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爱上我

第一百四十七章 暴踢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看到她我不争气的激动不已。毕竟曾经是我魂牵梦萦,刻骨铭心爱过的女人啊!虽然我不愿承认,但我内心知道,我永远,也不会把她忘了的。

我满脸欢喜的笑,道:“许舒……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许舒白了我一眼,嗔道:“笑话!你都不愿意见我的,把我赶走了,现在又来假惺惺地作态?”

我老脸一红,忙扯开话题,道:“请进来罢,我们屋里谈。”

许舒走了进来,第一眼便看到了睡在**的范云婷,便愣在了那里。我忙道:“这是我们公司的范总,等你等睡着了,我去叫醒她。”

我正要过去,许舒一把扯住了我,轻声道:“等一下,你……先到这里来。”说着她推开卫生间的门,把我拖了进去。

我奇怪地道:“什么事啊?”

许舒“嘘”了一声,然后把脸凑了过来,小巧的鼻子在我肩上和发边轻轻地嗅了嗅,才露出了笑容,道:“嗯,果然没有烟味了,真乖!值得表扬!”

我汗!

许舒又顽皮地问我:“以后你和菁菁见面了,她见你不抽烟一定会很奇怪。要是她问你为什么戒烟了?你会怎么说?”

我再汗!

这许舒分明是在捉弄我!报复我罢?我眼珠子一转,便有了对策,笑道:“那我只好实话实说了,说是你的大明星同学逼我戒烟的!”

许舒笑得更顽皮了,她反脚就把卫生间门给关了,小脸越凑越近,道:“那要是她再问你,为什么你会听我那个同学的话呢?烟可是你的**呀!”

我……

许舒这可是够大胆的,逼我说喜欢她的了!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许舒忽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态度大转变,从以前的逃避打岔,变成了现在的无所顾忌。难道?是我选择了菁菁的关系?

但斗口我可是和菁菁长期以来练出来的,我怎么会输给你?我笑道:“我就说你那个同学亲了我一下,我一时糊涂,便答应了。”

许舒脸色一红,微怒道:“你敢?”

我看许舒一落下风,马上乘胜追击,道:“要是她又问我,我那个同学为什么要亲你啊?我该怎么回答?”

许舒被我压过去了,她略略后退,明亮的眸子忽闪忽闪,明显在脑筋急转。不过她倒底是明星,见多识广,处惊不变,马上又开始反击了:“你就说:你那个同学曾经被我强吻了,她那是在报复我的!”

倒!够厉害!

许舒见我吃瘪,脸上笑得更得意了。她又重新压了过来,道:“要是她继续问你:你为什么要强吻我那个同学啊?你怎么回答?”

我……我彻底败了!只好苦笑道:“许舒,算你狠!我斗不过你!”

许舒格格直笑,开心得得意非常。我垂头丧气地道:“好了好了,你也算报复过我了。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罢!”

许舒笑容一敛,道:“今晚我才不跟你谈什么生意呢!要谈我们明天在正式场合谈。我的经纪人也要到场的,现在……你得陪我出去走走,我们到外面玩一会儿去!”

我苦着脸道:“不是罢?这么晚了,又人生地不熟的,去哪儿玩啊?”

许舒板下脸来,道:“不管!现在你有求与我,要是不遂了我的心意,那就别怪我不肯签字!”

这许舒!分明是在**裸的要胁嘛!

我没有办法,为了公司,只好舍命陪淑女了!

出了酒店,我们漫步在洛杉矶大街上。许舒欢乐地笑着,她张开双手跑在前面,又返身对我叫道:“唐迁!这儿真好啊!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街上散步,我可以自由自在的欢笑。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打扰我,我真的好开心!”

我笑着慢慢向她走去,心中感叹着:当一个明星虽然风光,但其实也很苦啊!象许舒,那么年轻便被剥夺了自由的权利,她的一举一动都被媒体和老百姓关注着。在国内,她哪有机会象一个普通人那样逛街游玩?那些被普通人所厌烦的欢乐,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奢求。哪怪现在在异国他乡,她会快乐得象一个孩子!

“唐迁!快过来,我们去比佛利山顶去看夜景!”她的欢乐感染了我,见她向我伸出了小手,我自然的伸出手去与她相握。然后牵着手,象一对快乐的情侣,欢笑着漫步而去。

比佛利山是世界著名的富人区,我们手牵着手,一路游玩而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遗忘了,我们终于走到了山顶,遥望着洛杉矶美丽的夜景,由如繁星似锦,壮丽绚烂。

晚风许许吹来,许舒似有寒意,微颤着轻轻依偎在我身边。我脱下外套,披在了她身上。许舒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将头枕在了我的肩上,凝望着下面,轻叹着道:“真美呀……”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浪漫得让人无法不为之所动。我伸出左臂,便拥她入了怀里,也叹道:“是啊!真美……”

我们相拥不动,很久很久……

天色微亮了,许舒再次轻叹:“快乐……总是很短暂的呢。要是此刻能永远长久,那该多好啊!”

