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风流

第108章 阴差阳错结怨 无需退让亮剑(十四)

第一百零八章 阴差阳错结怨 无需退让亮剑(十四)

…………

镇政府的司机小聂一直等在山脚下,只是看着夜色渐浓,李尚汉还没回来,不免有些担心。好在很快,他就看到了李尚汉的身影,这才长出一口气,迎上前去将手里的呢子大衣递给李尚汉,李尚汉接过大衣披在身上,微微点了点头,道:“走吧!”

小聂回身帮着李尚汉打开车门,李尚汉弯腰钻进吉普车,坐到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上。小聂熟练的打着火,吉普车的发动机随即发出了巨大的噪音声,在如此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的刺耳,让李尚汉不禁微微皱眉。这辆车开了几年了?李尚汉也说不清楚,反正自从他五年前到青山镇后这辆老旧的北京吉普车就是镇政府唯一的办公用车。这么多年,车子早就老旧不堪,经常时不时的出些小问题。就在前几天,李尚汉在办公室里听到楼下党政办主任张连生安排小聂将车子刷一刷,小聂嘟囔了一句:这车全靠这些泥粘在一起,如果将泥洗去这车也就散了,差点没让李尚汉在楼上笑岔了气。当时李尚汉就打算着如果自己如愿当上党委书记,无论如何也要从挤出一笔钱来买辆新车。可是现在么,还是先缓一缓吧。

司机小聂将车子驶上大路,问了一句,“李镇长,咱们是回县里还是回镇里?”

虽然李尚汉在青山镇呆了这么多年,可是他的家一直还在县里没有跟着搬过来,他的爱人刘爱琴嫌弃秦山镇穷山恶水的实在是不愿意跟过来,再加上女儿还在县实验小学上学,所以,他的爱人索性就留在了县里照顾女儿的饮食起居,而他,一个人呆在这里,也落个耳根清净。只是每周总要回去个两三次,一是检查女儿的学习情况,二来还要时不时的交交“公粮”,以防后院起火。恰巧今天不是他值班的日子,按理说是应该回家的。只不过,李尚汉今天的心情实在是很差,更是不想听老婆在耳边啰哩啰嗦。索性摇了摇头,道:“算了,都这么晚了,想必你嫂子也休息了,回镇政府吧……”

只不过他话音未落,放在腰间的“BB”机却是“滴滴”的响了起来。李尚汉掏出“BB”看了一眼,脸色陡然一变,连声道:“小聂,快点,快点,咱们快回镇政府。”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李尚汉已经是脸色发白,想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小聂不敢多问,脚下油门用力一踩,吉普车迅速的驶向了镇政府。

…………

时间不长,吉普车渐渐驶近镇政府门口,在车灯的映照下,小聂隐约看见有人正站在镇政府门口,朝着车子驶来的方向张望着。

直到驶到近前,小聂才看清楚这人正是今天值班的镇政府党政办主任张连生。他轻踩刹车,将车子停在了张连生的跟前。只是还没等车子停稳,李尚汉已经打开了车门跳下了车子。将小聂吓了一跳,跟着李尚汉开车已经有几年了,可是李尚汉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沉稳有度、行进有方,从没见他如此慌里慌张,到底出了什么事,能让李尚汉如此着急。

李尚汉刚刚跳下车子,张连生已经迎了上来,“李镇长,出事了,出事了,剑南被警察局的人给抓走了。”

“我知道!”李尚汉焦急的道,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抓住了张连生的胳膊,“我知道剑南被警局的人给抓走了,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警局的人为什么将他给抓起来?”情急之下,李尚汉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忙不迭的问道。

其实不怪他如此情急,李剑南虽说是他侄子,可是他一直当儿子般的疼爱。李尚汉是土生土长的加梁人,家里兄弟六人,李尚汉行四,他的大哥李尚春比他大了足足十几岁。正所谓长兄如父,李尚汉对这个老大哥确实如同父亲一样的敬重。小时候李尚汉家里穷,再加上李尚汉他们兄弟六人,俗话说得好:半大小子,吃垮老子,更何况李尚汉兄弟六人呢,更是差点生生将整个家给吃垮。李尚汉的父母为了维持家庭基本的温饱整日的在外面劳作,家里的事里里歪歪全压到了大哥李尚春的肩上,李尚汉他们兄弟五人可以说全都是由李尚春一手带大的。要不是李尚春带着他们兄弟五人春天挖野菜、夏天捉河鱼以补充几人的口粮,他们兄弟五人说不定早就饿死了。因此,李尚汉对待大哥的感情可想而知。后来兄弟六人逐渐成人,为了他们兄弟五人娶媳妇成家,李尚春更是一次又一次拖延了自己的婚事。直到李尚汉成家之后,又进入了县委工作,家境才逐渐好转,李尚春也已经年近不惑。此时李尚汉在县里多多少少有了些小权利,经过他多方的撮合,总算为李尚春找了一位寡妇做了老婆。

