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俏佳人

第243章 欠条

第二百四十三章 欠条

佳佳是下午回来的,那时候杨木和棒棒正在喝酒,而且喝的还很高,一看见佳佳都开始媚笑起来。

佳佳给他们解释本来很早就该回来但路上堵车所以晚了一些,棒棒一听马上拉着佳佳开始胡言乱语说到:

“没事,这都不算事,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等到明天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问题。”

佳佳把棒棒往旁边一甩然后恶狠狠的看着杨木,杨木想给佳佳解释但佳佳似乎没有那份心情听。

“你是没事,可婧懿的事情非常多,她身体很弱却还要为你担心,一边忍受着失去孩子的痛苦,另一边还要强颜欢笑劝你的父母不要太难过。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好意思把这些事情推给她”

佳佳说完拿过垃圾桶把桌子上的小菜全部扫到了里面,紧接着把那些喝完或者没有喝完的啤酒瓶都给拾掇了过去。

“你要觉得你还是一个爷们,马上让你的狐朋狗友杨木把你送回去,别再让一个女人替你挡事。”

“别啊,佳佳,话说我们也已经很久没见了,我们是不是该小聚一下联络联络感情。”

酒精已经是棒棒失去了对事情的判断能力,比如现在佳佳明显都想扑上去跟他厮打而他却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谁也开不了车,要不让他睡上一觉,我保证他醒了一定让他回去。”

杨木边说边把棒棒往屋里拽,把棒棒安排好之后点上一支烟靠在了门边上,他也想知道佳佳这次去棒棒家里到底得到了什么信息。

“杨木,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但这一次我却非常的鄙视你,你还是棒棒好哥们好兄弟,你知道你这样把他留在这里会造成什么结果吗”

“说清楚了,不是我留他,而是他不回去,不可能把他给绑回去吧。”

“你看你现在那副不在乎的样子,你是没看到婧懿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要看见了估计你都想打自己耳光,这两天我尽看到她哭了,饭也不吃,瘦的都快没了人样,就这样她还让我想办法让棒棒早点回去。”

“如果仅仅是因为孩子的事情我早就把他给劝回去了,但是这里面不是这么简单。在你们看来他现在有一个漂亮的妻子,美满的家庭还有一份不错的事业,这就应该满足了。但你不知道在他心中的挫败感到底有多强,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你没发现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整天每个正形总是嘻嘻哈哈的棒棒了吗”

“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一个男人,他是婧懿的丈夫,他不该在这个时候抛下婧懿一个人在家里为他担心。”

杨木不再说话,在这一点上杨木觉得棒棒做的确实很不地道,但自己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从这个角度去劝过他让他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对,他错了。”

“你也错了,他只所以没有回去,是因为在这里找到了认同感,所以他觉得那是理所当然。而你却在无形之中暴露了你的想法,你真切的体会到了一个家庭的重担,体会到了婚姻是什么样子,你已经在模拟自己的婚姻对吗”

“随你怎么说,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告诉王婧懿明天中午之前她一定能看见棒棒。”

杨木边说边把佳佳往外推,佳佳一边骂杨木不是人一边直接抱住了杨木,而且是那种死死抱住不肯放手的抱。

刚开始杨木叫她不要闹了,慢慢的杨木就感觉不对劲,因为她抱的越来越紧,整个人都已经贴在了杨木的身上。

朝卧室门口看了一眼没什么问题之后杨木马上拽着她出了门并且把门给带上,好不容使劲掰开她的手她却再一次扑在了他身上。

“别动,就一会儿,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道夹杂着一丝酒味。”

听见佳佳的话虽然杨木悬在半空中的手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马上拽着她的胳膊使劲把她拉出了自己的胸膛。

“有事说事,别整这些没用的。”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杨木一本正经的向佳佳说到,趁着有些风也赶紧向四处看了看有没有人,虽然就算有人认识他的机会也不大。

“有事,我叫你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考虑,你爱咋地咋地。”

“真没考虑”

“没,没时间。”

“那你打算在国庆前一天再考虑吗”

“我说你烦不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你求我是什么样子,让你明着欠我一些是什么样子,但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所以我只能想明天飞上海的班机是什么时候。”

佳佳语气中带着一阵一阵得意的笑意,趁着她没有靠近的这点空隙杨木马上给自己点上一支烟。

“我给你打一个欠条怎么样”

