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刀

第136章 噩耗

第一百三十六章 噩耗

“您确定这就是咱们要找的地方吗?”王石的嘴张得足可以吞下自己拳头,呆愣愣的问道。

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冰山,足足有百丈之高,在冰原的尽头巍峨而立,晶莹剔透的冰面反射着温和的阳光,好似一面巨大的多面镜,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而在两人的面前,一道数丈宽的巨大黑洞,幽森森的向冰山内伸展而去,站在入口处,王石甚至仿佛听到了洞口深处那巨大的咆哮声!

好像一张巨兽的血盆大口,黑洞静静的等待着猎物上门。

洪天照眯着眼睛,面上满是怀念之色,点头道:“没错,正是这里!如果当年不是机缘巧合,我也绝对想不到在这极北之地,会有这样奇诡的所在,更加想不到会有人在这里生存!”

“咱们要走到深处去么?”使劲咽了口吐沫,王石心跳微微加速。

洪天照瞥了王石一眼,突然笑道:“怎么,怕了?”

“怕倒是不怕,只不过这里面真的有人居住吗?就是那位铸造大师?”王石摇了摇头,有些犹豫的问道。虽说还不至于害怕,但是那深不见底的黑暗还是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洪天照顿时一乐,哈哈笑道:“好了,别废话,咱们这就进去吧!”说完举起一块类似鹅卵石样的东西便向洞口内走去。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无际的冰原,王石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也跟了上去。

悠长而完全黑暗的路途,如果不是有洪天照手中发出的微微光亮,两人甚至找不到前进的方向,而这压抑的通道、单调的行程也让两人完全失去了时间感和空间感,只是机械的向前走着。

越往里走,气温也变得越低,让原本就绝冷的寒意变得更加刺骨了,好在对王石而言,这温度虽低,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模模糊糊的,王石凭着自己的直觉,感觉通道的方向似乎在一直向地下延伸。

不知究竟走了多久。。。。。。

走的有些麻木的王石突然发现远处出现了一丝亮光!

王石大讶:这怎么可能?

两人几乎同时加快了脚步,很快便看清楚了亮光的来源,在通道的冰壁上,居然镶嵌着一颗拳头般大小的石块,而石块正散发出柔和的光线,在这完全黑暗的通道内显得异常夺目。

“呼。。。。。。终于要到了!”洪天照长出了一口气,嗓音似乎也有些发紧。

王石心中一跳,向更深处望去,果然,不远处好似又有一团亮光,指引着前进的方向。两人继续前行,一路上顺着亮光的指引又走出了老远,把一块块发光的石块甩在了身后。

“好大的手笔!”王石心里暗暗咂舌。这些能自行发光的石块虽然在异界不算什么特别珍惜之物,但是也算价值不菲,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通道之内,居然有数十块之多,而且只是用作引路之用!

又走了一会儿,前方不远处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两人快走几步,很快便眼前一亮,王石几乎惊讶的低呼出声!

好大的一片空间!

通道还在黑黝黝的向更深处延长,但是在这里的一侧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上千平米的巨大空间!上百颗晶莹的石块均匀的分散在空间的洞壁上,把这片空间照耀的亮如白昼。一颗石块的亮度虽弱,上百块的叠加却足以引起质变了。

“遂大师在吗?夏兰王国洪天照求见!”刚刚站定,洪天照就迫不及待的冲着一处石壁叫道,同时向王石使了一个眼色,拱手为礼。

王石连忙也同样施礼,向前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在洞壁之上居然有数个小门,而洪天照是对着一个小门说话。

过了许久,门内没有人出来应答。洪天照眉头一皱,向前走了几步又大声道:“请问遂大师在吗?夏兰王国洪天照求见!”声如洪钟,在这片空间内嗡嗡作响!

小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浑厚平和的声音涌了出来:“是何人在外喧哗?”

王石定睛一看,从门内出来的是个百岁不到的中年人,穿着厚厚的毛皮大袄,身材很是高大。此人浓眉大眼,高鼻厚唇,长相甚是方正,但是可能是长期住在昏暗之地居住的缘故,脸色却有些苍白,配上乱糟糟的须发,让人看了有些邋遢。

洪天照闻言一愣,连忙拱手道:“在下想要求见遂大师,还请您帮忙通禀一声。”

“要见我师尊?你们找我师尊做什么?”中年人面带疑色问道。

洪天照微微一怔,似乎有些疑惑,不过马上接口道:“我们想请遂大师铸造一柄大刀!”

