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新贵

第631章

第631章

局里面张向峰听到杨雄介绍朱新礼的身份时。脸田姊“又色。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又见门外大跨步进来的市局副局长郑斌嘴巴喊着什么周司长,朱新礼身旁的那人又笑着做出回应,张向峰知道这次真的是踢到铁板了,虽说事情与他并没有直接关系,但他也是当事人之一,事情还是间接因他而起,张向峰并不希望闹大。

“郑局长,这是中组部的朱局长。”周宏给郑斌介绍朱新礼,直接将副字省去,对于郑斌来说,这正的福的其实都一样。

“哦?”郑斌身体微微一震,看向朱新礼的眼神不由得恭敬了几分。甭管朱新礼是哪个局的,这局长又是正或副,就冲对方是中组部出来的,郑斌就得罪不起。

趁着周宏与朱新礼几人在说话的功夫,张向峰赶紧朝年轻警察使了使眼色。

年轻警察此刻虽已有些惊慌,对张向峰的暗示还是领悟的一清二楚,此时也顾不得害怕,他心里清楚这种事情一旦追究起来,这些公子大少可能会受到点惩罚,但真正沦为炮灰的却是他们这些参与执行的角色。

悄悄的往门口的方向移动,年轻警察希望赶紧去通知孙成几人,事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孙成几人还未急着下手,否则事情就越发的不好收拾。

“小同志,你要上哪去?。

朱新礼微微一转头,目光锁定在年轻警察身上,颇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他虽是与郑斌在寒暄,但并非就对屋里的情况置之不理,郑斌还没达到那种专心让他去结交的程度。

郑斌此刻也才认真的扫视了屋里的人一眼,看到张向峰是,眉头微微一蹙,旋即松了开来,张向峰他还是认得的,杨雄或许会顾忌张向峰的父亲是区委副书记,不敢过分的罪。郑斌就没太多那种顾忌,张战一个区委副书记还管不到他这个市局副局长头上,平常或许给个面子。今天若是事情真的是有关张向峰,郑斌不动声色的瞄了周宏和朱新礼一眼,心里已经知道该倾向谁。

被叫住的年轻警察已经不知所措。“我

我准备上厕所去。”

郑斌疑惑的看了年轻警察一眼,他网过来,虽然还没搞清楚什么事。但看到朱新礼一个局长的身份去针对一个小警察,也知道有些不对劲。颇有些不悦的看了分局副局长杨雄一眼。

“郑局,周司长和朱局长两人过来是为了找一个叫薛兵的男子。”杨雄知道郑斌想了解什么事,赶忙上前。

“薛兵?。郑斌仔细想了一下,脑海中并没有这号人,眼下也顾不的多想,能惊动周宏和朱新礼这号人的,估计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心里想归想,嘴上也没闲着,“人在你们这里吗?”

“这个”杨雄往张向峰的方向瞄了一眼,他虽然心里巴不的自己头上那个孙局长因为这事情倒霉,当然,若是能由他顶上那是再好不过,但眼下他也还未清楚事情与张向峰这位区委副书记的公子有多大关系,此时不得故意装装样子,他还不想得罪太多人,哪怕是最后由他捞了大好处,坐上分局局长的位置,但得罪张战这种区里的实权人物,他就是当上局长。日子也过的不舒服。

“不过什么的,有没有这个人,难道你这个副局长还不清楚吗郑斌脸色严厉起来,他并不是没注意到杨雄的眼神。这个时候却是装作视而不见,甭管是不是真的与张向峰有关,张战这个区委副书记他还真的不是很忌惮。

“案册上的记录并没有薛兵这个人。不过刚才局里有出警任务,有可能是刚才把人带回来但没来得及登记也不一定。”戏已经做全套,杨雄此刻说话也是滴水不漏。

“把出警的人叫来。”

当着周宏和朱新礼两人的面。郑斌说的十分干脆。

早被朱新礼叫住的年轻警察刚才就不敢再乱动,听到郑斌下命令,旁边的杨雄也朝他看了过来,不由得胆战心惊的走了过来。

“郑局,他就是中午出警的人之一

杨雄指了指年轻警察,见郑斌朝他点了点头,知道该怎么做,面对自己的下属,他的表情也严厉起来。小王,你们中午出警有没有带回一个叫薛兵的人。”

