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俏佳人

第263章 分手的疼痛

第二百六十三章 分手的疼痛

天台依旧,也上阑珊之后这里依旧黑的一塌糊涂,没有了灯的装饰才是这里最原始的模样

彼时的天台不就是什么都没有就只是一个简单的天台,没有鲜花没有绿草也没有灯更没有拥 与热吻。

刚认识她的时候自己就是一副痞子的样子,仗着自己有些悲伤的过去就无视她的愁苦认为她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怎奈后来才慢慢的知道 其实她过的生活也挺可怜。

站在这里也好,她总要回来的,他们也总要面对的。静默中的等候是漫长而短暂的,还没有来得及把回忆全部回忆,但时间却亟不可待的来到了晚上九点。

她的生活总是这样,毫无规律。忙碌是她最好的生活写照,她过的好累,她就是让人如此的心疼。

终于一道闪眼的光芒忽然从门口转照过来,看不清究竟是不是她,但凭着感觉以及车的行进速度杨木却清晰感觉到她在慢慢的向自己靠近。

果然她稳稳的停在了那里,转而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开始传入杨木的耳朵。疲惫不堪的声音足以说明她此时的状态很不好,杨木想去迎迎她但步子却是那么沉重完全挪动不了。

忽然没有了脚步声她停在了门前,但也没有钥匙开门的声音。一阵静默之后杨木慌乱的看了看手指尖的烟草然后大呼一口气慢慢的走到楼梯口,此时她也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这里。

“本来想做一个小偷,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 了。”

“只是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所以想了一下到底是谁的味道,没想到真的是你。”

杨木没有从她的“没想到”之中听出到底是惊喜还是失望的意思,但从她的表情中杨木已然而知她对自己真的很冷淡。

没有让自己进屋喝点水也没有说到天台上看看,就这样两人一高一低的伫立在了原地。过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样子,空气中的气氛已经变得十分冰冷杨木微微一笑然后对她说到:

“今晚这里很黑,你不上来看看吗”

董韵柔的眼睛眨了几下然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手包之后就迈动步子向上面走去,等到靠近横在当中的杨木时她突然停住了脚步。

杨木是故意 横在这里的,而董韵柔也明白杨木的意思,但是对于杨木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她再也不敢搭上自己的天真到最后用来伤害自己。

董韵柔的止步让杨木不得不自觉的退开给她让出一条路来,这又是何必呢既然已经决定又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幼稚的方法试探她对自己到底怎么样呢

“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喜欢这里的黑,我居然不明所以的给你装上了灯,现在好了,你看这里依旧是黑的。”

杨木放声释然的对她说到,董韵柔没有说话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黑暗的远处,也不知道 那里是不是黑暗。

“你难道连一句对不起都不想跟我说吗”

过了很久很久董韵柔才用略带着沙哑的笑声向杨木问到,杨木听后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望着周围的黑暗说到:

“还是不说好了。”

“对我你何曾放下过你的尊严,对不起这三个字对你太重了,我的卑微不足以让你放下。”

“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计较起来”

“我一直都很计较,只是我学会了承受。我也是女人,和所有的女人一样,爱我所爱的人,希望我是他的全部。而你却把我当成了世界上最坚强的人,能够得到你一点点的关心都足以让我兴奋很久。”

“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不善于爱情。”

“不会,我们之间就是你错了,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也不会。”

董韵柔就这样陷入到了抽泣之中,此时的她就是一个小女人,惹人怜爱,惹人疼惜,杨木禁不住的想要抱住她。

心里如此想人也自然而然的走到了她的身前从后面环绕到了她的腰上,但就在这一瞬间她却极力的甩开他说到:

“我的腰已经不是你能抱的了。”

这句话就如同一颗炸弹一样落在杨木的脑袋上使得他变得异常愤n 起来,这感觉就是明天她就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一样。

她说不要抱她,而愤n 的杨木却偏要使劲的抱住她,任凭她怎样挣扎杨木也没有放开。她身上的味道闻着还是那么舒服,让人心旷神怡。

她的发香依旧迷人,扑进鼻子里都能让整个人酥软下来;她的皮肤依旧那么光滑,犹如婴儿般的稚嫩;她的身体依旧那么匀称,怎么看怎么抱都是一种享受 。

终于她不再挣扎而是反过头来泪眼汪汪的看着杨木,虽然看不清此时她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子,但她眼里的泪花却是无比晶莹剔亮。

