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匪路桃花运

第136章 西门庆

第一百三十六章西门庆

打在赵长枪身上的不是真正的子弹,而是一颗麻醉弹。

赵长枪失去意识后,几名警察迅速向前,取出一条铁链,将他在小铁椅子上绑了个结结实实。

在武传河看来,赵长枪就是一头猛虎,虽然现在是在警局,在他的地盘上,但是他仍然能暴起伤人,第一次审讯的失败就是很好的例子。只有把他完全控制住,他才能放心的对他上措施,让他生不如死!

将赵长枪捆好后,一名警察从外面取过一桶冷水,劈头盖脸朝赵长枪泼去,赵长枪幽幽醒转了。

赵长枪虽然醒了过来,但是视线却有些模糊,他使劲的甩了甩脑袋,眼前的东西才逐渐清晰起来。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武传河的一张胖脸,此时这张胖脸上写满着得意,一丝冷笑挂在他的嘴角,好像正在嘲笑赵长枪,正在对赵长枪说:“绕你奸似鬼,也喝老子的洗脚水。现在你使不出半分力气,老子爱怎么整你就怎么整你!”

接着赵长枪就看到了捆在自己身上的铁链子,武传河真够看起他的,完全将他看成重型罪犯了,铁链子足有大拇指粗细。就这铁链子,当海轮的锚索都行了。

若在平时,这些铁链子捆在赵长枪身上,赵长枪根本不当回事,但现在赵长枪却感到被这铁链子压的喘不过气来。这让他敏感的想到,打中他的麻醉弹,不但具有让他失去力气的作用,还有放大他感官的作用。

赵长枪判断完全正确,打中他的不是警方配备的常用麻醉弹,而是武传河从杨三才那里弄来的,这玩意是美国的最新产品,有个非常特殊的作用,当它被打进人体后,人的意识会出现短暂的昏迷,但醒来后,全身无力,身体的感官却被得到十几倍的放大,就是身体被针扎一下都能让人痛不欲生。别说这么重的铁链子捆在他身上了。

现在赵长枪的意识虽然清醒了,但是脑袋却疼的厉害,脑袋里好像钻进了一条小虫,正在啃噬他的大脑一般!他感到自己的神经末梢好像长到了身体的外面,无比的敏感,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赵长枪努力的集中自己的精神,运转内息,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随着内息在他的大小周天不断的循环往复,那种难受的感觉在逐渐的变小,身体的力量也一点一点的聚集起来。

“赵长枪,怎么样,现在的感觉是不是很美妙啊?老子告诉你,现在你的感官被放大了十倍,就是老子拍你一巴掌也能将你疼晕过去!当然,我们是人民警察,讲究文明执法,上措施不是目的,要犯罪嫌疑人伏法才是目的,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交代你的罪行,我们绝不会对你怎么样。”

武传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仿佛他已经吃定了赵长枪!

“卑鄙!”赵长枪看了一眼武传河,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他必须尽快的恢复自己的力气,将麻醉药的药效降低到最低!

现在,他体内的内息生生不息,循环往复,不断的抵抗着身体内的药效,将敏感到极点的神经末梢逐渐恢复正常,他已经能聚集起一半的力量。但表面上看起来却仍然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武传河看到赵长枪对他代答不理的样子就来气,气狠狠的说道:“好,赵长枪,你牛逼,你不招供是吧?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不文明了。文明二字只适合用在文明人身上,对待你这样的地痞流氓,根本用不着讲文明。那个谁,西门庆,你过来给他舒活舒活筋骨,记住,尽量要文明执法。”

西门庆是站在他身后的一名警察的花名,这家伙是夹河市建筑安装总公司老总夏柏树的小舅子,托了夏柏树的关系才当上的警察,别的本事没有,就爱拍马屁,因为这家伙经常祸害女同胞,所以便得了个西门庆的花名。

“好嘞!你放心吧,老大,我保证让这小子欲仙 欲死,事后还看不出一点外伤!”西门庆冲武传河谄媚一笑,然后从审讯桌的桌洞里摸出一本厚厚的大部头小说走到赵长枪面前。

赵长枪根本没有正眼看西门庆,只是从眼缝里瞥了一眼西门庆,只见这小子长得尖嘴猴腮,一脸猥琐,一点都没有西门庆玉树临风的样子,叫鼓上蚤还差不多。

赵长枪特意看了一眼西门庆手中的大部头,只见花花绿绿的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官途匪路桃花运》。

这部书赵长枪曾经看过,那时候此书还不火,没想到现在已经出实体书了。最让赵长枪哭笑不得的是《官途匪路桃花运》的作者如水追梦曾经对读者说过一句话,谁要是敢看《官途匪路桃花运》不顶踩,不收藏,谁就会有牢狱之灾!

