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逆天

第164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从一开始他们就处心积虑的想要找我们的茬。知道天齐城收到了偷袭,现在正在重建,料定了我们不敢动手,以免给天齐部带来压力,所以一定会逼着我们动手,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了出手的理由。”

吴迪对于这些人完全没有好感:“姬雨辰处心积虑的想要逼着小疯子和嫂子承认姬家撒谎,好让风家找到进攻的理由。好在这些人对姬家感情深厚,要不然咱们今天怕是走不成了。”

吴迪的话意思很明显,而且大家心中也都是这么想的。当然这些人之所以能在这个关头不屈从与姬雨辰,除了和姬家感情深厚之外,还有一点是万万不能忽视的。那便是在那场大火之后,姬少典和姬寒天给姬家上下的仆人和门人发了一粒丹药,命心腹看着这些人将丹药服下。

直到最后一个人服下了那粒丹药,他们才说出了这丹药的用处,就是一切听命于姬家圣主,胆敢有二心,或者否定圣主的做法,丹田中的丹药便会爆破,最终的结果,便是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的结果。

当然,姬家不是那种残忍的家族,这些丹药充其量只是警示作用。而且姬少典亲自拍胸脯保证,这样的丹药,解药就在自己手上。只要在未来的五百年内,这些人不背叛姬家,不背叛姬家圣主,那么解药就会给到他们手上。还有一点,要是没有解药,只要不背叛,丹药的药效就不会发作。

作为荒古大陆除了风家之外几乎最强大的存在。就算姬少典不作出这样的警示。姬家也不会有人背叛。但是姬少典是一个谨慎的人。再加上他们面对的是风家,世外风家,谁都不敢大意!

为了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和闺女,姬少典和姬寒天不得不在商量之后出此下策,纵然这个丹药根本就没有药效,只是拿来唬人的呢!姬少典的护犊之情也是用心良苦,而姬家的人,也算是有情有义。一开始虽然不接受。但是在感觉到服下去之后非但没有半点不适,还隐隐有些舒畅感觉之后,他们也便放了心。毕竟自己不会背叛姬家,五百年后解药自得了。

“可是,问题是这些人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踪呢?”孔笑笑眨着大眼睛,眼神中清澈无比。她不明白,一路以来,除了天齐城便是瑶池圣地的地界,姬家这些人是怎么出现的?

“我们和姬家有个协定,双方之间的界限是姬水河。可以说自然天成的。因为我们世代之间就是老邻居,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双方都不设防,根本不会想到有一天,真的会站到了对立面。”

茹雪仙子摇摇头解释道:“其实就算是没有姬水河,就算是有关卡,这消息早晚会透露出去,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众人闻言顿时觉得茹雪仙子不简单。这段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给孔笑笑解释姬雨辰他们怎么得知了他们外出的路线问题,但是实际上,最后那几句却是点醒了大家。当初大家把风逸晨和月影道姑的事瞒着没有告诉茹雪仙子,为的无非是不想让茹雪仙子和风逸晨之间距离拉大。

现在,茹雪仙子说出了这话,目的性也很强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自以为瞒得了一时,却怎么能瞒得了一世呢?

不过茹雪仙子倒是没有怨恨大家的意思,尤其是在那晚和器灵交谈之后,茹雪仙子突然觉得风逸晨的形象在自己的心中变大了一些。原本在刚刚得知风逸晨和自己师傅月影道姑的事情之后还有些生气和委屈的她,一下子觉得风逸晨很是不易,而想到一家人竟然默契的为风逸晨保守这个所谓的秘密,还是为风逸晨感到高兴地。毕竟人生在世,难得一知己!

“快看,大哥要动真格的了!”就在这时,吴迪提醒道:“你看,风家三少明显有些黔驴技穷了,这几招刚才已经用过了!”

却在吴迪话音刚落之际,公孙轩辕那边突然出现异动。一声高昂的龙吟之声从两人中间传出,一条浑身发着金色光芒的五爪金龙呼的一下腾空而起,硕大的龙头上,两条雄壮的龙角上带着丝丝血迹!

一旁姬雨辰捂着胸口不断后退,公孙轩辕足尖点地追去,身体还未接触之前已经当先出手。空中那金色五爪神龙一声吼叫,之后快如一条金色闪电,龙尾高高扬起,呼的抽向姬雨辰!

姬雨瑶见状轻声叫了出来,两位都是自己的亲哥哥,虽然姬雨辰今天做的事情让她很是恼火,也当场做出了脱离姬家,杜撰身世的事情,但是本心上,那血浓于水的感情是淡化不了的!

姬雨辰速度不占优势,见那金色神龙逼至,只得身体往下坠去,可就在这时,公孙轩辕身形突然发出一圈圈红色的气息,长长的气息就像一团燃烧着的红色的火苗,又好似一团天火,直接砸向了姬雨辰!

“二哥,手下留情啊!”姬雨瑶再也忍不住,急忙出声,身体还要向前之际,却被茹雪仙子暗中压制住,悄声传音:“瑶瑶妹子,忍住啊!”

就在此时,公孙轩辕天火一般的身体突然放慢了速度,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也仿佛熄灭了一般。几乎是同时,姬雨辰和公孙轩辕同时望向姬雨瑶,就连那群被控制的风家手下都转脸看向姬雨瑶!

姬雨辰没想到刚才害死不承认自己是姬雨瑶的她会在这时候出声喊住了姬雨野,风家那些手下则是在一瞬间气氛被点燃了一般,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们感受到了真相来临手上的法宝就要祭出!

“哥,他是姬家的圣子,当年和风大哥之间也是朋友,今天的事情虽然有过错,但是哥哥这样出手,若是将他打死,岂不说姬家和咱们之间会有怎么样的不死不休,但是他的父母也会悲伤不已啊!”

姬雨瑶反应迅速,见众人都望向自己,知道自己刚才语失,急忙将语言组织好,说道:“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冤枉了,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放过他吧。”

姬雨瑶这话虽然说得有些牵强,但是好歹也是自圆其说,众人虽然觉得别扭,可是却也是个理由。风家这些人常年不出来,对于姬雨瑶心中所想猜不透,但是他们曾经也听说过散修的传闻,知道这些散修估计很多,修为到了大神是很不容易,尤其是年纪轻轻的大神。只当是他们怕死罢了。

姬家的人却是不然,他们一开始对于姬雨瑶和公孙轩辕也有怀疑,现在公孙轩辕出手,他们也认出了那把轩辕剑。还有,就是刚才那段对话,记得曾经,姬雨瑶也是这般劝解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是姬雨辰暴打姬雨野……

难道,圣主说错了?看错了?还是故意为之呢?

心中有了怀疑,这些人自然有些议论,但是议论归议论,终究没有过多的表示。因为他们心中,因为这件事,坚定了一个信念,那边是姬雨瑶和姬雨野葬身火中的说法肯定是假的,但是他们服下的丹药,肯定是真的!

因为姬少典对他们一向不错,而让他们服下这种丹药,无疑是姬少典为了掩盖自己善意谎言,不得已而为之的。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大抵就是如此吧!或许这时,连姬少典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谎言,在这时候,显得那么真实。当真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