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妖孽

第249章 山寨版太极

陈耀天虽然是出身天龙寺,但是所谓天下武功出天龙,武学到了高深之处也是殊途同归。再加上星云子是太极的高手,陈耀天也算得上是“略懂”。只不过以陈耀天这个程度的略懂,却是比寻常人的精通还要强大。

要知道普通人七岁读小学,小学便有语文、数学、历史等科目。而到了中学,又多了几何、物理、化学、生物……等等课程,等到了大学,打比方读的是法律系,将要学习法理学、宪法、经济法、国际法、刑法、民法……等等许多门课程。而到大学毕业进入社会时,其实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发现自己学到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能用到的极少,而且即便能用到的有用的知识,其实也仅仅还是入门的程度罢了。

这么多年,学了这么多门学科,最后的结果就是博而不精。

但是陈耀天就不一样了。

陈耀天对佛法的学习态度,其实就跟背法律条文差不多,投入进去的心思并不算多。但是从抱到天龙寺的那天开始他就每天要被药汤泡,三岁习武,至今十八岁已经是习武十五年了!

这十五年里,他可以说是心无旁骛的在练武。十五年时间,就只做这一件事,怎么可能不精通?更何况他还是个武学天才,就算是普通人,十五年的时间专心做一件事,也足够成为专家级了。当然,国家教育制度的问题不去探究,陈耀天十五年如一曰的在武学上追求,基本上放眼天下能匹敌者也没有多少。

所以面对着这个连太极拳的入门都算不上的白胡子老人来说,陈耀天和他就像是博士生导师和幼儿园小孩的差距那么远。

但是陈耀天也没有因此就去摆出专家的架子来,行德禅师良好的言传身教让陈耀天还是懂得礼仪,尤其是武德。

天龙寺有严正规定,“有技无德者,非天龙之徒”。!所谓“未曾学艺先学礼,未曾习拳先习德”,并不是一句空话。

“老爷爷,”陈耀天仍旧是诚恳的态度解释道:“太极拳,讲究的是意体相随,用意不用力。我想这一点您应该是知道的,但是我觉得您的理解有点片面了,用意不用力并非就是真的不用力。如果打拳时软绵绵的,打完一套拳身体不发热,不出汗,心率没什么变化,这就失去了打拳的作用。

“正确理解应该是用意念引出肢体动作来,随意用力,劲虽使得很大,外表却看不出来,即随着意而暗用劲的意思。所以您刚才打拳完全软绵绵的没有力,其实完全起不到锻炼的作用的,反而会导致身体越来越虚弱的……”

“呃,是这样啊……”白胡子老人本来是以为陈耀天小孩子家懂个什么,瞎起哄罢了。没想到陈耀天还真的说出个四五六来了,这让白胡子老人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仔细一琢磨,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还有,我看您老人家刚才打拳的时候,出拳之时会下意识的闭气。这是一个弊端,太极拳也讲究意气相合,气沉丹田。意思就是说用意与呼吸相配合,呼吸要用腹式会,一呼一吸正好与动作一开一合相配。有意识的运用腹式呼吸,加大呼吸深度,因而有利于改善呼吸技能和血液循环。如果您一直出拳时候闭气,不但没有益处,反而会有反效果。”陈耀天却并没有说完,继续指出着白胡子老人的问题所在。

白胡子老人皱着眉头回想着自己练拳时的动作,来对照陈耀天所说,果然发现这其中的问题。

“另外,这太极拳每一拳势,必须分‘起、承、开、合’四个字,但四字之间不可截然断续,必须做到连贯自如不能呆板,要开中寓合,合中寓开……”说起拳来,陈耀天就滔滔不绝了,他在天龙寺也是武僧教习,挑人武功里的茬子简直是信手拈来。

听得白胡子老人是一愣一愣的,白胡子老人的太极拳其实是个野路子。城市中的公园里,早上总会有许多老年人在打太极拳,有人在前面带,但是不会刻意教你,想学的就在后面跟着照猫画虎就是。一般都是学个形,但是没有意。这白胡子老人身份虽然特殊,却喜欢悄悄混到公园里去跟着老人们打太极拳,一开始是因为太寂寞了,想找个乐子。可是渐渐的却喜欢上了打太极拳。老人姓子倔强,不喜欢问人,就爱自己观摩再琢磨,然后按照自己理解的来做。

人活得岁数大了,总是会习惯于相信自己的判断。越是强势的人越是如此,所以白胡子老人坚信自己打的拳是最科学的。没想今天野路子碰到了专家了,被陈耀天说得他瞠目结舌,可是白胡子老人总有点不服气,等陈耀天说完之后忍不住道:“说了这么多,年轻人,可不能纸上谈兵啊。不如你来打一套拳给我看看如何?”

