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俏佳人

第230章 补偿若梦

第二百三十章 补偿若梦

直到若梦去开会之后杨木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原来翻墙一个小动作已经严重的影响了若梦在公司的地位,不然刚才她也不会那么说。

若梦作为聚力的外来人一到公司就独揽大权,无论她的背后是什么人但终究会有那么一些人反对,无疑这次与翻墙的合作就会留给若梦的反对者以口实。

不过现在除了等待若梦在会议上发挥之外杨木也找不到其它的办法,这一等就是小半天,大概快到中午的时候门外才传来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

“什么也别说,今中午我必须请你吃一顿。”

看见若梦如释重负的坐在椅子上之后杨木马上毛遂自荐,无论她现在遭受了什么样的压力杨木想也不急于这一时就帮她解决。

“打算请我吃什么?”

“估计你也吃腻了那些山珍海味,不如就带你去吃点粗粮。”

“带路。”

现在对于杨木的话若梦倒还听的进去,于是杨木就带着她来到一家粗粮食堂。其实发现这里也是不久之前偶然而遇的,当时只是从外面看了一下,里面具体是什么内容杨木也不得而知。

到了里面一看才发现里面的菜品都是一些野菜或者粗粮,比如说窝头玉米粥之类的。要是吃烦了那些油腻的食品到这里来洗胃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很显然若梦对这里的感觉还不错,因为她已经在向服务员询问菜品了。趁着若梦与服务员交谈的空隙,杨木打量了一下这些菜品的价格,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杨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这里的菜品居然比肉食类的食物还要贵,然而再看看四周的顾客居然是络绎不绝,看起来吃的都还很开心。

付出了更多的钱却吃的如此简单的食物杨木简直都不敢想这些顾客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时服务员也将菜给端了上来。

吃饭的时候杨木也没有问若梦今上午她在会议上的遭遇,而是十分愉悦的欣赏着她那优雅而十分缓慢的吃相。

当然杨木也没有闲着,因为自从吃了一口之后杨木就发现这里的食物味道确实不错,感觉是越吃越想吃。

有了杨木的助阵,五个小菜很快就被一扫而空。看着几乎空着的盘子杨木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分量也是有讲究的,比起一些高档的餐厅这里的分量要多那么一些,但又比那些只靠数量揽客的餐馆要少一些。

总之吃完就是感觉似乎饱了但又总觉得差那么一点,当然最后想的是下回一定还来这里吃。

一个简单而兴奋的念头顿时在杨木的脑海里升起,他想他一定会是这里的回头客。若梦吃完之后就莫名的发起呆来,这与她刚才开心吃东西的表情完全不一样。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林叔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影响到我与你的合作吗?”

“这是聚力与翻墙的合作,我们只是一个代表而已。”

“如果不是我代表聚力你觉得聚力会接受翻墙的广告吗?”

凭心而论杨木还真没有太大的把我说服一个除若梦之外的聚力高层接手翻墙的广告,因为再若梦之前杨木想都没有想过广告的事情要和聚力合作。

什么条件先都不说,单论资金这方面翻墙就不够与聚力合作的资本。所以从某种方面来说杨木必须得感谢是若梦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而且到目前为止比起其它公司的广告费用聚力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我知道没能及时完整的将定金支付给聚力是翻墙的错误,只是我不得不说我现在真的没有多余的资金了,希望你能理解一下。”

“我当然理解你,从一开始主动揽下你的广告我都在理解你直到现在,相信以后也会。但我却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公司已经有人以此为借口开始抨击我,这对于我以后的工作会很不利。”

“从一开始你们公司就没有人同意与翻墙合作对吗?”

从若梦的语气中杨木依然猜到在聚力内部根本没有人同意若梦一意孤行的与翻墙合作,这次翻墙没有将全部的资金支付对于若梦来说就是一个坑。

若梦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她努力的使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但依旧敌不过那些在会议上面攻击自己的语言。

“其实我这么做不只是为了你自己,我刚来聚力急需一个表现的机会,一个表现我能力的机会,无疑你的翻墙是一个很好的项目,如果通过我的手将来翻墙占有了一定的市场那么对于巩固我在公司的地位会是最直接的保障,只是现在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有人质疑我的战略眼光了。”