我心中感到了许舒心里面许多的惆悵和心思,终于忍不住,想对她说……许舒忙伸手掩住了我的嘴唇,低声道:“我知道,你别说。这一刻,让它只属于我们,好吗?”

我点了下头,但是心中莫名的酸楚和心痛,让我忍不住热泪盈眶,控制不住的就掉了下来。

许舒轻轻为我擦去了泪水,她的眸中深情无限,嘴角略带苦楚,轻轻地道:“唐迁,你能吻我吗?”

我低下头来,便往她那微张的小嘴吻去。

时间,静止了!

天地,静止了!

深情相吻中,我感到了一滴泪水,从她的眼中,滑落到了我的唇上……

天大亮了,许舒轻轻推开了我,微笑道:“命运……总是会捉弄人的呢!好了,我们回去罢。”

我默默无语,过去想牵起她的手,许舒却轻轻挣开了。她道:“菁菁她是你唯一的爱,我不允许你……辜负了她。”说着,她伸手拦下了一辆的士。

回到酒店,我心情烦闷的走进房间。范云婷早已起来了。她奇怪的道:“唐迁,这么早你上哪儿去了?许舒来过了吗?”

我道:“约好了,下午两点,在酒店四楼商谈签约事宜。我困了,想睡一觉,中午叫我起来。”

范云婷虽然奇怪,但也没说什么,转身出了房间。我躺在**,却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晃来晃去的,总是以前与许舒在一起的情景。

许舒啊!为什么?你为什么啊?为什么你明明爱我,却要到现在才表露出来?命运啊!为什么你要如此捉弄我啊?

我痛苦得无以复加,矛盾得五内俱焚。我深深地爱着菁菁,此生绝不会辜负于她。但我痛苦的发现,许舒同样在我心里占有极重要的位置,我对她的爱恋,丝毫没有减少!

巨大的痛苦和负罪感让我无法入眠,中午时分,索姓起来不睡了。走到卫生间洗脸,墙镜中我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的两鬓竟生出了丝丝白发,胡子拉碴,满脸苍老的模样。我把头放在池子里,打开水笼,任清水浸过了我整张脸……

下午两点,我和范云婷准时进入四楼商务室。许舒和经纪人施瑞竹,还有一个白人律师已在等我们。

一番相互介绍后大家坐下开始正式商谈。

许舒一方提出的条件让我们很惊讶,她称可以免费为我们公司做产品代言人,甚至可以马上就在美国请大导演设计开拍广告片,钱可以由她来垫付。但是她要求入主公司董事会,并且要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

百分之五十一?那她不就是董事长了吗?

我回头与范云婷窃窃私语:“开玩笑!这一来公司不是变成她的了?这绝不能答应!”我边说边盯着许舒。她的脸上有两个淡淡地黑眼圈,显然也是没有睡好。但是神色如常,一付公事公办的样子。

范云婷在我耳边道:“是有点苛刻,不过我还得想一下,毕竟让她来当董事长的话,凭她的名气,公司不愁没有大发展呀!”

我道:“大发展有个屁用啊?我们辛辛苦苦一手创建起来的公司,转眼就给她人作嫁衣了,这你都接受得了?”

“嗯……我再想想!”

对面许舒开口了,她笑道:“你们公司的资料我刚才看了,规模这么小,怎么能在强手林立的商界立足啊?而且光只有一种产品,是远远不够在市场上占有份额的。你们需要的是多种类,全方位的产品问世,造成品牌和集团的优势,才有可能做出大业绩来嘛!”

我苦笑道:“许小姐,说说当然容易了,可这需要大量的资金。我公司连你的代言费都支付不起,还谈什么品牌和集团?”

许舒微笑着,道:“你听我说完嘛,如果我入主了公司董事局,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我将注入五千万资金做先期投资用做发展和经营,你们觉得怎么样?”

五千万?我和范云婷都惊呆了。范云婷马上在我耳边道:“这太好了呀!有了这么多的资金,我们会立刻升级成为与绿夫人公司相匹敌的大企业的。”

我想了一下,摇头道:“不妥,许舒的野心好大,她拿那么多钱进来,我们那点投资又算得了什么啊?公司是我们的心血,绝不能沦为许氏企业!”

