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刀决

第512章 拦杀

第五百一十二章拦杀

“孔宣?”,乔羽手按刀柄,对面的女子身上绿袍勾勒出窈窕的身姿,腰挂七彩琉璃冠,夜色之下如梦似幻,但乔羽此时却感到强烈的压迫感镇在心头,这个女魔头给他的压力不言而喻。

“孔宣姐姐,我已经帮你把他引来了,你要说话算话带我去祁山和东海”,少女手持蝴蝶斩身姿变幻屡屡挡住马夫的步伐。

乔羽呵了一声:“原来是要引我出来,孔宣,你真是阴魂不散啊”,方才这少女的偷袭和诈死原来都是为了将自己引出来再将马夫与自己分开,为的就是造成自己对上孔宣的局面吗?

夜萝已经飞速隐在暗林之中,手中弓箭已经蓄势待发,虽然不知她瞄准的是少女还是孔宣,但气氛已经变了,她能够很好地隐藏杀气,但气氛的改变却无法隐藏。

孔宣缓步而立,手指抵在唇间笑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能死在本女王手下是你的荣幸”,身影顿时消失,下一刻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直透胸口,乔羽心中一惊手中铁刀飞旋而起挡在胸口,若是在以前他绝难跟上孔宣的速度,但此时此刻他已在死亡兽域磨砺八年,窥破小长生,无数次经历生死关卡,哪怕靠着本能也能抵御这恐怖的杀招。

“当”,他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飞起的铁刀在孔宣手刀下却好像豆腐一般被切了开来,“嗖”,“嗤”,接着便是一退一进。乔羽脚踩八荒步向后游弋,而孔宣手刀擦过乔羽肩胛后长身直掠不容他有丝毫喘息,但暗林中随即一根铁箭飞来。破风声刺人耳膜,烈烈杀风直逼孔宣眉梢,她冷哼一声不得不分出一只手来接这支铁箭,乔羽自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刀气透指而出向着孔宣当胸就是一刀戳去,孔宣不屑地折断手中的铁箭身后长袍一甩卷成刃状,乔羽的刀气无声无息尽被吸收。而暗林中又有三根铁箭连成一线射出。

“讨厌的苍蝇”,孔宣手如温玉,抬手化刀切断三根铁箭。

乔羽呵呵笑道:“她的七星连珠还没有施展。你再战下去只会让自己受伤”,

“是吗?”,孔宣不屑地一笑随即双手结印,印起的那一刻威压就已经逼的人难以喘息。她身上爆发出的恐怖气息竟将乔羽逼得连连后退。当她双手快若光影结出一对蒲扇般的如玉手印后不仅是他,暗林中夜萝竟连手中的弓箭也无法拉开。

“怎么可能?”,两根铁箭已经搭在了弓弦上,但奇怪的是好像有一股莫大的力量压逼着她,让她双手连拉开弓的力气也没有。

“这是”,乔羽毫不犹豫抽出修罗刀双手一按挡在身前,而孔宣身前那蒲扇般的玉手印也绽放出耀人的光彩。

“吞天灭佛手印”,光彩夺目的刹那手印当头压来。在它之后的是孔宣绿色的身影。

“彭”,一声巨响。乔羽甚至没来得及运足灵力那玉手印就震在了他的修罗刀上,纵然以修罗刀的刚猛杀意也没能完全抵消那如玉的手印,他胸口一声炸响仙魔之气被炸开一个缺口,然后印在胸口的是一双手印,本就被蝴蝶斩伤的不轻的胸口更受重创,他口中一大口鲜血喷出,人也踉跄倒退,他目露惊讶,传说中孔雀神族屠神灭佛时参透的吞天灭佛手印比想象中更强。

但真正的攻势这才真正开始,贴身而上的孔宣又是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他哼也没哼一声就倒飞了出去“砰”一声重重砸在地上像滚地葫芦一样滚出数米远,他强撑双手想要站起来,但还没能起来一只小脚就出现在他眼前,狠狠一脚勾在他的下巴上将他踢得高高飞起。

“呵呵呵呵”,孔宣如玉的手掌又是一掌印在他的额头,大片血雾喷出,他意识顿时一片朦胧,他的身子坠落下来,但本该垂死的身体却没有直直落下来,反而修罗刀插在地面死死撑着他的身体。

“不错的意志”,孔宣身形顿闪手掌再次切下,但那屡次受创的身体竟骤然间反应迅速稳稳地卡住她的手腕,她嗤笑一声仍旧切下,她知道他的根基不如她,就算接住了这掌刀也没用,事实也如他所料,就算他卡住了她的手腕她也能强行将手刀刺入他的胸口,只是她的手切进他的身体是他竟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好像已经失去了痛觉。

“为什么要杀我?”,乔羽问道,他能感觉到身体的疼痛,但从丹田处流出的冰凉气息很快就减轻了身体的疼痛,伤势也在飞快地复原,他的冰雪混元功虽然没有加以法术的辅助,但体内的清流却壮大了许多。

听了她的问题孔宣只觉得好笑:“就是想杀你,哪有为什么?”,

乔羽道:“杀我能让你快乐吗?”,

“废话,本女王恨不得杀你一千遍一万遍”,她用力想要将手拔出,但没想到乔羽的手却像铁钳般牢不可破。

“呵呵,从一开始就是你无理取闹想要杀我,我没有追究已经是大度了,你非要一再逼我”,

“彭”,仙魔之气从体内爆发,乔羽手一松将孔宣震退三尺,握住修罗刀挺起身子。

“无缘无故三番五次逼杀我,你妈的孔雀神族就能随便欺负人吗?今天老子不把你这无知的蠢女人打趴下就不姓乔”,腰间化域双极刀一卸插在地上,刀气铺开,一道水浪从脚底瞬间铺开,刀气从水浪中升起,当浪涛铺到孔宣脚下时刀气已经强烈到几乎化成实质,她毫不畏惧呵呵一笑再运吞天灭佛手印,这一次那手印不再是蒲扇般大小,而是更加扩大了一倍,但她还没能结完手印乔羽便拖着修罗刀踏浪而至,“呛”,他只一刀就劈开了她的手印,她第一时间倒掠出去避过刀光,但长刀劈在水中震起的水浪却浇了她一身。

“你”,没有想到他竟还有如此余力,她脸上怒意不禁升起。

“妈的,你现在知道害怕也晚了”,乔羽手中修罗刀一转再次拖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