年轻警察有些期期艾艾的想往张向峰的方向看去,杨雄却是又低声喝问了一句,“还不快说。”声音虽在年轻警察听来,不亚于平地惊雷,他这种小警察,面对这些对他来说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哪里还能扛得住,一下子就如实说了出来。

“在五楼的拘留室?”杨雄脸色一变,拘留室有好几个,他可知道五楼那个是专门用来收拾一些比较刺头的人。

郑斌也是从底层的民警一步步爬起来的,看到杨雄的脸色,知道很有可能是又是在动用私刑了,悄然的瞪了杨雄一眼,那意思走出了事就让他好看。

“周司长,朱局长,我看您两位就在这等,我让人就把人请过来如何?”郑斌虽说心里懒得管这事是不是与张向峰这个区委副书记的公子有关系,心里却是不得不站在自己的位置考虑,他毕竟是公安系统的人。也得维护下公安系统的名声,若是跟朱新礼等人一块上去找人,撞进去正好看到警察打人的一幕,他这个副局长的脸也不好搁。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还是一块去看看。”朱新礼笑眯眯的看了郑斌一眼,却是摇头。

一行人正准备往五楼的拘留室走去。朱新礼脚步突然一停,对身旁的郑斌道,“让这位小伙子也一块上来朱新礼说着话,眼睛却是看向张向峰。

张向峰心里原本还有那么一丝丝喜悦,这几人要亲自上去,他正好可以赶紧打电话通知一下楼上的孙成几人,甭管怎么说,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朱新礼竟然还能顾及到他身上,偏生这位还是中组部的一位局长,张向峰拒绝的话到嘴边愣是不敢说出来。

五楼的拘留室里,早已经上来的孙成几人却是和薛兵对月成卜来的目的再简单不才薛兵在他身卫奉打晰叨一阵。他现在自是想变本加厉的打回来。

孙成网上来看到薛兵只是被关在里面,双手双脚还能自由活动,原本还有点怵,想着这是在公安局里,对方再怎么胆大,也不可能在里面动手,况且他身旁可是还有几位警察。胆气也壮了起来,心里还有些笑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胆小了,只不过薛兵的身手确实让他忌惮,虽说薛兵是打的他出其不意,但要是对方没几下子,孙成自认自己反应过来之后不可能毫无反手之力。

薛兵冷冷注视着面前的几人,甚至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对方想给他戴上手镝,他自然不让对方如意。原本还以为严重点也就是算治安案件,所以他办没多想就跟对方到公安局来了,毕竟他打人是不假。到了公安局之后,薛兵才发觉自己终究是把对方想的太好了。早在酒店看到对方跟警察熟络的样子,他就应该知道对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到了公安局肯定也没什么好事,当时若不是不想背上袭警的罪名,再加上心里也未尝没有将事情往好的方向想。而且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给黄安国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薛兵又岂会这么配合的到公安局来。

眼下事情终究是朝他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发展,薛兵心里有些自嘲,这年头,好人不长久,坏人活千年,不能将人心想的过分美好。社会的人渣太多。

“臭小子,你想袭警不成。”为首的中年警察双目圆瞪,怒视着薛兵。

两个上前去准备给薛兵戴上镑子的警察都被薛兵给制服了,镝子还反而落在对右手上,也难怪中年警察会怒不可遏,甚至是十分震惊,他还没见过有人在公安局里胆子还这么大。

中年警察并没有贸然上前,刚才薛兵轻轻两招就制服了两个民警,对方的身手正如孙成所说,确实不简单,中年警察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从军队出来的,身手敏捷,胆子大。而且还出奇的镇定,眼下对方愣是面不改色。

“袭警?”薛兵眼神冰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只是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而已,再说,你哪知眼睛看到我袭警了吗。”

中年警察一时语塞,对方除了将镝子给夺了过去,还真没再多余的动作。

中年警察脸上露出阴测测的笑容,这里是公安局,是黑是白都是他们说了算,况且,就凭薛兵刚才有做出反抗的动作,他们硬要给薛兵扣上袭警的大帽子也能解释的过去。

纠,你这样就是袭警。”中耸警察说着仍是朝旁边两名警察使了使眼色。

“我劝你们别动手。”薛兵冷冷的看了从左右两边逼过来的两名警察,“别以为进了公安局的人都能任你们宰割。”

