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夫人离家了

第103章 出门

第一百零三章 出门

“怎么啦?你还有什么其他想法说出来,妈帮你参考一下。”冬儿妈看着女儿纠结的神情问出,女儿的心思作为母亲她还是了解的,需要好好开导一下,关于这事,她会想通的。

“没什么想法了。”冬儿神情有些无奈的回话,她已经大概知道父母的意思了,够多了,这事暂时暂停住,当前的晚餐更加的重要,她开始端着几盘冷菜去餐厅。

于是韩振业第一次以女婿的身份,有小陈和郑浩陪伴着,在冬儿家和乐融融的吃了一餐像模像样非常丰盛的晚餐,冬儿父母开心的招待他们,喝酒闲聊,让他们吃的很是尽兴。

于是从父母家回来后的韩振业和冬儿,也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视乎一切已经是风平浪静了,其实只要冬儿没有疑惑和其他过多的想法了,韩振业当然是心情愉悦的,他一认为冬儿识时务,认清现实了,这也是他要的。

其实,冬儿心头无奈纠结着,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这阶段的她真的无能为力,她心里就是觉得对不起男友刘明俊。

过了几天后的午饭后,她接到了刘明俊的电话,

“冬儿,你知道我是谁吗?”

“刘明俊,这是你给我的手机呀。”冬儿如实回应,听到刘明俊的声音,让她心头开始有纠结起来,内心充满对他的愧疚。

“是的,你有空吗?你能够走出家吗?”刘明俊心里还不怎么死心,本来他的女友,怎么一下子变成了韩振业的女人了呢,他心里就是有一股不满和怨恨,需要发泄,他一直在动脑,想找冬儿出来,他给她三天的考虑期限想清楚,到底她是怎么想的?她需要她正面的回复,也好让他死心,因为现在的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这种情感的泄露。

“我有空,应该能够走出来。”冬儿马上一口单纯的回话。

“那我就让宁宁来接你,12点半,你在韩振业的家门口等着,怎么样?”刘明俊马上确定,面对冬儿的一口答应,刘明俊心情开始兴奋。

“好吧。”

“拜拜,等一会儿见。”刘明俊挂断电话,他必须找冬儿出来,否则这口气怎么出呢。

“拜拜。”冬儿挂断。

突然想起自己本来应该也是有手机的,晚上回来的时候,要问一下韩振业。

冬儿的心是窃喜的,她本来就是有朋友的,就算她失忆了,也不能如此整天待在家里吧,否则真是太无聊了。

何况,现在的她身体已经算好的差不多了,就算每天还喝着中药,但是应该算正常了,连头角的疤痕也已经没有了。

于是,冬儿有些少许兴奋的开始来到镜子前,看看自己是否穿着这样可以出门去见朋友,还有以前的男友,应该很正常,她当然想的很简单。

她拿起梳子梳了几下头发,左右转身看看,今天穿的一个长袖紫色花边飘逸裙装,非常漂亮,应该可以的。

于是她在房间转了几圈,开始心头转过,出门去见朋友,她必须带包,里面应该放一些钱,手机等等,这是她大脑里才开始想着。

但是她视乎没有属于自己的包?难道她以前没有包吗?不可能吧,那天宁宁来看望她,背一个非常漂亮的包,让她羡慕。

于是她开始在房间里找,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有一个漂亮的包?

可惜翻来覆去,她没有找的到属于她的包,于是她的大脑转动,开始推开房门下楼去了,冬儿露着有些兴奋的神情问,

“张妈,我以前有包吗?”

“什么包?”张妈回头问,有些愣的一下子没听懂。

“就是那个女孩子出门背的包呀。”冬儿用手比划着解释。

“少奶奶,你想出门去?”张妈有些领悟的问,心头一愣,遭了,少奶奶打算要出门去?不行,少爷交代过,不能让少奶奶出门的,该怎么阻止是当下的重要任务,她当下的重要问题了。

“是的,张妈,朋友快来找我了,就是上一次来的女孩,叫宁宁,我需要包,而且,我以前没有现钱吗?我找不到哪个抽屉里有钱?没有包可以,但是出门应该有钱吧,张妈您能不能先稍微借我一些,一千应该够了,我晚上从韩振业那里拿来还给你。”冬儿如实要求,当然也不忘向张妈借钱出门,这事让当下的张妈为难了,真是为难了。