失去之前的占有使得杨木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他是爱她的,非常爱的那种,找不到表达的方式,所以这种原始而真切的方式被他那么一用就有了野蛮而粗犷的味道。

董韵柔的两只手拼命的抱着杨木的脑袋往外面推去,无奈她整个人都被杨木牢牢的控制 着所以也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还是最后,最后她终于不再拒绝杨木,她闭上了眼睛算不上配合但也不再是抗拒。这一幕多么像两个初恋的情人,因为害羞而欲拒还迎的感觉。

但事实上他们刚开始恋爱的时候不是这样,一切都是那样水到渠成,毫无琐碎。正如此刻她冰凉的泪水自然而然的顺着她的脸颊一路流到嘴唇一样,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冰凉的泪水让杨木感受到了她冰凉的心,于是慢慢的离开她放开她,于是整个世界就再次归于寂静。

“杨木,求你别再这样了好吗我受不了你的热情,更受不了你的冷淡。我们分手吧,以后别再爱了。”

董韵柔哭泣着努力着挣扎着告诉 杨木他们分手吧,这一句终究是被他们两个其中的一个人说了出来,天空电闪雷鸣,五雷轰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瞬时间瘫软下去,而董韵柔也早已痛不欲生瘫坐在地上大声的哭起来。

为什么就不能再等会儿说出这个结果呢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呢再让他体会一下爱的感觉呢

心犹如被瞬间掏空,只剩下烂泥似的躯体毫无是处。仰望着,徘徊着终于站了起来然后大声的笑出来告诉 自己是一个男子汉不能因为爱情就变的不堪一击。

“我为你唱首歌怎么样”

杨木如是的说到,也没等到董韵柔答yn 还是不答yn 杨木就自我的唱了起来,他唱的是黄子义的那女孩对我说。

“心很空天很大那女孩对我说说我保护她的梦说这个世界对她这样的并不多她渐渐忘了我但是她并不晓得遍体鳞伤的我一天也没再爱过”

杨木痴情的唱着,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眼角也已经开始湿润,那女孩那么好,那女孩那么美,那女孩最后不是自己的。

分了就分了,一切都不再重要 ,分手之后的痛苦可以用心去承载,那么分手之后的事情就得用时间去承载。

此时唯有相信时间是一切伤疤的良药,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离开的时候没有权利去顾忌她怎么样了,况且自己是被她赶走的,她不想再看见自己而伤心,只有离开,独自的离开。

爱情的暂时止痛药是酒精,杨木一直都相信这句话,因为自己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每一场爱情的结束都会是疼痛的,就算是之前做好了准备 但也会因为陷的太深而伤痕累累。

叫上乐子叫上棒棒就是一场聚会,就可以海阔天空,就可以胡吃海喝。杨木的心情已经使得他们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他们了解杨木,事业上杨木从不会这样,只有因为感情的事他才会如此的萧条。

一杯接着一杯,没有原因,就是想喝酒,就是想醉。乐子和棒棒也陪着,现在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趁着杨木还没有彻底醉酒之前棒棒却不得不把翻墙瞬息万变的事态告诉 他,因为翻墙的项目已经停工了,媒体上对佳佳和翻墙的指责也是一高过一。

听了棒棒的汇报杨木只是一笑,因为现在他解决不了这些麻烦事,他只想喝酒。棒棒看的有些着急,因为翻墙里面有太多人的心血,太多人的利益。

先不说棒棒的投资就是权军和严杰还有淡雅他们的投入如果一旦翻墙破败那么他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棒棒又怎能不着急呢

“我不得不告诉 你,严杰现在已经在准备 应变之策了。”

“没事,他对翻墙的投入不比我少,现在翻墙成了这个样子,提前找好后路也是对的。”

“对什么对本来就缺钱,再经他这么一折腾,翻墙必垮。”

“不用担心,其实你仔细想想翻墙是怎么成立的,就会想到翻墙怎样倒闭。正好也可以趁此机会好好的自我评估一下,不求一夜暴富但求稳扎稳打。”

“你这是要真的放气 了吗”

棒棒的激动的站了起来对杨木吼到,面对棒棒的激动杨母亲却很淡定,拉着他走下来之后就和他把杯子一碰请他喝酒。

乐子使劲的给棒棒使眼色让他这个时候就不要跟杨木争个高低了,棒棒把一整杯白酒一下子灌进去之后也就暂时隐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