也会想出各种理由,唯有这一次她甚至没有跟杨木一点提示。

忘记一个人就得先从忘记与他相关的事,但现在佳佳不仅没有忘记与自己有关的事情而且还在竭尽全力的创造更多的事。

杨木十分坚信自己对董韵柔的感情是什么样子,那是奔着未来奔着结婚生子然后一起携手到老的目的去的。但杨木放心不下的就是佳佳这样没心没肺的为自己到了最终会伤害了自己,那个时候杨木恐怕也做不了什么。

还没想出个究竟棒棒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是问佳佳的事情怎么回事,因为在于杨木的合作伙伴中只有棒棒最清楚杨木与佳佳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这次是先斩后奏,我已经来不及了。”

“来不及你之前干嘛要那样对媒体说,我一直以为你做事是有分寸的人,但在这件事情上面我觉得你做的十分欠妥。你告诉我佳佳这样说你她能得到什么或者说你能回报给她什么?”

“什么都没有,连最起码的钱都没有,我还谈什么回报。”

“是啊,你钱都没有但你还是没有去阻止你的预料。”

棒棒的一句话惊醒了还在自我安慰的杨木,是啊,明明是可以想到的为什么却没有去想呢?这该是一个多么大的讽刺,一个比给不了她回报更大的讽刺。

“你知道我们家婧懿看到这个消息之后是怎么想的吗?她都快想把你杀了,你说佳佳她一个好端端的一线明星凭什么给你那个小公司代言,而且还是再次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你说她这样到底为的是什么?”

“你别说了,现在我尽可能让她的代言变成是一种商业途径。”

“只要你不把她给气狠了怎么都行,明天我会去成都,到时候别忘了买点酒放好。”

“来成都做什么,现在公司暂时还用不上你。”

“想多了,我们家婧懿让我来,说是佳佳这一两天就会回去,让我找她谈谈,主要是我们家那位现在已经把佳佳看作生死姐妹了,她看着佳佳往你身上扑真不放心。”

“你放心吗?”

“我放不放心反正这么多年你和佳佳也没发生什么,这一点我对你倒是很有信心。”

“还算你有点独立思考的能力,没有被你家那位给同化掉。对了,王婧懿怎么知道佳佳最近会回成都?”

“看来你真是没把你身边的女人当回事,你好好想想再过一两天是什么日子?”

“庆祝我二十五岁零八个月。”

“那你还是回去找你们家小柔柔庆祝,佳佳对你再好估计也不会好到每个月都给你庆祝一下。倒是淡雅订婚的日子就快到了,佳佳说不定会回去参加。”

杨木猛然一惊原来不知不觉淡雅订婚的日子就在眼前了,恍然之间杨木似乎已经看到了淡雅穿着一袭白衣漫不经心的走上舞台接受大家对他的羡慕,而杨木却在这个时候默默的走出了那个地方。

是啊,这应该就是淡雅订婚时的情景,她和她未来的丈夫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他们的笑容足可以使得每一个去那里的人感到真真切切的幸福。

杨木也本该是去祝福他们,送上一件像样的礼物,但只有想到这里杨木才发现真的是那副场景恐怕自己确实难以做到。

“想什么呢?现在是你该想的时候吗?”

棒棒在电话那头提醒杨木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这个时候他非常清楚杨木怎么会突然变得默不作声,原因只是因为杨木听到了一个他自己刻意想去忘记的消息。

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烟灰就随风飘走了,LUO露的火星也在强光的照耀下显得毫不起眼,就如同此时的杨木在这个地方显得那么渺小一般。

很久没有见乐子了,去找他喝喝酒聊聊天也不错。对于杨木的提议乐子是称赞不已,甚至不顾还在上班就头一次违反纪律跟着杨木一起来到了一家酒吧。

酒吧里的声音无比嘈杂,每一首歌曲似乎都会将心给撕裂,每一束灯光似乎都会将心给照亮,每一个人似乎都可以成为一醉解千愁的酒友。

最猛的洋酒也敌不过心里那一份酸楚,当然这是对乐子,因为他知道了金杨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感情,而他之前还在那里奢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给金杨一个“对等”的爱情。

杨木终于明白乐子今天为什么会这么放的开,原来他有比自己更堵心的事,其实直到杨木喝下一杯杯的烈酒之后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一个可以来这里喝酒的原因。

酒吧的驻唱一次又一次的通过他浑圆的嗓音把时代的颓废以及岁月的沧桑感一点一点的灌进这里的每一个顾客,杨木的心眼里也开始迸发出那一首自己钟爱许久的歌曲。

乐子看了看杨木那充满欲望的眼睛于是头轻脚重的冲到舞台上然后耍酒疯的把驻唱歌手的话筒给夺了过来随后大肆的笑着说到:

“这小子唱的也就这样了,他这嗓音顶多就把你们带到秋天那种枯叶散落满地飘黄的季节,但我有一哥们绝对能把你们从炎热的夏天直接带到冰冷的冬天,下面有请著名校园歌手杨木演唱他的《黄昏》。”

乐子在前面为杨木做了许多铺垫,那些只管起哄的就怕找不到乐子,所以很快就吆喝着乐子口中的那位人才上去,而那个歌手本就见怪不怪所以也就主动的退到一边帮忙给放起音乐来。

乐子见杨木迟迟不肯上去,于是走下舞台直奔杨木这里接着那是生拉硬拽硬把杨木给拖了上去。

“我这朋友今天喝的有点嗨,还请大家不要认真”,但既然他已经说了,我也不能扫了大家的兴,所以我还是试试唱的怎么样。”

杨木说完就和乐子击掌一下接着示意音乐控制人可以开始了,这首《黄昏》杨木已经不知道有没有在什么样的场合没有唱过,反正几乎是学校,公园,酒吧,古城,山上都唱过,要说没有唱的地方那也只有people大会堂了。

过完整个夏天

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

不得不说黄昏的歌词写得很好,真的有那种如乐子所说能把人从夏天一下子带入冰冷的冬天的感觉,每一次唱到对心处杨木都会觉得心里特别的难受,仿佛要这首歌要把自己掏空了似的。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

歌词的跌宕起伏以及旋律的高低厚薄都使得杨木对这首歌有着特别的情意,从感情上将这首歌与当年 的心情很是符合,从实际上说也确实是这首歌伴着自己过了多少孤独落寞的时候。

杨木的黄昏唱完之后下面的顾客都给予了很大掌声,要知道前些年杨木就是哈凭借这首歌在棒棒那个酒吧赢得一席之位的,一些老顾客那可都是冲着杨木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