若梦的话越说越沮丧,杨木能够想象到一个公司的那些老人对着若梦说的那些话,正如同自己当初在第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时每当提出自己的意见时都会被那些老人以资历给否认掉,直到现在杨木也没有觉得自己的提议是多么糟糕。

“我理解你的难处,为了表示翻墙的诚意,我会先支付百分之五十的定金。”

杨木不想若梦陷于两难的境地,为了巩固她在聚力的地位杨木只好暂时牺牲一下翻墙的利益。

“其实你不用这么做,目前我还是具有一票否决权,只是、、、、、、”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若梦听完之后有些无奈的看了看杨木算了默认了杨木的提议,毕竟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事情。

“我已经联系过佳佳了,她说她会回来亲自跟你谈。”

意料之中的事情还是来了,杨木也知道跟她就没有什么好谈的,到时候恐怕都是一言堂,因为在有些事情上佳佳不仅是固执而且是死磕到底。

“既然广告的事情交给了聚力,那就由聚力全权打理,实在不行就只有换一个合适的人选。”

“我会尽力,但你要知道无论从哪方面讲她都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要找到一个像她这样的一线明星恐怕广告成本会增加很多。”

杨木不想再说话,因为再说就又到了按个现实的问题上。钱,什么事情到了最后都会与钱有关系。

若梦这边差不多就已经弄好了,但杨木最担心的还是接下来跟淡雅谈的事情。到了眼下既然已经答应若梦支付更多的定金杨木就不得不从翻墙的其它方面下手,无疑雅致正在建设的项目是暂时可以取舍的部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淡雅回国之后杨木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对于杨木的电话淡雅先是质疑不敢相信了一会儿之后就警觉的问到杨木是什么目的。

“我们见面谈谈。”

“哪里?”

“公司。”

“我在学校这边拍照片,如果方便的话最好来这里。”

可以听的出这不是淡雅商量的语气,她所说的如果可能就是必须,杨木也只好来到在在口里叫似很亲切其实与她关系不大的学校。

此时正是毕业季,大学里到处都是离别的气息。看到这些杨木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自己大学毕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伤感,因为身边的朋友几乎都会留在这里,所以也就没有伤感的理由,只要有一个人陪自己喝酒那就是快乐的。

不知不觉两三年的时间就这么不经意间流了过去,大学依旧是那个大学,而杨木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世事无常。

顺着记忆的气息杨木很自然的就走到了那个公园,那个曾经浪漫和欢快的公园,这里现在也是很多毕业生留影的地方。

无论是普通的同学还是朋友或者情侣都会在这里照几张相片以纪念已经逝去的的大学生活,而亭子下穿着白色婚纱的女子却是这里另类的风景。

还在老远处杨木就看见了拿出另类的风景,如果不是女子回眸杨木或许不会知道原来这都是淡雅安排好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亲眼见见她穿婚纱的样子。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杨木的脑海里回想起那个美丽的午后:微风吹过,花香拂鼻,满地的银杏在各种小路上你追我赶,偶然的一片叶子落在了杨木的手中。

他慢慢的放在依偎在怀里的淡雅眼前说到:

“你看这叶子多快乐,快乐的都忘记了不该到我这里来,难道它不知道我不喜欢有东西比你更快乐吗?”

“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穿着婚纱站在你的眼前那么这个世上就没有什么能比我更快乐了。”

往事的甜言蜜语如同飞刀一般从四面八方向杨木飞来,杨木无处闪躲,最后只好痛苦的捂着胸口蹲在地上。

什么是撕心裂肺,什么是往事如风,什么是爱恨情仇,只有此刻杨木才有最真实的体会,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都在恨着淡雅恨着自己。

她穿山婚纱的确很美丽,美丽到杨木都不敢去欣赏,直到她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才抬眼望了那么一下。

他不明白自己的身体一向很好,为什么会在刚才那个瞬间被击垮以至于此时狼狈的蹲在地上。

“完了吗?”

“还没开始,等人。”

她在等人,一定在等他,但也不排除首先是为了等自己。杨木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站起来对她说到:

“那你等他来了就拍,拍完我再和你谈。”

“你刚才怎么了?你怎么会突然倒下?”

淡雅急切的询问杨木刚才怎么了,杨木又怎能回答刚才自己的心突然被揪在了一起,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了声“没事”。

“小雅,我来了。”

他来了,他希望她等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