深深的吸了一口又将之吐了出去之后杨木像喘大气似的对佳佳这样说到,她听了之后马上就跳了起来,但似乎觉得不够意思于是马上追问到:

“你见过几百万的欠条吗谁又敢把几百万靠一张没有法律约束力的欠条来保证”

“你、、、、、、”

“好了,我不说了,那就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但是我希望以后你能够对我再好一点。”

“怎么对你好”

“别总是有事的时候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通常没事也经常问候的人是我妈,难道你想当我妈。”

“我绝对不相信你的话,你杨木什么时候要是能把你身边关心你的人都放在心上有事没事就打个电话问问那我估计这世界就要变了,就阿姨对你那么好估计你早就嫌烦了,你还打电话,要是能够偶尔想起就不错了。”

佳佳说的没错,但这是以前的杨木,现在的杨木已经不这样,他已经深深的意识到了家人的重要性,所以有事没事的时候都会给家里打个电话象征性的通报一下自己的情况问问他们。

“对了,我听婧懿说她的一个朋友和你合作了一个项目让你一下子就赚了好大一笔钱,你怎么也没给大家说过这件事。”

佳佳说的是唐静,其实对于这一大笔钱杨木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所以对此也没有什么概念,况且为了得到这笔钱自己已经隐隐约约和唐静达成了共识所以也就谁也没有说起。

只是杨木不知道唐静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婧懿,按道理她应该保守这个秘密不让别人知道,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

“没什么可说的,也不是现钱,全都入股了,以后能不能分红还两说不给。她怎么想起给你说这件事了”

“也就是聊到了,她说她那个朋友现在已经移民国外了,我们还在想是不是你也该移民了。”

“我可没有那么多钱。”

杨木笑呵呵的对佳佳说到,但心里的疑问却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唐静套取这笔钱的目的就是要挟刘擎宇给她一个名分,为什么她现在要出国呢

还有她要出国为什么没有给自己说过呢她的股权不是代为自己的炒作吗为什么她又要通过王婧懿让自己知道她走了呢

越像杨木越觉得这里面有事,只是一时之间自己还猜不透罢了。杨木想要送佳佳回去,但佳佳死活不干,非要杨木陪她走一会儿。

现在杨木哪有心情陪她走一会儿,于是拽着她就往车上拉,佳佳一下子就弹到杨木身上双手缠着杨木的脖子双腿紧紧的夹着杨木的腰。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佳佳可爱极了,完全没有在电视里看见那种女神范,就算是平时也不见她这样。

周围的空气变的生硬起来,人群的嘈杂变得寂静无声,街道上似乎也没有了汽车极速驶过的声音。

要不是佳佳偏着脑袋杨木也不会看见原来在他们身后董韵柔正如一座冰雕似的站在那里,佳佳还在欢快的笑着,她完全不知道此时杨木和董韵柔就这么在这个小小的街道旁对视起来。

微弱的扥光非要把她眼里的泪花照的那么明显,慢慢的滴落在衣领上随之滑落在地上溅起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

但也就只有这么一滴眼泪,倔强的她没有再掉下第二滴,随之她依旧保持着她高冷的风格朴素而高傲的对杨木笑着。

杨木想把佳佳推下身躯,但此时的佳佳却很高兴,任凭杨木一次又一次的推开她都笑着抱着他。

杨木急了,抓着她的腿就往下拉,用劲过大所以佳佳一下子就疼的哭了起来,而且还使劲的捶打着杨木。

“你混蛋,你不知道把我弄疼了。”

“起开。”

杨木拉开佳佳就往董韵柔那边奔去,明明就是很近的距离,明明就能抓住她的衣襟,但就在她上车抬头的那一抹微笑中杨木却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脚步大口的喘着气。

车子发动,车灯大亮直直的照在杨木身上,他看不清她是什么表情,他想要用自己的身体阻止她的离去,但她却不慌不忙的慢慢的绕开了他随后消失在这条小街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不是你的错。”

等到佳佳意识过来的时候董韵柔已经远去杨木已经瘫坐在那里,杨木不想跟她说话,但她却哭着再一次跟他道歉。

“真没你的事,真的,你没听见吗没你的事,走开。”

双手用力的搓着头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董韵柔会来,任凭佳佳在一边怎么哭泣的像个泪人似的道歉杨木都没有心情去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