“少奶奶,你身体还没完全好,先请示一下少爷吧,钱我给你。”张妈去房间拿钱了,张妈瞬间把冬儿要出门的事情已经推给了韩振业,恶人还是少爷自己做吧,她这把年纪了,不想和少奶奶交恶。

冬儿心头转过,要打电话给韩振业汇报请示?算了,他可能会像老爸似的问个不停,很烦的,等会儿给张妈就说他同意她就算了。

“少奶奶,给。”

冬儿顺手接过,一数,一千元,马上放进口袋里,幸亏这个裙子有一个装饰性的口袋,可以放手机和钱,没包也行,用用差不多了。

现在失忆的冬儿对金钱的概念不是很浓,也不像以前的她,对赚钱有狂热的态度,而且生活还超级节约。

冬儿一看时间,差不多宁宁快到了。

“张妈,我朋友来接我,我去门口等着。”

“少爷同意了吗?”张妈有些心惊胆战的追问,就让小张做难人吧,少奶奶今天能够出门还是要经过少爷同意的,他们这里的其他人都没有这个权力,相信小张应该也是秉公执法的。

“出门去一趟,我又不是不回来,他怎么可能不同意。”冬儿随口说道,开始在玄关处换鞋,昨天她看到有好几双新的漂亮的鞋子,在家里她几乎不太穿有跟的皮鞋,但是出门去还是要穿与衣服搭配的鞋子,于是她挑了一双粉蓝色的穿上,与裙子非常相得益彰。

“张妈,晚上见。”

“晚上见。”张妈发愣的看着冬儿走出屋子,竟而走向门口,不知今天少奶奶能否走得出这个小张的大门?她心里没底。

“小张,开门。”

“少奶奶,去哪里?”饭后的小张闭眼正半躺在旁边的椅子上休息,心头一愣,大脑瞬间清醒,赶紧睁眼站起身走出来,今天的大麻烦来了,但是让他不得不应付。

“我朋友来找我,我出去一下。”冬儿简单的说道。

“这个,这个,少奶奶,因为你的身体,你最好给韩哥打个电话。”小张神情有些为难的要求,并不忘给冬儿递来旁边放着的电话。

冬儿神情一愣,看着小张有些无奈的神情,原来,现在自己要出门去也不行?

刚才张妈也问她先给韩振业打个电话请示一下,看来,家里还是有他通知了一切,她都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当然,这个家是他的,他并没有错,错的是她在他家里,但是冬儿心里就是有些不怎么舒服。

好吧,打一个电话给他就打。

于是冬儿拿起话筒,但是不知要拨打什么号码,她都不知他的手机号码,心头无奈,实在是悲哀的很。

“这是韩哥办公室的电话。”小张马上察言观色的递上电话号码,于是冬儿才开始拨打,电话接通了,嘟嘟嘟的叫着,但是居然没人接起,最后终于接起,是个女声,

“韩氏集团,请问您找谁?”

“我找韩振业,让他接电话。”冬儿认真的说道,语气有些简短扼要。

“那个,韩总在开会,暂时不能接电话。”对方回话。

“为什么不能接电话?我只是简短问一下他。”冬儿有些不满情绪的问出,不让她出门,她心头就有气。

“因为这是集团规定。”

“好吧。”冬儿无奈的挂断电话,转头对小张说,

“小张,他在开会,你看我朋友的车子已经来了,开门。”

“少奶奶,你打韩哥的手机吧,我给你拨通。”小张神情无奈的开始主动拨打韩振业的手机,马上拨通。

韩振业正在开会,感到手机震动,他拿出一看,是小张的,不知道今天又有什么事情?大概又是冬儿的问题,这是他心头的猜想,他不得不接的。

于是他伸臂一招手,会议桌上正在汇报的一位股东暂停住,这次不能在会议室里接起手机了,于是他站起身,

“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们暂时休息一下。”他找到一个借口。

随着韩振业的离开,会议室内的一大群人开始互相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了,他们韩总这段时间确实不太正常,自己规定的规矩,经常被他自己破坏,但是他们下面的股东们只是背地里说说而已,当然不可能违背韩总的意思。

“呵呵,我们韩总呀,这段时间都在安抚家里的少奶奶,也是没办法。”有人开始调侃他们的老板。

“同意,肯定的,呵呵。”

“这段时间,韩总心情还是不错,也许正是因为家里有了一位少奶奶,让他各方面身心平衡,你们感到,现在很少发脾气了,是吧。”