“呦,那你还想怎么着?”中年警察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薛兵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还是真的有所凭仗,他还是第一次在公安局里听到有人说这种话。

薛兵并没有觉得对方的话好笑,他说的是实情,对方嘲讽的神色他并未放在心上,“第”把我的手机还给我;第二,立刻放我出去,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薛兵神色认真的说着。

“口气真是不”叶培笑着打量着薛兵。

“啧啧,装逼是会遭雷劈的。”副区长李建的公子李达同样是好整以暇的观摩着薛兵,好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一般。

“小成,人家可是一点都没把你这个公安局长的儿子放在眼里,这里可还是你的地盘哦。”

黄翔依旧是这种损人的口气。对这位区委组织部长说话的方式,孙,成也只能是一耳进一耳出,当成是放屁。

“王队,这样的人在公安局里还敢如此嚣张,跟这种危险分子浪费口舌干嘛,依我看,你们还是采取点特殊措施。”虽然被黄翔的话讽刺了一下,孙成也没急着冲上前去,要是不束缚薛兵的手脚,哪怕这里是公安局,孙成还真不敢上前去,对方连警察的手错都敢夺下来,未必就不敢在公安局里打人,打警察算是袭警,打他可就不算走了。

“这?”中年警察有些迟疑,他自然明白孙成的意思,但要走动枪的话,出点什么事,他可承担不起。

“这什么这的,你没看到对方在公安局里都没把你们这些警察放在眼里吗。”孙成不耐烦的道。薛兵眼神一凛,若是跟薛兵一起在特战队呆过,熟悉其的队友,看到薛兵这种眼神,无不都躲的远远的,现在看起来平静的可怕的薛兵可是处在爆发的边缘。

“动枪的话后果自负。”薛兵看似漫不经心的膘了孙成一眼,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意外,这位竟会是公安局长的大少,难怪在这公安局里宛如自己家一般发号施令。

被薛兵膘了一眼的孙成莫名的感到不舒服,薛兵那平静的可怕的目光下仿佛一只嗜血的野兽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将他吞没,孙成相信薛兵现在不敢动手,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接触到对方的眼神,心里就有这种

“精彩,精彩。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公安局里这么肆无忌惮。”叶培笑着拍了拍手掌,原本还只是上来凑凑热闹,没想到薛兵到是真让他意外。

薛兵冷冷的看了叶培一眼,并没有理会对方,重复着一开始的话,“现在让我出去,这件卓就到此为止。”

叶培脸色有些不好看,薛兵对他的无视根本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在这里面就他身份最高,虽说薛兵不知道他,但习惯被人众星拱月的捧在一起,叶培心里终归有些不舒服,瞥了一旁的孙成一眼,叶培最终没有发火,今天的主角是孙成,让其好好发挥,他就当成是看戏了。

薛兵其实一直在压抑着心里的情绪,若不是顾忌着这里是公安局,他早就大打出手了,他心里还担心着黄安国找不到他人,根本不想在这里多浪费时间,保护黄安国的安全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王队,你还等什么。”孙成几乎是”令的盯着丰年警察,在自只的地我卜让个无名小午哪口菇孤,旁边还有几个公子哥看着,他这脸都要丢光了。

中年警察犹豫了一下,动枪的话虽说也只是威胁一下对方,但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再者,刀枪无眼。要走出现点始料不及的意外导致枪走火,旁边的几位大少能把自身摘的干净,他可不见就有人保了。

薛兵眼睛眯了起来,双眼几近成一条直线,定格在中年警察的手上。对于他这种人来说,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置身在危险当中,哪怕是这危险只是微乎其微,薛兵也不会允许任何意外出现。

中年警察也被薛兵刺激的有些发怒,正下决心要拔枪,这时,门突然推了开来,走在前面引路的是分局副局长杨雄,他网进来,入眼就看到中年警察拔枪,心里一颤,一颗心差点就没跳出来,“王涯,你在干嘛。”

中年警察愣愣的看着杨雄,不知道这位副局长怎么就突然进来了,随后的朱新礼跟周宏等人也都走了进来。朱新礼看到中年警察的枪,脸色变了变,直至看到薛兵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才稍微放心下来。