或许是老天对老实人的厚爱,就在寡妇过门后的第二年,就给李尚春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而这个叫李剑南的男孩,也是老李家兄弟六人下一辈唯一的男丁。所以从一出生,李剑南可谓集六兄弟的宠爱与一身,从小那真是顶在头上怕摔着,捧在手里怕碰着,含在口里怕化了,娇生惯养自不待言。其中又以李尚汉对他最为疼爱,李尚汉将他对大哥李尚春的感情全部投注到了李剑南身上,待这个侄子比待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疼爱。李剑南长这么大,倒有一半的时间呆在李尚汉身边。让李尚春老两口幸福之余也颇感无奈。好在老两口也明白四弟李尚汉有了大出息,李剑南跟在他身边倒也是好事。

这样的家庭出身,李剑南的性格自然是顽劣不堪。好不容易在李尚汉苦口婆心的劝解下堪堪读完了高中,从此就整日的在加梁县街面上厮混。李尚汉为这个侄子实在是操碎了心,整日的担心他交友不慎误入歧途。不过,虽然李剑南顽劣不堪,难得的却是心思细腻,虽小错不断但却大错不犯,在他这个镇长叔叔的庇护下倒也活的有滋有味。李尚汉也看透了他这个侄子“欺软怕硬”的性格,明白他也闯了不了什么大祸,也算是放了心,只等着李剑南再长几岁,给他在县里安排一份吃公粮的工作,娶个贤惠的媳妇管住他也就好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不知出了什么事,李剑南竟然被警察给带走了。李尚汉毕竟是一镇之长,在青山镇一手遮天,在县里也算是个人物。李剑南在加梁县混了这么久,惹了这么多祸事,没有李尚汉在后面帮他擦屁股恐怕早就被劳动教养了。正是因为李尚汉屡屡为了李剑南的事情出面,所以,一般县局的警察都知道李剑南是他的侄子,总要给上几分面子。而加梁县警局里对他名头不忌惮的几位,应该知道他背后站着的可是县委副书记卢正义,恐怕对李剑南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网开一面。而今天从张连生这里却听到李剑南被警察带走了。想来李剑南不是犯了什么大错就是得罪了什么背景的人物,要不然断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此,李尚汉才会如此的情急,急于知道整个事情的详细情况。

张连生作为李尚汉的心腹,自然知道他对李剑南的溺爱,对于一贯冷静沉稳的李尚汉表现的如此失态也不以为奇。只是李尚汉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他的胳膊,抓的他的胳膊一阵阵疼痛。他略略挣扎了一下,道:“李镇长,您先不要着急,冷静冷静。”

李尚汉这才觉得自己情急之下有些失态,尴尬的笑了笑,松开了张连生的胳膊,道:“老张,你也知道我对剑南的感情,听到他出事有些着急了。你快说说到底怎么个情况?”

张连生摇了摇头,无奈的道:“李镇长,事情的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这个消息还是加梁县分局局长梁洪喜的小舅子贾家明刚才将电话打到了我们镇政府的值班室,将剑南被县局的警察给带走的事情通知了我。他也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就连忙通知了我们,我已经恳求他尽快的帮着打探消息,这才打呼机将消息通知了你。”

贾家明,这个人李尚汉自然非常熟悉,是加梁县有名的小混混,也是和剑南走的较近的狐朋狗友之一。他的姐夫正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既然是他打来电话,想来事情十有**是真的。李尚汉这个时候自然没有心思再去考虑其他的事,招呼张连生一句,“你赶快打电话让刘胜文过来替你值班,你跟着我去县里一趟。”

张连生按照李尚汉的吩咐打电话通知刘胜文来替班,这才跟着李尚汉坐上那辆老旧的吉普车,风驰电掣般的驶向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