“大刀?”中年人眉毛一抬,眼睛立刻变得大了一些,急忙问道:“那你知道规矩吗?东西带来了吗?”

洪天照一举手中的包裹道:“都带来了。”

看到洪天照手中的包裹,中年人的眼神立刻热切起来,表情也霎时间变得异常热情,两条眉毛几乎要凝在一起了:“快,快,赶紧进来坐。”说着话,便把两人让进了小门之内。

门后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室,放置着几件简单的家具,一张**被褥乱糟糟的,想必是中年人刚刚还在酣眠,被两人给吵醒了。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洪天照拱手问道。

中年人也拱手道:“在下穆世霄,遂大师正是家师!”

“那请问遂大师现在在哪里?”洪天照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接口问道。

穆世霄面色一沉,语气有些沉重的问道:“你和我师尊以前认识?”

点了点头,洪天照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师尊他老人家已经过世了!”穆世霄突然大放悲声,泪如雨下。

洪天照大惊,王石也是心中一震。

“怎么可能?按照遂大师的实力,算算最少也还应该有二十年的寿命,怎地就去了?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去的?怎么去的?”一连串的问句从洪天照的嘴里冲出,震惊的语气中充满了怀疑与不信。

穆世霄抹了抹眼泪,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按理说他老人家即使再活上个三十年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坏就坏在,他实在是太要强了!”

“太要强?此话怎么讲?”洪天照连忙问道。

略一犹豫,穆世霄才低声道:“既然你知道这个地方,那自然是师尊他老人家的熟人,我就不瞒你了。三年前的九月中旬,我们本应离开此地,但是他老人家却突然说是偶有所得,正是关键时刻,决定要在这里多留上一个月!”

“这怎么行?!此地一过九月便是死地,如何可以多呆一个月?遂大师怎能如此鲁莽?”洪天照不待穆世霄说完,连忙惊声叫道。

穆世霄悲声道:“我也是如此说,极力劝阻他老人家,可是他却根本就听不进去,坚持要留下。你恐怕也知道他老人家的脾气,一旦决定了就再也不可能更改,到最后更是把我给赶了出来。”

“那,那他老人家便再也没有出去吗?”洪天照颤声问道。

穆世霄黯然摇头不已:“我在卡古拉山口外等了数月,却始终没有再等到他老人家,直到第二年的五月中旬,我才得以回到此处,但是却。。。。。。”

洪天照心中一沉,王石的面上此刻也极不好看。两人不远千里,顶风冒雪来到此地,就是为了找那位遂大师重铸血浪,谁知道铸刀地方到了,铸刀的人去早已去了。。。。。。

虽然此时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王石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默默的看着相对唏嘘的两人。

三人沉默了好一阵子,洪天照才从伤感中慢慢的恢复过来,重重的叹了口气,惋惜的说道:“可惜,实在可惜,一别三十年,没想到遂大师如此便去了。本还以为可以再次见到他老人家,能帮我这个弟子铸造一把趁手的兵器,想不到。。。。。。唉!”

“小兄弟想打造什么样的兵器?”

穆世霄扭头看向王石,大声问道。

王石一愣,两个字脱口而出:“大刀!”

穆世霄点了点头,这才又转向洪天照道:“洪先生,我师尊虽然去了,但是我却继承了他的衣钵,现在常驻此地便是明证!如果洪兄相信在下,我定然给小兄弟铸造一把好刀!”

“你?”洪天照眼前一亮,不过马上又有些犹豫起来:“可是我们是想用神英兽牙和星辰刚打造此刀,你应该跟随遂大师没有太长时间吧?”言下之意,对穆世霄是否真正继承了遂大师的衣钵甚是怀疑。

“哈哈哈。。。。。。”

听到神英兽牙和星辰刚的名字,穆世霄眼中喜色一闪,大笑道:“这点洪兄请放心,在下虽然只跟随了师尊才二十余年,却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经是个高级铁匠了,而且能够安然无恙的住在此地就足以说明我的实力,熔炼神英兽牙和星辰刚绝对不是问题!”

凝眉细想了一下,洪天照的眉头也缓缓地舒展开来,点头道:“不错!此地的寒冷,非常人所能忍受,想必你的实力定然不俗,只是我这个弟子甚喜以前的佩刀,希望能够把这些材料融入以前的刀身之中。。。。。。”

耐心的听完洪天照的话,穆世霄转身看了王石一眼,目中闪过一丝异彩,点头道:“这位小兄弟看来年龄不大,但是却可以从容站在此处,想必也是个天资绝顶的人物!放心,我定然为你打造一把神兵宝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