“薛兵,没事吧。”朱新礼赶忙走到薛兵身边,黄安国对薛兵这位保镖可是以兄弟相称的,他一点也不敢轻视对方。

“朱局长,没事,谢谢你的关心了。”薛兵笑着摇头,朱新礼能到这来,说明黄安国已经知道他在这了。他心里反倒有些忐忑,感觉又给黄安国惹事了。

“安国在下面等你,我们走吧。”朱新礼说着回头看了房间的众人一眼。

两人都没再理会其他人,薛兵虽说刚才在里面被关了一会儿,但对方没从他身上讨什么便宜去,这会他也懒得计较。

孙成看了眼薛兵,这个闯进来的朱新礼倒是让他莫名其妙,抬起手拦住道,“怎么,你以为公安局是你们说进就进,说出就孙成说着往杨雄的方向看了过去,他这是想警告杨雄不要插手,话到最后。却是再也说不出来。

郑斌慢悠悠的从周宏身侧站了出来,“孙成,你还想干什么。”

“郑郑叔叔,您怎么在这。”

“别叫我郑叔叔,我跟你的关系还没那么近。”郑斌并没买账。他跟孙成的父亲孙荣关系确实不是那么近,对方是常务副局长陆民那一系的人,跟他关系只能算是一般。

顺着孙成的方向,郑斌这才看到站在偏后边的叶培,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其他几个区里领导的公子。他到是觉得比较好解决,这个叶培却是真正的让他感到麻烦,对方是新来的叶副市长的公子,若是他也跟此事有关,事情才是真的麻烦了。原本还觉得事情可以控制的郑斌这会才真的感到麻烦。

稍微跟叶培点了点头,郑斌压下这会上去跟其说话的想法,先把周宏和朱新礼等人送走,再详细问问怎么一回事再说。

薛兵同朱新礼等人一起出了公安局。看到黄安国等人站在外面等他。忙快步走上前,“黄哥。又给您惹麻烦了。”

“说的什么话。”黄安国笑着摇头,指了指身旁的薛潞。“还是先安慰一下你妹妹,她可是担心死了。”

薛兵拉着自己的妹妹走到一旁。黄安国这才询问的望向朱新礼。

“我网进去的时候,可是差点动枪了。”朱新礼说着瞥了跟周宏一块出来的郑斌,他倒要看看这个市局的副局长会怎么处理,虽说这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他还是周宏叫过来帮忙的人,但事情毕竟发生在公安局。

“郑局长,这位是黄主任。”周宏生怕郑斌唐突了黄安国,赶忙介绍道。

郑域原本想将朱新礼和周宏两人送到外面再回去详细问问是怎么回事,这个薛兵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周宏跟朱新礼出面,薛兵看起来也没像受什么委屈,但他也不能就当这事没发生过,正想着打探一下叶培跟这事有什么关系,再想个折中的处理办法,没想到外面的这人看起来来头更大,看到周宏颇为恭敬的姿态,郑斌有些头疼,这事实在是越来越超出他的处理范围,本来只是跟周宏见过一次面,这次紧巴巴的赶过来还想着跟对方多亲近亲近,却落得这么个麻烦事。

“黄主任,您好,您好。”也不知道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男子又是哪全部门的主任,看到周宏和朱新礼两人都是以面前这人为主,郑斌也知道得罪不起,客气中又带着恭谨。

“嗯。”黄安国淡淡的点了点头。眼前这位局长不知道跟事情有没有直接关系,所以他并没有表现的很客气。反而有些生分。

“老朱,说说是怎么一回事。”黄安国转向朱新礼。

“具体我也不清楚,就是网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警察正在拔枪,详细的恐怕要问里面的人了。”

两人说着话,这时候大厅门口也走出来几位年轻的公子哥,不是叶培跟孙成几人又是谁。郑斌一看到几人的身影,一下子直翻白眼,真是无知者无畏,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要先低调一下,这会就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其他几人他到是懒得管,但叶培是副市长的公子,事情又让他碰上,他想置身事外都不成,看面前这位年轻人的样子,似乎还不想善罢甘休。

薛潞看到孙成时,明显有些怕的往薛兵身边躲了躲,薛兵眼神也一下子冰冷下来,黄安国注意到两人的神情,不由得看向薛兵,“怎么,他们就是打人的人?”

“嗯,那个蓝衬衫的。”

叶培几人也在往黄安国的方向张望着,却没想到他们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让人看着越发的不舒服。

“郑局长,这件事既然是发生在你们下辖的分局,那我就将这事交给你处理了,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黄安国大有深意的看了郑斌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