“是,的确是,现在的韩总脾气好了许多,就算我上次那个项目出了一些小问题,他最后还是很好说话的。”

“是呀,希望家里那位少奶奶好好安抚韩总的身心,也是我们这一大群人的福利,呵呵。”

“是的,是的,我们工作也轻松了,呵呵。”

“少奶奶,应该是结婚后的称呼,但是我们韩总好像还没结婚?我们还没喝过喜酒。”

“像我们韩总这样呼风唤雨的超人,不太可能走一般人的常路。”

“对,对,确实不走一般人的常路。”

“你们有谁知道这位少奶奶的底细?说来听听,现在没事正好八卦一下。”有人开始好奇的追问。

“不知道,不知道。”

“谁知道?”

“郑特助应该知道的,郑特助,你说,韩总这次真的把女人带进家门了?哪个女人你有看到过吗?”会议室里股东们的好奇眼神已经都齐刷刷的落在郑浩身上,对于韩总的私生活,郑浩应该最了解。

“我也不知道,这是韩总的私生活,我可没有参与。”郑浩一口摇头坚决否认,韩总的这事确实不便于曝光,否则到时很麻烦的,他当然要注意曝光后的一切后果的。

“郑特助,那位韩总的特护严小姐,现在怎么样了?失忆了,现在身体好些了吗?”有人猜想韩总的这位少奶奶可能是特护严小姐,但是听说严小姐出意外失忆了,韩总会娶一位失忆的女人吗?这个也是让其他人很怀疑的。

“失忆了,还真是麻烦?现在都不能做韩总的特护了。”有人对出车祸的严小姐言语当中露出同情,当然,也不知住在韩总家里的就是严冬儿。

“确实麻烦,都不能成为正常人了。”有人表示可惜。

“我们韩总肯定付出了许多金钱要安抚她吧,否则,她父母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呢。”有人想当然的猜测着。

就在股东们在会议室里八卦的同时,韩振业在外面的走廊里接起了电话,

“韩振业,我要出门一趟,你让小张开门。”冬儿直接的说出,语气当中有些倔强,因为外面宁宁已经等待她了。

“要出门?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晚上带回家?”韩振业打着迂回战术,不正面回话,这又是一个今天的麻烦。

“我不需要什么?我只是朋友宁宁来接我去外面走一趟,没其他事情?”冬儿直接说明,就看他的说法了。

“宝贝,你要听话,现在的你不能一个人出门去,知道吗?”韩振业压低声音算是耐着性子教育她,希望她能够听的进去,其实他的心里焦急的很。

“为什么?宁宁开车来接我了,我要出门去,我今天一定要出门去,你马上给小张说,让他开门呀。”冬儿用倔强和责问并存的口气,此刻的她心头很坚持。

冬儿的坚持让韩振业神情严肃为难了,他当然担心冬儿的出门。

现在失忆的她在他看来真的不便于出门,而且,现在她的身份更不适合出门,会给她带来危险和麻烦,那是他最在乎的,他考虑的比较多。

现在的状态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的思维可谓是速转着,面对话筒中的沉默,冬儿再次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口,

“反正,我不管,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会反抗的。”

“乖,我让小张开车送你去见朋友。”韩振业马上下结论,与其她讨厌自己,还是让她有人陪着出门,这样他放心,她也应该满意了,这是一个毕竟折中的方法。

“我不需要他跟着。”冬儿坚持的回话,跟着一个人真的很不方便的。

“如果小张不跟你,那你就不要出门。”韩振业非常有权威的回答,声音一锤定音。

冬儿一听,这样的声音太威严,于是让她不得不接受,

“好吧,你给小张说。”

冬儿虽然不乐意,但是在韩振业的威严强权下,她还是采用低头妥协的方法比较好,免得自己此刻真的不能出门。

宁宁已经在门外,看着冬儿的电话请示,心头叹息,失忆的冬儿,已经被韩振业控制住脚步了,但是也无奈,毕竟不让她出门也算是为了保护她吧。

她是从好的一面看问题的,什么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嫁入豪门也是如此。

今天让冬儿出门来,是因为刘明俊有一些话要和冬儿单独谈一谈,毕竟他们以前也算是有感情的,虽然冬儿失忆了,但是还是要问问,也是情理之中的,于是她算是一个帮忙吧。

于是,小张就这样成了冬儿今天出门的一个监视器和兼职司机,宁宁由于是打车来的,已经让出租车离开,开始和冬儿同乘一辆车。

冬儿乘着车子,路过一段非常繁华的街道,她好奇的望着车窗外,许多可爱漂亮很有吸引力的商品都非常醒目的挂在玻璃橱窗里,很漂亮,她突然看到有橱窗里许多包挂着,马上情不自禁的对着小张开口,