我面向回来,笑道:“许小姐的条件真是具有诱惑力啊!不过真对不起,公司我们是不卖的。我们此行来的目的,只是邀请许小姐做我们产品的代言人而已。如果许小姐愿意,那是再好也没有了。假如许小姐想借此吞占我公司。那么我想我们会让你失望的。这一趟美国之行也算我们白来了!”

许舒眼中闪过一阵恼意,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也很恼火,刚早上还和我浓情蜜意的,转眼就算计起我的公司起来,你到是公私分得很明白的嘛!

许舒生了一会儿气,又道:“唐先生,请你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我道:“哦?许小姐还有什么指教?”

许舒道:“虽然我会投入资金,但我也只会在公司董事局挂个名而已。公司真正的决策人还是你们,我注入的资金你们可以随便运作。三年以后,等公司发展壮大了,我要撤资,退出董事局。公司还是你们的,此后与我不相干。”

这下又把我和范云婷给惊呆了,这……这……这不是白借钱给我们用吗?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

范云婷张大了嘴巴,道:“许……许小姐,我……我没有听错罢?你要白投资钱给我们?”

许舒得意的笑道:“谁说我白投资?这三年里,我也要分红的。”

我刹那间全明白了,许舒这是变着法儿在帮助我呀!明着里她要当董事长,其实这跟她白借钱给我们有什么区别?她又不会来干涉公司的事务,而且……有了这个董事长的名义,她连代言费和制作广告费都不需要我们出了。等于是白给我们干活还倒贴钱给我们。我……我还错怪了她呢!

我又是惭愧,又是感激,看着许舒,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许舒偷偷地白了我一眼,道:“你们还有什么意见?没意见的话,我这里有一份合约,我们签字好了。”

范云婷喜道:“当然没意见,我签字!”

……

回到住的房间,范云婷兀自还兴奋不已,笑着说:“唐迁,这趟美国我们真没白来呀!许大明星人真是太好了,她怎么会这么大方和无私呢?这太出人意外了!太奇怪了!难道说华菁菁在里面起大作用了?”

我苦笑着,心想刚才错怪了许舒,她现在一定是很生气了罢?我真是该死!怎么可以这么不信任她呢?以前我老怪她不信任我,可是现在我……唉!

我惭愧无地,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不行,我一定要去找她,求得她的原谅,不然,我会恨死我自己的。

范云婷道:“唐迁,借你这里的厕所用一下。”说着便跑进了卫生间里。我则打定主意,现在就去找许舒负荆请罪!

我大步走去开门,却看见许舒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外。我愣了一下,然后叫道:“许舒,我……”

许舒不答话,却一把推在我胸口,把我推回了房内。随既她走了进来,反手关上了门。我站稳了身子,又道:“许舒,对不起……”

许舒先看了下四周,发现房中无人。她立刻柳眉倒竖,发作道:“对不起有个屁用啊?好心没好报!我……我非得打你不可,你气死我了你!”

许舒蛮劲大发作,冲过来没头没脑地便对我施以粉拳。我不敢闪避,任她擂打。同时故意大声的喊痛!

许舒显然真气坏了,不但用手打,而且用脚踢。一边踢我的屁股一边叫:“我踢死你!我踢死你!”

我第一次见识了温柔娴淑的大明星许舒,原来还有这么野蛮暴力的一面。看来她这个小魔女的姐姐还真不是白当的。我一时柔情涌动,伸手一下子拥她入怀,深情地道:“许舒……我爱你!”

许舒脸上闪过一阵喜色,然后又马上板下脸来,挣开了我的怀抱,又是一脚向我的屁股踢来,恶狠狠地道:“谁要你爱我了?我不稀罕!爱你的华菁菁去罢!”说着又是一脚:“爱你的花妖精去罢!”

吃痛之下,我只好选择躲避,边躲边叫:“许舒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哎哟!”许舒追着我满屋乱窜,忽然她发现了卫生间的门半开着,范云婷张大了嘴巴,震惊地傻在了门口。

许舒大羞,顿时脸血红到脖子后面去了。转头对我怒道:“房间里有人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我这才想起来范云婷在厕所里的,委屈地道:“你一进来就打我,我一慌就……忘了!”

“你死人啊!”许舒又气又急又羞又恼,脸上再也挂不住了。一跺脚,立刻掩面跑到门口,开门急急闪人!

我走到范云婷面前,刚想解释两句,却见她目瞪口呆的样子,只好一挥手,向门外追去,叫道:“许舒,等一下,别跑得那么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