当时他只是一笑了之,没想到现在竟然应验了!自己堂堂魔鬼训练营出来的特种兵王竟然被这些屑小欺负了!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赵长枪重新将半睁的眼睛闭上了,此刻,他仍然无法凝聚全身的力量,根本无法反抗,况且就算他能恢复全身的力气,也不能弄开捆在自己身上的铁链子,那铁链子实在太粗了,如果追魂枪在手,他倒是能轻易将其斩断,但是现在追魂枪早被警察没收了。被动挨打是他唯一的出路。

西门庆一脸奸笑的走到赵长枪的面前,将手中的大部头放在赵长枪的前胸,然后挥动手中的橡胶警棍猛然朝大部头上砸去!橡胶警棍在他的大力挥动之下,竟然发出呜呜的低沉啸声,看来这小子没少用这招祸害其他人,警棍甩的有些出神入化了。

由于大部头实体书的存在,无论西门庆的警棍打的有多狠,都不会在赵长枪身上留下任何的外伤,但是却能给人体造成极其严重的内伤,甚至能将人打成内出血,危及生命!

西门庆给这招起了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隔山打牛!

就在西门庆手中的橡胶警棍就要砸在赵长枪胸膛上的大部头小说时,赵长枪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了,死死的盯着西门庆和他手中的警棍!

就在赵长枪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西门庆真的看到赵长枪的眼睛在放光,就好像夏夜星空中明亮的恒星!

在赵长枪刀子般眼神的逼视下,西门庆竟然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心中一阵发抖,高高扬起的橡胶警棍也停在了半空打不下去了!

坐在审讯桌后面的武传河没有看到赵长枪杀人的目光,他看到西门庆扬着手中的警棍好像傻了一样,不往下砸,不禁大声喝道:“西门庆!你在干什么?这身皮你还打算不打算穿了!不行你赶快给老子扒衣服滚蛋!”

西门庆这才明白过来,赵长枪再厉害又如何?他现在中了进口的特制麻醉弹,浑身上下使不出半分力气,就算他是只老虎,也是被拔掉牙的老虎,根本不足为惧!

“赵长枪,你瞪眼吓唬谁?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啊?”西门庆暴喝一声,为自己壮壮胆,停在空中的警棍陡然下砸,狠狠的砸在赵长枪胸口的大部头小说上!

若在平时,就西门庆这样的打击力度,赵长枪根本不放在眼中,就算他站在那里老实让西门庆打,西门庆也无法伤害他,但是,此时他的身体只恢复了一半的力量,感官又被放大了十倍,他有些熬不住了!

赵长枪感到自己的胸口好像被火车头撞到了一样,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赵长枪的身体一阵发紧,在他体内息息运转的内息被打断了,他感到嗓子眼一阵发甜,西门庆的一棍竟然打的他要吐血!然而赵长枪最终没有让这口血吐出来,他艰难的将到了嗓子眼的鲜血又咽回到了肚子里。他知道,此时武传河正等着看他痛不欲生的样子!他绝对不能让他如愿以偿!

“哈哈哈!痛快!痛快啊!好久没有人用这种方式给老子按摩了,我喜欢!”赵长枪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痛苦之色,反而哈哈大笑,然而一缕没有咽干净的鲜血却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使他看上去异常的狰狞!

“给我打!狠狠的打!老子倒要看看他能撑多久!”武传河看到赵长枪没有像他想象中一样痛苦哀嚎,便气急败坏的吼道!

西门庆手中的警棍雨点般的落在赵长枪胸前!赵长枪紧闭着嘴唇,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始终没有让那一口血吐出来!

让赵长枪感到惊喜的是,随着西门庆对他的打击,他的痛苦感竟然在逐渐的降低!特殊麻醉药的药效好像在逐步的降低!

赵长枪赶紧集中自己所有的精神,让刚刚被迫停止运转的内息又重新在体内运行了起来,随着内息再一次在他体内运行,不但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迅速降低,身体受到的伤害越来越轻,就连身体的力气也凝聚的越来越多!

五成,六成,七成,八成,很快赵长枪就感到自己的力气恢复了八成多。

就在西门庆再一次挥动手中的警棍要砸向赵长枪时,赵长枪没有被捆住的双腿忽然动了!

他一脚就踹在了西门庆的小腹之上!

赵长枪怒极而发的一脚,包含了他心中所有的恨意!势大力沉,威猛无匹!

“啊!”

西门庆嘴里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倒飞而出,轰然一声撞在他身后的一名警察身上。

那名警察手中端了一把微冲,正面无表情的看西门庆打人呢,丝毫没想到西门庆会向自己飞来,猝不及防,竟然被撞翻在地,和西门庆滚在了一起。

倒地的西门庆翻了翻白眼珠子,浑身抽搐了几下,没动静了,这家伙被赵长枪一脚给踢成了胃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