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淘宝

第69章 一封书信

第六十九章一封书信

江流市的这种类似的聚会是相当的别致的,谁都能够在会上发表自己的意见。

不管是对不对的,都可以,当然了,如果是说错了,而且是那种毫无根据的错,比如硬是把明朝的青花说成清末仿制的,这种错误就会被笑话了。

但是总的来讲,这种私人聚会还是相当的开放的,谁想要说什么都可以提出来供大家讨论。在座的几位收藏家都看过了这件瓷器,纷纷的赞同这就是一件骨瓷。

王海东站起来说:“骨质瓷简称骨瓷英文名字BONECHINA,学名骨灰瓷,是以动物的骨炭、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

骨质瓷最早产生于英国,大约于1800年左右发明对于发明者世间争议颇多,有说为乔夏·斯波德(Josiah·spode),亦有说不是他。

但是,我看这骨瓷和这家伙的关系有点像是吕不韦和《吕氏春秋》的关系,要说吕不韦是《吕氏春秋》的作者吗?

当然不是,那是吕不韦的门人编写的,但是没有吕不韦的话,也不会有《吕氏春秋》了。其实从骨质瓷的发明中就能够看出来一二来。

它的发明历程颇有喜剧色彩是在制造过程中偶然掺入动物骨灰,后经继续研究而得,最早其基本配方是六份骨灰和四分瓷石但到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五十份骨灰二十五份瓷石和二十五份粘土,直至今天在英国一直被认为是标准配方。

因此,从这一点上来看这骨瓷和乔夏·斯波德确实应该算是有相当重要的关系。”

要说是世界名瓷的话,这也可能是少数不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这却也是和中国人有相当的密切的关系的。王海东这些话,却也是说出来了骨瓷的基本来历来。

这玩意,在国内算是比较稀罕的东西,因为历朝历代的古董中,都是没有这种瓷器的,因此,就算是行里面的人知道这种瓷器的也不是很多。

但是南宫望却是知道这种瓷器,他这个文物协会的会长可是算是那种有真才实学的专家。

听到王海东讲完之后,南宫望笑呵呵地说:“骨瓷,差不多就是这种来历了。这种瓷器在我们国内不多见,在国外也是高档瓷器中的高档瓷器,至少外国人说它是瓷器之王,其实这是英国人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关于这种瓷器的来历,其实也是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传闻的。当然,这不是正式的历史记载,而是有一种有趣的传闻。

而从外国人形容这件瓷器中就能够看的出来,在外国人眼中,骨瓷是那种薄如纸、透如镜、声如磬、白如玉的瓷器,大家是不是觉得这句话比较让人耳熟。”

这何止是耳熟啊,

金胖子笑呵呵地说:“柴窑在历史上也是有青如天,薄如纸、透如镜、声如磬这样子的一个称呼,不知道这瓷器是不是和那种骨瓷是有一定的关系。”

这两种形容是何等的相似啊,让人一看就不得不产生联想。

而南宫望笑呵呵地说:“当然了,这个算是有一定的关系的。说来就是要和乔治三世有关系了。当时,英国的国王就是乔治三世。而在英国皇室中珍藏有一种非常宝贵的瓷器,这就是柴窑的瓷器,传说这是很在很早以前从遥远的东方传到英国的一种瓷器。乔治三世据说对这种瓷器非常的喜欢,于是下令烧制这种瓷器。

瓷器烧制在当时已经不算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了。但是那是指一般的瓷器,如果是高档的瓷器的话,柴窑汝窑等等这些瓷器都是我们国家千百年来的智慧结晶,有怎么样能够是一般的外国人能够随便的仿制出来的呢。

因此,做了两年多,乔治三世到底是没有得到这种瓷器,于是他就下令,只要是有人烧制出来这种瓷器,重重有赏。

后来一名叫做乔夏·斯波德的人接下了这单生意,这乔夏·斯波德其实是小乔夏·斯波德。他的父亲老乔夏·斯波德是英国著名的瓷器制作大师,在当时来讲算是英国顶尖的大师了。

据说这种骨瓷就是老乔夏·斯波德在无意中发明的,但是这东西老乔夏·斯波德并没有怎么样的重视,当时山寨中国的瓷器就能够让老家伙发大财了,他才懒得去研究新瓷器。

后来老乔夏·斯波德去世之后,生意让小乔夏·斯波德接手了。而后来小乔夏·斯波德街道这种命令之后,就想到了父亲笔记中的那种骨瓷,于是,小乔夏·斯波德就费尽心思完善这种瓷器,终于烧制出来了这种乔治三世梦寐以求的瓷器。