“小张,停车,停车,我要买包。”

因为她心头确实觉得自己要一个包背着,那样的话,她才方便的很呢,总不能以后出门还把手机钱放在口袋里吗?太不方便了。

小张于是放缓车速,开始找一个地方暂停车,好在这跳街道能够停车,于是他们下车。

冬儿开始走进包店,和宁宁一起挑选包,小张跟随在后面,站在不远处看着。

店里的服务员的精明眼睛看的出,冬儿的穿着服饰是品牌服饰,不是一般普通女孩穿的起的,

于是主动拿出好几款LV等款品牌包然冬儿选择。

“什么?这个包要一万多?太贵了吧。”冬儿惊讶的脱口而出,她口袋里只有一千元钱,宁宁当然也看得出这里的服务员的眼神,一下子都落在冬儿身上。

还有她的穿着和她简直的天壤之别,她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种意外的对吧,让她瞬间心里莫名的产生妒忌的心里。

她们几乎同样的普通背景,同样的学校出来,甚至,她的新闻专业要比冬儿的医学护理专业有前途吧,她做记者应该也比她做护士有前途吧。

但是,毕业不到一年时间,她居然已经是豪门少奶奶了,这个命运之神真是太开玩笑了,让她心里对比着她们俩。

但不可否认,她是用生命换来的,她毕竟意外车祸失忆了,说的严重一点,就是她已经伤失了做普通人的资格。

如果不出车祸不失忆,那命运是否还是如此?这个确实不得而知。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有的就是现实。

这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宁宁不能分辨出,总之,现在她的生活,让她羡慕嫉妒恨。

“这是LV。”一位女服务员说道。

“LV是什么意思?”冬儿露着迷茫无知的眼神转头问宁宁,失忆的她当然不懂这个意思。

“就是一个知名品牌的包,是上流社会女孩喜欢的品牌。”宁宁露着微笑简单解释,相对冬儿的无知,她有骄傲了。

现在的冬儿在宁宁的眼中就是一种傻人有傻福的模样。

如此失忆的她,居然被韩振业当成宝贝似的拱着,着实让一大帮女人妒忌着,作为好友的她也是一副羡慕嫉妒恨呀。

“哦,原来如此,我真是无知,那我不买这个,买不起,买其他便宜的,三百元左右的。”冬儿随口坦白说着。因为她口袋里只有一千元,还是问张妈借的。

几位服务员看这位女孩的如此反应和毫无顾忌的言语,让她们一时也目瞪口呆。

有点不太相信这是这位身穿品牌服饰的漂亮女孩居然说出如此的话,自己明明一身高档行头,她这身衣服配鞋子,肯定过万。

不远处的小陈看着冬儿,脸上露着浅笑无奈的心头猜想,如果这个话给他们韩哥听到会是什么表情?那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吧。

“小姐,我们这里没有三百元的包,最便宜也是过千的包。”女服务员如实告知并迅速把几个品牌包收起来。

神情中看出有些不耐烦了,原来如此的穿着不是有钱人呀,难道她穿的是仿冒牌的?眼神中瞬间露出对冬儿的不屑,这个冬儿还是感受到了。

让她一时无措也无奈,她确实没钱买包?原来包要那么贵?她钱不够,现在的她可谓是出丑了。

但是后面的小张早已经通过手机给韩振业发了短信,随时汇报冬儿的情况,告诉冬儿想买包,但是钱不够的一些情况。

小张上前恭敬的说道,

“少奶奶,你要什么包,尽管挑,LV,爱马仕,香奈儿,韩哥派人马上会来付的。”看到有人看不起冬儿,就是看不起他们韩哥,小张当然要维护他们少奶奶的尊严。

其他的女服务员神情再次一愣,原来,她们刚才的眼光是准确的,马上收敛起一副看不起冬儿的神情换成常态。

“小姐,这个包很适合你背的,我们今天打折的,才八千八,本来要一万多的,你试试背背。”另一个女服务员开始讨好的推荐,顾客永远是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