听老人这么一说,陈耀天也不推辞。他也看出来了老人打的太极拳其中破绽极多,大概是学的时候就是学的山寨版,到老人这里打出来就是山寨的山寨版。虽然他打的也算不上原版,但是也相差不远了。

陈耀天极其放松的站在那里,双手下垂,手背向外,手指微微舒展,双足分开平行,接着双臂缓缓提起至胸前,左臂半环,左掌与面对成阴掌,右掌翻过成阳掌,说道:“老爷爷,我这就开始了。”

说罢跟着一招一式的演了下去,为了照顾老爷爷这位山寨的山寨,陈耀天一边打拳一边口中叫出招式的名称:“揽雀尾、单鞭、提手上势、白鹤亮翅、揽膝勾步、手挥琵琶……”

白胡子老人目不转睛的凝神观看,初时还以为陈耀天是故意把姿势演得特别缓慢,好方便他能看得清楚。可是到了第七式“手挥琵琶”的时候,只见陈耀天左掌阳、右掌阴,目光凝视左手手臂,双掌慢慢合拢,竟是凝重如山,却又轻灵似羽。老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总算是看出点门道来了,这跟公园里老人们打的完全不同啊,简直堪称玄妙,想不到太极拳竟然能够打得如此让人沉溺其中……老人看得入了神,尽管陈耀天打得很慢,仍然让他感觉脑子运转不过来,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但见陈耀天双手圆转,每一招都含着太极式的阴阳变化,精微奥妙,实在是真正的华夏高深武学。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也许很久,也许很短暂,在老人而言已经完全投入其中。陈耀天使到上步高探马,上步揽雀尾,单鞭而合太极,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这一套拳法打完,更显精神抖擞。他双手抱了个太极式的圆圈,对老人说道:“这太极拳的诀窍,便是‘虚灵顶劲、含胸拔背、松腰垂臀、沉肩坠肘’十六个字,您老人家一定要谨记……”

说罢就细细的解释了一遍,但是仅限于老人练来养生。更深的一层,却并没有讲。这毕竟不是教徒弟,陈耀天只是教老人如何养生的一面,克敌制胜什么的就完全没必要了。而且就算教了也白教,这位老人至少也是七十岁开外的人,学了也没机会用的。

白胡子老人一言不发的倾听着,却是心中对陈耀天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一生自负、好胜,自信绝不弱于任何人。可是今天却不得不服气,确实是小看了这位少年。

这一老一小是沉浸其中,陈耀天就是个武痴,说起功夫来就忘记了一切。白胡子老人年纪大了,精神集中到一方面的时候往往就想不起别的事情来。何况陈耀天教的认真,白胡子老人也不好意思打断他,而且老人也确实是听进去了。

而另外一方面,一个部级大员和一个副部级两大家子人都在焦急不安的等着。

按照方忠义所熟悉的老爷子习惯,最多十分钟也就打完拳出来了。可是现在竟然是干等也不出来,一开始大家还都坐得住,渐渐的就不对劲了。二十分钟都过去了,不知不觉的大家眼神都会悄悄瞟一眼墙壁上的老式大挂钟,都在心里想着同一个问题:老爷子怎么还不出来?

“大哥,要不要你进去看看……”方素真担心着老人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毕竟年纪这么大了,万一心脏病突发什么的,这可谁都担不起的责任啊。虽然老人一直身体都很好,没病没灾的,连国家给配的医生护士都给打发走了,但是这个岁数有着太多的坏可能了。

“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方忠义脸苦得跟菊花似的,别看他都是部级大员了,老爷子说骂就骂,气急了有时候还会顺手拍一巴掌呢。

于是只好大家又等,可是半小时过去之后,终于连方忠义都坐不住了。

“走吧,大家一起进去看看,也该请老爷子出来吃饭了……”方忠义很无耻的拉上了大家伙,打的是法不责众的主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