而这种瓷器也成了英国皇室专用的一种瓷器。小乔夏·斯波德后来受到了国王的亲自接见,并且受到了丰厚的奖赏。

因此,这种瓷器的产生其实还是和中国的瓷器有非常的密切的关系的。只是这种事情在正史上是没有什么记载的,当做逸闻趣事却流传了下来。”

了解一件瓷器的历史,才能够更好的判断这件瓷器身上的秘密。

李子敬的为人虽然是不怎么样,但是却也是算的上是瓷器高手了,他看过瓷器以后一直在思考,而这个时候终于开口说:“我想判断这件瓷器从他的艺术价值上不用说了,没有任何价值可言,如果是从它的用途的话,就算是做一个花瓶的话,那这样子滴时候他也是不合格的。唯一可能的就是它的历史价值。要不然的话,这件瓷器怕是早就被砸了。”

这些话虽然看上去是有些废话,但是却把这件瓷器的讨论范围大大的缩小了,倒也不是说无的放矢。李子敬说完了这些话之后,再一次沉默了,这家伙还是挺懂的什么叫做沉默是金的道理的。

苏步青这个时候疑惑地说:“历史价值?这瓷器能够有什么历史价值,我却是看不出来。为了这件瓷器,我也是问过不少专家的,他们都说,这件瓷器除非是名人制作的,要不然的话,没有任何的历史价值。”

这瓷器到底是谁坐的呢,王海东提出来说:“这个怕是研究不出来,因为没有任何的依据。单单是一件瓷器,有点让人无从下手的感觉,苏先生我怕这也是为什么你找了那么多行家来研究这件瓷器却没有任何的结果的一个原因。

一件瓷器,哪怕是一件瓷片,是什么样子的瓷器,什么朝代出现过的,这些都是要有文献记载,引经据典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但是,现在我们找不到关于这家瓷器的一切,就好像历史上重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子的瓷器一般。

我们国家真正的烧制出来这种瓷器可是要到八二年的时候,而这件瓷器那应该是三八年以前的事情了。所以,要想考证出来这件瓷器的来历,还是要重点放在文献资料上。我想最为重要的就是那封书信了,不知道苏先生是不是带来了。”

这个问题倒是出乎苏步青的预料之外,书信?但凡是听到过这封书信的人还真的没有多少会关心它的,因为那是一封被鲜血污染了的书信,看不出来上面的文字,因此,也就失去了价值了。

但是,这个时候苏步青还是说:“信倒是被我带来了,这封书信一向都是和这件瓷器在一起的。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提起来书信是什么意思,那可是看不清楚任何的一个字迹了,要不然的话,怕是这件瓷器的秘密早就被查出来了。”

王海东笑呵呵地说:“被血污染了也不是什么灭顶之灾。在古董修复方面,我在大学里面重点的研究过。因此,倒是知道一些事情。如果是被血液污染的话,我倒是有几分的把握能够恢复,这是我们行里面流传的一个配方被我改进后发挥的效果。”

听到这里,大厅里面的人可是吃了一惊,有这样子的事情,要是真的能够修复这封书信的话,那这件瓷器的秘密应该是迎刃而解了,李子敬却看不得王海东出风头,这种类似的配方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不过是除掉一些家具之类的古董上面的血迹的一种配方。如果是玉的话,那有了血迹就叫做血沁玉了,价值非常的高。

因此,这个时候李子敬说:“王掌柜,这事情可是开不得玩笑,在坐的可是都是行家,你有没有十分把握做到这样子的事情啊?损坏了书信又没有什么结果就不好了。”

这个就是逼着王海东表态了,虽然是两个人私底下的关系是不怎么样的,但是,场面上的应酬还是要做的,王海东也不好不搭理人。

当下王海东摇摇头说:“没有十分的把握,我只有七分的把握,但是我想七分就已经能够尝试一下了。反正那封书信到现在都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因此,倒是不如冒险一下让我进行修改,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样子的办法能够鉴定出来这件瓷器的来历。总不会有更坏的事情出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