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相师

第278章 忏悔

第二百七十八章 忏悔

从缅甸到腾冲的这条公路因为是刚开通没有多久,所以现在的车辆是非常少的,基本上一个小时也不会来几辆,站在路边拦车的霍眼看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距离五点还有不到三个小时,顿时急的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而这时忽然一辆黑色尼桑疾驰而来,原本急的乱转的霍惊的猛然跳起,紧接着直愣愣的躺在路中间,而这时车辆由远而近慢慢驶来,很明显车主是一位好心人,看到有人躺在路中间竟然想也不想就刹车推门而下。

“不错,是个好苗子”。

看到起身拔起匕首威胁那名中年车主的霍,林天不由暗乐道。

“先..先生,咱们可以出发了”。

抢过车停到林天身边,用着半生不熟的汉语与林天对方的霍脸上带着惊惧道。

“嗯,距离五点还有一小时五十七分,超时一分钟你明白的”。

听到霍的话,林天打开车门径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紧接着头枕双手一脸惬意道。

话音刚落,一阵剧烈的发动机轰鸣声油然而生,紧接着黑色的尼桑犹如箭矢一般对着密支那的仿佛疾驰而去。

毛爷爷的真理让我们知道,拳头才是这个世界上的硬通货,原本五个小时的路程愣是在林天的逼迫下缩短了三个多小时,时针指到四点五十九的时候车辆刚好进入密支那小镇。

在林天的示意下车辆慢慢减速,车辆缓缓穿过这座充满暴力与糟乱的小镇最顶头,跨过闻名缅甸的贫民窟之前的帐篷与木制的房屋逐渐消失,远处一座座金瓦红墙的豪宅渐渐出现在二人的视线中。

“先生,刚就住在倒数第二个别墅内,我求求你在这里放过我把,要不然我的父母和兄妹都会跟着遭殃的”。

眼看就要到目的地了,原本情绪稍微缓解点的霍瞬间又开始紧张了,在缅甸私人是不可以拥有军队的,只有政府与邦府才可以组建军队,在这个暴力闻名的国度里,征兵是非常残酷的,因为他们不管你们愿不愿意都要强行征走。

在这里富人们的私人护卫也是这个世界上待遇最差的,因为他们在被某个富豪征走的时候同时也代表着他们的家人生活无忧与作为人质的效用。

所以在东南亚国家中,男丁最少的国家一个是越南,另外一个就是缅甸了,第一个国家相信大家都知道男丁少全是他们自找的,但是第二个国家确是自己的内乱酿成的后果。

林天对于这一切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也略知一二,所以也没有过度的为难霍,而且林天可以从对方的面相上来看此人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与麻烦。

深深看了眼神色紧张与惶恐的霍,林天从怀中拿出赌石时所剩下的二万块交给霍笑道:“以后找个婆娘好好过日子”。

说完此话林天打开车门,在霍一脸呆滞的神色中下车对着刚所在的那栋红墙别墅慢慢走去,虽然林天的双手充满的鲜血,但他并不是那种嗜杀与无情的人。

看着慢慢走远的林天,之前笼罩着他心中的那道世界观被林天的这道无意之举突然打破,狂涌而出的泪水犹如绝提似的瞬间占领他的双眸,原本林天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也在这时悄然倾倒,那道伟大的形象在原有的废墟中拔地而出。

“谢谢您”。

被泪水涌满的双眸注视着已经走远的林天,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庞下轻轻喃喃道。

“什么人”。

走到红墙别墅门前,站在门前岗哨上的两名守卫端着步枪警惕的看着林天,用当地土话大喝道。

“讨债的人”。

说完此话,拇指轻弹之前在路边捡起的十几粒小石子化为两道残影射向门前的两名守卫,“砰.砰”两声过后对方哼都没哼一声就这样晕了过去。

对于这些无关人等林天不想赶尽杀绝,只有用石头给他们打晕要不然流芒出鞘必然见血,而这些也不是林天想要看到的,之前在国内对每一个敌人都不会留情那是因为他想保护家人,而远在万里之外的缅甸林天没有这层顾虑。

私人的守卫是有一定数量限制的,虽然刚的地位在密支那绝对属于高层,即使这样他也只能标配十六名守卫来护院,太多的话地方军阀恐怕就要多想了。

“砰.砰.砰...”。

一道道小石子化为残影对着那些还未反应过来的守卫射去,眨眼间十几名守卫就这样被林天轻描淡写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给瓦解了。

穿过芭蕉园,正前方一栋用白墙砌成的三层小洋楼出现在林天的视线之中,还未走近一阵阵男女的欢声笑语就从房中隔着墙壁传了过来了,显然这会他们还不知道死神正在慢慢与他们接近把。

画面转换,白墙别墅中,五六名中年男子各自搂着一名娇艳的女子坐在沙发上畅谈欢颜,那些不老实的双手同时也不断的在这些娇艳的女子身上游走着,而这时坐在大厅西北角的一名三十有余穿着军装的男子大笑道:“吴刚,这次你献给波康的那块三色翡翠他可是非常喜欢的”。

“哈哈,只要波康将军喜欢就行,我还怕他不会介绍我的礼物呢”!

坐在右侧的那名端着酒杯不停摇晃的中年男子大笑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天正在寻找的刚。

“吴刚,你们是从神州人的手上抢过来的,这样会不会给你造成一些麻烦”。

那名身穿军长的男子,左手不停的在怀中那名娇艳女子的身上揉捏着,右手端起果酒浅尝一口道。

“那些胆小的神州人,波蠕上校你不知道当时我强行要东西的时候,那些神州人懦弱的表情,哈哈”。

听到波蠕的话,吴刚脸上带着一丝不屑与鄙夷同时大笑道,只是在他的笑声还未落下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道:“是吗?那就让我这个懦弱的神州人送你们去地狱忏悔把”。

紧接着“砰”的一声紧闭的房门化为碎屑犹如雨水一般飞向房中各处,同时一道身影从碎木屑中若隐若现。

推荐我的好基友作品:逸思《绝品情圣》书荒的朋友可以品阅一番。